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2日 星期四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未來降息降準壓力將減緩”

  • 發佈時間:2015-06-26 07:31:54  來源:南方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6月2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業銀行法修正案(草案)》(以下簡稱“草案”)通過,刪除存貸比不得超過75%的規定,將存貸比由法定監管指標轉為流動性監測指標。多位銀行人士表示,存貸比的“緊箍咒”被摘掉,有利於緩解銀行攬存壓力,未來銀行的部分精力將由吸儲轉移至中間業務等領域,利好銀行中長期發展。而對於投資者而言,每逢關鍵的考核時點,銀行“高息攬儲”的現象將有所減少。

  數據顯示,一季度末銀行貸存比為65.7%,上市銀行中有10家銀行存貸比超70%,招商、中信、民生和北京更是短期突破75%。對此,有業內人士表示,中小和股份制銀行的貸存比一直很高,接近監管紅線,存貸比的考核可能限制了這些銀行的放貸能力。取消“存貸比”之後,中小銀行、股份制銀行是最大受益者,而對大銀行則影響有限。

  ■變革

  存貸比由法定指標變參考指標

  存貸比,也稱“貸存比”,是指貸款餘額與存款餘額的比例。最早是1994年中國人民銀行對部分股份制銀行推行資産負債比例管理試點時提出的。1995年,該指標作為商業銀行資産負債比例管理的四大指標之一寫入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業銀行法》(簡稱《商業銀行法》)第四章第三十九條。2003年《商業銀行法》因中國銀監會設立而進行修訂,但有關存貸比的第三十九條被完整保留下來。此後,存貸比不得超過75%便被作為監管指標,由銀監會負責執行,一直至今。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表示,存貸比指標的出臺在當時計劃色彩濃重的時刻具有進步意義。但隨著20年的發展,存貸比這一監管指標已經制約了商業銀行的進一步發展,特別是在當前經濟下行的大環境下,繼續把存貸比作為監管指標顯得不合時宜。

  “在經濟下行的壓力下,存款增速放緩,使得銀行信貸增加非常困難。更為重要的是,使得各類影子銀行風起雲湧,加高了信貸的成本。”魯政委認為,監管層的出發點是,在當前經濟下行時,商業銀行對存貸比束手無策,影響了信貸投放。同時,監管層需要進一步減少金融秩序的混亂,及時削弱影子銀行産生的動力。

  此次草案刪除了存貸比不得超過75%的規定,將存貸比由法定監管指標轉為流動性監測指標。招商證券宏觀經濟研究員謝亞軒指出,隨著商業銀行負債端來源和資産端的運用日趨多元化,單純從存貸比角度來管理銀行業務已明顯不足。隨著金融創新的不斷發展,商業銀行需要不斷想辦法來逃避存貸比監管規定,存貸比考核導致銀行業隱藏不少風險。

  “取消存貸比考核不是放鬆監管,而是不斷完善監管。”這位宏觀經濟研究員認為,相比較而言,巴塞爾協議III中提出的凈穩定資金比率(NSFR)和流動性覆蓋率(LCR)等監管指標是更全面、風險敏感性更高的指標,未來會替代存貸比成為新的監管指標。

  ■影響

  1

  提高商業銀行貸款能力 中小銀行受益最大

  分析人士指出,取消存貸比有助提高商業銀行的貸款能力,有利於穩增長。從國辦發40號文要求銀行保障地方融資平臺在建項目後續貸款,以及最近發改委的1327號文,要求允許企業債借新還舊,政策方向明確指向解決基建和固定資産投資的資金來源問題,確保中長期貸款投放。“監管層此前已多次討論存貸比的弊端,存貸比的取消其實在預期之內,取消貸存比與此政策方向一致。”謝亞軒分析指出。

  數據顯示,一季度末銀行貸存比為65.7%,上市銀行中有10家銀行存貸比超70%,招商、中信、民生和北京更是短期突破75%。對此,不少銀行業內人士表示,中小和股份制銀行的貸存比一直很高,接近監管紅線,存貸比的考核可能限制了這些中小銀行和股份制銀行的放貸能力。

  “取消存貸比,預計對於中小銀行和股份制銀行將是明顯利好。”融360創始人兼CEO葉大清認為,取消銀行“存貸比”的規定,中小銀行是最大受益者,因為他們的存貸比往往比較緊張,對大銀行則影響有限。

  深圳一家股份制銀行的信貸人士認為,存貸比的取消對銀行總體而言是利好消息,將降低商業銀行拉存款的壓力,避免月末季末流動性的大幅波動。雖然此前監管層已經竭力減輕存款衝量對流動性的擾動,如存款偏離度考核,但是政策效果依然有限。

  “隨著利率市場化的不斷深化,銀行可以從資金成本的角度不斷優化資源配置,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提高貨幣政策傳導效率,而這正是解決目前貨幣政策問題的關鍵。”謝亞軒如是説。

  2

  有望釋放數萬億信貸資金

  深圳一家股份制銀行人士估測,“監管層取消存貸比監管指標將其作為參考指標,那麼,銀行在自主經營的同時,有望在現有的信貸規模上至少再釋放5%的信貸資金規模。”

  按照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董希淼的預測,如果存貸比不作為監管考核,那麼,可以至少釋放數萬億元信貸資金。

  在銀河證券銀行業分析師黃斌輝看來,儘管銀監會披露的存貸比指標距離75%的監管紅線還有一段距離,但業內都清楚,這其中的差距其實通過“表外業務”規避掉了。他認為,如果存貸比不再作為監管指標,加之銀監會規範並表,相信未來很多商業銀行會將表外貸款“光明正大”地併入表內。

  融360理財分析師張懿望分析認為,由於每家銀行情況不同,目前無法估算具體釋放多少資金。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商業銀行將把更多的信貸資源用於支援實體經濟。“如果取消存貸比‘紅線’,總體來講,對於降低實體經濟、小微企業融資成本的效果好于降準和降息,未來降息、降準的壓力將減緩。”

  “另一方面,取消存貸比會直接刺激銀行的放貸衝動,也可能導致過剩産能等低效資金需求獲取更多的貸款,從某種程度上也會增加風險。”張懿望説。

  3

  高收益理財産品將減少

  過去,在年中、年底等考核時點,銀行往往大幅提升短期銀行理財産品、上浮存款利率來達到“高息攬儲”的目的。取消存貸比考核之後,銀行在月末、季末、年末這些考核時點,再發高收益率理財産品的情況將大大減少。

  張懿望分析認為,從投資者的角度來看,取消存貸比之後,投資者今後將減少了一個安全、穩定的較高收益理財方式;而從對股市的影響來看,低估值的銀行股未來則存在較大的升值空間。

  平安銀行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事實上,從今年中的考核情況來看,銀行攬儲已經沒有以往那麼拼命了。“部分股份制銀行降低了對員工存款業務的考核比例,同時加大了對中間業務收入、利潤等方面的考核要求,這部分考核比例大約佔30%左右。”

  對此,有分析人士指出,隨著銀行存貸比考核的解除,利率市場化將再進一步,未來,銀行將更注重於對中間業務收入的考核要求。

  不過,儘管業內人士普遍看好取消存貸比考核帶來的積極影響,招商證券的一份分析報告指出,目前貸款投放規模難以顯著增長。一是因為央行每年都會制定全年的貸款投放規模,預計今年全年貸款投放的總量仍在11.5萬億元;二是在經濟放緩、潛在增速下行的環境下,銀行投放貸款將更為審慎;三是實體經濟貸款需求低迷,這是今年4、5月貸款增速較低的重要原因。銀行為了衝擊貸款規模,不得不用銀行票據融資規模衝量,5月票據融資佔比連續第二個月上升至41%。該報告最後指出,雖然存貸比不再是法定監管指標,但仍然是流動性監測指標,且並非限制銀行貸款擴張的唯一指標。

  南方日報記者 譚冰梅

  週刊統籌:劉勇 曲廣寧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