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1年10月20日 星期三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近觀法國抽象藝術

  • 發佈時間:2014-11-14 01:00:27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為紀念中法建交50週年,11月1日-6日,由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法國當代藝術家協會和法國新現實主義沙龍共同主辦、法國文化部協辦的《法國當代藝術暨新現實主義作品展》在北京舉行,共有200位法國藝術家的400件作品參展,為北京觀眾帶來一場近距離欣賞法國抽象藝術的饕餮盛宴。

  近百名法國抽象畫家聚首北京

  本次參展作品有雕塑、攝影、裝置、油畫、水墨畫等多種當代藝術門類,前來北京參加開幕式的法國當代藝術家達90多人,大多數都是來自法國新現實主義沙龍(REALITES NOUVELLES)的成員。

  法國新現實主義沙龍主席迪·歐利維(Di Pizio Olivier)介紹,法國新現實主義沙龍成立於1947年,由法國文化部支援,已經成功舉辦過67屆法國新現實主義沙龍學術展覽。時至今日,法國新現實主義沙龍一直是引領當代抽象藝術風格的領羊人,康定斯基、ARP、Mathieu、蘇拉爾、趙無極、朱德群、皮愛爾、Descargues、畢加索和CarlHolty等著名畫家,都是引領時代風潮的代表人物。

  迪?歐利維本次參展的大幅抽象作品《自然景》,大面積灰色調的塊面穿插中,似雲似霧的深處,崩裂出血色的光點,宛如宇宙爆炸、黑洞拋灑,吸引了許多觀眾。

  大面積黑色畫面、讓人憂傷的色調、靈動而繚亂的筆觸,吸引了另一些觀眾的目光,法國新現實主義畫家庫基咯·拉爾夫(Ralph Cutillo)向中國觀眾介紹他參展的抽象作品《尋找爸爸》的創作故事,感動了不少人,觀眾們紛紛和他擁抱、合影。

  法國新現實主義藝術家杜皮爾·米歇爾(Dupierris Michel Jean)參展的《黃色斑馬線》,則緣于他過馬路時的一個意外發現,在一個盛夏季節,他偶然發現烈日下的黃色斑馬線被烤灼、開裂、流淌、冒泡的過程,他把這些細節拍攝下來,經過多次拼接,形成了充溢著大面積檸檬黃色調和皺巴巴的開裂、氣泡滿滿的唯美畫面,已然看不出斑馬線的影子。

  “這就是藝術,”他口氣堅定地補充道:“藝術就是要有創造”。

  儘管看不太懂,觀賞的觀眾們還是善意地點頭肯定,似乎一番恍然大悟的樣子。

  法國藝術作品洋溢著浪漫、抽象、綺麗甚至怪異的藝術風格,引發了中法藝術家的熱烈討論。近百名法國新現實主義畫家的集體亮相和介紹,讓中國觀眾領略了抽象藝術的國際影響及其魅力。

  法籍華人發力倡導抽象藝術之風

  這場頗具規模的法國當代藝術展,是由法國當代藝術家協會主席葉星千倡導、北京大學教授彭鋒共同策劃舉辦的。而這也是法國藝術家民間組織藝術交流展覽中規模最大的一次,展出的藝術作品也很有時代代表性,能夠讓更多的中國觀眾了解和領略國際抽象藝術的規模和魅力。

  葉星千本人特意為展覽選擇了兩幅作品,一幅是橫向韻律流暢的油畫作品《生活》,用明快的黃色調渲染出色彩斑斕、光怪陸離的意境;一幅是縱向點線筆墨的水墨作品《無題》,揮灑出清雅淡泊、崇高遒勁的意趣,均採用了抽象藝術語言。

  “在法國新現實主義沙龍誕生之初,就選擇了抽象符號,之後的幾十年間,涌現出了不少的抽象藝術大師”。畫展總策劃、葉星千的法國妻子茹愛樂·葉(Joelle YE)介紹説。

  “而事實上,中國的抽象藝術源遠流長。”葉星千指出,中國畫家應該從綿延五千年從沒有中斷的中國文明基因庫中去尋找新的抽象語匯。

  19歲就留學法國的葉星千,在現代藝術流派的發祥地巴黎悟到,畢加索等人把古典藝術蛻變為現代藝術的過程有兩個步驟:一是在世界藝術基因庫中尋找從未被使用過的新的藝術基因,譬如畢加索找到了非洲面具等原始藝術基因;二是創造出一種全新的繪畫語言,譬如畢加索創造了立體主義等語言。之後,他把搜尋抽象藝術基因元素的目光投向了祖國。

  葉星千發現,中國悠久的歷史文化,培植出大量的抽象藝術思維和元素。但當下的中國人,在遊山玩水時,不僅缺失抽象審美意識,恰恰相反,喜歡把本是抽象的美景,先用想像轉化成具象景觀,然後再加以鑒賞。譬如長江三峽中的一個抽象石峰,定要先轉化為“神女峰”的具象形象,然後再來審美。再看黃山的“猴子探海”,桂林的“象鼻山”等不勝枚舉的全國自然名勝,都是這種由抽象思維轉換為具象思維的審美例證。即使人們仰望天空觀賞抽象的朝霞時,也要像杜甫那樣,先比作“白衣蒼駒”的具象,似乎才能産生美感。

  葉星千同時發現,中國文人在把玩奇石時就不同了,他們玩的是純粹抽象的形式美感,不再轉換成具象形象。他被米芾與蘇東坡把玩奇石的形式美感所吸引:宋代大書畫家米芾,玩石頭玩到了“石癡”的地步,在他心中被稱之為大美的奇石,不是奇在肖似自然,而是純粹的形式美感,用他的話説就是:瘦、皺、透。和米芾同好的蘇東坡,又加了一條形式美原則“秀”,合為“瘦、皺、透、秀”。

  因之,葉星千抓住了“瘦、皺、透、秀”等抽象思維的中國基因,創作出了大量既有法國新現實主義流派理念、又融合中國傳統抽象元素的藝術作品,造就了極具個性化的抽象“語言”,在西方流派紛繁的當代藝術創作中脫穎而出。

  葉星千強調指出,中國人不能丟掉抽象思維的文化精髓和優良傳統,中國畫家應該不斷在中國藝術寶庫中尋覓有意味的藝術基因,進而蛻變出現代抽象的繪畫語言。

  抽象藝術在中國的文化復蘇

  抽象藝術作為一種藝術流派産生於二十世紀初,也被稱為“抽象派”、“抽象主義”、“無對象藝術”等名號,主要表現在繪畫、雕塑領域,代表人物有俄國的康定斯基、馬列維奇和荷蘭的蒙德里安等。

  抽象派分為兩大支流,理智的抽象稱之為“冷”抽象,情感的抽象稱之為“熱”抽象。前者多通過幾何形體來表現,後者不假思索地用情感作畫,用色彩、線條、構圖等直抒胸臆、揮灑感情。

  抽象藝術理論認為,藝術是一個“自為自的領域,只被自身的和作用於自身的規律統治著”,作為內心感受最合適的表現形式是“無物象”的。形式因素是獨立的存在,藝術表達“精神的現實”、“更高級的現實”。美術猶如音樂,音樂傳達的情緒是抽象的,繪畫傳達的情緒也是抽象的。

  抽象藝術熱衷於在抽象的世界中尋找靈感和創造力,認為藝術的價值在於抽象美,藝術只能表達感情和情緒,而內容則退居其次。本質上,抽象藝術與表現主義、至上主義、構成主義、風格派等流派有著內在的關聯,這些藝術流派其藝術創作均以抽象風格為主,某種層面上都可以看作是抽象藝術的分支。

  北京大學教授彭峰推介指出,法國是眾多現代主義的搖籃,從模倣現實到再造現實,被認為是人類藝術史上一次重大轉向。成立於二戰結束之後的法國新現實主義沙龍,致力於對新現實的探索,由表現、超現實,進入抽象。

  抽象藝術並非沒有形象,而是致力於創造非現實所有的形象,為我們創造新現實。彭峰説,這次展覽,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機會,來探討新現實與中國藝術傳統和當代社會的關係。

  反觀中國的藝術發展,建國後的美術基調是以徐悲鴻提倡的法國學院派結合了蘇聯的教育模式而制定的以寫實為主、吸收中國傳統的寫意風格為輔的美術政策所決定的。直至“文革”後西方文藝思潮及其創作再次波及中國。

  以抽象表現主義為主的新一輪的衝擊,讓中國一些前衛藝術家選擇了抽象藝術的創作道路。但受制于多方面的因素,雖然從事抽象藝術的藝術家人數日多,抽象藝術卻始終未曾成為中國藝術的主流。

  有專家認為,目前的中國還沒有完全建立起合理的藝術機制,觀眾審美能力的受限、審美標準的單一化、批評家的不獨立身份、浮誇的藝術市場、藝術法律的缺失和媒體的局限性等各種問題制約了中國藝術體制的自我完善。其中,經濟因素和政治因素仍然盡可能大的左右了中國的藝術發展。

  但即便在如此的環境因素下,中國的抽象藝術還是如雨後春筍般的在各地快速發展起來,並形成了以上海、北京等地為中心集聚地的態勢。對欣賞觀眾和收藏群體素質頗有要求的抽象藝術,近些年來也頻繁的出現在文獻展、雙年展、博覽會上,讓觀眾和藏家們的認知水準不斷提高,變得更為開放和包容,逐漸成為收藏拍賣市場上的新熱點。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