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3日 星期五

財經 > 收藏 > 藏品熱點 > 正文

字號:  

郵幣卡電子盤風險堆積 價格嚴重背離現貨

  • 發佈時間:2015-07-06 09:51:00  來源:東方網  作者:劉勇  責任編輯:張明江

  “我真想不通,線下售價700元的‘三輪虎大版’沒人要,而在郵幣電子盤裏幾萬元都有人買,以前市場裏幾塊錢都沒人要的郵資封片,電子盤上叫價上百元也有人搶著要。”近日,面對經濟導報記者的採訪,在郵幣卡市場上活躍了20多年的資深玩家岳小川説。

  岳小川經歷過“馬路郵市”,也是郵幣電子商務平臺塵緣投資上的活躍分子,不過這段時間郵幣電子盤的火熱程度還是讓他震驚,“原來郵幣也可以這樣玩。”

  在沉寂十幾年之後,郵幣卡市場開始迅速升溫,“炒郵”成為近年來繼股票、房地産之後的又一個投資熱點,線上電子交易平臺的建立更是引爆了此輪郵幣卡商品交易熱潮。就在本月初,山東省首家郵幣卡電子交易平臺宣佈成立,而全國郵幣卡電子交易中心也如雨後春筍般出現。

  不過,導報記者連日來調查發現,不少電子交易中心價格走勢和全國郵幣卡市場的形勢發生了極大的背離現象。隨著大起大落、與現貨市場完全背離的虛高價格,尤其在目前無人監管的電子盤交易市場上,各種各樣的猜測和懷疑也在滋生:自賣自買、莊家操盤、虛假宣傳、內外合謀等。

  瘋狂炒作

  據導報記者了解,郵幣電子盤即錢幣郵票電子交易平臺。通過該平臺,愛好者和投資人可以像買賣股票一樣買賣錢幣和郵票。“操作上與股市差不多,但交易規則不同,郵幣電子盤多是‘T+0’的模式,即當天買的當天就可以賣。”岳小川介紹説。

  2013年10月21日,南京文交所郵幣電子盤開始交易,緊隨其後,北京“金馬甲”和“福麗特”、江蘇文交所、廣東南方文交所等紛紛推出自己的郵幣電子交易平臺。截至目前,全國已經有了近30家郵幣電子交易平臺。最近剛剛介入的湖南日報報業集團旗下的中南郵票電子盤,在一個半月內註冊會員便突破1.7萬人,經紀會員突破700家,首發申購資金38.12億元。郵幣進入電子盤上市交易,似乎已成為不可阻擋的洪流。

  “交易所越來越多,品種越來越多,參與的資金和人也越來越多。”在濟南藥王樓古玩城做郵票生意20年的祝天翔,是濟南較早介入文交所交易的投資者之一,幾乎與每個文交所都有接觸。

  隨著各地文交所的蜂擁而上,平臺成交量也在不斷放大。以最早成立的南京文交所為例,去年,該平臺每天的交易量不過千萬元級別,現在一天的成交量都在10億元以上。

  “參與進來的投資者也越來越多,還有不少在觀望之中。”據祝天翔介紹,在這波熱潮中,濟南已經有上萬人在各類文交所平臺進行投資交易,少則數萬元,多則數百萬元。這些投資者中有資深藏家,但更多的是純粹投資人,其中,不少都是在股市摸爬滾打過的。

  “今年4月份,有朋友介紹我去炒作郵幣卡電子盤,當時的説法是3個月時間讓資金翻番,但前提是要加入一個QQ群,按照群主的指示操作,因為群主有內幕消息,可以保證盈利。”在濟南一家媒體工作的劉先生説,“不過,由於前期暴跌,群主的説法改了,不是3個月資金翻番了,而是9月底錢回本。”

  “免費開戶、專家指導、返還佣金……”這是不少平臺通過QQ和電話中用各種方式吸引投資者開戶炒作,當然導報記者也被“騷擾”多次。

  各家郵幣卡電子盤除了在QQ和網上拉人外,還在其官網上用誘人的宣傳語吸引投資者。“錯過了股市300點,錯過了房價1000元/平方米,您絕不能再錯過郵市100點,絕不能讓財富增值的機會再次與您擦肩而過,郵市世紀大底等著您來抄。”這是一家錢幣郵票交易中心官網首頁的宣傳語。

  暴漲暴跌

  郵幣電子盤的出現,讓部分早期抄家成為行情的先行者和最先受益者。“2014年3月,我嘗試著申購了兩版310元/版的‘三輪虎大版’,沒想到2015年2月27日的開盤價竟達到了54335元/版,不到一年市值增長了174倍,我趕緊出手狠賺了一筆。”祝天翔對導報記者説。2014年,南京郵幣電子盤70%以上的品種漲幅超過50%,上漲一倍的品種非常之多。

  郵幣電子盤在短時間內促進了郵幣市場的繁榮,但這些投資客並不能在市場上形成良性迴圈,不能促進市場健康可持續發展。採訪中,包括岳小川和祝天翔在內的眾多投資人士表示擔憂。

  他們的擔憂並非沒有道理。經過一年多的發展,郵幣電子盤已經暴露出了諸多問題,這些問題也極有可能阻礙整個郵市的健康發展。現貨市場中被公認的價格低廉、幾乎沒有收藏價值的品種,卻在電子盤大量上市,價格被瘋狂拉高到幾十元甚至上百元,莊家利用暴漲誘惑不明就裏的場外投資者買入。這就是岳小川提到的“線下幾元錢都沒人要的東西,線上上百元也有人搶。”結果可想而知,打新族剛一接盤,莊家資金就開始出逃。失去中小投資者的信任,是不利於電子盤及整體郵市未來發展的。而且自去年7月以來,南京文交所的郵幣卡電子盤綜合指數已經瘋漲逾25倍,其中郵資封片最甚,10個月中由兩三千點上漲至今年5月28日的46440點,隨後在不到兩周的時間內又瘋狂跌至24288點。

  為了驗證上述説法,岳小川打開了一個郵幣卡交易平臺的行情系統,導報記者注意到,一款名叫“世博四連體”的産品去年8月份上市,上市價格2704元,在今年5月份創出最低價1765元後就開始一路狂奔,到6月2日就創出了15249元的最高價,而7月3日的最新價格為5236元。也就是説,該産品在不到2個多月的時間內坐了一輪過山車。

  實際上,這樣的情況在所有的郵幣卡交易平臺上重復出現。“《青海湖》普通郵資片,去年9月剛上市時的掛牌價為320元/張,今年2月最高時漲到了7.5萬多元/張,漲幅高達200多倍;乒乓球銀幣,掛牌價是1070元/枚,最高漲到了6.6萬多元/枚。”祝天翔説。導報記者從郵幣卡現貨市場上了解到的價格則是,乒乓球銀幣在1800元左右;《青海湖》普通郵資片的價格則為100元左右;“三輪虎大版”在1000元左右。

  也就是説,電子交易平臺的價格與現貨市場的價格嚴重背離。對此,中信證券分析師張志勇接受導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實物價值和其在郵幣卡市場的價值相差太大,這無疑會産生大量泡沫,一旦泡沫破滅,將給投資者帶來巨大損失。“正常情況下,電子盤交易,投資參照的是藏品的實物價格和收藏價值。但郵幣卡電子盤卻出現與現貨交易市場嚴重背離的現象,在現貨市場上並不受歡迎的郵資封片或者價格低廉的藏品卻在電子盤市場上溢價更高,這顯然不正常。”

  監管風險凸顯

  “現線上上線下已經完全等於是兩個世界了。”岳小川坦言,這些以郵幣卡為主的線上交易已經形成了自己獨立的遊戲規則,兩者的價格幾乎沒有任何關聯。

  在祝天翔看來,價格透明、盤子大的幣類走勢相對不強,而那些原本比較偏門的郵資封反而更為強勢,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於後者比較容易被莊家操控。而且不時出現的暴漲暴跌現象也引起了部分投資者的擔憂。

  “試想,今天你在郵幣電子盤上買了100萬元的郵票,明天拿到線下市場變現只有幾萬元,這種損失你能承受嗎?”祝天翔説。當導報記者提出,能否不提貨只放在電子盤上等漲了再賣?祝天翔笑道:“萬一文交所、産權交易所等倒閉或被要求停業整改呢?此前各類文交所就被要求停業整改過。”

  “最重要的是郵幣電子盤削弱了郵幣的文化屬性,強化了其金融屬性。失去文化屬性的郵幣成為一種電子符號,再與股票相比就失去優勢了。”岳小川説,因為股票市場交易的是上市公司的股權,除了股權本身在置換、收購、轉讓之間的溢價外,它是會獲得公司分發的紅利的。而郵幣卡本身並不産生利潤,線上交易頻次越高累計成本就越高,與郵幣靠時間堆積效應、收藏分散和消耗等産生的收藏價值及價格上漲是相悖的。

  中央財經大學拍賣研究中心研究員季濤認為,在無人監管的文交所電子盤交易市場,自炒自賣、莊家炒作的事件很多。除了掛牌需要新藏品的價值總量在200萬元甚至更高的門檻外,量大也更好操盤,所以想要坐莊的莊家為了保證該藏品一定的數量,就會以高價去其他小莊家收購,接下來就會是莊家在電子盤上不斷製造漲停板的時候,等溢價到一定程度,莊家會在場下找到下一個接盤的莊家打折賣給他,賺取其中差價。擊鼓傳花式的層層遞進,一定會遠離藏品本身價值,最終無人接盤。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