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1日 星期五

財經 > 醫藥 > 醫藥要聞 > 正文

字號:  

柴會群訴中國醫師協會案 醫生:事關行業聲譽

  • 發佈時間:2015-01-19 15:59:57  來源:健康報  作者:柴會群  責任編輯:孔彬彬

  2015年1月12日,記者柴會群訴中國醫師協會、央視王志安、律師鄧利強侵權案在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案件起因于中國醫師協會網站轉載並刊登了3篇涉及柴會群的文章,質疑柴在“産婦被縫肛門”和“走廊醫生”等報道中犯了低級錯誤,炮製虛假新聞。據此,柴的律師認為,這些文章和言論損害了柴會群的名譽權。庭審結束後,法院宣佈擇期繼續審理。

  醫生們關注這場官司嗎?他們的關注點在哪?如何看待媒體的監督和公眾對自己的批評?本版邀請醫生朋友談談看法。

  媒體監督須遵守規則

  北京大學腫瘤醫院乳腺中心主任醫師衛燕: 我一直在默默關注相關事件的進展。之所以是默默地關注,是因為與絕大多數醫護人員一樣,繁重的日常工作以及長年累月面對疾苦狀態造成的身心疲憊,使得我們很多人在工作之餘,不願再開口辯白。作為近年來社會的焦點,醫護人員在聽到歪曲事實的報道時,看到在救死扶傷的場所同道倒在血泊中,目睹醫學院的畢業生紛紛遠離醫院,在聽到家長們不約而同地勸告孩子不選擇醫療護理專業時,內心的煎熬以及對中國未來醫療狀況的憂慮很難向別人説清楚。

  恰恰也是在今天,2015年1月14日,我讀到了法國導演呂克貝松給穆斯林兄弟的公開信。這封信不僅令我感動,也給了我深刻的啟示。很希望大家——作為負責任的公民,能夠認真讀一讀這封公開信。其中説到:“我們不能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他人的不幸之上。這既不符合基督教,也不符合猶太教,也不符合穆斯林的教義。這只是自私,這種自私把我們的社會和地球帶入了深淵。這才是我們要面對的事情。”借用呂克貝松的話來結束我的感受:“把握住權力,用規則來遊戲。用民主的方式把握住權力,幫助所有的兄弟。”

  歡迎真實、尊重科學的監督

  天津醫科大學第二醫院心臟科教授張承宗: 不可否認醫療界存在很多問題,歡迎媒體的監督。監督使醫療界的行為更加規範,有利於推動醫改進程。但不能因為醫療界有諸多問題,虛假不實的醫療報道就有存在的合理性,這完全是兩回事,不能混為一談。

  我認為,職業道德對於記者如同醫德對於醫生,一樣重要。記者不可以為了吸引眼球捕風捉影,隨意發揮。錯了就是錯了,知錯認錯,消除影響。如果錯了卻不認錯,還強詞奪理、文過飾非,則令人反感。另外,歡迎對醫務界提出批評,揭發不良現象,但要以事實為依據,要出於善意地引導,分析發生問題的原因是醫生的問題還是政策、體制或官員領導的問題,而不能打擊一大片。

  中國中醫科學院西苑醫院神經科副主任醫師王小沙: 其實遇到與醫療相關的新聞,記者諮詢一下相關領域的專家,聽聽專業人員的意見看法,並不是一件難事。畢竟醫學是嚴謹的科學,分科之細、發展之快,連醫生之間都有隔專業如隔山的感覺,更何況不是學醫出身的記者。

  公眾人物批評不應以偏概全

  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泌尿外科副主任醫師宮大鑫:任何一個行業都需要社會監督,善意批評和合理建議值得提倡,但誇大其詞、以偏概全、先入為主的言論則不利於社會的和諧。從網上可以看到這樣的言論並不鮮見。

  例如,演員孫海英曾發微網志:“西醫是一八三五年由基督徒帶進中國的。可現在的醫院完全不能同那時的醫院相提並論;現在的醫院完了!醫務人員不學無術,胡攪蠻纏,毫無愛心,無人能管。上帝開創的醫病救人的醫院,成了流氓無賴集聚的場所,成了混世魔王的樂園!”此條微網志被轉發上萬次,足見殺傷力之大。可是這位公眾人物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就是用職業和行業來劃分每個人的道德水準,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去年廣東衛視知名主持人王牧笛陪女友去打點滴,因為護士連扎四針才找準血管,便發微網志稱“我也想拿刀砍人”。後因輿論反映強烈,才以王牧笛道歉收場。

  孫海英、王牧笛都是公眾人物,且在微網志上實名認證,他們發表的缺乏正確價值觀、是非觀的言論對社會造成的不良影響不容小覷。應有監督機制對這些人的不當言辭進行監督,必要時予以懲戒,否則他們隨便説話的殺傷力太大了。

  這場官司會帶來深遠影響

  清華大學玉泉醫院神經外科教授張玉琪: 無論結果如何,這場官司的意義已超出事件本身,可能會為近年來沸沸颺颺的醫患故事結個善果。究竟媒體、醫生、患者之間需要構建基於道德的自覺關係,還是基於法律的制約關係?也許二者都不可或缺。

  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心臟中心主任醫師張海澄: 高度關注這次訴訟。一直以來,相對於處於輿論監督強勢地位的傳統媒體,醫護是弱勢。這場官司將有助於推動媒體從業人員反思,推動建立媒體監督機制。試想,如果媒體從業人員拒絕監督,將批評意見視為對記者的打壓,這是不是也是一種失控狀態?正如醫護當中有害群之馬一樣,記者中間也會有害群之馬,這些害群之馬損害的是整個行業和社會風氣。

  希望大家維護行業聲譽

  南通大學附屬醫院施琳玲:這起事件正從追責虛假報道向媒體該由誰來監督的問題轉變,但對醫生群體來説更實際層面的是行業聲譽維護問題。

  在以前較長一段時間裏,形象與聲譽並沒有受到醫院管理者、醫生們的足夠重視,認為那是公共資源,與自身利益關係不大。但是這幾年情況發生了很大的轉變,醫患關係蒙上陰影,而那些陰影與一些缺乏理性的報道不無關係,頻繁發生的暴力傷醫事件從某種程度上也與此有關係。為此,不少醫生開始反思,有些醫生已經開始利用新媒體發聲,這至少在輿論傳播中避免總是處於被動。

  柴會群狀告中國醫師協會名譽侵權案的起因是,中國醫師協會舉報柴會群在數篇涉醫報道中存在虛構事實的情況。在我看來,舉報本身就有重要意義——向社會發出了一個強烈信號,即醫生如再遭遇涉醫虛假報道,不應再沉默。(感謝張海澄醫生對本次組稿的支援。)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