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24日 星期三

財經 > 醫藥 > 醫藥人物 > 正文

字號:  

于明德:醫改問題根本措施 反腐促改革"一抓就靈"

  • 發佈時間:2015-05-13 12:15:59  來源:中國網財經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朱苑楨

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會長于明德在第27屆中國醫藥産業發展高峰論壇發言

  中國網財經5月13日訊 第27屆中國醫藥産業發展高峰論壇今日在上海召開。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會長于明德在論壇上表示,解決醫改問題的根本措施,反腐促改革“一抓就靈”。

  以下為文字實錄:

  于明德:各位老領導、各位同仁,大家好!給大家彙報兩個方面的情況,供大家做參考,第一,産業形勢;第二,政策動態。如果用簡單的話來敘述一下這兩個題目,八個字,經濟向下、改革向上。大體趨勢就是這樣的。

  給大家一個概念性的印象,10年來,全國醫藥行業的發展如圖所示,基本上是穩步向上,這個形勢是在改革開放過程中,巨大的改革力量推動的,這個産業發展的態勢一直持續到現在,可能稍有一點變化。這張圖表示的是這10年來我們的相對增長情況,不是絕對值,它是每年和每年的增長幅度有較大的波動,每個波動的背後都有許多故事,我們沒有時間一一講,但是每一個波動點或者上升或者下降的折點上都有很多情況,都是和當前的産業中發生的實際政策的變化,企業遇到的問題相關。藍色的線向下一直到今年的一季度變成個位數了,我們前20年平均20%以上的增長,在近10年,我們在逐步降,3年前降到18%,去年降到13%,今年一季度到9.5%,這個趨勢是值得我們高度關注的,儘管我們總量還在增長,但是我們的增幅在急劇下降。我們必須關注這樣一個總的趨勢,這個趨勢背後一定有很多原因的驅使,我們想簡單説一下原因,可能有兩個方面,一個方面是大環境,第二個方面,我們當年的改革政策中的重點導向,今年有一條叫醫保控費,這兩個背景決定了向下,這是重要因素。那麼子行業的情況,不拆開來説了,總的來説區別不是特別大,黃色的部分是中藥,中藥不是太理想。虧損企業在增加,虧損額和虧損企業數量各增加近8%,這個情況也是需要高度關注的,現在有一批企業在欣欣向榮,但是還有8%的企業,8%的統計基數是4600多家制藥生産企業,再加上醫療器械和其他子行業的企業,統計出來是8%的企業為虧損。各省的情況沒有大的變化,山東是第一,江蘇排在第二,省和省的發展變化相對格局穩定。

  看行業本身的問題以外再看看影響行業的問題,GDP由7.4%到7.0%到後面是多少呢?不知道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今年6.8%,明年6.3%,數字不一定完全準確,但是我覺得趨勢差不多。這樣一個經濟向下的大環境下,我們如何穩增長?如何克服困難?如何做更多的思想和物質的準備?如何依靠改革的力量來煥發更大的經濟活力?這就是今天的課題。我們從這條曲線看國家財政收入也是這樣的走勢,我們的財政收入歷來都在20%,今年有明顯的下滑,12%、10%、8%,到一季度的3.9%,個位數到3.9%,應該説是空前低的水準。在這樣的背景下,如果我們再想國家財政或者地方財政拿出更多的錢用於醫保、基藥、居民,這個可能性比較小,會增長一點,絕對不會有大幅度增長,因為來源在這裡擺著,財政收入只剩下這一點的話,不可能有較大的增長。國家投入如果沒有較大的增長,醫藥市場不會有較大的擴容,這就是我們面臨的情況。

  下行壓力還是比較大的,我們感覺到一個是整個大環境對整個行業有一定的影響,第二個就是我們自己所面臨的問題,醫保控費的任務是繁重的,當年收不抵支的統轄地區越來越多,如果持續下去的話,如果發展到累積收幅低值的話就會出現問題,醫保控費是一個重要的任務。在這種背景之下我們面臨的政策就是要嚴控支出,要努力增加收入,但是經濟情況不好,收入和經濟情況有關係,和企業職工的增長有關係,經濟情況不好,企業不可能為職工大量漲工資,不漲工資,你提取的比例是固定的,你也不能多收醫保基金,這是一連串的事情。原來我們預期是11%到12%,現在覺得有點高,可能10%-11%差不多,比原來的預計還要低一點。

  這些鼓勵的情況,我們更加要加大改革的力度,改革是調動生産力最大的源泉,比如説放開最高限價,這是給我們已經充分走入市場經濟的醫藥産業,所有環節市場化的一個大的政策,我們説新醫改五年來最大的改革政策就是放開藥品的最高限價,這個意義今天如果看不清楚沒關係,時間越長,它的意義越重大,這是最重要的政策,最重大的改革。註冊審批制度的改革的草稿反映的情況就是非常積極,非常鼓舞人,通過一系列的改革措施,最終取得的效果就是大大提高效率,把過去平均藥品申報等待時間34個月極大的縮短,現在積壓的所有申請案件可望在兩三年內處理完畢,這個對企業的創新和生産經營有非常大的推動作用。網際網路藥品交易的政策雖然醞釀多時,這件事大勢所趨,只是早晚的問題,網際網路+,我們不+?只是怎麼放,能不能最大限度減少風險,促進生産發展,只是找這麼一個方向而已,我覺得需要時間。打破處方壟斷,現在反對試點的也不少,我們是期盼這個試點成功的。取消藥店醫保定點審批,這是一個非行政許可審批,按國務院要求,所有非行政許可審批,沒有上位法授權的一律取消。這些東西都有利於我們搞好産業。

  我們感到非常受鼓舞的,藥品最高限價的取消,把整個産業更充分地推入一個公平、公正的市場競爭的環境,我們覺得這是重大的利好,也是多年德期盼,現在實現了。我們在多年努力的過程中還有另外一個障礙,就是權力招標,現在也有重要的破冰,根據國務院精神,非行政許可的審批一律要取消,你自己下一個文件是不算數的,況且15年的實踐檢驗這不是一個真理,這是一個謬誤。所以它改變的時間不會太久,也不會太容易。只要大家共同努力,這個改革發展的環境會越來越好。

  所以我們説整個産業的形勢應該説困難很大,但是我們信心很足,因為有許多改革措施在支援我們,請大家記住一句話,今後你遇到任何文件的時候,你先用這句話去衡量一下,如果它符合了,那麼就堅決照搬執行,如果它違背了,那麼你就可以向它提出意見,各種方式都可以。四中全會決議中説,健全依法決策機制,把公眾參與、專家論證、風險評估、合法性審查、集體討論決定確定為重大行政決策的法定程式。今後像過去我們曾經遭遇過的一些文件,倉促出臺的文件給行業造成重大負面影響的現象不會再有,為什麼?十八大四中全會規定必須經過五個步驟,第一個步驟叫公眾參與,沒有公眾參與,你寫的文件不算數,不徵求群眾意見是不可以的,不合法的,五個步驟缺一不可,希望大家掌握十八大的精神。

  關於一些重要問題的討論,我們行業內部、行業外部、全社會都有不同意見的爭論,大家經常能看到,不過這個是很正常的,因為大家都在學習,很難説誰一句話就能把這個事情説的很準確,這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們想越爭道理越明,比如説二次議價的爭論,大多數企業都不同意議,都反對,而我倒是同意,我很贊同二次議價,我不是贊同二次議價,我贊成買方和賣方自主自由議價,其實企業的立場我是非常理解的,因為在一次過程中是政府包辦的招標,非常痛苦,浪費巨大,花很大的精力,花很多錢,好不容易求爺爺告奶奶中了標,你到了醫院還要來一刀,實在受不了,簡單説很痛苦。但是我們的矛盾痛點在二次議價,買方和賣方的議價多少次都是合理的。不是不可以招標,只是你不能包辦,那是醫院的事,醫院願意怎麼招就怎麼招,你可以服務,但不可以包辦。藥房託管也是一樣的,可以託管,但是不能由領導批條子來託管,現在的許多託管經調查證明都是批出來的,不是市場競爭擇優擇出來的,也不是醫院自主決定的,這樣的託管有一個弊病,權力製造壟斷,壟斷賺更多的錢去撬動權力,這個迴圈非常惡劣,它中間一定蘊含著很多利益輸送。所以這個事情就必須把它放在市場規則下去託管。低價藥的意義至關重要,要打破政府包辦的公開招標,也可以不招,婦科藥不招、兒科藥不招、急搶救藥不招,市場緊缺的不招,這麼多不招,也證明了你包辦的招標沒有什麼意義,市場願意怎麼招怎麼議是市場的行為。

  關於指標只説一句話,念一個領導的話“藥品統一招標這麼多年,四個不滿意,人民群眾不滿意,醫院不滿意、企業不滿意、政府部門自己也不滿意。都不滿意的事,為什麼還要做?”如果你繼續堅持做,你又答不出來為什麼還要做,這種膨脹權力,制定審批的做法和中央的要求是不一致的,和十八大精神是違背的。找你談話是難免的,只是時間未到。

  即使有很多爭論,我們也願意挺一下網際網路藥品交易管理辦法的早日出臺,大家説的道理都是在不同角度,都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我們覺得最大的道理是世界各國,走在我們前面的國家,都已經用過被實踐證明是低成本高效率,為什麼我們不行?沒有人能回答出來,我們一定行,在我們當前的國情下又要行,又要保證人民群眾的用藥安全,在這中間找一個平衡點,可以漸進式,可以緩慢開發,不要一下子放到底,可以更多的加強事中和事後的監管,改變監管方式,傳統的監管對這種交易肯定是不靈的。其實産業變了,所有監管部門都得變,不變你就監管不了了,這都是新課題,這裡面好多規定我們都舉雙手贊成。當時我們回了一個函,我們説非常非常好,希望能早日出臺,這個文件體現了藥監局自家重擔、自家責任是為改革開放做出了重要的探索,這件事情沸沸颺颺多少年,中央行不行呢?其實是可以的,只是説你要採取穩妥的辦法來實施。比方説這裡面可能包含很多改革的思想,第三方配送的問題,我記得2013年12月30日藥監局文件説禁止,其實挺難為這些網上交易的企業,如果不讓它委託第三方配送的話,沒有一個企業能把這些産品配送到全國,你就等於扼殺網際網路交易這件事。現在半年不到的時間,徵求意見稿出來説可以,這就是變化,其實改革過程中每個部門,每個人都在發生巨大的變化,就是前後半年,將來的EMS、將來的順豐很可能變成一個合格的第三方配送,那時候我們可能要依靠他們為我們解決配送的效率問題。比如説放開交易主體,有許可證的都可以交易,誰規定非得零售連鎖的?單品不行嗎?企業不行嗎?都行,我們都是期望取消。B2B放開,不用審批,B2C要下放到省級去備案。看到的徵求意見稿,我們感覺是寫的非常好的,如果沒有重大改動的話,部分處方藥也可以網上交易,正面清單究竟有多大,取決於對風險的掌控,那是由領導決定的。總而言之,你放開一種也行,我們也邁開一步。

  關於支付價的問題,我們為什麼總是宣傳這個東西呢?我們覺得在這個政策的制定上千萬不能回歸到發改委的制定原則,發改委制定價格的原則叫社會平均成本,所以出現了很多的弊病,都是因為隨意性比較大,自由裁量空間比較大造成的。其實做醫保支付標準這件事和藥品的交易價格不應該有直接關係,或者根本就沒有因果關係,這就是一個爭論,大家意見是不一樣的,我們認為沒有因果關係,交易就是交易,完全市場化的,政府問什麼?你有多少錢?你能報多少?你打多少百分比,你就定這個,如果解決多了就多付點,跟交易沒有關係,交易價格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市場因素或者一時間的市場因素,還有很多宣傳以及企業利益方面的考量,它和支付標準不應該掛鉤。如果掛鉤,那就是和價格司一樣,只是原來是那五個人,這會是這五個人,你想想看是不是這樣的。為什麼同一個産品不同企業生産,這個支付兩塊,這個支付一塊,那個支付五毛,憑什麼有這個區別呢?你憑什麼?你主要是管你手裏的錢,你為什麼要多支少支呢?這個差異是由消費者選擇的,所以我們主張中位價原則,所謂的中位不是哪一個價格的中位,是新醫改五年來全國31個省、區、市的藥品中標的中位,什麼好處?樣本量大、時間少,偏差小。第二個就是同名同付,這個也是爭論的一條,我覺得同名同付對全社會的規則應該是公平的,同名同付中不同企業的不同品牌、品質、服務、信譽是不一樣的,我們把它交給市場,它是市場競爭要素,交給醫院、醫生、患者去選擇,國家説你選擇了,我定的中位價,你選擇了高位價,可以,自己負擔一點,你選擇了低位價也可以,醫院減去一點。

  最近有一個文件,堅決反對節省的錢歸醫院,我的醫院是堅決贊成節省的錢歸醫院,現在就是這個情況,大家的態度比較鮮明。如果醫院的採購中有低於支付標準的産品,你也可以採,高於標準的産品你也可以採,患者買了低於標準的産品,給了他的這個單,醫院給支付的錢不減少,醫院有節余,讓醫院有降價的動力,讓病人也能分享到使用低價藥的好處,我覺得這是非常公平的一件事,如果要是同名不同付,那個結果不可想像,會重復我們現在價格管理過程中的一些弊病。有一條原則,凡是自由裁量權大的地方必定腐敗,無一例外。鼓勵創新的原則,創新藥過去要等目錄修改,一等等五年,到現在五年還沒有音信,所以創新的企業非常著急,我們建議要支援創新,創新藥、急缺藥及時納入目錄,不需要等,但是劃一個範圍,進哪一個檔次,這個由政府來定。但是總而言之,你不能給它亮紅燈,再等五年,但是它不能進醫保,其實是對企業創新積極性最大的打擊。但是政府説沒那麼多錢,沒問題,你少付,你説創新藥又貴,我沒那麼多錢,你降低給付比例,別亮紅燈就可以。節約共用的原則,節約成本,收益歸醫院,我們建議加上補償患者,後來被去掉了,我們發現沒有這句話。醫院多一點,患者少一點,給患者分享到使用低價藥的好處,這樣比較太平。但是能不能行還不知道,現在正在醞釀過程當中,也希望各位企業把你們的意見拿出來,供政府有關部門制定政策的時候參考。

  今年的任務,藥價要下來,服務要上去,醫保要保住。總理説的,根據這樣一個任務來講,我們必須看清形勢,藥價再搞虛高的那一套是有問題的,但是這個問題不是企業能解決的,但是你要朝這個方向努力,醫保控費是今年的重大任務。在這樣的任務面前,你在確定小任務的時候一定要參考大形勢。總的來説,我覺得藥品審批的方案也非常好,增加第三方審批了,下放權力了,簡化過程了,今後申報要一次性告知了,你告訴我九個毛病,我一次性改好,一次性批准,改不好是企業的問題,要麼兩次發佈,有的企業三次發佈,這個不行的,當然這個文件都能看得到。除了這些重大的改革措施給我們很大的鼓舞,還有一些小的改變,比方説倉庫常溫20度,這個溫度20多年了,江南不可能維持20度,如果需要維持的話就需要加空調,那是很大的浪費,你也講不清楚到底需不需要,為什麼需要,講不清楚就不知道怎麼調整。有關領導説可望調整到10-30度這樣一個溫度範圍為常溫,這個對我們來説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最近李總理反覆多次講,簡政放權是釋放市場潛力的關鍵之舉,也是反腐敗的治本之策。中央1600多項審批權力下放了500多項,近期拿掉了300項,很大的力度,就是為了釋放市場活力,非行政許可審批全部取消,就是自己發紅的文件,批這個批那個都不算數,現在都需要清理。

  行業內政協給我們營造一個好的環境做了重要的環境,沒有他們,我們的聲音是反映不上去的,沒有他們的努力不能引起這樣重大改革措施的高度關注,包括價格、包括網際網路,我們的政協代表做了重要的工作。最近很多企業説今年的日子非常難過,從湖南看浙江,越看越難受,過不了,壓得抬不起頭來,沒法生産,開門就給你要30%,你受得了嗎?你受不了還不能提意見,提意見就説要起訴你。更嚴重的是有一個市裏頭竟然把八個優秀企業開除掉了,還加了“永遠”兩個字,永遠不準銷售藥品從來沒見過,我學習文件帶“永遠不準”“永遠開除”的只有一個,“永遠將叛徒開除出黨”,你憑什麼把這八家企業開除啊?永遠不準來銷售藥品,這是哪個國家的法律?只是講不清楚這個話,這是什麼文件啊?後來有人講這是流氓,我説我是不敢説它是流氓,但是其實它就是流氓。最近我們感覺到有一些動態,希望大家要關注一下,它影響我們眼前的工作,影響我們對改革方向的明晰,比方有人説招標就是招價,品質著藥監局。這是一個相當大的領導同志説的,這話是錯的,招標不是招價格,國務院説招標採購要堅持品質優先、價格合理,我們要按國務院説的辦,品質找藥監局,怎麼能這麼説?這個是不負責任,如果那樣的話,你説安徽招標,吊銷許可證那家企業,那是藥監局的責任嗎?那不是你招了14個標給它?那是你的責任。所以這讓很多人都很模糊,但是很多人很興奮,誰呢?招標辦很興奮,降20%你承諾嗎?不承諾,永遠開除,就是這麼出來的。所以我們覺得最低價中標,次低價支付,都不符合國務院提出的價格合理原則。迴圈降價、各省爭低的結果就是老百姓用不著了,20多年了就這點事,有一些我們也不能説是利益集團,就是錯誤的誤導言論,它為了什麼?那不知道,這種唯低價的回潮是非常危險的一個動態,醫改就是要改藥,改藥就是壓價,掩蓋了醫改的本質,是改變現行的體制和機制,以滿足人們不斷增長的物質需求和醫療保障需求。

  所以解決這個問題的根本措施,反腐促改革一抓就靈,謝謝大家!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