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1年12月06日 星期一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法國在G20中的縱橫捭闔

  • 發佈時間:2014-11-13 00:31:29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二十國集團(G20)峰會即將在澳大利亞布裏斯班召開,G20再次成為焦點話題。

  對於G20,這幾年國內媒體一直較為關注,但偏重於報道G20的議題和成果,以及有關中國的作用和主張,對於其他國家在G20中的縱橫捭闔往往言之不詳,G20江湖的複雜性不得其聞。法國是眾所週知的歐洲大國,它的觀點和行為對於了解其他發達國家的政策抉擇邏輯應該有一定的幫助。

  首先,在G8(如今已是G7,不包括俄羅斯了)和G20兩者之間,法國到底怎麼選擇?作為老牌政治和經濟大國,法國在情感上對G8的歸屬感較強,但同時也較早地意識到G20平臺的重要性,並採取行動積極參與這一平臺的搭建和組織。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以後,法國當年即支援在國家元首層面建立G20交流機制,並聲稱世界經濟治理應由G8轉向G20。2011年,法國主辦戛納峰會,利用主場優勢打造了法國外交的閃光時刻。

  那麼,法國何以如此支援G20呢?當然是國家利益。官方資料顯示,法國對G20的理解是:G20是發達國家和新興大國間唯一的集體對話平臺,有利於回應當下和將來的重要經濟挑戰。法國一向以大國自詡,率先擁立G20也可以提高法國在全球治理格局中的政治影響力。

  不過,有的時候,法國對自己的大國作用未免看得太重了一點。2009年匹茲堡峰會結束後,已經確定2011年主辦G20戛納峰會的法國公開聲稱:“2011年我們將主辦G20峰會……這將是法國在G20框架內構建世界經濟治理新形式的良機……(而)2010年(春有多倫多峰會,秋有首爾峰會)將是一個過渡的年份。”

  字裏行間,無不流露出一種自我感覺良好的氣息。想想,如果是中國,斷然不會有“這將是中國怎樣怎樣的機會”這樣的表述,也肯定不會説北京奧運會之前的雅典奧運會是一個過渡吧。

  法國的具體訴求有哪些呢?根據法國外交部的表態,重要主張有:拒絕貿易保護主義、公共債務應重拾可持續性、提振內需、加強金融監管、打擊逃稅避稅大戶、加強對評級機構的管理等等。今年,受經濟萎靡不振所迫,法國著重強調預算政策要向“促增長”的方向傾斜。

  這些訴求中,不少和新興國家的利益重疊,如加強金融監管、反對貿易保護主義等等,還有一些需要新興國家的合作與支援,比如鞏固歐元地位、反對美元霸權,等等。因此,法國和新興國家常可以達成合作。今年9月份G20財長級會議結束後,法國公報就特別提到,根據法國和巴西的提議,G20就設法協商預防主權債務危機取得共識。

  不過,決定法國選擇的歸根到底是利益,而非交情。所以,看到法國和新興國家呼喊同一個口號,也不用太激動。否則頭腦一熱,就以為法國多麼有正義感了。根本不是那回事。

  近年來,中國在G20中做出了很多貢獻,也發揮了很重要的作用。中國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最近披露的數據就很能説明這一點:中國提出的政策建議約佔G20各國提出的政策建議的15%,中國的經濟增長給G20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到30%-40%。

  但是,一些法國學者認為,在G20中佔據主導權的依然是G8,而非中國。巴黎政治學院國際關係專家貝特朗·巴迪説,發達國家應該和中國等新興國家分享治理權力,但是就目前而言,中國在G20中仍然處於“被動和跟隨”的地位。

  巴迪的話雖然可能會讓一些覺得中國已經了不起的人大為光火,但其實這樣的聲音也提醒我們,雖然全球經濟有“東升西降”的趨勢,但是“西強東弱”的基本格局並未改變。高估中國的實力和作用,恐怕吃虧的最終還是我們自己。(韓冰)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