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0月07日 星期五

財經 > 醫藥 > 醫藥觀察 > 正文

字號:  

媒體揭抑鬱症診療亂象:心理諮詢師違規介入治療

  • 發佈時間:2016-03-28 07:19:12  來源:新京報  作者:趙力 趙朋樂  責任編輯:吳起龍

媒體揭抑鬱症診療亂象:心理諮詢師違規介入治療

求醫者接受“經絡檢測”時腳上插滿電線。 李強 攝

  “把宇宙中的能量導過來到身上,把身體內不和諧的能量場和資訊置換掉……”

  這並非好萊塢科幻片裏的臺詞,而是一名沒有任何醫師資質的“專家”,向抑鬱患者介紹的“能量療愈”法。

  作為一種精神障礙,抑鬱症屬於精神科的範疇。相關法律明文規定,精神障礙需由合法醫療機構中的精神科執業醫師診斷治療。但新京報記者採訪發現,抑鬱症診療市場亂象叢生,一些機構和個人聲稱掌握針對抑鬱症的“奇特療法”,可短期治愈不復發,但實際上並無相關診療資質,且收費高昂。

  此外,有醫院表示擁有國內頂尖的進口診療儀器,事實上,該儀器在十年前就已經進入國內,並且已經更新換代,而且在診療過程中,也存在不規範之處。

  “用宇宙能量去掉體內不和諧資訊”

  “不打針不吃藥,一個月內就可以康復不復發”,在一家名為“身心統合康復中心”的網站上,“權威專家”方雅擁有諸多頭銜,涉及中醫、美容、養生,卻並沒有涉及“心理”、“精神”方面的內容。

  近日,經過預約,新京報記者陪著23歲的大學生李晴(化名)來到北京市朝陽區拂林園小區的“身心統合康復中心”。近幾個月,李晴總覺得情緒低落,失眠也越發嚴重,她懷疑自己患上了抑鬱症。

  “2011婦幼健康行業先進人物”、“高級養生專家”……“身心統合康復中心”房間裏挂著各式各樣的證書和合影,除了這些,記者並未看到該機構的營業執照。

  李晴被帶到一間不到十平米的診療室內,裏面的陳設十分簡單,一張診療床,一個桌子和電腦,幾把椅子。

  “是不是經常對自己評價很低?”李晴剛坐下,方雅就開始各種詢問,“高興不起來是不?大部分時間喜歡獨處是不?那就是中度抑鬱”。

  不到5分鐘的時間,方雅説:“我初步判斷,你現在是中度抑鬱、重度焦慮,有軀體反應、失眠、疑病、強迫、躁狂七個症狀。”

  而在來“身心統合康復中心”前,北京大學第六醫院對李晴的診斷僅是“輕度抑鬱狀態”。

  當李晴表示來此就診是因為不想吃醫院開的藥,方雅馬上來了精神,“你很聰明,大部分人都走了彎路,要把各大醫院跑遍了再來。”

  她介紹自己獨家的無藥物療法:一個療程主要分心靈排毒和身體排毒兩方面,心靈排毒就是患者聽她説話,“進入潛意識,打開心結、毒瘤”;身體排毒是用自家祖傳中藥塗抹至患者後背排毒。此外還有心靈成長、人際關係等治療項目。

  而在這些治療程式中,“能量療愈”是一項重量級的項目。方雅説,“能量療愈”是邊緣科學,美國人發明的方法,療愈師借助周圍的導體,把宇宙中的能量導過來到身上,把身體內不和諧的能量場和資訊置換掉。“這種東西很微妙,你讓我講,我也講不清楚”。

  診出“氣血雙虧”嚴重可“脫衣而舞”

  問診結束,方雅讓李晴先交上200元的諮詢費,再交980元做心理測試和經絡測試,不過檢測費可以降到500元。

  “這只是開始”,一位收費人員稱,一般來説,整套治療的價格在5萬到10萬元不等。最終,李晴交了700元錢。

  之後,李晴按對方要求在電腦上填寫一份心理健康自評量表(SCL-90),共90道題目,題目內容多與情緒有關。

  測評結果,李晴的得分為221分。工作人員表示,正常人分數不超過200分。李晴提出自己的分數也未高出太多時,工作人員隨即改口説記錯了,是100分。

  根據心理健康自評量表(SCL-90)規範,該量表結果總分大於160分,應該進行進一步檢查。此外,量表的統計指標除了總分外,還有因子分,可反映受檢者某一方面的情況,但該工作人員並未告知這些情況。

  心理測試結束後,李晴開始接受“經絡檢測”。

  工作人員將金屬質測試線,貼在躺在診療床上的李晴手腳、後頸穴位上,另一端連接“經絡檢測儀”。方雅稱,所有的經絡,都會通過穴位的生物電反饋患者的資訊。

  不過近20分鐘的檢測期間,工作人員三次找不到穴位,不斷調試著測試線,“用的時間太長了,接觸不良。”

  “黑色的是堵了,綠色的是濕氣,藍色的是寒氣,黃色的是氣血雙虧,粉紅色的是陰虛火旺,紅色的是火。”看著經測試後得出的“經絡圖”,方雅稱李晴有四根“大經”都堵了,整個身體的狀況紊亂,氣血雙虧,陰虛血旺,寒濕重,“你神經比一般人神經要過度敏感,我8年看過兩例,你是第二例”。

  方雅還聲稱,只有80歲的人才會有這些症狀,“你神經超級敏感,一定會精神崩潰”,甚至可能“脫衣而舞,登高而歌,不知羞恥,不自知”。“醫生給你開方子都沒法開,氣血雙虧,這種樣子沒有心力,想幹什麼都幹不了。心有餘,力不足。”

  “你有福氣呀孩子,全天下得這個病(抑鬱症)的人多遭殃呀,他們找不到我。你能找到我就是你這輩子的福報。”方雅為李晴能遇到自己感到慶倖,她建議當天就外敷中藥,從膀胱經入手,通膽經繼而肝經打通,最終脾胃調好,加之心理療愈消除心理垃圾與創傷。一天的診療下來,李晴並沒有拿到書面診斷。

並無醫師資質的“養生美容專家”方雅正在分析“經絡圖”,診斷抑鬱原因。李強 攝

  心理諮詢違規治抑鬱症“資質不重要”

  不久前,新京報記者再度以抑鬱症患者身份來到“身心統合康復中心”,方雅簡單問了幾個問題,不到3分鐘就做出了結論:重度抑鬱、恐懼、焦慮。

  當記者對方雅工作室的資質提出質疑時,方雅表示,中心跟護生堂中醫門診部合作,既不是心理諮詢,也不是醫院,“你不用考慮我們這裡是什麼,而應該關注能不能收到你想要的療效。”

  “安定醫院和北醫六院有執照嗎?他們治好你了嗎?你要問問我能不能解決你的問題,而不是有沒有執照”,方雅反問。

  過了一會,一名工作人員拿來一部手機,螢幕上顯示著“生活道(北京)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工商執照的照片。而對於執業醫師資格證,方雅承認,自己不是醫生,但有心理諮詢資格證。

  經查詢,上述公司成立於2015年7月,經營範圍包括健康管理、健康諮詢(須經審批的診療活動除外);醫學研究(不含診療服務)等,其法定代表人並非方雅,只有一名叫“方芳”的自然人股東。

  方雅稱,她的公司叫“生活道”,在護生堂有一個門診,但診療都在這邊,基本不去門診。記者留意到,診療室的被褥上,印有護生堂的字樣,其網站最上方也寫著“北京護生堂中醫門診部”。

  事後,記者按方雅工作室工作人員的描述,前往與其一路之隔的護生堂中醫門診部,多名工作人員表示,沒有聽説過方雅的名字和“身心統合療法”。

  《精神衛生法》、《北京市心理諮詢行業管理辦法》均有明確規定,心理諮詢機構和心理諮詢人員,不得從事精神疾病的診斷、治療,發現接受諮詢的人員可能患有精神障礙的,應當建議其到醫療機構就診。但新京報記者發現,像方雅一樣自稱擁有心理諮詢資質,從事抑鬱症治療的不在少數。

  北京一家名為“清水微瀾”的心理工作室宣稱,可快速康復抑鬱、焦慮等心理問題。在這家心理工作室,每次調理900元,一般抑鬱症在半個月左右就可以消除症狀,整個過程需要2.7萬元。

  “其實如果心理調理做到位的話,不用藥也好”,該工作室一名劉姓諮詢師説,無論是抑鬱還是精神分裂,都是由心理問題引起的。“我的方案就是帶領症狀者靜下心來,把不同種類‘不舒服情緒’過濾掉,然後對過去的事件進行重新評估,認知轉變了情緒就會改善了。”

  當面對是否有營業執照和執業醫生資格證的提問時,劉姓諮詢師回答説,資格證不重要,“安定醫院的醫生哪個沒有證?可他們成立一百多年了,研究方向研究偏了,他叫精神病院,拋開精神研究軀體去了……”

  被“神化”儀器並非專門針對抑鬱症

  除非醫療機構外,一些醫院治療抑鬱症的情況又是怎麼樣的。在百度上搜索“抑鬱症治療”,德勝門中醫院排在前列。新京報記者隨李晴來到這家能夠“精確病因,標本兼治”、並且擁有“精神心理科最為先進儀器”的醫院就診,一探究竟。

  “脈象弱,肝郁氣滯,心腎不焦……”當天坐診的精神科副主任醫師曠安怡在為李晴進行把脈後,安排進行檢查。

  隨後,李晴坐在一台儀器前,左手食指被戴上夾子,約3分鐘後,檢查完成。

  在德勝門中醫院的宣傳中,這臺南韓SA自主神經檢測儀可以精準檢測,直擊失眠、抑鬱、精神分裂的病因,是目前精神心理科最為先進的儀器之一。並稱,該儀器對引進醫院資質考核極為苛刻,國內僅有北京301醫院和德勝門中醫院等幾家實力雄厚的醫院被核準引進。

  但一位醫療儀器商表示,這款由南韓生産、價格11萬左右的儀器,早在2004年就獲准引進,且不需要考核醫院資質。

  據儀器廠商官網介紹,這種儀器臨床應用領域主要為一些心腦血管病變和體檢健康評估,並未顯示能精準檢測抑鬱病因。“自主神經平衡的檢查結果有一些參考價值,但不是專門針對抑鬱症的檢測”,北京一家知名精神科醫院的主任醫師表示。

  之後的漢密爾頓量表檢查,是由一名醫生口述題目,讓李晴根據嚴重程度自己報出得分。

  記者詢問這項測試是針對多長時期的情況,醫生並未給出明確時間界限。

  而上述知名精神科醫院主任醫師表示,漢密爾頓量表應由醫院的工作人員經過詢問及觀察患者狀況後進行評分,測試也需要針對近兩周的症狀來評估。

  通過一系列的檢查,曠安怡為李晴做出了“焦慮抑鬱狀態”的診斷,並開出一個月的藥量,三種藥約900元。同時推薦做微生物電和經顱磁治療,7至10次一個療程,每次治療約七八百元。

  “交費單打出來就必須當場取藥。”在前往繳費窗口的路上,處方一直由醫生助理拿著,拒絕讓記者過目。當李晴提出只拿半個月的藥量遭到拒絕後,助理返回診室,用修正帶涂掉了病歷上的處方及醫生簽名。

  對此,北京某大型綜合公立醫院醫患科主任稱,患者拿到處方,可以不選擇在醫院拿藥。同時《執業醫師法》中規定,隱匿、偽造或者擅自銷毀醫學文書及有關資料的,應受到衛生行政部門的處理。

  “包治好”純忽悠監管盲區等破解

  曾患過抑鬱症,現在是一位抗抑鬱組織志願者的馮昶(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自己和很多患者都曾經被非正規的治療“忽悠”過。

  “他説可以徹底治好我的問題,收費很高,一個療程下來過萬元。”馮昶説,他曾花費了1.2萬元,接受了一個心理諮詢師一年的全程跟進。

  每週可以當面諮詢一次,時間不超過一個小時,並且聲稱“包治好”,然而,整個過程下來,幾乎一點用都沒有。“當你感覺沒用的時候,也就不會去找他了。”

  馮昶説,抑鬱症患者的精神狀態十分脆弱,在經歷過這種“忽悠”後,很可能對病情和生活陷入更深的懷疑,其導致的結果,往往比單純的“忽悠”更嚴重。

  對於根本未註冊的機構從事抑鬱症治療的情況,北京市衛計委宣傳處相關工作人員坦言,該情況屬於衛計委的監管盲區,需要看具體行為,由工商等部門管理。同時,公眾也需有鑒別意識。

  “像我們作為正規的精神專科醫院,都不敢承諾不復發。”北京安定醫院副院長、抑鬱症治療中心主任王剛稱,全國目前考到心理諮詢師資質的有97萬人左右,“但他們當中很多沒有醫學背景,連精神障礙的識別可能都是問題。”

  中國心理衛生協會副理事長、北京大學精神衛生研究所暨北京大學第六醫院副院長王向群同樣對此非常憂心,“一些人什麼都敢做,幾萬塊錢包治好,這樣的話怎麼能信呢?醫院都不敢説這樣的話。”

  北京心理危機研究與干預中心副主任李獻雲介紹,在國外,抑鬱症患者除在醫院接受心理治療外,也可接受私人心理治療師治療。但是心理治療師是有較為嚴格的培訓過程以及準入制度。她本人在國內外接受系統學習4年,才獲得心理治療方面的證書。

  ★核心提示

  今年2月23日晚8時,“天才史學少年”林嘉文跳樓自殺。

  三個多月前,北京郵電大學24歲研究生孫騰霄從學校宿舍跳樓身亡。

  他們都是抑鬱症患者。

  世界衛生組織發佈數據顯示,到2030年,抑鬱症將成為全球最大的健康問題之一。在中國,各類情感障礙患者人數已近9000萬。

  去年10月9日,國家衛計委新聞發佈會上,安定醫院院長馬辛表示,我國抑鬱症患病率各地區的差異較大,在1.6%-4.1%之間。與數量龐大的患者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目前我國僅有精神科醫師2萬多名。

  抑鬱症治療市場卻是亂象叢生,出現養生美容專家“坐堂”治療抑鬱症、心理諮詢師違規介入等。由於人們對抑鬱症的無知、恐懼和逃避,醫生、家庭和社會組成的“治療聯盟”實際上處於缺失狀況,很多抑鬱症患者回歸正常生活困難,病情容易復發。

  抑鬱症互助組織是渴望回歸社會的患者卸下壓力的“心靈家園”,由於內部存在矛盾,資金籌備、組織者專業性不強等,這些組織的困境也日益凸顯。

  據了解,抑鬱症防治已列入全國精神衛生工作重點。新京報記者歷時兩個月,採訪近百位抑鬱症患者、多家診療機構、數十位長期關注抑鬱症的社團互助組織負責人、專家,試圖展現抑鬱症在我國的真實現狀及問題所在,為未來應對體系建設提供參考。

  診斷摘錄

  “你小小年紀堵了四根筋,這是大臟腑堵了四個。”

  “你大腦出問題,就是精神崩潰,精神紊亂,幻聽幻覺出問題,脫衣而舞,登高而歌。”

  “你有福氣呀孩子,全天下得這個病(抑鬱症)的人多遭殃呀,他們找不到我。你能找到我就是你這輩子的福報。”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