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1月29日 星期二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江蘇製造搭上國際直達班列

  • 發佈時間:2015-04-08 00:33:33  來源:中華工商時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4月5日零時,當“蘇滿歐”班列從蘇州鐵路西站準點發車的消息傳來,江蘇兆伏愛索光伏新能源有限公司物流主管陸英志終於長長地舒了口氣。13天后,他們公司生産的光伏逆變器就將抵達波蘭華沙,再用貨車轉運,兩天左右就能到達德國萊比錫客戶手上。不走空運、海運,大批量改用鐵路運輸,兆伏愛索是第一次。

  就在兩天前的4月3日,一列滿載電子産品、汽車配件、醫療器械、傢具、紡織品等貨物的班列,從連雲港啟程開往哈薩克的阿拉木圖口岸。

  疾馳而來的“直達班列”,正成為連通江蘇與中亞、歐洲廣闊市場的新的快速通道。

  每月3趟變成1周2趟

  從蘇州啟程抵達內蒙古自治區滿洲裏口岸,途經俄羅斯、白俄羅斯,止于波蘭華沙,全程11200公里。沿著這條線路,“蘇滿歐”鐵路運輸專線自2012年11月22日開通以來,正被越來越多的蘇州及周邊企業所接受。

  “蘇滿歐班列是目前國內唯一以‘蘇’字打頭的中歐快線。開始時計劃每月3趟,實際運作後需求不斷釋放,去年7月變成每週一趟,前不久又增至兩週三趟。”蘇州海關建管處副處長康政説,即便如此每趟還是滿載,3月下旬從22日到29日,連續發了4趟車,估計很快會變成一週兩趟。

  相比其他地區的中歐線路,“蘇滿歐”班列途經國家最少,運輸速度也最快。蘇州綜保通運國際貨運代理公司副總經理張帆介紹,除了增加的班次隨機發車外,其餘都在週日零點到1點發車,52個小時左右抵達滿洲裏口岸,抵達終點波蘭華沙全程13-14天。

  4月2日,筆者在蘇州列車貨運西站看到,正在裝車的“蘇滿歐”班列總共50節,一律採用平板車底,上面放置40尺或20尺集裝箱,儼然一條集裝箱長龍。

  直通快線運輸效率提高了,並不意味口岸監管放鬆了。張帆表示,貨物從蘇州啟運,海關、檢驗檢疫等口岸手續必須完備。班列每經一國,都要辦理相應的關務手續。“由於原蘇聯地區的軌道是寬軌,班列在進入俄羅斯和波蘭境內時,必須兩次更換車皮,一次在俄羅斯後貝加爾,將集裝箱從我國的標軌車皮換成俄鐵公司的寬軌車皮,一次是在波蘭與白俄羅斯交界的馬拉舍維奇,再換成波蘭的標軌列車。”

  在連雲港,雖然已有發往中亞地區的過境集裝箱班列,但自每週兩班至阿拉木圖貨運班列開通以來,依然趟趟滿載。中哈物流國際有限公司總經理劉斌説,中哈雙方對中亞班列高度重視,火車到新疆霍爾果斯口岸後,轉關、換軌、編組、換裝統統提速,運作時間從11-12天縮減為6.5天。“預計三季度出口班列將達到每週3-4列,四季度增至每週4-5列。”

  開闢第三條國際物流路徑

  隨著經濟國際化程度的不斷提升,蘇州製造、江蘇製造乃至中國製造,對進出口物流的要求也越來越旺盛。

  “以前貨物進出口只有兩條路,要麼空運,要麼海運。空運快,但運費昂貴;海運成本低,但路上的時間長。直達班列的開通,給了外貿企業第三條路徑,而這對於不少外貿企業而言,恰恰是最佳選擇。”蘇州邦達興貨運公司總經理楊芳説。

  蘇州佳士達電通的液晶螢幕産能名聞全球,去年出口超過100億元。公司進出口部經理徐海明説,單看運費,一台螢幕從工廠運抵歐洲目的地,空運約20美元,海運約1.5美元,鐵路運輸約5美元;從時間看,空運3-5天,海運35天,鐵路運輸以前走阿拉山口到德國漢堡再到荷蘭鹿特丹,28天左右。現在有了直達班列,如果不是客戶的急單,鐵路運輸優勢很明顯。

  陸英志也給算了一筆賬,前幾年出口無論海運還是空運,都要先把貨拉到上海,或走浦東機場,或走洋山港。空運用時5天左右,海運一個多月,貨物直達班列13-14天,物流成本鐵路比海運高約2倍但只有空運的3/4。自從有了“蘇滿歐”班列,鐵路運輸便成了第一選擇。“我們公司平均每週有20個立方米左右貨物從‘蘇滿歐’運到歐洲,客戶也非常滿意。”

  從2月25日開通到4月5日,連雲港到阿拉木圖貨運班列累計完成運輸35列次,運輸貨量達3580標箱,貨物包括醫療設備、家用電器、板材等。劉斌説:“前不久,中哈物流國際有限公司又拿到了哈鐵集裝箱運輸公司(KTS)在東隴海線的總代理權,從連雲港發往中亞的貨物用KTS的集裝箱,不用考慮返程空箱配貨問題,對貨主來説降低了成本,預計運量還會有很大提升。”

  吸引力決定輻射面

  連雲港中亞班列吸引力到底有多大?剛剛從哈薩克出差回來的劉斌體會深刻。他説:“此次哈方之行,處處受到熱情接待。哈國家鐵路總公司副總裁邊陪同接待,邊爭分奪秒與我們商談,希望共同投資,在日本、南韓、新加坡共建辦事處設立攬貨點。”

  作為新亞歐大陸橋的橋頭堡,如今連雲港鐵路班列貨源不僅來自連雲港及周邊地區,海運而至的廣東、福建等沿海貨物也與日俱增。

  同樣,蘇滿歐班列的開通,除了給蘇州及周邊地區的進出口企業帶來福音,前來搭乘的客戶已擴展到全國絕大部分地區和省份。

  業內人士介紹,國內目前主要的“中歐快線”有5條,只有“蘇滿歐”縱貫華東、華北、東北,而且運輸速度最快,是全國僅有的以小時為單位計時的“中歐快線”。特別是這個班列從製造業重鎮蘇州發車,契合了廣大企業的實際需求。海關等口岸部門提供的鐵路通關一體化、電子運抵、電子車牌、電子關鎖等先進手段也為“蘇滿歐”加分不少。

  “我們的‘蘇滿歐’客戶群增長很快,今年以來的貨運量增加了200%多。”楊芳説,像時裝快銷品牌這樣的附加值較高産品增勢大,對直達班列的需求必然增加。

  直通班列的相關監管和服務部門,則在設法為這趟快速列車不斷“加油”。蘇州海關副關長王堅軍説,他們正著手推進這條鐵路大通道與太倉港的貨運連結,將這條“鐵路絲綢之路”與海上絲綢之路無縫對接,吸引日本、南韓以及我國台灣地區的企業從太倉港口岸上岸搭乘“蘇滿歐”班列到達歐洲。

  不過,蓬勃發展的直通班列也正遭遇一些挑戰和制約。張帆説:“全國班列擴容後,‘蘇滿歐’的優勢正在弱化。最明顯的標誌是西部地區政府補貼力度很大,承諾省外貨物到站運費全免,有的專門派車到廠拉貨,分流了江蘇省及周邊不少客戶。”

  連雲港市港口管理局副局長王國超也表示,去年國家鐵路總公司取消對大陸橋運輸運費補貼20%政策,連雲港大陸橋運量出現下降。全國新的直通班列開通,更對連雲港這條全國最早的大陸橋運輸通道帶來了衝擊。

  看來,保持並放大自身優勢,靠提升吸引力來擴大輻射面,已是江蘇省直達班列的必答題。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