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6日 星期一

財經 > 新聞 > 地方經濟 > 正文

字號:  

北上廣深高房價致人口外溢 本地人稱已買不起房

  • 發佈時間:2015-12-08 12:45:18  來源:中國廣播網  作者:周益帆  責任編輯:張少雷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2015年,中國房地産銷售似乎重新火爆,政策利好可謂多管齊下,政府對房地産持續多年的“調控”、“抑制”態度,轉變為以“穩定”、“支援”為導向。

  從今年的銷售情況看,北上廣深這些一線城市仍房價高企,銷量不減。鏈家研究院的數據顯示,今年以來,北京全市的二手房網簽量可能會回到限購前一年2010年的水準,當年二手房網簽19.6萬套,之後的2011年銳減到7.5萬套。

  房價攀升,讓一些想買房的人群外溢到了一線城市周邊,這類依附超大城市而“長”出來的地區,被一些學者稱為“貼邊兒”城市,比如燕郊。在這裡,房子有了,配套卻大大滯後。問題該如何來解?

  2015年11月,深圳的新房每平方米均價突破4萬元大關。位於深圳南山區的一個樓盤,兩室一廳90平方米的房子,總價700萬以上。

  售樓處則表示,沒有時間猶豫,今天買不到基本也就買不到了,買房的人很多,都需要辦VIP卡。總共100多套房子,辦VIP想買的有300多人,市場上首次開盤之後基本都不剩多少。

  11月份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據顯示,新建商品住宅價格指數,深圳同比漲幅40%,成了一枝獨秀。戴德梁行大中華區綜合住宅服務董事總經理蔣尚禮説,一線城市2015年前三個季度市場總體活躍。他説,一線城市過去這三年房價平均每年都有10%的增長,今年前三季度,成交量看,一線城市相對去年前三季度總共增長了54%,價格大概漲了18%左右。所以前三季度漲勢很猛。

  蔣尚禮認為,儘管北上廣深四個城市中,北京和廣州的房價正在放緩,還陸續形成了部分庫存,但高房價還是會讓越來越多的人承受不起。將來發展的趨勢是一些大城市房價發展到一定地步,除了一些已經有房的人,新來人士對房價承受能力比較弱,甚至很多本地人買不起房,就被擠出去了。

  人被“擠”出去的情況,在一些超大城市及其周邊地區已經開始出現——河北燕郊,與北京只有一條潮白河的距離,在北京房價不斷攀升的同時,外溢到這個“鎮上”的人口,以幾何級增長。有關人士透露,目前這個100平方公里的地方,人口總量已經逼近100萬。李女士是土生土長的燕郊人,卻稱自己在當地已買不起房:“星河皓月剛開始賣房,那時候才兩千多一平,特別便宜,納丹堡3000多,然後1萬多塊錢押金,如果不要房還退給你,都沒人買。現在想買也買不起,就還得租房子住。”

  下一代的生活也因此受到了影響。李女士的兒子,今年9月份升入了燕郊匯福實驗學校初中一年級。其中有兩個班的同學,在開學後一個多月的時間裏,一直沒有語文老師上課,家長陳女士説:“今年9月1號剛開學那會兒,他們沒有語文老師,現在倒是有,但是怎麼説呢,一開始家長肯定是想著什麼老師是越給力越好,但是現在對我們家長來説,是有老師就不錯了。”

  在匯福實驗學校上初中的王歡歡説,從他上四年級開始,班裏的轉校生多了,一個班七八十個學生,老師上課得帶擴音器,這兩年,升旗都得分批:“以前升旗就是一到六年級升旗,現在升旗還得分一至三年級,四至六年級升,我們初中都等不到升旗。跑操也是分批跑。我們現在初中不升旗,就小學生升旗,原先初中是能升旗的。”

  河北三河市教育局副局長孫士猛説,燕郊入學政策寬鬆、房價比北京低出不少、交通越來越方便,讓學齡兒童突然間暴增。他表示,原來預計一年2000人,制定建設學校的規劃也是按這個思路走的。13年以前每年都增長2000人左右,今年是5800人。預計2016年不會低於5000人,到2020年都不會低於這個人數。

  今年上半年,北京行政副中心落戶通州的消息一齣,燕郊樓盤也迎來了售賣高峰。今年1到11月,燕郊的新房交易量同比增長三成多,二手房交易量同比增長一倍多。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總也跟不上趟兒的配套建設。除了學校,再以警力配備舉例,燕郊具有執法資格的幹警不超過150人,卻管理著近100萬的人口,在很多小區,一個人服務幾萬人,是再正常不過的事。為什麼公共配套跟不上?

  燕郊高新區住房和規劃建設局副局長于才軍解釋:燕郊在行政編制上是鎮級,是屬於河北省廊坊市三河市下屬的一個鎮,92年發展開發區,所以才發展得特別快。它的特殊性還在於,本來是要按照一個鎮來規劃的,按照當時的規劃是完全能夠滿足的,在老城區,可能規劃的初衷也不會考慮到發展到這樣的一種程度。如果按一個普通的鎮來發展是沒有問題的,但是燕郊現在基本上已經具備一個中等城市——都不能説是一個小城市——的規模。所以規劃是不斷調整。

  燕郊的現狀並不是個案,在江蘇南京江寧區三山板塊,目前聚集了大約10萬人口,但此前規劃的教育用地被企業和軟體園佔用,新地塊又遲遲劃不出來,至今沒有一所公立中學。

  廣東深圳龍華新區、光明新區同樣如此,這兩年,政府投入大量資金建學校,公立學校學位依然緊張。

  “貼邊兒”區域的尷尬,誰來緩解?北京大學城市規劃設計中心主任呂斌説,開發商讓利、政府疏導缺一不可。基本服務不能同步的現象在國際上也是一個非常普遍的現象,並不是國內獨有的,紐約、東京都是這樣。在我國來説,最主要的原因是這些地方的住房的開發和建設並不是政府規劃裏面佈置出來的居住新城,而是房地産開發商根據市場的需求進行開發,這種情況下,如果要求基本公共服務跟樓盤開發建設、住戶入住完全同步一般來説有難度。但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是,如果居住區到了相當的規模,政府有責任在調查的基礎上根據程式來配置,開發商也有責任,當初開發這些有沒有就配套跟政府很好地溝通?應該積極反映情況甚至配合政府,把利益還原。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