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3日 星期五

財經 > 新聞 > 國內經濟 > 正文

字號:  

反腐高壓下部分官員避見企業家:不吃不拿也不幹

  • 發佈時間:2015-05-05 17:57:13  來源:半月談  作者:傅勇濤 周慧敏  責任編輯:張少雷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官”“商”交往要有道,相敬如賓,而不要勾肩搭背、不分彼此,要劃出公私分明的界限。從大部分腐敗案例中可以發現,官商之間過從甚密,其背後是畸形政商生態下形成的利益交換與利益同盟。經濟新常態下,改革正快馬加鞭。重構政商關係新生態,亟須深化行政體制改革,加速簡政放權,通過法治手段推動官員權力公開透明運作。

  畸形政商關係的主要矛盾在哪兒

  “最小的官都比最大的企業家神氣,這就是中國政商關係很不正常的情況下産生的。”原外經貿部副部長龍永圖最近表示,在政商關係這對矛盾中,要看誰是矛盾的主要方面。“政府官員是主要矛盾。政府掌握了大量權力,資源分配權力和審批權,所以長期以來官員和企業家的關係是不平等的,企業家就跟著官員屁股後面轉。”

  十八大以來,中央高調密集反腐,一些腐敗案件暴露出相當一部分官員底線失守,頻頻與商人利益交換,觸碰法律紅線。如2014年,山西省處分市廳級幹部45人,許多腐敗案件背後都有煤老闆身影,涉及煤炭資源交易。

  “以利益交換為目的的政商關係確實到了需要改變的時候了。”全國工商聯原副主席保育鈞認為,由於我國市場體系尚不完善,政府主導經濟發展的模式沒有根本轉變。如果過分依靠政策,不是靠法治,就容易産生官商勾結,必然導致腐敗。

  “政府的手還是太長了。”海南現代集團董事長邢詒川深有感觸地説,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市場掛牌招標。“其實潛規則都定了,如果不進入領導的視線,不進入他們的圈子,中標是很難的。整個程式看起來很公平,但實際上他們會想各種方法把你排除掉。”

  邢詒川透露,在真正投標之前,相關部門會把招標條件縮小,每個環節設計都是給圈子裏的競標單位提供機會和條件,甚至“量身訂制”,把一部分人淘汰掉。最糟糕的是“圍標”,私下將三四個公司由一個人控制,任何一家公司中標,施工單位就只有一個,這是典型的官商勾結的“權力遊戲”。

  權力一旦失去有效監督和制約,也就為一些希望走捷徑的商人打開了方便之門。“社會上慢慢形成了一種風氣和習慣,官員和商人以關係和利益作為交換條件,不論是民營企業還是國有企業,都存在這樣的問題。”格力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董明珠説。

  反腐高壓下政商關係又走偏?

  當前,反腐高壓成常態,“不敢腐”漸成氣候。半月談記者採訪了解到,部分官員和商人的心態也發生了變化,一些走偏甚至走極端的苗頭開始顯露。

  一是政商“圈子意識”更為謹慎,利益交換更為隱蔽。海南省一位副市長説,現在項目能否順利落地,關鍵還看項目負責人是否進了領導的圈子。反腐雖然對官場的“圈子文化”“山頭主義”有極大震懾作用,但這種文化太根深蒂固。如果項目負責人沒有過硬的背景,項目很難落地,地方幹部也不願意與不知道根底的商人打交道。

  例如,海南醫療衛生領域48名幹部貪腐,辦案人員查處一個院長帶出一批老闆,查處一個老闆又帶出一批醫務人員。海南省衛生廳中醫處原處長黃更榮、計財處原調研員陳長琨的貪腐案中,一些商人進入了他們的“利益圈”,因此,在醫療採購中,提前告知供應商採購項目的預算價格、參數指標,收取商業回扣動輒數十萬元。

  二是政商關係變成了“背對著背”,為了避免“負責任”“受牽連”,一些官員對企業家避而不見,搞“軟拒絕”。一些企業家透露,現在土地供了,資金批了,項目卻推不下去。表面上看,是財政資金效能低下的問題,深層次看,則是庸政懶政怠政現象抬頭甚至蔓延。

  邢詒川、董明珠等企業家稱,官員在反腐高壓下和企業接觸逐漸減少,但很多官員“不吃、不拿、也不幹”,不敢跟企業接觸,能躲就躲、能避就避,害怕做事越多,犯錯越多。

  對此,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認為,當前出現的一個怪像是政府有權不作為,而企業沒有足夠的權力來作為。“不接電話、不批文件成為一些官員應對商人的常態。恨不得和企業一點關係都沒有,這種情況很麻煩。”

  中國體制改革研究會秘書長王滿傳分析,2014年,國家投資完成率總體上達到86.8%,但個別領域重大工程投資只完成一半,全國建設用地供應量下降了16.5%,已供地使用率只有50%左右。這反映出一些幹部開始走極端,尤其是在基層,行政不作為的情況屢屢發生。

  三是部分民營企業出現向國外轉移資本,對國內營商環境産生失望情緒。《中國企業家》雜誌原社長劉東華説,應該鼓勵和支援民間資本、民營企業“走出去”,但是由於地方政府市場監管的手伸得太長,讓企業迫不得已走出去,就違背了資本輸出的初衷。這對於新常態下緩解經濟下行壓力是極為不利的。

  交往有道,道在何方

  2015年,多項改革都按下了快進鍵,要建立“君子之交”“相敬如賓”的政商關係,必須加快簡政放權、加強依法行政,用制度規範約束權力,讓政府和企業公開透明地打交道。

  一是以改革為動力,以法治為保障,最大限度簡政放權。“必須簡政放權,還要把法律作為一個底線來確定關係的基本框架。”龍永圖認為,建立健康新型政商關係,必須處理好權力與市場、權力與企業的關係,不能讓企業像乞丐一樣從政府官員手上討權力。

  蘇寧電器副董事長孫為民認為,政府扮演的角色應是“修路人”,讓企業在路上“跑車”,好比發展電商,必須按照行業規律來維持市場秩序,“否則,市場按江湖規則辦事,是難以想像的一件事。”

  二是用制度規範約束權力,厘清權力邊界,讓權力公開透明運作。對領導幹部權力缺乏有效制約和監督是官商勾結滋生腐敗的根源。冠捷科技董事長宣建生認為,要用制度來消除“沒有原則的政治”與“沒有道德的商業”,回歸權力和商業的本真。

  對於權力的約束,鄭永年認為,關鍵是要不斷健全完善權力清單與負面清單制度。權力清單厘清政府職能邊界,將使政府更好發揮宏觀調控作用;負面清單劃定企業經營邊界,最終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真正起決定作用。

  三是企業主動創新,擺脫畸形心態。全面推進萬眾創新的關鍵期,企業自身強化科技研發、走自主創新的道路,也是政商關係新生態的基礎。董明珠説,企業要從和政府拉關係、搞圈子的“畸形心態”中擺脫出來,把發展的精力放在科研和創新上,只有走自主創新、科技發展的路子,才是企業做大做強的正途。

  邢詒川也認為,企業家只有把更多精力投入到企業管理和創新上,而不是和政府官員打交道上,才能促進企業發展,拉動經濟增長。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