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9月30日 星期五

新常態就是新的發展階段的一般性特徵

  • 發佈時間:2016-01-12 15:23:26  來源:光明網  作者:宋立  責任編輯:張少雷

  作者:中國人民大學中國經濟改革與發展研究院教授宋立

  如果要評選當前中國乃至世界最流行的經濟詞彙,應該非“新常態”莫屬。實際上,“新常態”概念一經出現,就迅速在神州大地流行起來。去年以來,“新常態”一詞的使用頻率越來越高,已經漸漸成為最重要的經濟關鍵詞。正如任何新概念、新理論、新方法出現後的情況一樣,其理解和領會必然有一個過程。但不一樣的是,新常態在中國的認知、理解和領會過程明顯被大大縮短了。

  即便如此,目前在新常態的理解上,尚在探索之中,處於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狀態。儘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已經給出了比較明確的系統闡述,但圍繞新常態的深入研究、思考、探討仍在繼續之中。

  有的人借用“增長經濟學”的詞彙steady state將新常態解釋成穩態或均衡態,認為一旦進入新常態,中國經濟將進入體制和增速相對穩定的時期。按照這種觀點,目前只是在進入新常態的過渡過程中,還不能説已經完全進入新常態。應該説這種看法基於經濟學理論,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從我國經濟現實來看,雖然新常態所描繪的大部分特徵已經出現或正在顯現,無疑已經處於新常態的導入階段。如果將新常態理解成為將來時,對當前和今後一段時間我國經濟發展的指導意義必將減弱。

  有的人把新常態解釋成為一好百好的理想狀態,認為一旦進入新常態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有些人則將新常態描繪得比較悲觀,似乎進入新常態就意味著好日子過完了,等待我們的都是苦日子。顯然,兩種看法雖都不乏灼見,但均有失偏頗、不夠客觀。進入新常態,意味著未來的日子必然有所變化,壞日子可能比過去要多,甚至會越來越多,但並不是好日子徹底過去了。實際上,進入新常態既有好日子也有壞日子,並不像有些人所説的,好日子過完了,接踵而至的全是壞日子。我們更傾向於認為只要努力了壞日子也有可能變成好日子,如果不努力好日子也會變成壞日子。當然,也不是正好相反,進入新常態一切問題都會迎刃而解,一好百好了。

  更有甚者,正像許多新觀念的出現一樣,新常態現在也像是一個筐,有些人見什麼都往裏裝,想像新常態,以自己的方式理解新常態,賦予了新常態許多想當然、甚至不該有的東西。有些地方以新常態為依據人為地壓速度、減增長,有些人甚至將新常態當作“不作為”的擋箭牌。

  新常態,既不能片面解讀,更不能片面運用。總書記幾次講新常態,側重點並不相同,前幾次講困難和挑戰,後幾次講機遇和趨勢,但總體上既強調了困難和挑戰,也強調了機遇和優勢,全面系統,實事求是。但有些人在理解中只看到其中一些方面,沒有看到全面的闡述,要麼各取所需,按照自己的想法和理解剪裁或隨意取捨。

  我們認為,對於新常態不能只看到困難和挑戰而悲觀失望,也不能只看到機遇和趨勢而盲目樂觀。新常態意味著不能再片面追求GDP,但並不意味著不追求GDP。新常態是去唯GDP,而不是簡單去GDP。尤其不能以新常態為藉口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從過去地片面追求GDP,轉為人為地壓縮GDP。

  有權不能任性,有位不能偷懶,理解的失誤不但將導致執行的偏差,或許還有可能為新常態“抹黑”,甚至將延誤我們的重要戰略機遇期,進而影響全面建設小康社會戰略目標實現。

  認識新常態是適應新常態、引領新常態的第一步。深入研究、全面理解、準確把握,是認識新常態、適應新常態、引領新常態的必然要求,也是認識新常態、適應新常態、引領新常態的緊前工序,更是理論工作者適應新常態、引領新常態的責任所在、使命所在。

  我們認為,新常態就是新的發展階段的一般性特徵,是經濟發展新階段的客觀規律性變化。要客觀認識新常態的含義和特徵,不可以給新常態附加我們過多的主觀願望,給它承載它不該有的東西,更不能將新常態作為一個簡單的壓速度、棄增長的任務來完成。

  當前對新常態的討論之所以存在兩種不同的認識。究其實質,主要是對新常態是客觀特徵還是主觀願望、是現實狀態還是理想狀態等問題的理解存在比較大的差異。

  一要客觀現實地認識新常態。新常態是一個現實狀態,而不是理想狀態。我們認為,新常態是基於先發國家經驗、並結合我國國情,對我國未來發展階段可能呈現的客觀特徵的想像與刻畫的一個客觀狀態,而不是我們對未來發展階段特徵的願望或期盼。雖然可以憑藉我們的努力,實現我們的一些願望和理想,但新常態本身是一個現實狀態,表達的是一些客觀特徵。不能帶著濃厚的理想主義色彩來想像新常態,不可以給新常態附加我們過多的主觀願望,給它承載它不該有的東西。舊常態有舊常態的問題,新常態也會有新常態的問題,如果認為未來實現了新常態就什麼問題都沒了未免過於理想化。

  二要辯證地看待新常態。新常態是經濟發展新階段的一般狀態或特徵,新常態並不意味著一旦進入新常態就一好百好,什麼問題都沒有了。經濟發展在不同階段有不同階段的特徵,總體上是循序漸進,在發展中螺旋上升。同時,每個發展階段也有每個發展階段的問題。比如人在青少年時期,特點是“拔個子”,但可能出現偏瘦等“結構問題”以及出現青春痘等伴生現象;中老年時期的特點是長得比較“壯實”,青春痘等沒有了,但生長速度有所下降,還可能會出現“啤酒肚”。經濟發展在某種意義上也一樣,早期可能會“快而不好”,成熟階段可能會“好而不快”。從“兩個一百年”目標的角度來説,我們希望未來的發展階段要“又好又快”、“又快又好”,而不是一下子從“快而不好”進入“好而不快”。

  三要以平常心來看待新常態。進入新常態,客觀上意味著我國經濟增長速度將告別過去的兩位數增長,由過去的高速甚至超高速增長轉為中高速或次高速增長。主觀上意味著我們不再也不應追求高速度,更不能片面追求高速度甚至不計代價追求高速度。但對於習慣於、或執著于高速度的人而言,也許會出現一定程度的焦慮感。以平常心來看待新常態,一方面,意味著不必對經濟速度減緩産生焦慮感。另一方面,也不能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對增長速度去之而後快,將GDP視為萬惡之源,刻意地人為壓速度,甚至把新常態當作一個簡單的壓速度、棄增長的任務。當前尤其要注意這種傾向,在研究制定“十三五”規劃的過程中,要以平常心來認識和把握增長速度目標,既不能脫離潛在增長率繼續追求高速度,也沒有必要人為地刻意壓低速度。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