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0年12月05日 星期六

財經 > 外匯 > 外匯資訊 > 正文

字號:  

魯政委:資本賬戶開放在即 匯率市場化為先

  • 發佈時間:2015-12-31 07:11: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波

  2016年,資本外流壓力將如何變化?

  對此,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華福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近日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下簡稱NBD)採訪時表示,2016年資本流出壓力仍不容小覷,這要求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改革進一步加快。

  他表示,一方面,政府官員要傳遞正確的市場信號,讓企業對將要面臨的匯率風險進行規劃和安排;另一方面,要把國家安全放在第一位,不能讓個別企業綁架改革,置國家金融安全于風險當中。

  深港通促進金融改革

  NBD:對於近來券商預期的深港通將於2016年一季度或二季度推出,不知道您怎麼看?您覺得深港通會在什麼樣的市場環境下推出?

  魯政委:深港通的推出,要考慮的主要因素,從技術角度來看,與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的改革有關。我國資本項目開放的口子在進一步加大,如果人民幣匯率的彈性沒有辦法得到實質性增強,估值壓力不能得到相當大程度的緩解,推出深港通恐怕就會面臨一定挑戰。即便推出,肯定也會是有額度限制的。

  其中,匯率市場化會是更主要的一方面。如果匯率市場化基本完成以後再推出深港通,可能就不需要作額度方面的限制。當然,屆時也可以給深港通一個可以承受的額度,但這樣的話推出深港通的意義就有限了。

  NBD:請談一下深港通的推出對資本市場開放的意義?

  魯政委:第一,從投資者角度來講,將會有更多的國際投資者進入中國市場,也有助於A股進入到國際投資者的資産組合當中。國際投資者在理念、對中國市場的了解程度等方面與國內投資者都不一樣,國際投資者一般從全球市場考慮,而全球市場總是“東邊日出西邊雨”,可供選擇的情況較多,而國內投資者的選擇餘地相對較小。所以,深港通的推出會使投資行為更加多元化,從而有助於市場流動性的提高,有助於市場的發展。

  第二,深港通有助於我們審視自己市場在發展中存在的問題,比如A股是否存在估值偏高等問題。同時,國際投資者是把A股放在全球範圍內來看的,其用腳投票的方式可以促進我們在相關交易制度等方面的改進。

  NBD:2014年11月滬港通正式開通以來,盤整多年的滬指,從2474點一路飆升至5000點以上。深港通推出後,A股是否會複製這樣的牛市?

  魯政委:牛市和滬港通之間並沒有那麼強的關聯,滬港通助推牛市具有一定偶然性,深港通能否複製滬港通推出後的情景,要看國際和國內經濟發展趨勢。

  QDII2推出仍需時日

  NBD:近日,廣東、天津、福建三地自貿區獲准實行限額內資本項目可兌換,限額暫定為1000萬美元。對此,您怎麼看?

  魯政委:對於金融機構而言,1000萬美元其實是毛毛雨。1000萬美元就是把你的胃口吊起來,但僧多粥少根本不夠吃。同時,政府還得為了這1000萬美元的額度花行政成本去審核和管制,因人民幣匯率沒有自由浮動,所以必須要進行資本項目管制。

  NBD:關於個人境外直投,一直是各方關注的焦點。此前,上海自貿區“金改40條”明確指出,要研究啟動合格境內個人投資者(QDII2)境外投資試點。近來,廣東、天津、福建等三地自貿區金改方案也都對個人的資本項目可兌換提出了一些舉措。而溫州,更是早在2012年金改的時候就提出“探索個人境外直投試點”。不過,近日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表示,研究啟動QDII2試點。您覺得2016年有希望推出嗎?

  魯政委:對於溫州來説,其實個人境外直投意義已經不大。因為溫州商人生意遍佈全球。對於他們來説,通過國內外的貿易手段是有辦法把錢轉到國外進行投資的。但是對於沒有在國外做生意的普通人來説,這還是個問題。

  所謂個人直投,是相對於現在的QDII(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來説的,就是公民自己可以到國外買股票、債券、房子等等。在當前匯率沒有完全自由浮動,且資本外流承壓的情況下,放開直投還比較困難。所以,個人境外直投全面開放的前景主要取決於人民幣匯率機制改革的進程。如果人民幣匯率改革還沒到完全市場化這一步,個人境外直投即使放開了也是象徵意義大於實質。

  加快匯率市場化改革

  NBD:2015年外匯儲備下降壓力較大,如11月外匯儲備報3.44萬億美元,單月下降872億美元,為2011年以來第二大降幅。對於2016年的資本外流壓力,您怎麼看?

  魯政委:四個字:不容小覷。這就要求我們人民幣匯率機制改革一定要快,唯快不敗。如果外匯儲備持續減少,維持外匯市場的穩定就會越來越困難,宏觀經濟也會處於較大風險之中。

  NBD:對於加快匯率市場化改革,您有何建議?

  魯政委:首先,監管層要傳遞正確的市場信號,不要籠統是説人民幣匯率“穩定”,而應是説人民幣匯率未來的方向是市場化的,這樣能夠更多地讓企業對將要面臨的匯率風險進行規劃和安排,主動進行匯率風險管理。如果所有企業都做了匯率避險安排,那麼人民幣匯率的自由浮動對企業自身發展的影響就可以得到管控,也會減少對中國經貿的影響。

  其次,加快匯率市場化改革的前提是要把國家安全放在第一位。如果在這個市場化改革過程當中,企業出現匯兌損失甚至貨幣錯配,我覺得在極端情況時,國家可以考慮拿部分外匯儲備進行救助,但不能硬扛而導致儲備迅速大量消耗。

  精彩觀點

  滬港通助推牛市具有一定偶然性,深港通能否複製滬港通推出後的情景,要看國際和國內經濟發展趨勢。

  如果在匯率市場化改革過程當中,企業出現匯兌損失甚至貨幣錯配,我覺得在極端情況時,國家可以考慮拿部分外匯儲備進行救助,但不能硬抗而導致儲備迅速大量消耗。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