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15日 星期六

財經 > 證券 > 正文

字號:  

熊市中的甜蜜:食用油暴跌引大媽掃貨

  • 發佈時間:2014-12-22 00:51:33  來源:中國證券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本報記者 王朱瑩

  “買大送小”、“買三送一”、“買食用油送橄欖油”……近期,食用油價格罕見大跌近三成,創了近6年新低,各大超市裏挂出各種促銷口號,引來“中國大媽”紛紛駐足,食用油“一買三五桶”已成超市司空見慣的現象。

  在北京通州一家規模不小的超市中,一位已過知命之年的劉阿姨,一邊從貨架上拎起兩桶某品牌的5L非轉基因大豆油放入推車,一邊笑著向中國證券報記者説道:“這是我常吃的一款大豆油,我記得上次買還要53元多,現在只要43元左右,便宜了將近兩成。這不快過年了,多買點備著。”

  在這家大超市中,食用油區域隨處可見各色促銷標簽。幾大知名品牌的大豆油、菜籽油、花生油和橄欖油等食用油,無一例外都處在10%-30%不等的降價狀態。

  “近期食用油價格的下跌,一方面是因為油脂上游原料因供給壓力大增而傳導跌價,另一方面是受到原油市場拖累。”業內人士表示,原油對食用油的影響主要是通過生物燃油進行傳導的。國內生物燃油主要原料是豆油、棕櫚油、菜油,而國外主要用毛棕櫚油、棕櫚油、半固體或固體棕櫚油製造。原油價格漲跌直接影響生物燃料的需求強弱,進而影響食用油價格走勢。

  國家糧油資訊中心表示,由於未執行合同數量較少,加之壓榨利潤良好,油廠為避免豆油庫存過高,後期將延續順價銷售的策略。這或許意味著,食用油的跌勢仍未見底。

  罕見大降價 食用油“買買買”

  “以往元旦前食用油都要漲價的,最近紛紛降價。我們家平時5升的大豆油夠用一個多月,正好元旦快到了,就多買點備著,降低生活成本。”説話間,前述劉阿姨已經把推車推離了糧油區,去其他區尋找“新獵物”了。

  該超市的銷售人員向記者表示,10月份以來,很多品牌食用油紛紛降價,如金龍魚5L大豆油從46.9元下降15%至39.9元,魯花5S壓榨一級花生油5L從142元降為139.9元。降幅低的在一成左右,高的接近三成。“這樣的降價力度以前很少見。目前食用油走貨很好,有一些降價幅度大的很快缺貨。”

  從期貨市場上看,食用油價格的跌勢更是一目了然。目前已上市的油脂類期貨品種僅有豆油期貨和菜油期貨,從走勢上看,豆油期貨主力1505合約自6月26日之後直線下跌,從當日收盤價7144元/噸跌至12月19日的5590元/噸,跌幅高達21.75%;同期菜油期貨主力1505合約則下跌18.65%;二者均創2008年12月以來新低。

  此輪食用油降價潮,市場人士普遍認為起源於今年10月份食用油巨頭益海嘉裏和中糧集團的調價。當時,益海嘉裏將旗下金龍魚品牌的調和油、菜籽油、豆油等價格調降10%-13%;中糧集團則將旗下福臨門食用油降價10%,兩大巨頭降價之後,國內食用油一、二線品牌紛紛跟風降價。

  事實是,早在今年4月,益海嘉裏金龍魚品牌食用油便啟動第一輪降價,降幅為10%,兩次累計下調幅度逾23%。益海嘉裏方面表示,雖然面臨人工等其他管理成本上升的壓力,但隨著原料價格回落,益海嘉裏隨即在全國範圍內率先調整價格,此次價格下調,將使得廣大消費者最大程度受惠。

  益海嘉裏表示,此次下調食用油價格主要是因為國際市場原料價格的變化。以大豆油為例,國內用於榨油的大豆逾80%依賴進口,CBOT大豆期貨主力1501合約,自6月26日以來出現斷崖式下跌,至今累計跌幅高達16.59%,期間一度跌幅超過24%。

  “近期食用油價格的下跌,一方面是因為油脂上游原料因供給壓力大增而傳導跌價,另一方面是受到原油市場拖累。”銀河期貨農産品分析師周玲玲指出。

  國際方面,美國大豆已經收割完成,美豆集中上市,現貨市場供給壓力大增。同時,南美大豆産區,降雨相對充足,整體有利於大豆生長,豐産預期依然強烈。“綜合這兩方面考慮,目前市場對CBOT大豆價格依然不看好。”周玲玲説。

  國內方面,11月下旬起,我國進口大豆入境量逐漸增加,油廠開機率提高,進入12月份之後我國主要油廠開機率升至50%的較高水準。據船期統計,12月份我國進口大豆入境量或達到760萬噸,1月份也將超過700萬噸。

  “預計2月份之前,大豆壓榨企業開機率將保持在50%以上的高位水準。因此,儘管目前是我國的豆油消費旺季,但庫存下滑並不明顯。據天下糧倉數據顯示,截至12月18日,我國豆油商業庫存約為118萬噸,遠高於去年同期的97萬噸。”周玲玲説。

  原油暴跌 動了食用油奶酪

  除原料價格下跌傳導之外,近期原油價格的暴跌也對食用油價格産生了負面影響,業內人士認為,今年下半年油脂市場的不斷下跌,原油絕對發揮著不小的作用,尤其是11月28日之後的下跌,原油的影響無疑是最主要的。

  原油對食用油的影響主要是通過生物燃油進行傳導的,目前全球許多國家已經要求在汽油和柴油中添加乙醇或植物油,用來提高供應。可以説,生物燃油已經將礦物油和植物油價格連接起來,

  中國糧食行業協會理事趙志偉曾表示,國際原油與食用油兩者看似無關,實則漲跌步調往往一致。究其原因,若國際原油價格偏高,則人們會從大豆等糧食中提取生物燃油作為補充原料。反之,若國際原油價格走低,這種需求相應減少,大豆等糧食去庫存趨緩,價格也受壓制,從而傳導至食用油價格的走低上來。

  據廣東一家生物柴油生産企業的負責人介紹,生物燃料對兩方面要求較高:一是溶解性,二是添加至柴油或民用油中的燃燒性。國內生物燃油主要原料是豆油、棕櫚油、菜油,而國外主要用毛棕櫚油、棕櫚油、半固體或固體棕櫚油製造,其中半固體製造的生物燃油在國際市場上較為風靡,主要是這種生物燃油品質最穩定,冷濾點最低。

  美國LMC公司表示,植物油通常追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的走勢,布倫特原油價格將成為左右棕櫚油價格的主要因素。

  “我們取2014年6月3日至2014年12月17日的布倫特原油結算價與國內三大油脂指數收盤價進行相關性分析得出,原油與豆油、棕櫚油、菜籽油的相關係數分別為0.85、0.76和0.77,而取2014年11月3日至2014年12月17日的數據得出的相關係數分別為0.82、0.90和0.70,可以看出近期棕櫚油與原油的相關係數迅速升高,也就是説棕櫚油近期的迅速下跌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原油下跌影響,而通常三大油脂的走勢是相互影響的,所以油脂集體暴跌也就不難理解了。”周玲玲指出,長期來看,油脂的疲弱態勢是由油脂自身供給壓力較大決定的,但在油脂基本面利空基本出盡的情況下,尤其11月27日原油的暴跌是誘發11月28日之後食用油價格下跌的主要因素。

  挺粕壓油 油廠虧損線上掙扎

  “油廠現在是在虧損線上送紅包啊。上半年油廠虧損嚴重最多甚至到了500-600元/噸,7月份以來隨著美豆價格下跌,賬面虧損有所減輕。但近一段時間,大豆價格企穩反彈,而國內油粕價格仍然跌跌不休,目前整個行業依然在虧損線上掙扎,整體虧損幅度在100元/噸。”華南一位油企負責人向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

  不過,我國大豆壓榨行業在經歷了2004年的洗禮之後,基本上都已經開始利用期貨市場來為企業穩健經營進行保駕護航。近兩年在豆油、豆粕的銷售方面,很多油廠也開始採用期貨價格加基差的方式進行定價。目前壓榨企業的經營狀況儘管不會很好,但也不會像我們表面上看到的那麼差,部分前期在低位點價的油廠甚至還有利潤。

  國家糧油資訊中心監測數據顯示,受節日備貨需求推動,截至12月19日當周,沿海地區主要油廠豆油庫存為120萬噸,較上周下降2萬噸左右,也是連續第三周庫存下降。未執行合同數量為70萬噸,較上周下降3萬噸左右。華南地區油廠大多正常開機,油粕銷售情況良好,庫存小幅增加,油廠為避免豆油庫存過高,後期將延續順價銷售。

  一家期貨公司不願具名的分析師孫先生,曾在11月下旬實地考察華南地區油廠,他表示“華南地區部分油廠年底前的合同已經達到80%,油廠目前不存在豆粕壓庫現象。但11月開始,美豆將陸續入境,隨著美豆入境量的增加,及油廠壓榨量的恢復,豆粕現貨價格將持續走低,就在考察一週時間內華南豆粕現貨價格下跌近150元/噸,部分油廠報價跌破3200元/噸。”

  據了解,油廠利潤的20%來自食用油的銷售,80%來自粕類的銷售。當油粕價格雙雙下跌之時,油廠會採取“挺粕壓油”的策略來維持壓榨利潤,這對粕價有利而對油價缺乏支撐。

  “以當前的大豆港口分銷價、豆粕、豆油銷售價計算,油廠即時壓榨利潤虧損40元/噸左右。當然,前期採購成本較低的油廠目前壓榨利潤仍較為理想,但部分點價較晚或套保不充分企業目前壓榨虧損較為明顯。而以盤面美豆與大連豆粕、豆油計算的5月壓榨已經出現虧損。”南華期貨分析師王晨希在其題為《雪去天猶寒,春來尚需時》的2015年度報告中表示。

  她認為,由於當前豆粕現貨銷售以前期合同為主,下游採購意願並未有效回暖,為保持利潤或控制虧損,油廠繼續採取挺粕思路仍將是大概率事件。一方面,豆粕現貨需求並未明顯轉弱,另一方面油脂市場仍表現低迷,油粕比價繼續低位徘徊,考慮到當前食用油高企的庫存,2015年一季度油廠採取挺粕思路仍是最佳策略。

  對於油脂油料後期行情,不少油廠和分析師抱持偏悲觀預期。“國內外代表性油廠均存在壓榨産能過剩問題,油廠多傾向於看訂單生産,開機率不及我們此前預期高。豆類製品而言,油廠對於油脂行情普遍不看好,基差合同不樂觀,庫存或存在較大壓力。相比之下,豆粕銷售尚可,基差合同簽訂至兩三個月之後,油廠對於遠期基差亦看跌。”安信期貨高級分析師李青表示。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