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19年09月20日 星期五

央行姚余棟:流動性緊縮是“全球新常態”

  • 發佈時間:2015-05-23 15:31:23  來源:中國網財經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波

  中國網財經5月23日訊 2015清華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新常態、新金融”23日在清華大學開幕。23日下午舉行的貨幣政策新常態討論上,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研究所所長姚余棟表示,貨幣政策新常態,都不一定是中國的新常態。全球貨幣政策會出現流動性緊缺的問題,這就是全球貨幣新常態。

  演講全文如下:

  尊敬的各位領導,清華大學的各位學長、學弟們,我很高興在這裡,因為我也是畢業于清華大學,也是經管學院的,但我很少離開過清華,因為我就住在西門小區。我想跟大家彙報的是全球經濟新常態流動性緊縮壓力。因為今天的題目是貨幣政策新常態,都不一定是中國的新常態。

  人民銀行金融研究小組做了一個測算,比較創新型,以構成FCI(金融狀況指數)籃子的四種貨幣總體反應加總以後,由此得到全球基礎貨幣全球的M2,還得到了全球的貨幣乘數。如果用這種FCI表示全球M2的增速。全球央行往往大到無形,但它就是由現在的主權貨幣國家事實上組成的全球央行,就是美聯儲、歐央行、日央行和英格蘭銀行為主導的,因為它們的貨幣是國際貨幣。全球M2的增速,增速在危機之後有所上升,現在有一個大幅度下降。市場有一些反應,今年4月美國國債的交易量創六年以來新低,企業債交易量同比下降14%,2015年以來美國企業債市場規模增加2倍,但成交量卻減少了10%,交易商報出的買賣價差是以前的3-4倍。

  什麼情況?全球經濟流動性第一重壓力是來自於現在的貨幣供給不足。官方流動性全球貨幣的基礎貨幣在目前增長較快,私人提供的流動性不足,如圖是我們測算的全球貨幣乘數,在危機之後已經基本下降了一半。為什麼下降?原因可能是銀行有超額未付,但不願意貸款。私人提供的流動性不足,可能是溫和復蘇等很多種解釋,目前確實存在流動性的問題,而且在市場上已經初步有所反應了,現在解釋需求不足、去杠桿壓力,還有一些金融監管,比如馬上要實施的LCR(流動性覆蓋率)的要求,監管的新規降低了金融市場做市的動力,全球安全資産缺乏也是一種可能性,還有主要發達國家實施大量的量化寬鬆,購買大量的安全資産導致市場上可獲得的資産不足,這些都是可能的解釋。

  但對我們來説,由於過去的國際貨幣體系從凱恩斯到懷特,很多是來自於上世紀1929年之後美國大蕭條之後的凈利潤貶值,1932年左右會議上,主要國家都要協調匯率防止貶值,由此在設計二戰之後國際貨幣體系時,重點在匯率的穩定性,而忽視了人類長期面臨的經濟增長與流動性供給不足的矛盾,美國經濟加到足夠的杠桿,逐漸退出。我們預計歐央行可能購的債券也就是2萬億,兩年後也不得不選擇退出。日本央行已經購債達到債券市場的40%,再進一步發展也比較難。總是要有東西要買,歐央行和日央行由於前瞻性指導已經難以可信,特別是在大宗商品暴跌情況下,通脹已經很難引導到新的水準,即使這種QE可能不成功,但也不得不在兩年之後結束QE。美國在退出、歐央行和日央行預計在2017年退出,英格蘭銀行逐漸退出,四大主權貨幣央行組成的中央銀行都將在選擇退出,而世界經濟還有一定的通貨膨脹,誰來提供流動性。2017年左右,全球流動性提供會有一個斷崖式的下跌。

  第二重壓力來自於美聯儲加息,這個靴子目前沒有掉下來,但是高高懸在我們上面。美聯儲首次加息時間存在著較大的不確定性,我們認為美聯儲存在著兩類錯誤的風險,第一類錯誤是美國復蘇好,加息過晚,後果是資産泡沫、金融風險;第二類錯誤是美國經濟復蘇仍需鞏固,加息過早。如果美國經濟本身並不怎麼樣,但加息過早,美國經濟再跌回去,很難不進行新一輪的QE。總體看來我們認為犯第二類錯誤的成本過高,我們判斷今年內加息概率都不是很大,可能會出現在2016年,但按照美國經濟情況來説,這個“靴子”肯定會落下來。美聯儲一旦加息,將進一步緊縮全球市場的流動性,同時已經結束購債,有些債券到期也會結束流動性。

  所以由於人類的經濟增長,主權貨幣國家難以提供充分的流動性,有一個自動緊縮的過程,這是第一重壓力。第二重壓力,美聯儲根據國內情況而不能夠足夠認識到過繼的情況,終究會加息,雙重壓力下,全球貨幣政策會出現流動性緊缺的問題,這就是全球貨幣新常態。謝謝大家!

熱圖一覽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