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19日 星期天

財經 > 外匯 > 外匯資訊 > 正文

字號:  

匯率波動加劇 外貿企業忙避險

  • 發佈時間:2014-12-15 09:48:28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張競怡  責任編輯:郭偉瑩

  從明年1月1日起,國家外匯管理局取消對金融機構進入銀行間外匯市場的事前準入許可,預計將會有更多機構進入銀行間市場,帶來更多交易量與多樣的交易風格,因此預期2015年人民幣匯率的波動性或將明顯放大,這將增加市場對匯率預判的難度,也會激發企業對避險和交易類産品的需求

  “近期人民幣匯率波動對我們沒有什麼影響,10至12月是國內市場的銷售旺季。”在義烏專營聖誕飾品的金麟(化名)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在國內市場,人民幣匯率波動沒什麼影響。”

  金麟告訴記者,國外的訂單早在8月前已經發貨完畢,國外採購商下訂單一般是在每年年初,因此,公司接單生産的旺季在1到5月,5月到8月則是發貨季,今年聖誕採購較往年要晚,由於歐美國家經濟不景氣,採購商在採購之前先觀望了一段時間。

  雖然近期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波動並沒有擾亂金麟的生意,總體訂單量與去年相差不多,但是金麟覺得生意已經越來越難做了,最令她擔憂的是,明年上半年的人民幣匯率波動。

  “上半年人民幣對美元持續貶值後,外商談價格的時候,也會以人民幣貶值來要求讓利。但是,從簽訂單到交貨的兩三個月時間裏,人民幣價格會變成什麼樣有很大的不確定性,要是匯率回升了,就要承受損失。進入6月,繼大幅貶值後,人民幣匯率又出現大幅升值,匯率雙向劇烈波動讓我都沒有辦法報價,我有一筆單子就因此虧了本。”金麟表示,“而且,外商由於自己國家經濟不景氣,回款時間越來越長,從原來一個月到今年最長要拖到兩個多月時間,各方面風險都加大了。”

  而來自同業的競爭也讓金麟倍感壓力。

  “五六年前,做聖誕飾品的大概只有百來戶,現在可能已經翻了五六倍,起碼有五六百戶了。”金麟告訴記者,“大家都做著差不多的産品,原來20%到30%的利潤率已經被壓縮到只有現在的3%到5%了,如果匯率異常波動1%,就要吃掉一半左右的利潤。”

  隨著國內推出降息等貨幣政策,人民幣的階段性貶值預期正越來越強烈,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將持續考驗義烏中小外貿企業應對匯率風險的能力。“其實對於外貿企業來説,人民幣升值、貶值都無所謂,但匯率最好在一個預期範圍內波動,這樣才好定價。”金麟坦言。

  即期匯率大跌

  金麟的願望能否實現?進入12月,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大幅貶值似乎預示著新一輪雙向波動的到來,2015年“金鱗們”恐怕不得不面對更為波動的匯價。

  經過6個月的持續升值後,10月31日,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詢價)創出今年3月10日以來新高,此後即期匯率一直處於震蕩下跌的趨勢中。整個11月份,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累計貶值0.51%。進入12月份,即期匯率貶值勢頭進一步加速。繼12月8日暴跌225點後,12月9日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繼續大跌300多點,創出逾4個月低位。在12月10日轉跌為升後,12月11日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收報6.1886,較上一個交易日貶值118個基點,創7月25日以來最低。同時,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報6.1153,較上一交易日6.1195上漲42個基點,再創逾9個多月來新高。

  市場人士認為,即期匯率的大幅下跌,主要是受到外貿數據不佳的推動,企業結匯意願較低而購匯意願上升,貶值情緒宣泄所致。

  中國外匯投資研究院院長譚雅玲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也表示:“外貿數據是近日人民幣即期匯率下跌誘因。”

  中國海關總署發佈數據顯示,11月份我國進出口總值2.27萬億元,貿易順差3348億元,擴大60.5%。其中,中國11月份出口同比增長4.7%,低於10月份11.6%的增長率,也低於市場預期的8%。從主要出口目的地來看,當月中國內地對中國香港、東盟、美國的出口同比增速分別回落23、3.4和8.4個百分點。

  貿易數據直接牽動人民幣下跌加劇,這是值得重視的匯率因素,更是宏觀經濟需要引起調整的關鍵結構與配置所在。譚雅玲指出,加上歲末年初市場早有預期人民幣貶值的輿論,技術與心理乃政策的順勢而為、推波助瀾以及火上澆油都進一步加劇人民幣的貶值態勢。

  存貶值壓力

  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的貶值是否已經開啟一輪貶值趨勢?市場人士指出,雖然人民幣確實有貶值壓力,但目前還沒有形成趨勢。

  銀行業資深從業人士范俊林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目前市場達成共識的是,人民幣匯率雖然有小幅貶值預期,但大幅貶值可能性不大。”

  首先,人民幣繼續升值並不利於自身經濟。

  招商證券發佈報告指出,2014年6月至11月,在歐元區及日本寬鬆貨幣政策加碼的條件下,美元指數持續大幅走強,從低點的79.79上升到12月2日的88.64,上升11.1%。在此期間,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表現更為強勁。因此,6月以來,人民幣對歐元匯率升值9.7%,對日元匯率更是升值14.8%。預計2015年由於日本、歐元區和美國之間的貨幣政策分化可能進一步加劇,美元指數將很可能保持強勢。這種情況下,如果人民幣匯率在此基礎上對美元進一步升值,可能將更嚴重打擊出口部門,危及2015年的經濟增長和穩定就業目標。因此,人民幣匯率短期進一步升值的空間受到限制。

  其次,美國經濟週期保持了領先性,支援美元對其他貨幣進一步走強。

  譚雅玲分析,從中期來看,國際形勢是推動人民幣匯率下行的週邊因素。我國人民幣發展的特定環境決定人民幣難以逃脫美元的價格影響與牽制。美元升值與人民幣貶值是全球市場現象之一。

  美國經濟運作週期的領先性仍然可期。12月5日,美國勞工部當天公佈的報告顯示,美國非農部門11月份新增就業崗位為32.1萬個,超出此前市場預期的23萬個,為2012年1月以來的最大增幅,當月失業率維持5.8%不變。與此同時,來自美國商務部的報告顯示,10月份美國商品和服務的出口額同比上漲1.2%,國際貿易逆差從9月份的436億美元減少至434億美元。

  總體向好的經濟數據顯示了美國經濟強勁的復蘇態勢,也增強了投資者對於美聯儲將於明年年中前加息的預期。

  市場預計,美聯儲很可能在12月中旬召開的利率會議上對會後聲明措辭做出重大改變:放棄短期利率將在“相當長一段時期內”維持幾乎零水準的措辭。而不論是否出現此類積極信號,美聯儲對於貨幣政策正常化進程的態度是明確的。這也與其他主要經濟體為了挽救再次下滑的經濟,而重歸或加碼寬鬆的道路形成了鮮明對比。歐洲央行已經對債券購買計劃表達了明確的認可態度,預計明年第一季度末就將啟動;日本央行也可能在配合“安倍經濟學”的道路上更進一步。

  興業銀行資深分析師蔣舒指出,中國的降息是非美陣營中增加了一個寬鬆貨幣政策的成員,中國的降息不僅意味著貨幣政策上“全球皆松,唯美獨緊”的局面進一步明確,同時也向市場傳遞著新興經濟體相對美國經濟增速的優勢有所削弱的信號。

  美元將從美國經濟和美國貨幣政策正常化中受益,近日,美元指數已飆升至6年的高點89.55,與之相對應,美元對其他主要非美貨幣升值4.7%(對加元)到15.7%(對日元)不等。而全球主要貨幣貶值也將進一步加劇,日元和歐元等主要貨幣難以逃脫,我國人民幣更是在所難免。

  最後,人民幣匯率走勢是中國經濟表現的反映。

  高盛集團報告表示,預計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將面臨短暫貶值的風險。

  高盛集團指出,11月疲弱的進口數據反映出中國內需增長疲弱,APEC會議期間停限産措施,及進口價格走低的共同影響。預計12月中國貿易順差將有所下降,但仍將保持高位。緣于季節性因素,2015年初,中國貿易順差或有更顯著下滑。

  興業銀行發佈報告表示,明年第一季度或再出現人民幣貶值波段。受到中美利差收窄和掉期點數下降影響,人民幣匯率從邏輯上來講應該貶值。再考慮到第一季度貿易差額常處於季節性低谷,人民幣或于2015年第一季度正式啟動貶值。

  大貶可能性小

  一位銀行交易員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即期匯率走貶與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存在一定背離,從中間價來看,監管層對於維穩匯率的意圖比較明顯。”

  而值得關注的是,蔣舒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國仍處於‘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下,國內匯率市場依然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為主,而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有較強的維穩色彩。”

  11月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逐步走升,不斷引導處於震蕩貶值趨勢的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詢價)。

  Wind數據顯示,自11月初至12月5日,即期匯率累計下跌了367個基點(0.60%);同一期間,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則升了88個基點(0.14%)。

  12月8日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連續升值,4個交易日內累計升值220個基點,至6.1153,創下自2月20日以來的新高。記者注意到,即期匯率連續兩日大幅貶值,與中間價大幅“背離”的走勢終於扭轉,12月10日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止跌回升。12月11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報6.1153,較前一日的6.1195調升42個基點,連續5日走高,並刷新逾9個半月新高。12月12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小幅下跌,報6.1184,較前一交易日下跌31個基點。

  巴克萊發佈的全球展望報告稱,中國亦不希望人民幣急劇貶值,因其推動人民幣國際化,急劇貶值不利於擴大人民幣的使用。

  “從近年來人民幣匯率寬幅區間波動的市場情況來看,人民幣匯率可能已接近均衡水準,短期大幅升值和貶值都缺乏經濟基礎。”范俊林認為,“降息或者其他貨幣寬鬆舉措,並不一定會導致人民幣貶值,因為降低了風險溢價,宏觀經濟硬著陸的風險小了。”

  雙向波動成常態

  不少機構已經給出了2015年人民幣波動範圍,較為一致的是絕大多數機構認為,人民幣將會呈現更明顯的雙向波動態勢。

  瑞銀證券日前發佈研究報告指出,人民幣對美元將在2015年底小幅貶值到6.35左右,2016年底達6.40,但這期間仍可能出現階段性升值且雙向波動增大。

  瑞銀證券分析稱,考慮到中國經濟增速放緩,而美元進一步走強,預計人民幣將對美元小幅貶值3%以內。支援人民幣升值和貶值的因素大致相當,預計今明兩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將不會呈趨勢性升值或貶值(單邊變動幅度超過3%)。

  招商證券也認為,當前這種貶值趨勢不會一直持續,預測2015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將在6.00至6.30的區間內波動。

  摩根大通日前出具報告認為,在岸人民幣將呈現“先貶後升”的雙向波動局面,並在明年底穩定在6.15附近。

  12月9日,國家外匯管理局發佈了《關於調整金融機構進入銀行間外匯市場有關管理政策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取消對金融機構進入銀行間外匯市場的事前準入許可,允許合格的貨幣經紀公司也可以在銀行間外匯市場開展人民幣對外匯衍生産品交易、外匯對外匯交易、外匯拆借等外匯管理政策規定的外匯經紀業務,外管局不實施事前資格許可。《通知》將於明年起正式實施。

  來自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的數據顯示,目前,中國銀行間外匯市場共有人民幣外匯即期會員450家,參與主體主要包括國有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外資銀行、企業財務公司等。

  此次《通知》將銀行間外匯市場的參與主體擴展至“境內金融機構”,意味著券商、信託、保險公司等也有望進入銀行間外匯市場,外匯市場的參與方將更加多元化。

  市場人士指出,更多機構將進入銀行間市場會帶來更多交易量與多樣交易風格,也會使人民幣匯率波動性顯著放大。

  避險需求上升

  人民幣匯率波動常態化,對於金鱗這樣的商品外貿企業負責人是個考驗。

  金鱗告訴記者:“公司現在最常用的避險工具是遠期結售匯。”

  遠期結售匯業務是指銀行與企業簽署遠期結售匯合同,約定將來辦理結匯或售匯的外幣幣種、金額、匯率和期限;到期時按照約定為企業辦理結匯或售匯。“當然這種産品也有一定風險。”金鱗指出。

  不過,記者了解到,除了鎖定遠期匯率外,有些銀行還推出了外匯期權産品,如中行就推出了看跌期權産品,將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鎖定在6.1至6.3區間進行結算,封頂價6.3,如果匯率超過6.3,以6.3結匯。如果匯率低於6.1,以6.1結匯。若處於這一區間,客戶可以按當時的即期結匯匯率進行結算。

  理財師還提議,針對金鱗這樣的小企業,如有美元結余可以投資那些掛鉤美元兌人民幣匯率的投資工具,尤其是看漲美元類型的銀行理財産品,這樣可以有比較大的把握獲得預期收益。

  做好匯率避險,是目前金鱗最為重視的一件事。

  警惕慣性貶值

  除了個體企業的避險外,譚雅玲提醒:“今年以來,人民幣連跌的原因在於自身升值的過度性,而這種過度性已經傷害了外貿以及實體經濟。”

  金鱗也表示:“義烏商貿城的聖誕禮品企業,主要以租賃門店方式進行經營,攤位租金、工人工資等成本連年上升,前不久就有一家看起來比我們生意要好的企業倒閉了,訂單量增長不快,利潤在壓縮,以前年收入1000萬元左右可以一年吃喝不愁,老闆還能看心情接單,現在收入一千萬,産品競爭力不強的、利潤率小于10%左右的話,付出工廠租金70、80萬元,人員工資10萬元,攤位費20萬元後,就已經入不敷出了。”

  譚雅玲指出:“人民幣升值倒逼外貿企業轉型升級,産品更新換代。但可惜的是,人民幣在經濟利好時沒有風險警惕性,反之在經濟不好時又沒有主見定力,時而低估、時而高估的論點擾亂經濟實際需要的判斷與選擇,進而導致匯率水準的變化不是出於實際經濟需要,而是出於套利對衝等投機因素所為。”

  “如果外貿企業沒有跟上匯率調整節奏,那麼外貿企業被市場淘汰是正常的。但如果是人民幣升值過度,致使外貿企業棄實體經濟而去,那是非常危險的,實體經濟基礎不紮實動搖的是人民幣匯率基礎。”譚雅玲強調。

  人民幣匯率需要有效、真實地反應經濟狀況,升值過度和貶值過度都不可取。

  譚雅玲提醒,在當前宏觀經濟存在新動向,在目前實體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需要警惕人民幣慣性貶值,糾正人民幣過度升值。

  慣性貶值即貶值的預期産生貶值,進而造成進一步的貶值預期,一旦形成趨勢,極有可能帶來一些不利的影響,如資本的長期扭曲,企業的匯率風險管理難度加大等。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