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分析 | 瞄準藍領招聘市場,快手想幫4億老鐵找工作

來源:36氪
發佈時間:2022-01-29
“正月初七發車,日結140,速來”

作者 | 鄧咏儀

編輯 | 蘇建勳

快手終於開始正經地幫老鐵們找工作了。

1月26日,有媒體報道,快手App部分賬號的直播間內上線直播招聘功能,為快手新推出的産品“快招工”。

36氪查閱發現,名為“快招工”的賬號于1月13日發佈了第一條視頻,介紹相關規則。“快招工”定位藍領招聘,無論是勞務仲介還是企業自招,都可以在提供營業執照、人力資源服務許可證完成快招工的資質認證後,在直播間中展示職位,開展招聘。

招聘直播實況 製圖:36氪

36氪也發現,快手在直播間搜索框中也為招聘新設了tag,方便感興趣的用戶查看。在直播間中,對職位感興趣的用戶可以通過投遞簡歷入口,留下聯繫方式,招聘方則可以在快招工後臺查看收到的簡歷、聯繫方式等,進一步推進招聘流程。

當前,快招工開展了一系列拉新、福利活動,如免費向有招聘需求的企業開放,包括企業自招、仲介代招、勞務派遣等方式,擁有快手的流量加持和專屬曝光資源,享有一對一專員對接,優質主播認證等等。

對於招聘方,最重要的是,以往在快手發佈招聘等視頻時容易受到平臺警告和限流,但如果完成了快招工認證,正常發佈招聘內容就不會受到限制。

從小試牛刀,到親自下場

在正式推出“快招工”前,快手已經通過多次活動,嘗試直播+招聘的形式。

據公開報道,“快招工”上線前經過了將近一年的孵化。去年3月,快手服務號就開展了多次嘗試,引入工廠、家政、餐飲等行業頭部商家入駐,連續5天開展專場招聘直播,其中騎手招募專場吸引了近4000人報名。

2019年,也曾有一段時間,許多工廠員工利用短視頻介紹自己的工作環境、薪資待遇等,從而成為素人招工博主。這一類型的資訊比想像中還要受市場歡迎——在當年,關於廠區吃喝住等待遇的視頻,就能達到最多近150萬播放量。一批“招工博主”就此崛起,通過賺取工廠的內推費,甚至可以年入百萬元。

快手用戶“富士康總部@面試官”

這股潮流還催生了一番討論:短視頻+招聘是否是下一個招聘新入口?當時,也有創業公司順勢切入,試圖做快手版藍領招聘,如抖聘、映聘等,但這個細分方向發展並不算快。

快手選擇在如今這個節點下場,首先是對新增長曲線的渴求。2021年,快手直播業務從Q1大跌到Q3的略有提升,經歷了大起伏,但仍然處於動蕩之中,快手急需在流量端做更多變現。

快手覆蓋的用戶群體,讓其在藍領招聘中有天然優勢。快手2021年Q3財報顯示,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快手應用的平均日活躍用戶達3.204億,互關對數超過140億。而據智研諮詢,快手在三四線城市滲透率較高,這覆蓋了大量的藍領群體。這一群體以Z世代為主,習慣通過短視頻形式獲取資訊,快手延伸至招聘場景,水到渠成。

另一方面,藍領招聘這一賽道經過這幾年發展,已經完成初步市場教育,從線上找工作已經不是新鮮事。藍領們以前通過58同城等傳統招聘渠道找工作,再到近幾年看招工、介紹工作的短視頻,還有藍領招聘app興起,為找工習慣的遷移也打下了基礎。

供需市場的變化,也成為快手入局的好時點。隨著人口紅利消逝,如今藍領招工已經從買方市場轉變為賣方市場。全國無論是局部地區還是行業都呈現結構性人才短缺,招工難、招工貴等問題成為工廠的長期困擾。如何更高效地吸引新一代藍領來上班,已經成為工廠的頭等要務,僱主更有動力改變招聘流程和形式。

一條鯰魚

從整個市場來看,快手親自下場,無疑會成為藍領招聘市場中的一條鯰魚。

招聘和二手車等市場有異曲同工之處,都是體量巨大,但資訊極不對稱的市場,被線下網點、外包服務商等群體多年來分割而治。儘管上一代的58、趕集等平臺試圖通過網際網路模式來解決,但仍然難以避免虛假職位、仲介冒充僱主進行招聘等痛點,讓藍領群體對其信任度下降。

短視頻+招聘能多大程度改變市場現狀?

不可否認,短視頻有天然的傳播優勢,能直觀地傳達工作職位、內容、薪資待遇,以及工作環境等等,及時互動也讓藍領能夠獲得答疑。新一代藍領已經十分習慣衣食住行都線上上,加上快手社區中“老鐵”文化濃厚,主播與用戶的連接更為緊密,這能夠極大降低建立信任所需的成本,是文字招聘難以達到的優勢。

數家藍領招聘廠商對36氪表示,“快招工”的正式推出對市場是一大利好,他們也正與快手洽談合作形式。一位廠商認為,快手負責前端流量,感覺以後會像是短視頻版本的“boss直聘”。

從現在“快招聘”的産品形態看,快手無意所有事情都自己下場,構建三方生態是自然而然的路線。

這是由於藍領招聘業務相當複雜,業務鏈長,涉及到招聘、管理、發薪等環節,涉及的機構就包括勞務仲介、發薪機構、人力管理機構等,這些都相當於為藍領招聘廠商提供了新的流量渠道和入口。

不過,快手做藍領招聘,也沒法繞過一個大坑——招聘欺詐。

現在“快招工”尚在産品早期,使用門檻也不高,勞務仲介機構、招工企業自行註冊後,就可以開展招聘。快招工後臺也提供了輕量的簡歷收發和查看功能。但和文字招聘類似,這也難以避免欺詐。

藍領找工作的邏輯與白領非常不同。藍領找工頻率一年約在3-4次,比白領高許多,大多數藍領關心的問題是薪資待遇、工作環境等,決策鏈條較短。因此,藍領一般都習慣於線下直接去找工,而非線上上。

短視頻或許是藍領市場的下一個希望,但改變資訊傳播方式遠遠不夠。未來,建立一個有效的機制,減少虛假崗位、招聘欺詐等問題,是從短視頻切入首要解決的問題。

而要真正讓藍領把找工陣地更多轉移到線上,則取決於能從藍領市場的“線上基建”是否足夠堅實,能否與短視頻很好融合,比如發薪、考勤、住宿、生活社交等需求。一個例子是,新一代藍領越來越習慣工資日結,市場上也出現了打通支付軟體,實現工廠和員工點對點發薪的日結産品,這些都是未來可以期待的合作方向。

根據國家統計局,我國9億勞動人口中,藍領約有4億人,藍領招聘是人們常提起的又一個萬億市場。上一波網際網路招聘浪潮已經讓這個市場“覺醒”——截至2020年,藍領的線上招聘滲透率已經達到了31.3%。短視頻能順利接棒嗎?現在快手邁出了它的第一步。

本文圖片來自:視覺中國 正版圖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