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9月30日 星期五

李揚: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是金科玉律

  • 發佈時間:2015-10-29 11:16:02  來源:中國網財經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鄭夢琦

  

  中國網財經10月29日訊 “2015第四屆金融街論壇”于2015年10月28-29日在京舉辦。本屆論壇以“新常態、新金融、新功能”為主題,將聚焦新常態下金融業改革開放。在金融服務實體經濟和京津冀協同發展問題的討論上,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李揚表示,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是金融業發展的一個金科玉律。新常態下,金融就需要來為新常態、為經濟結構調整,為淘汰掉一些落後企業提供服務。

  李揚演講全文如下:

  尊敬的各位嘉賓,女士們,先生們,大家上午好!非常高興有這個機會來再次參加我們金融街論壇,並且來討論這樣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

  我們知道,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是我們金融業發展的一個金科玉律,因為金融如果離開了實體經濟就是一個泡沫,什麼都不是,它産生之初就是為實體經濟服務的,所以這個應當沒有問題,這次危機以來金融服務實體經濟也是不斷地被人説起,我想道理很簡單,因為這次危機産生,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金融業的發展脫離了實體經濟的需要,使得這個事情有了非常壞的結果。但是當我們很認真地討論金融如何服務實體經濟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就會發現有很多的事情我們並沒有説清楚。其實在實踐中大家要説到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經常就被這樣一個命題簡化為金融業要無條件地為實體經濟所提出的需求服務,要滿足條件的滿足實體經濟提出的資金需求,在中國甚至被簡化為金融業要無條件地滿足實體經濟的貸款需求。這個應當説是一個誤解。

  特別是我們的總題目還是新常態,大家知道新常態的一個很重要的特徵就是我們經濟結構進行劇烈的調整。這個調整自然要涉及到企業,要涉及到産業,涉及到各种經濟活動,自然會有一些企業發展會走下坡路,有些産業要衰落,有一些産品可能甚至會被消滅,如果説我們對這樣一些企業、這樣一些産業、這樣一些産品都提供資金支援的話,應當説這不是新常態的一個要求,新常態我們金融就需要來為新常態、為經濟結構調整,為淘汰掉一些落後産能,淘汰掉一些落後企業提供服務。所以我覺得在新常態下討論金融服務實體經濟這個命題,我們需要下一點工夫。因為這個題目是非常大,我今天提供兩個思路,一個思路就是我們從金融業自己能做什麼這個角度來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因為你要讓金融實體經濟你就要知道金融業能做什麼事,你不能把它不能做的事、不應該做的事加在頭上。第二結合新常態的實體經濟的需求,談一談我們下一步應當在金融發展的哪些環節和重點上下一點工夫。

  我們先看金融的功能,首先大家都知道,金融的功能是媒介、儲蓄和投資,也就是説社會上有一些人有儲蓄,有過剩的資金。另外一些人主要是企業,他需要不斷地擴大自己的事業,不斷擴大自己生産規模,但他又沒錢,於是金融業就有一個功能,把有錢人的錢給引導到那樣一些需要錢而資金不夠的這樣一些企業去,這是它的基本功能之一。現在大家談金融功能的時候,比較多的關注的就是這個功能。第二個功能,金融是提供一個支付清算的便利,這個功能就不太容易被人覺察了,但事實上你每天每時每刻都離不開這個功能,它讓你各種各樣的交易能夠順暢地進行。在國內你感覺不到,其實在人民幣走出國門的時候我們就感覺到了,我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支付清算,跨境貿易結算,跨境的人民幣的結算等等,我們現在人民幣國際化,現在這個階段我們主要做的事情是建立一個為人民幣支付清算提供便利的一套機制,這是第二個功能。第三,它提供資訊。金融業本身就是一個資訊産業,它在為全社會,特別是為實體經濟服務的時候,它還有一個重要的功能,就是通過各種産品的定價,各種交易的價格,以及這樣一些價格之間的差異,來提供市場資源稀缺的資訊。當然它最一般的資訊利率、匯率、收益率曲線,這個是比較宏觀的資訊,還有很多微觀的資訊,貸款的利率,利率的差別等等,這些都會通過金融的那一套標準化的格式能夠揭示,哪些企業、哪些産業具有什麼樣的風險特徵和信用特徵,這是第三。第四,金融還提供管理風險的機制,就是説金融業用它自己的一套管理辦法,一套工具,以及這樣一些工具的發展,為你管理風險提供它的一些安排。現在大家一説到風險,一説到金融的一些弊端的時候,説衍生品,其實你要仔細看一看,衍生品本身,至少它在産生之初,就是為了管理風險。當然它被過度的利用就會産生風險。所以我們必須要知道金融本身是一個管理風險的功能,其實在一定意義上説,一個企業到銀行去申請貸款,貸款委員會,申貸委員會經過討論以後,認為他不合規,不能夠提供貸款,這也就是在管理風險,所以我們必須知道金融管理風險是一個基本功能。所以在一定意義上,對於那些不符合條件的企業不提供貸款是在履行它的管理風險的功能,這個我們是必須要清楚的。

  還有就是説它促進了公司治理機制的完善,也就是説我們金融看起來是有各種各樣的産品、各種市場,這樣一些産品和市場都是對應著企業的。運用這些産品或者説這些産品和這些市場的變化,反過來會對企業提供資訊、提供壓力或者提供激勵,這樣的話有助於企業來完善自己的公司治理機制等等。還可以再列出一些,但是在我看來,金融的功能,這些是它最主要的功能。這樣看一下的話,所謂金融服務實體經濟這個命題,我們應當説金融全面地發揮它的功能,這就是金融服務實體經濟。

  因此,簡單地把金融是不是提供錢作為是否服務實體經濟這樣一個標準的話,那是比較片面的。我覺得我們在新常態下,特別是在我們有劇烈的結構調整的需求的情況下,特別要綜合地全面地發揮金融的功能,這是我説的第一個意思。

  第二個意思,根據這樣一個分析框架,根據我們新常態的需求,我覺得下一步我們可能應當重點地發展金融的某一些功能,或者某一些市場。第一個,我覺得是要發展資本市場,儘管中國的資本市場,其實説嚴格一點,中國的股票市場,最近出了一點問題,還在調整過程之中,當然這些自調整的功能已經逐漸地恢復了。但是資本市場的不可或缺性,尤其是在新常態下,資本市場的不可或缺性,我們必須充分地認識到。為什麼呢?因為新常態下我們的任務是創業創新,這就是在黨中央國務院反反覆復説的創業和創新,創業創新都是有風險的,創業創新所反映的各種資訊是非常零散的,不系統的,創業創新過程中成功的可能性還是比較小的。因此,我們需要這時候金融所謂支援創業創新,就是要能夠識別創業創新背後的風險,管理背後的風險。面對這種情況,銀行為主的金融體系顯然是不能滿足需求的,因為銀行的功能它是以謹慎為基本原則,審慎是它最基本的原則,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所以依靠銀行體系來支援創業創新勉為其難。世界各國的經驗都告訴我們金融市場是支援創業創新的地方,因為金融資本可以通過分散的機制能夠分別各種各樣的機會,能夠管理各種各樣的風險。

  講到資本市場,特別講到股票市場的時候,我想説中國股票市場如果説有很多的問題的話,其中我覺得最大的問題之一,那就是它過於看重交易,而輕視了企業的形成。也就輕視了創業,太重視創業機構的交易,太重視它的價格,就是我們這個市場的,我們這個市場應當説有很多的問題,我説領導小組正在討論,我想全社會有很多機構都在討論,中國究竟需要什麼樣的資本市場,需要資本市場肯定是沒問題的,但是對於中國來説,對於進入新常態的中國來説我們究竟需要什麼樣的資本市場,這是需要討論的。這一點基本看得清楚,中國的資本市場不重視企業的形成,只重視企業交易。而且我們對市場的調控幾乎唯一的以價格波動為標的,高了馬上要打下去,低了馬上要搞上去,沒有注意這個市場究竟是不是在有助於我們企業的形成,是不是有助於我們企業的改革,是不是有助於我們很多的新的一些創業的活動能夠得到強有力的資金支援,這個重視是不夠的。

  所以為了彌補這樣一個缺陷,中國資本市場下一步發展重點之一是發展那樣一些接觸草根的,接觸創業的,與科技創新相關的市場結構。也就是説我們早就提出來了所謂多層次資本市場,所謂多層次現在主要是低層次的資本市場不發展,是和企業直接面對的,比如説我們在地方的,我覺得像我們北京這樣的地方,就有區別於全國性的資本市場。我們京津冀發展,我們一定要有有利於京津冀的企業能夠形成交易、兼併、重組的這樣一個市場,這個現在應當説很薄弱。為什麼説各地老是自己要形成自己的股票市場呢?有這個需求,當然他們有其他一些問題,但是企業,特別是在地方層面,始終有這個需求,這個需求始終沒有得到滿足。所以在這個意義上,像新三板,甚至是新四板等等,值得我們大力地去推進的。這是第一個方面。

  第二個方面,我覺得應當做的是大力推進産融結合。我們説金融服務實體經濟還是兩個主體互相的關係,我們為什麼不能讓這兩種功能居於一體呢?為什麼不能這樣呢?當然我們迄今為止我們的監管條例,或明或暗的是不支援這樣的。包括剛剛厲以寧教授説的有混業經營等等,我們現在也還沒有給出明確的答案,這是不符合當前的發展方向的。我們應當看到包括像美國這樣的完全依賴市場的國家裏,它也有産融結合的例子,它可能大企業基本上都是産融結合的,你要再看看德國也基本上是,甚至有很多企業不上市,但是每個企業既有産業功能,也有金融功能,這樣如果説兩種功能都具備,就不要到外面去找誰來支援我了,就不需要有這樣一種東西。産融結合在中國其實有一些例子,國外也有很多可以學習的,我剛剛説的美國,美國是不太支援這樣做的,但是他有很多。我們的近鄰南韓、日本産融結合的例子比比皆是,凡是大企業基本上都是産融結合,我覺得這一點我們必須來學習。

  第三,我覺得我們應當發展一些支援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一些金融機構和金融安排。你比如説金融租賃,金融租賃大家知道,金融租賃本身直接就是産融結合的,如果説金融租賃是一種金融活動,它的起點,它的第一步需求是來自産業,因為有這樣一種對設備,或者對一種設施,或者一種實體的廠房什麼等等的需求,首先是有這個需求,他覺得沒錢。傳統的思路自己去借錢,但是各種原因使得他不能借錢,於是這個活動就不能展開了。如果説我們提供一個有效的金融租賃的機制,很多活動就可以展開了。

  我們中國,我經常説我們思想比較傳統,什麼東西都要自己買。比如説我們的航空公司大部分的飛機都是自己買的,你到國外的航空公司的飛機大部分都是租的,設備租,幾乎什麼東西都可以租,這樣會有效地彌合對於産業、設備、技術的需求和供應方的差異,我覺得中國我們的金融租賃,現在大家還是不太夠,監管當局逐漸在放開,但是我覺得應當大力鼓勵産融結合。

  第四,我覺得我們應當要注意,我們比如説供應鏈金融,這個概念當然是已經提出了有一段時間了,但是如何來發展供應鏈金融?應當説我們現在還沒有很好的制度安排,所謂供應鏈金融,沿著實體經濟産品交易的線索來提供金融,你不是要服務實體經濟嗎,供應鏈提供了一個實體經濟産品運作的線索,我沿著這個線索去提供金融服務,那才是對的。但是中國在這一塊供應鏈金融不是沒有,但是基本上是被淹沒在商業銀行的一些貸款活動之中。我覺得我們應當學一學發達國家的供應鏈金融,這樣我們需要把這個供應鏈中一環一環的交易能夠金融化。我們希望在這個過程中開發出各種各樣的商業範例,能夠開發出各種各樣的短期的融資工具,這樣的話,我覺得我們供應鏈這個線索也能夠發展起來。

  最後,我想還是要網際網路金融。實際上我覺得“網際網路金融”這個詞也許還值得商榷,而且我認為網際網路金融很可能並不構成一個穩定的業態。但是用網際網路來發展各種各樣的金融活動,用網際網路上面的一些金融活動來支援實體經濟,我覺得肯定是一個方向。至少我們現在看到了,它通過P2P、眾籌等等,確實對滿足小微企業,其中有很多是高科技企業,他們的資金需求産生了非常大的作用,我覺得我們有關當局應當更加積極地促進它的發展,使得我們整個金融體系中都能夠滿足我們實體經濟中各種各樣的需求。

  總之,我覺得在新常態下中國金融改革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這個新的階段的目標當然還是要服務實體經濟,但是究竟金融能夠做什麼?實體經濟需要什麼?我們金融這樣一些功能怎樣和實體經濟的需要相結合,這是一個大文章。我們今天開這個會,應當説為這個文章做了一個很好的鋪墊,我希望我們在京津冀合作的架構下,能夠對做好這個文章提供一些貢獻。

  謝謝各位!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