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30日 星期四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山寨“周黑鴨”查出罌粟殼 侵權門店坑慘消費者

  • 發佈時間:2016-01-29 07:41:00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周黑鴨”裏居然查出了罌粟殼?品牌食品居然也不可靠?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近日公佈違規添加罌粟殼的35家餐飲服務單位,兩家位於安徽宿州的“周黑鴨”赫然位列其中,引起了公眾的憤慨和恐慌。處於風口浪尖中的湖北周黑鴨企業發展有限公司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大喊冤枉。然而,惡劣的名譽影響已經造成。

  假冒:

  消費者叫苦 “周黑鴨”喊冤

  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公佈的35家企業中,在一片不知名的小店中,“周黑鴨”三個字顯得特別打眼。這兩家相關的門店分別是:安徽省宿州市周黑鴨宿蒙路口店和宿州市埇橋區慧鵬周黑鴨經營店。

  消息一齣,令中國馳名商標“周黑鴨”在消費者心目中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知名食品企業居然如此罔顧食品安全?然而,記者多方核實,這兩家門店只是倣冒“周黑鴨”品牌的黑心企業,最終卻讓正牌企業躺著中槍。

  湖北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食品生産監管處處長朱欽炳介紹,經過核查,湖北周黑鴨企業發展有限公司與安徽省宿州市周黑鴨宿蒙路口店、宿州市埇橋區慧鵬周黑鴨經營店沒有任何經營關係,湖北周黑鴨企業發展有限公司的銷售店均為直營店。湖北周黑鴨企業發展有限公司尚未在安徽省開設店面。

  “我們所有的分佈點都在官網上公佈的,從來就沒有出現過安徽的門店。我們的精力才剛能顧得到去省會城市打假。公司有20多人的專職維權隊伍,每年的打假經費以百萬元為單位計算,然而,侵權尤其是在廣大的三四線城市的侵權依然猖獗,真是防不勝防!”湖北周黑鴨食品企業發展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郝立曉説。

  “我們所有貨源的供應是‘中央廚房+直營連鎖店’模式,只有真空和保鮮兩種包裝,早就沒有散裝的食品出售,更沒有門店現做的情況。如果真有食品安全問題,不需要等到三四線城市上報,早就在別的地方曝光了。”郝立曉説。

  “我們的直營門店只有分佈在全國12個省、直轄市的700家,然而不完全統計,全國各地倣冒的門店數超過500家。”郝立曉介紹。他向記者出示了一本厚達近200頁的裝訂書,裏面繪製了全國各地假冒門店的照片和地址,各種倣冒的招牌“琳瑯滿目”。

  侵權:

  “傍名牌”何時休

  湖北省工商局商標處處長江中祥在談及“傍名牌”的侵權行為時,用“千奇百怪、防不勝防”來形容。

  一是各種相近和變形的商標侵權花樣百齣,讓企業維權和政府部門執法變得艱難。

  江中祥介紹,直接用著名商標相同名字的侵權方式比較好解決和處理,更困難的是採用相近或者變形的手法。例如,武昌火車站附近有一家熟食店註冊名稱是“周裏甲鳥”,從註冊上來説沒有違規之處,但是該店在製作招牌的時候,通過藝術字的拼接,就變成了幾乎跟“周黑鴨”一模一樣的招牌了。

  二是三四線城市、城鄉接合部、農村成為“傍名牌”的山寨産品的高發區。

  江中祥説,山寨“傍名牌”侵權的産品在大城市裏相對要少一些,一般企業跟超市直接對接了,監管也更嚴格,但是城鄉接合部、鄉鎮、農村以及一些小門店成為“山寨品”高發區。這也是執法部門需要“嚴打”的地區。

  三是企業維權艱難,尤其是跨省維權難。

  記者手中拿到了一份湖北另一家知名酒企的售後部打假員名單,有29名專職打假員分片區維權,然而,該企業表示,省內成績較顯著,省外力有不逮,而且打假維權不敢大肆聲張,因為害怕傳出去讓消費者對品牌産生不信任感。

  註冊:

  山寨店是如何成功登記的?

  令郝立曉尤其鬱悶的是,周黑鴨作為中國馳名商標,按照《商標法》和《企業名稱登記管理規定》等相關法律法規,非授權的個人和企業的營業執照是不能冠名“周黑鴨”的。而安徽宿州的這兩家企業,在沒有得到周黑鴨出具的法律文書的情況下,是如何成功登記註冊的呢?

  北京市藍鵬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楊乃鵬認為,這種情況可能因為跨省區域,並且工商的註冊部門與商標部門缺乏溝通,資訊沒有共用而引起。工商部門在核準名稱的時候,沒有盡到審查的義務。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