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0年10月24日 星期六

財經 > 醫藥 > 醫藥觀察 > 正文

字號:  

17年三波嚴打 號販子為何越打“抗藥性”越強

  • 發佈時間:2016-03-04 09:59:28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周程程  責任編輯:吳起龍

  幾乎每個醫生都有和號販子“鬥智鬥勇”的經歷。

  北京兒童醫院眼科主任于剛有天剛上班,就迎面遇到號販子。這位號販子跪在他面前:“于主任,我排了您一天的號,現在已經沒有號了,您給我加個號吧。”于剛正準備加號,一旁的護士趕緊給他使眼色,于剛立即明白了,這是一個號販子。2月28日,于剛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説。

  一邊是稀缺的優質醫療資源,一邊是蜂擁而至的病人。原本就傾斜的天平在號販子出現後,變得更加的扭曲。

  倒號方式也在升級

  實際上早在1998年,我國就有對號販子的打擊行動。當時北京東城公安分局針對同仁醫院的“號販子”展開了統一行動,抓獲“號販子”138名。

  2005年,衛生部、公安部等部委決定,在全國範圍內組織開展嚴厲打擊“號販子”“醫托”專項執法行動,允許公安機關進駐醫院,設立警務工作室,開展現場打擊。

  十年之後,北京警方又一次開展集中整治“號販子”專項行動。2015年共出動50余次,僅在北京兒童醫院,就抓獲“號販子”245人。

  作為西南地區最大的公立醫院,3月3日,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在其官網上公告,為構建公平有序就醫秩序、打擊號販子,醫院決定進一步完善號源管理,包括取消醫生個人手工加號和現場加號等,並於3月7日正式實施。

  打擊的力度越來越強,號販子不但沒有消失,反而有了“抗藥性”。

  “前些年,號販子是拿著小馬扎,半夜來醫院排隊等著放號。他們的分工也很明確。”北京一家三甲醫院的黃醫生對記者表示。如今號販子的搶號“花樣”越來越多。“從線下到線上,他們已經玩轉‘網際網路+’了。”他説。

  為適應新形勢,目前,北京市已推出了京醫通微信預約、114電話預約、北京市預約掛號統一平臺、醫院掛號客戶端等多種掛號方式,以方便患者。與此同時,號販子也迅速配置了搶號軟體與設備,可隨時在多臺電腦上同時搶號,以及幾十個電話同時預約。

  此外,一些號販子還開始“苦練演技”,直接找醫生加號。杭州的一名三甲醫院耳鼻喉科醫生對記者表示,“他們喊得比誰都響,説得比誰都慘,賺到的差價比醫生看一天門診都要多。”該醫生説。

  更令人痛恨的是,號販子與醫院的個別工作人員有利益關係。央視記者近日暗訪發現,上海市瑞金醫院的保安幫號販子找“生意”,號販子賣的預約號名字不符醫生不管,甚至還能讓推拿科醫生“幫忙”隨意開繳費單。

  癥結是醫療資源不足不均

  為了打擊號販子,近日,北京多家醫院紛紛實施新舉措。譬如,北京同仁醫院表示,該院眼科、耳鼻咽喉頭頸外科普通號源不限量供應,專家門診出診時間也將延長。

  另外,近日北京市醫管局在2016年工作會議上透露,今年將在22家市屬醫院全部實施非急診全面預約。到今年底,市屬醫院將全部取消現場放號。

  一位要求匿名的北京三甲醫院醫生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這儘管能夠對打擊號販子有一定效果,但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目前黃牛倒號背後的原因是醫療資源的不足且分配不均,再加上掛號費用的廉價,才讓號販子有爭得利潤的空間。

  醫療資源不足的狀況直接表現在醫生的工作強度上。一位北京三甲醫院皮膚科醫生無奈地對記者説:“我們科只有20個醫生,但病人有一堆,每天幾十個病人搶一個大夫。經常是未説幾句,下個病人已催。這邊剛講5分鐘,第二個病人就敲門了。”隨著城鎮化的推進、老齡化程度的加劇以及生育政策的調整,部分地區醫療資源不足的問題將日益凸顯。

  此外,北京天則經濟研究院專家認為,號販子之所以産生,是由於醫療服務的真實價格和現價之間存在著巨大差距。

  但艾瑞諮詢分析師秦澤西對記者表示,醫療是準公共産品,有一定的公益性。如果將醫療服務價格完全市場化,各個群體獲得稀缺資源的能力並不相等,不利於公平。只有推進分級診療制度,才可以從根本上解決號販子的問題。

  國家衛生計生委醫政醫管局副局長焦雅輝説,國外沒有號販子,就是因為有有效的預約轉診制度。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經濟學教授劉國恩告訴記者,如果真正實現實名,並且移動預約掛號系統能真正做到資訊透明,雙向公開系統建立完善,號販子問題會有一定程度的改善。但預約掛號並不是最終的目標,這只是第一步,進而分流醫療服務,把非急診、非住院的病人轉移到社區診所來,這才是核心。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