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8月19日 星期五

財經 > 銀行 > 銀行要聞 > 正文

字號:  

商業銀行積極備戰債轉股 可疑等三類貸款先考慮

  • 發佈時間:2016-04-06 13:30:54  來源:中國青年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波

  銀行備戰債轉股 三類貸款先考慮

  根據貸款分類,主要選擇可疑、次級、關注類貸款進行債轉股

  近期密集傳出的消息似乎正預示著,時隔17年之後,新一輪大規模的債轉股漸行漸近。

  根據媒體報道,國開行一位高管稱,首批債轉股的規模已經確定為1萬億元,預計將在三年甚至更短時間內化解商業銀行的潛在不良資産。在此之前,個別銀行、企業已經完成或推出了債轉股方案。

  “最近消息比較多,我們也開始研究債轉股的事情,個別企業已經在談,現在沒有正式文件下來,所以沒有正式開始行動。”關於首批債轉股的規模已經確定的消息,華南某知名銀行中高層人士5日如是告訴《第一財經日報》。

  根據業內人士的説法,部分銀行的想法是,希望能在朝陽産業或存在發展空間的行業中,選擇有核心資産、能被資本市場認可的企業,與投行聯手,通過資産重組等方式,對關注、可疑、次級三類貸款進行債轉股。

  “方式是多樣的,但由政府包攬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關鍵是要放鬆管制,讓銀行自己去摸索出不同的模式來。”有業內人士告訴本報,債轉股雖然存在市場風險,但在合適的時機,銀行仍可獲得較多資本溢價。

  考慮和投行合作

  3月16日,李克強總理在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答記者問時表示,企業債務率高是老問題了,還是要堅定不移地發展多層次的資本市場,而且也可以通過市場化債轉股的方式來逐步降低企業的杠桿率。同日,銀監會主席尚福林亦稱,不良債權轉股正在研究當中。

  對於商業銀行債轉股的推進情況, 建設銀行 行長王祖繼在近日的業績發佈會上表示,針對去産能來講,債轉股政策也在研究過程中,目前政策還沒有細化到銀行層面。 工商銀行 董事長姜建清此前也稱,不良貸款的處理上有非常多的方式,債轉股也是解決不良資産的方法之一。

  儘管相關文件尚未下發,但不少商業銀行已經開始積極備戰。

  “我們行也在研究債轉股的事情。”4月5日,上述華南銀行中高層人士對本報稱,如果監管層正式推動債轉股,該行可能會選擇部分不良債權做試點,看看效果再説。

  隨著消息不斷傳出,債轉股近日已成市場焦點。3月31日, 民生銀行 年報披露,該行持有長航油運、長航鳳凰、二重集團、中國秦發及微商銀行五家上市公司股權。

  華夏銀行 發展研究部戰略研究室負責人楊馳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民生銀行持股上市公司的情況,就是常見的抵押貸款形式,企業向銀行貸款,將股權、房産、設備等資産作為抵押物轉到銀行名下,一旦發生不良,抵押物將被迫作為不良資産來處置。

  一位國有大行從事不良資産處置業務的人士對本報稱,這並非真正意義上的債轉股,屬於銀行被動持有企業股權。這不僅發生在民生銀行,很多銀行均採取了這種處置方式。

  儘管銀行目前主要處於被動狀態,但數家股份制銀行人士均告訴本報,隨著未來業務量增加,商業銀行可能會考慮和投行合作。

  “我們也和好幾家銀行聊過,大家的想法是一樣的,都在考慮要不要拉投行進來,而且思路也比較成熟了。”某券商人士告訴本報,銀行的計劃是,根據貸款分類,選擇符合標準的企業,對可疑、次級類貸款進行部分債轉股。此外,部分關注類貸款可能也會債轉股。

  “像中鋼這樣的企業,貸款原本沒有放在不良裏,甚至有一小部分正常類貸款,銀行也可能拿出來做債轉股。”該券商人士稱,基於資産保全、資本市場認可度等因素,損失類貸款銀行基本不會做。由於債轉股的規模都比較大,大型企業有很多家銀行貸款,銀行可以組成債權人委員會來和企業協商,提高議價能力。

  寄望朝陽産業

  迄今為止,已經完成或銀行已經退出的債轉股企業中,不少是航運、船舶製造、煤炭等産能嚴重過剩或正在艱難去庫存的傳統行業企業。如民生銀行持股16.76%的中國秦發,就是一家在香港上市的煤炭企業,長航鳳凰、長航油運則屬於航運業。

  “如果政策明確了,我們可能會做一些債轉股,但目前方向還不清楚,而且市場形勢也不好,我們不著急去做。”深圳某股份制銀行高層對《第一財經日報》稱,目前已完成的債轉股都是零星進行,並不具有代表性,債轉股大規模推開,尚有待監管細則的出臺。

  “在債轉股的過程中,會存在一些行業、産業選擇。”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稱,從持續經營、化解風險的角度來説,應當選擇暫時遇到困難、經過債務重組後尚有一定經營能力的企業。而在行業選擇上,首先要符合國家産業政策,至少要排除落後産能。

  而這基本也是商業銀行的想法。仍有發展潛力乃至朝陽行業中相對優質的企業,成為各家銀行共同的選擇方向。

  “雖然債轉股的企業大多存在問題,但問題大小肯定各不相同,對於銀行來説,當然要選‘好企業’。”北京某股份制銀行中高層人士稱,債轉股之後,還涉及企業後續經營,如果不能擺脫困境,“還不如直接核銷算了”,根本沒必要費大力氣轉股。

  一般認為,所謂“好企業”至少要滿足這些標準:只是遇到暫時性的困難、有一定核心資産、有債轉股意願,通過債轉股、債務重組等方式,經營得到顯著改善,並且能獲得資本市場認可。

  上述券商人士稱,從企業個體的角度來講,産能過剩行業裏,並非沒有不能做的企業,如果一刀切,“將犯非常大的錯誤”,而篩選標準也很簡單:經過財務模型和測算,銀行要預計股權收益率,比現在的債權價值更高;産品和生産工藝是否有競爭力,若産業、行業週期性強,亦可考慮。

  另一個問題是,債務不良的企業並非都是上市公司。事實上,非上市公司股權變現困難,進入資本市場希望更為渺茫,退出渠道非常有限,如果沒有社會資金進入,恢復正常難度極大。如果實施債轉股,需要作出更多的利益妥協,對銀行來説並不划算。

  “現在處置手段很多,對這樣的資産,銀行更願意通過不良資産證券化、債權轉讓拍賣等方式去處置,除非政策有特別要求,否則還是先以上市企業的債轉股為主。”上述深圳股份行高層説。

  時間窗口是關鍵

  化解不良貸款、獲得超額收益,債轉股對銀行的好處不言而喻,重要的是把握時機。

  公開資訊顯示,長航油運是首家被退市的央企,重組再上新三板後,多家債權行本息均已收回,且有浮盈。民生銀行年報顯示,截至2015年末,民生銀行持有長航油運4.64%股份,賬面浮盈2.47億元;持有長航鳳凰3.22%股份,賬面浮盈6000多萬元。

  但長航油運的案例並不容易複製。在業內人士看來,債轉股只是將尚有生機的企業救活,但未必能使其脫胎換骨。股權投資屬於長期行為,整個過程非常複雜,中間的任何波折,都有可能導致新的損失。

  “股權投資沒有期限限制,資金可能長期難以收回,而銀行存款是有期限的,如果債轉股規模過大,可能導致銀行流動性出現問題。轉股以後,銀行怎麼退出,需要提前做出政策安排。”上述北京股份行人士説,在完成債轉股之後,退出渠道、方式,是否同樣設定限售期,都要政策予以明確。

  事實上,債轉股之後出現虧損並非沒有先例。同樣是民生銀行,在已經退市的 \*ST二重 、中國秦發身上就出現了虧損。年報顯示,在香港上市的中國秦發債轉股後虧損擴大,截至去年底,民生銀行因此虧損4072萬元。而在持股2.66%的二重集團,該行賬面虧損2.38億元。

  “債轉股規模、持有期限都不是太大問題,只要資本市場形勢好,銀行不會有太大資産損失。”董登新則説,債轉股的時間窗口選擇非常重要,根據國外經驗,一般都選股市上揚或牛市剛剛啟動之際,可以獲得較好的估值和定價,因此銀行不要急於債轉股,而是要把握有利時機。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