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30日 星期四

財經 > 財智 > 創業者 > 正文

字號:  

俞敏洪:對於創業團隊 民主集中制一定要有

  • 發佈時間:2015-08-26 15:53:38  來源:東北新聞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張少雷

  除了新東方董事長,俞敏洪的另一身份是洪泰基金創始人。前幾天他在洪泰創新空間Azure與創業者進行了一些交流,主要是談了自己的創投心得。

  俞敏洪説,對於一個創業團隊,到底誰更做主至關重要,而搞不清誰做主的團隊或初創公司,肯定有有問題的。大家可以參與決策,但是民主集中制一定要有。這一團隊負責人一定要是把商業邏輯想清楚,制定出公司的理想、目標、價值觀,把握住公司的大方向。其他更實際的事則交給其他合夥人來具體完成。

  而對於投資者,俞敏洪説,在投資一個創業團隊時一定要給管理層再次設定未來發展空間的股權,設定好實用的動態股權調整方案,以適應後續隨時可能出現的變化。

  俞敏洪還談到前幾天陷入漩渦的90後創業者余佳文,他説最早新東方曾想投資超級課程表,可是就因為余佳文的一句話,“我明年一定要拿出一個億的利潤,讓我們的團隊進行分配”,俞敏洪認為這會給人不太靠譜、吹牛的感覺。

以下為俞敏洪演講實錄:

  非常感謝大家來到洪泰創新空間來交流,我不知道怎麼弄的,自己就成了青年創業導師。這個背後的一個含義就是“你已經老了,自己創不了業了,告訴別人怎麼創業”。我們過去的二三十年的經歷給現在的移動互聯網使用的話,有可能起反作用,不一定指導大家。但是不管什麼時代,想成功、出色,想為自己多賺錢,順便把事業做得轟轟烈烈的心態不會變的,尤其是在座的男生。

  這次去非洲去給我最大的印象就是男生好孤獨,因為每個走散的動物,羚羊到野牛到獅子,我發現全是公的,幾乎沒有母的。因為大自然的現象,為了物種的健康發展,公的動物之間永遠是競爭的,一隻取勝的公的可以帶一群母的,公的生下成年的小的一定會被趕出去,別的群眾不接受,只能孤獨地生活。男人也是這樣。男人沒有中庸的選擇,中庸的選擇的男人,一輩子都是被人視而不見的是男人。

  人類取勝的方法很多,男人要在在一個領域勝利,你在縣城裏面下圍棋是第一名就勝利了,男人要找到一個點,至少在一群人之間是老大,沒有別的選擇。所以,你要是生活不行、家庭不行、事業不行。這樣的男的,典型的一輩子就是窩囊廢,沒有別人喜歡你。當然可能你剛好娶了一個好女人,這個女人喜歡你,但是不太容易發生。所以我想説,其實人生沒有別的選擇,你必須在某個地方出色,我們創業的過程,其實就是為了讓自己出色的過程。我並不是説女孩子就不要奮鬥了。女孩子的奮鬥可能不像男的一樣,非在某個領域要出色才能引人矚目,才能把自信立起來,可能稍微緩和一點,但是現在這個時代男的自己都養不活,怎麼養活你,所以女孩子要自立自強。

  大家都覺得特別不容易,每個時代都一樣,古代也一樣。其實人生是一個你不得不奮鬥的過程,應該是這麼一個結論。現在大家看我,應該算是一個成功者,什麼都不幹也可以。但是我發現什麼都不幹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原因是人做事情很像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比如説新東方現在發展得還不錯,今年大概能完成20%的增長。教育領域這麼激烈的情況下,要保持這個過程是挺難的。你們創業者知道,要從客戶那裏掏出一分錢是的多困難。即使這樣,如果新東方倒閉了,垮掉了,大家馬上會反應過來。這個企業是你創立起來,最後做沒了?它跟你的個人成敗生死連在一起了。現在我為什麼做創投?其實是逃避的過程,新東方早晚有問題,在它有問題之前我已經轉型了。

  我希望能成為創業圈最有眼光的投資者,所以現在不管是什麼項目都拼命投,佔0.1%我也投,如果騰訊,阿里巴巴他們小的時候,我佔了0.1%,人們不會問我佔了多少,大家會説我是阿里巴巴的投資者。可是我沒有眼光,當時馬雲沒有比我有錢的時候,我想他這個小個子,幹嗎給他投資啊。我也跟特別成功的投資家聊天,怎麼投項目,基本上不是眼光的問題,基上是撞的能力。尤其是天使,比如説看趨勢,這個商業是不是符合趨勢,有沒有競爭力,看這個人本身到底是不是具備創業和發展的核心能力。那麼也會看最後調動資源,有多少資源跟你配置。

  我現在做創投時間一年不到,當然真正投資是四五年時間,但原來是我給別人錢,創新工廠的時候就是股東,但他們投什麼項目根本不告訴我,一點參與感都沒有。現在做洪泰,我覺得很有參與感,這個項目我説投就投,我説不投,你再用色來誘惑我就不投。我有這種感覺在裏面就很好,這裡面其實對我來説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對於自己的目前狀態的分析認可以後,重新定位的問題。我現在自己做一個創業項目真的不太容易做出來了。尤其是跟高科技相關的,儘管有很多資源。

  而且不管你有多少資源,你沒有年輕人的腦袋,做事情敏感力沒有。所以我決定現在動用我的資源,為年輕人服務。一個是錢的資源,不僅僅是我個人的錢,我個人的錢幾個項目就沒有了,周圍的朋友都相信我。我説我瞎投了,他們説沒關係你就瞎投去吧。一個是社會資源。包括了各種企業家資源,政府資源,還有品牌資源,這些都是社會資源,能幫助年輕人一點,就幫一點。再一個就是真正在一起幹事的人脈資源,我們做洪泰基金,王勝江做洪泰創新空間,都是資源結合。

  坦率地説,我們年輕的時候做事情,某種失意義上敗是常態,成功是在不斷地積累下不斷地努力的結果。不斷地改變自己的風格、為人處事等。而且有時候可能是,你抓的前面的商業機會可能不是真正的商業機會,要經過後來的篩選,創業的過程像我們做創業投資的過程。有兩個項目活下來就一定賺錢,這個比例是20%的比例就能掙錢。幾十倍、上百倍的增值。所以我們願意投入,然後進行輔導,讓盡可能多的人成功。如果不成功,你這個人合適,你做新項目我們再繼續給你投。

  剛開始投聚美優品,就是這樣投出來的。定項目失敗了,後來做第二個項目,聚美優品,陳歐。我記得陳歐這個孩子人還是比較不錯的。他跟徐老師説,我把你的錢在新的投資增加佔一個股份吧,後來增加了一點錢,覺得這個人品不錯所以你願意做新公司,我們會跟你合作。這個大家一起就發財了。所以我説創業的過程,也是一個不斷地嘗試的過程。所以有時候開玩笑説,我做新東方一次就成功了,這件事情對我及其不利。因為你成功了,抓住這個不放,你身邊的很多機會錯過了。為什麼我做創投,這樣我會關注到別的機會和發展。否則的話,你一心在新東方,對新的眼界就越來越少。新東方到現在還算成功,但是要轉型做別的事情,這是我的感覺。

  再回過頭來説,馬雲之所以能做到阿里巴巴,是因為他前面幾次創業都不太成功。阿里巴巴是馬雲做的第五個公司,馬雲跟我條件比較相似,我們都是英語出生的,高考三年。我考北大,他到杭州師範學院,從長相到智商都是有差距的。馬雲因為創業的不斷地摸索,有了更敏感的商業敏銳性,更加不怕失敗,更加不斷地拓展自己的過程。他第一個也做外語培訓班,第一班20人,三年以後還是20的人。我第一個班也是30人,三年之後是5千人。所以他最後終於發現,用網際網路的方式為商家服務,這是一個出路。他剛開始做這個事情也是一個模糊的形式,不知道能不能真正成功。馬雲只要覺得大概能夠做。給人講的時候,會有一個大的激情告訴別人是非成不可的事情。他們説前面四個沒有成功,為什麼説第五個一定能成功。

  他説正是因為這樣四個沒有成功,所以第五個才能成功。後來不管是天貓、淘寶、支付寶都是後來出現的商業模式,最初做了一個簡單的模式,我想把中國的這些公司放到我的網站上,讓別人看到,是最初的阿里巴巴,到香港上市的時候,那一塊,最後的估估值也是兩百億港幣的估值。這是為什麼馬雲後來要從香港退市,並且把所有的之前的打在一起到美國上市,最後兩千億的美元的估值。200億港幣相當於30億美金。阿里巴巴到香港上市都不如新東方高,香港是50億美金,但是現在新東方還是50億美金。其實這幾年我看馬雲看著新東方眼紅,我想怎麼樣把50億變成500億。後來我發現,我的生意腦袋不如馬雲,其次是教育領域,都是個性化的,一個家庭一個孩子提供必須成功的教育模式。所以形成了典型的人與人之間必須深度接觸的緊密的接觸。

  這個定義一旦出現的時候,沒有辦法群體所以説到教育領域。也有做教育創業的人,到現在為止,至少兩年時間,想要顛覆新東方的教育模式,已經説的想顛覆的100家,沒有説的至少上千家了移動網際網路以來,傳統的培訓機構會被顛覆掉,但是到現在為止,沒有一家把培訓機構顛覆掉,所以教育領域是比較複雜的領域,我不斷地鼓勵大家進入教育領域進行探索。新東方個人和洪泰的公司已經投了100多家了。其中20家沒了但是我還在投,我覺得這裡面可能卻變成未來真正的顛覆者。你必須有的決心。後來我發現新東方要自我顛覆幾乎沒有太大的可能性。一個大公司的自我顛覆意味著你要把所有的既得利益者顛覆,我説新東方有些課程必須上線,我們的地面的人覺得不能上線,我的既得利益沒有了。有很多的障礙。

  我現在做的某種意義上再次創業,另類突破的概念,一個人發展的過程是不斷地顛覆自己的過程,不斷地創新的過程。所以我現在講新東方怎麼樣從50億美金的公司變成500億的公司。有人説俞老師簡單,你從美國退市,到中國上市,最後你變成差不多500億了。我算了一下真的是這樣。我曾經動過這樣的腦子,在中國的上市的教育公司全通教育的市值,股災之後跌到最低點,依然能夠到市盈率100倍到200倍。新東方在美國的市盈率只有17倍,你變成170倍,就變成500億美金了。新東方到中國上市,所有的估值都覺得2500億人民幣,回到中國來的話。後來我發現用這種資本的手段自以為自己很值錢,好像不太對。雖然新東方會拆分一些分支回來中國上市,但主體還是要在美國,在美國如果真從50億到500億美金。那個是大牛,那個時候我再拿回來就是5000億了。人就是不斷挑戰自己,推動發展,這個過程可能有成功有失敗。但是一個想通了的人最後的失敗,可能對你無所謂的。重要的是你在這個過程中是不是一點點積累進步,一點點成長。

  這個東西非常非常重要從創業本身來説,幾個要點要注意,第一個要點,我特別看,所有的創業者打的都是概念,實際上,你一定要把背後的一整套的大邏輯想清楚,就是我做這件事情,從商業模式上最終能不能走通,因為有的時候,有可能會走不通,比如説現在在教育行業中間,有幾個軟體APP,背後都是1億5千萬的用戶,但是最後怎麼變現。我們常常説可以變現,但是在有些領域確實比較困難。所以這個大邏輯要想通,一定要找這個領域的專家來問,現在有人問,説俞老師現在最後可以到1000萬人,他説自然會有賺錢的機會,我説不行,你得想你加入有了做什麼。那個時候時代變了,人家花錢的模式不一樣。儘管可以狂想,我覺得一開始想清楚更好一點。這是一開始,你做起點,不管是什麼樣的模式,到最後能讓這個公司程式發展的唯一辦法。時間長了以後,就是你的收入和利潤是不是實實在在的。

  就像我現在在中國能上新三板,但是2500家是死公司,上去一分錢融不到,你説到新三板可以到主機板,可以無縫對接,但是你要知道中國這樣的主機板公司,要求你有三年利潤和收入記錄,這是中國股市的基本特色,你上的主機板之後不賺錢,你到股市騙老百姓的錢,最後會死得更慘。所以這個角度上説,你前面三四年不賺錢,這個沒有問題,但是最後要有慢慢的商業模式。我們現在大部分的創業者,做不到滴滴和快滴一樣的燒錢。馬化騰説有一次差點把滴滴退了,每天燒4千萬的人民幣。投資者太大了,停掉了幾億美金沒有了。就燒掉了。最後有一天兩個人合在一起,説燒不起了,合作一起幹吧。對大部分的創業公司來説,你不可能有這個錢這麼燒,不可能最後兩家合在一起。所以這一次股災以後,實際上,已經我碰到十幾家的創業公司説俞老師沒錢了,能不能投資我一點。我説兩個月以前給你們這麼多錢,怎麼沒有了。説沒有想到有股災。估值不是原來的估值了,拿不到錢了,有的公司是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員工的工資發不下去了,創業公司一個月就上來,一上來就前功盡棄了。所以不管你們能不能融到錢要從長計議,小心花錢。所以我覺得大家在洪泰創新空間創業非常好,比你自己做空間省錢,儘管我們一個工位一千多塊錢一個月,但是相對省錢,像這樣的會議空間,運動空間是可以對應的。我自己投的公司在拼命放到洪泰創新空間來,因為這樣比放在新東方合算。

  第二個就是最怕的是,一下子做創業以後,拿到錢以後,覺得我有錢了這種感覺,離有錢遠得很。大多數公司是死在C輪的。發現每個月的花費上千萬,幾千萬的人民幣,後來看商業模式的時候,突然不看好了,覺得不值那麼多錢,最後發錢的時候猶豫了。一個公司每個月要花幾千萬的時候,要縮小到幾百萬,難度很大的。員工補助就是幾千萬。我在三年前投的一家公司,A輪進去的。到B輪的時候估值3億美金。到C輪突然發現上不去了。大家都在猶豫。那種我創業一定可以成功的感覺,員工將近1千人了。我們所有的股東在一起他們覺得沒有辦法,不管怎麼樣就是要裁員,先把業務,非主營業務,非核心業務裁掉。光裁幾百個員工就打了很多場官司。如果理性的話,錢可以多花幾年。

  我給大家的建議,就算你拿到投資者的錢,要理性的花錢。有時候説我們要花錢強佔市場的話,最後就完蛋了,這個聽起來有道理,但是實際上如果你真的做好模式、好商品的話,這個市場不會丟的。如果你做爛東西,最後沒有辦法,佔一點市場就是一點,東西好的情況下,是對的。小米做到今天,是因為雷軍對品質典型地一絲不茍。小米不管是電視還是手環,那些東西能帶來多少收入,還是單機打,追求極致,依然是做到極致的境界,比快速強市場的更重要。這件事情本身的邏輯才是成立的。

  第三個要素對大家特別重要的是我們的團隊。反正我現在處理最多的就是創業者的團隊問題。團隊問題主要的矛盾主要來自與幾個方面,到底誰更做主,誰也搞不清楚誰作主,這個團隊有問題的。大家説你們做新東方怎麼沒有問題。大家説徐小平他們也有貢獻,但是他們是基於我一個人在中國幹了四年的情況下。我很自然,再窩囊也是頭。因為一個頭在這兒最後一個頭有最終的話語權,大家可以參與決策,但是民主集中制一定要有。

  第二個,團隊打架,剛開始的時候,股份分配差不多,過了一段時間,有的人投入精力大,有的人出的主意多。有的人投的錢拿股份之後,參與的錢少,最後大家慢慢不平衡了。有人説我這麼累,有人不幹什麼,拿得錢差不多。最後就不對頭了。這裡面涉及到一個問題,要麼一方主動提出來,我這個不如你努力,把我的股份給你一些。這樣可以大家一起發展。要麼大家一起來討論我們之間怎麼弄。這個事情再大度,不去解決都不行。我告訴大家要進行動態設計,什麼叫動態設計,如果你們每人有30%的股份。

  第二年設計出來一個方案,我們30%的股權中間,我們每年要增發30%。比如説現在有1千萬股,每年增發300萬股。增發給誰,最主要的核心空間到年底評判,誰出的力氣多。如果那麼結果認可是我俞敏洪多。大家評判一下是不是300萬給我,這些我在公司就是提升到了50%,我願意繼續幹下去。這個是討論的過程。真的特重要。到現在為止,我看了很多,大家幹活不平衡,最後散夥的,我看了很多。關鍵是最後還有互相拆臺。出去的那波人出去創業的時候,非要把前面的那波人整死的感覺。徐小平他們出去非要把我整死的話,那就不好了。他們真這樣幹的話,大家最後就很難受了。實際上大家分頭幹的話,背後一起鼓勵和支援就感覺好。這個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第三件事情就是大家要記住,在投資者,你們開始融資,投資者競輪的時候,一定要給管理層再次設定未來發展空間的股權。如果進來的時候,假如説你是一個創始人,佔了100%。我進來投資了,你佔30%,未來我們涉及到一個問題,你們團隊的成員股份怎麼來。如果你給管理團隊一起分配,有的創始人説我80%,再拿出15%給未來的團隊,這個問題就解決了。因為這樣可以支撐兩三年。也有創始人説,我們必須這樣,你看上的是我這個人,我們共同找團隊,我們能不能共同稀釋出15%的股份來給團隊。也有投資人會答應。但是一上來要説好,不説好就怕投資者和創始人有矛盾了。基本上是兩敗俱傷。第一個是投資者有矛盾了。創始人後續的拿到的資金可能會很小。因為是投資界是同通的。大家會打聽,如果我説你一點誠信沒有,就沒有人投你了。投資者是沒有辦法的。你把公司玩沒了就沒了,我們沒有辦法把你追回來。這裡面涉及到找投資者,有時候不是光看錢,有時候錢少一點,你知道這個投資者對你有幫助。像我這樣的人。我對錢不太在乎。我願意幫助你,我不太計較。

  每個人有個性缺陷,你犯點毛病很正常。在新東方跟我幹的人,我都能容忍。斤斤計較的投資者要特別小心。因為我也看過不少的創新中心最後跟投資者打架,這是非常重要的。把這幾個關係理好以後,最後無論如何你想要創業,你是第一把手,最後要變成領袖人物,就是一定要在這個公司説話算數,為這個公司制定理想、目標、價值觀,如果沒有這些指導的話。只是説跟著我幹,你們以後可以變成億萬富翁,這個不管用,有時候有負面影響,余佳文不是這個概念嗎,當時新東方是很想投的。就是他一句話,我告訴新東方投資團説我們不要找了,再看兩年。這一句話就是,我明年一定要拿出一個億的紅利,一個億的利潤,讓我們的團隊進行分配,讓他們開心一把,我覺得這個不太靠譜,吹牛的感覺。

  你要考慮投資者的心情。我給你那麼多錢,賺錢以後自己先分掉,公司怎麼發展。一個公司連商業模式都沒有的創業公司,第二年拿一億紅利分配,這個從商業看來,馬雲、馬化騰都不敢説。這個東西跟新東方有關係覺得整體上,這個腦子和感覺還是不錯的。還是等等。沒想到,周鴻一首先發難了,是他的天使投資人,説這個不太對,説話不算數啊。我不是説余佳文不好,也不是説創新週末科技不好,投資者一定要該鼓勵鼓勵該激勵要激勵,方式也要對。你任何時候都不能讓團隊感覺到你耍他們,只要創業人與人有矛盾,任何一點不對進的時候,就要聊天喝茶,心裏的話不説出來,不散夥。不能老是避著,有意見不説忍著絕對不行。你沒有發現,吵架的夫妻生活得更好。因為大家有話就直説,你沒有發現從來不吵架的夫妻離婚率最厲害。我不是鼓勵團隊吵架,你作為第一領導人,要有坦誠和直接的風格,不一定個性是這樣的。

  我的個性是對任何人的的任何錯誤可以容忍。我覺得這個人幹活不太好,算了吧,我還會出現另外一種現象,命名我對他有意見,還會説幹得不錯。我覺得我本來是把他叫進來,批評他的比如説王勝江哪個地方不好,假如説王勝江幹得錯了,其實心裏有蠻多的意見。突然有一天説,你這個不合格,必須把你開除了。結果最後,我的手下的人,有幾個跟我打架很厲害,説俞老師你上個禮拜説我幹得不錯,你現在説我不好開除我。你可以剛開始説我哪不好,我可以改正。你首先這個老大沒有當好,領導沒有當好,其三,我覺得這個人很陰險。你平時對我那麼好,所以平時你不做好就有問題,如果是第一把手,如果是CEO,如果是董事長,沒有商量的餘地。

  底下有問題就講這幾年我學會了,如果我發現手下小事上有問題,我會説你下次要改正。如果你覺得不是這樣的,你可以辯論。第二次,我還會找談,我一般可以容忍到第五次,小毛病也不該計較,但是中間有大毛病,我覺得你這個崗位上不行了。平時告訴你應該怎麼做,我們互相溝通,底下的團隊也應該跟領導説,有氣不説,我在新東方也遇到了這樣的情況。因為王強、徐小平他們是我的大學同學,他們沒有把我當成CEO,絕對是有話直説,有時候他們有氣會直接去我家,那一瓶啤酒從10點罵我到半夜,罵完我走了,我生氣了還得睡覺。那幾年,他們罵我,我吃了無數片的安眠藥,睡不著。

  但是後來,徐小平他們做創業投資去了。因為那是更家輕鬆和展現自己的人。後來上來的一批人是比我年輕10年的人。我組織新的核心團隊,我説請大家提意見。他們説俞老師,你説什麼就是什麼,你經驗比我們豐富,你把著新東方的大船,你怎麼説我們怎麼幹。我説要你們幹什麼,俞老師我們幹活的,你挺完美的沒有什麼意見。就是一個感覺,你是我們的老師,覺得新東方挺好的。我深刻體會到,中國古代的皇帝為什麼犯罪。像唐太宗能幹好就是因為有魏徵,魏徵説你殺了我一輩子的英明就毀了,不殺我就可以罵你。但是你一輩子能碰到幾個魏徵,所以我開始培養。新東方的人的批評意識,今天這個會如果你們不能就新東方的、我的戰略、能力,新東方的佈局,不提出一些出血的建議,不一針見血的話,我這個會就不散,我不會把你們怎麼樣。新東方現在這幫小年輕,他們比我年輕十幾歲的人,現在罵起我來,發現罵我之後一點後果就沒有,他們就開始罵了。我知道他們想什麼就做相應的佈局,這樣大家就開心了。人活不就是活一個暢快的氣嗎?所以千萬不要有意見不説,有利益不提,什麼都可以提。除了你想要他的女朋友不太好説以外,什麼都好説。

  就是形成一個開放的氛圍。所以新東方到現在為止,大部分人,他們對我的尊敬比我對他們的尊敬更多,很少能感覺到上下級的關係。包括我跟盛希泰的合作,跟王勝江的合作,大家沒有上下級的關係,就是有意見大家説出來。就是説你需要我去你就跟我説。不説的話,我半年沒來洪泰創新空間,你下面説,俞老師還算主人,半年都不來看看大家。就有意見還不如説直接讓我來。如果不去的話,是不是要拋棄我了。就來一趟吧。所以好多事情就解決了。跟投資者的關係,股份關係,創業者的目標,基本的走向做好了,創業就可以成功。因為時間關係就講這麼多。謝謝大家。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