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唯一三甲傳染病醫院,為什麼不接診新冠患者?

一家傳染病醫院的興衰史。

去年7月,河南發生了兩件大事:第一件是河南鄭州“7·20”特大暴雨;第二件就是7月30日河南又暴發了一輪疫情。

1月21日下午5點整開始,國家通訊社(新華社)每隔30-40分鐘發佈一篇有關河南省鄭州市去年7月20日暴雨洪災的時政短訊,一共“六連彈”,篇篇直插輿論漩渦。一系列連續追責,將此事的處理結果通報給全國人民。

而作為第二件事,鄭州六院院感引發的新一輪疫情,雖然已向外界通報了處理結果,但作為事件核心——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河南省傳染病醫院),身為河南省唯一的三級甲等傳染病醫院,歷經6個月,還未完全恢復“治病救人”的本位,更未收治新冠患者。

據河南省衛健委1月21日通報,該省現有住院病例950例。根據最近連續通報,河南每天有一二十例本土確診病例治愈出院。

又據河南省衛健委透露,河南按照“集中患者、集中專家、集中資源、集中救治”的要求,將現有新冠肺炎確診患者集中到5所醫院集中救治,分別是:

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航空港院區,由河南省人民醫院派駐醫療團隊接管;

鄭州岐伯山醫院(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南院區改造而來)、安陽市第五人民醫院,由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派駐醫療團隊接管;

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南院區;

安陽縣人民醫院(將由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派駐醫療團隊接管)。

一定程度上,如今的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南院區、航空港院區作為河南省新冠肺炎定點醫院,已經承擔了全省新冠肺炎患者救治的一大半的壓力。

兩年的時間,河南省新冠肺炎定點醫院也即收治重點,由鄭州市六院轉到鄭州市一院。

69年前,鄭州市六院和鄭州市一院本是一家醫院。這其中又經歷什麼樣的歷史變遷呢?

前世與今生

鄭州現有的幾家大型市級醫院,已經在全國小有名氣:

鄭州兒童醫院——全國五大國家兒童區域醫療中心之一。

鄭州市六院——河南唯一的三甲傳染病醫院,已被全國人民所熟知。

鄭州市二院——河南眼科醫學的高地。

這三家醫院都是從“鄭州國際和平醫院”分出來的。這其中有一段曲折的歷史:

1948年10月,鄭州解放。

河南省立鄭州醫院由解放軍中原軍區衛生部接管,並將鄭縣衛生所併入,在此基礎上成立“鄭州國際和平醫院”,下設三個分院:

原省立鄭州醫院住院部(即東大街47號塔灣住院部)為第一分院。

原鄭縣衛生院(德濟橋附近)為第二分院,即外科醫院。

原醫院門診部(苑陵街)為第三分院,即五官科醫院。

這所當時鄭州唯一的公立醫院的三個分院分工明確:一分院重點收治內科,二分院重點收治外科,三分院重點收治眼科和婦産科。

1949年9月,鄭州市衛生局將第二分院外科併入第一分院,更名為“鄭州市立醫院第一分院”,這就是現在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的前身。

現在,很多老鄭州人喜歡喊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為“一分院”。這個“分”既是“分院”的分,又是“分家”的分。

上世紀70年代,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的外科病房樓。

1949年年底,鄭州國際和平醫院第三分院更名為“鄭州市立醫院第二分院”,這就是鄭州市第二人民醫院的前身。

1952年初,鄭州市立第一醫院成立了傳染科,設立18張病床。1953年,以這個科為基礎組成的“鄭州市隔離醫院”被分離出去,後改名為“鄭州市傳染病醫院”,這就是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的前身。

1954年下半年,河南省衛生廳決定將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由綜合性醫院改為內科、兒科專科醫院,並增設兒科病房。1960年上半年,根據安排,醫院兒科主任高保謙及部分醫護人員30余人,帶走40張床位及部分醫療器械設備,到鄭州市民新村組建鄭州市兒童醫院。

至此,一分為四,初步奠定了鄭州市級醫院的格局。

流動與交集

七年前,一系列人事調動資訊,撼動了鄭州醫療圈:

鄭州市中心醫院院長郝義彬出任鄭州人民醫院院長。

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院長連鴻凱出任鄭州市中心醫院院長。

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院長許金生將接任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院長。

鄭州市六院院長的位置即將空缺。

同年9月,還有一件大事:繼原鄭州市衛計委主任顧建欽出任河南省人民醫院院長之後,鄭州市衛計委工作由付桂榮主持。

連鴻凱的前任是郝義彬。許金生的前任也是郝義彬。郝義彬的前任是付桂榮。

如今郝義彬已是河南省疾控中心主任、鄭州市衛健委主任,扛著河南疾控事業、鄭州醫療事業的大纛,一定程度上決定著全省疫情防控和幾家鄭州市級醫院的發展方向。

這其中幾家醫院,他還親自修整過:

2006年8月,郝義彬剛到鄭州市六院時,一片破亂不堪:道路坑洼不平,晴天揚塵,雨天泥濘,醫療設備落後,門診病房簡陋,分區佈局不合理……

當時有360名職工的醫院,住院病人只有幾十人,日門診量不足200人次。

郝義彬到任後,第一步先找問題,發現鄭州市六院的病根在於目標不清晰,人心渙散,風氣不正。問題找到後,逐一對應解決問題,出臺一系列措施,並明確了醫院的戰略定位:現代化、綜合性傳染病醫院。

自2003年SARS暴發後,國家不僅在全國構築了公共衛生服務體系,還下撥專項防治經費,在郝義彬的領導下,鄭州市六院把握住了這個發展機遇,並且最終增挂“河南省傳染病醫院”的牌子,讓鄭州市六院的發展走向良性迴圈。

三年的時間,他把這家醫院盤活。

在2009年11月,郝義彬再度臨危受命出任鄭州市中心醫院院長。在那裏,他再度謀勢佈局。

相比鄭州市六院,鄭州市中心醫院問題更複雜。

郝義彬到任後僅調研就用了5個月時間,從資産清核評估、人力資源、專業體系、基礎設施、醫療設備、醫院管理六項入手做專項調研。2011年,鄭州市中心醫院制訂了5年發展規劃。

在郝義彬的帶領下,鄭州市中心醫院用5年時間,在發展戰略框架內做了60件大事,涵蓋基礎設施改建、醫院管理、文化建設、平臺搭建、對外擴張5個方面。

郝義彬帶領鄭州市中心醫院用5年時間實現重回鄭州市第一名,位列河南省三級綜合醫院第五(2014年度),成功躋身10億元級俱樂部。

“出身”于鄭州兒童醫院,一次盤活鄭州市六院,一次重振鄭州市中心醫院,一次帶領鄭州人民醫院高品質發展,又再次幫鄭州市六院“滅火”。這是一次輪迴。

當郝義彬第一次交出鄭州市六院大旗的時候,許金生還在河南焦作溫縣。

這個從基層做起的外科醫生,在溫縣一度是風雲人物。

他20歲出頭創立了溫縣人民醫院的心胸外科,34歲就當上了院長。

許金生在任時,溫縣人民醫院業務收入每年以20%的速度遞增,增加的固定資産相當於1997年以前建院40年的總和。此外,溫縣人民醫院還在1995年被評為河南省首家縣級二級甲等醫院。

2010年,許金生離開溫縣政協黨組成員的工作崗位,到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當副院長。2012年,再調到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當院長。

在許金生離開溫縣之前,河南寶豐人馬淑煥還在鄭州市骨科醫院護理臨床一線。

馬淑煥從鄭州市骨科醫院調走之前,連鴻凱是院領導。

2008年前後,馬淑煥到鄭州市六院工作,一直到2012年左右擔任黨委書記,長期兼任副院長、工會主席。

她在50歲這年和許金生在主要領導的崗位上搭班子。三年多後,等到許金生調走,馬淑煥黨委書記的職務就沒有變動過,直到去年7月底被撤職處分。

之後的故事中,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鄭州市骨科醫院産生了很多交集。

共苦未同甘

2015年12月2日上午,許金生到任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

下午,新一屆領導班子便帶領相關職能科室主任深入全院臨床科室進行實地調研,現場辦公,與臨床各科室醫護人員進行“零距離”的溝通與交流。

之後,許金生又到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港區醫院老院區、港區新院址等各部進行摸底調研。

許金生怎麼也沒有想到,由前任院長推動的、在他任上主要完成的港區醫院遷新址,會對鄭州乃至河南醫療産生巨大影響。

時間再度拉回2020年。

1月23日下午,許金生突然接到時任鄭州市衛生健康委主任付桂榮的電話。主要聊了幾件事:

老院區原來有多少張床位?

如果改成新冠肺炎定點收治醫院,能達到多少張床位?

請拿出一個改造方案。

需要説明的是,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前20多天,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剛將港區醫院整體從老院區搬到航空港區南部新建的醫院。新院區命名為“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航空港院區”,這是一所佔地294畝,擁有800張床位的三級甲等綜合性醫院。

騰出來的老院區有17畝,實在是太小。

接到這個電話之後,在各級領導的推動下,方案很快出來:新增“鄭州岐伯山醫院”,在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航空港區醫院(老院區)的基礎上改擴建,不過要再徵收27畝地。2020年開春,1月26日,宣佈建設;1月29日,醫院正式開建;2月5日,行政辦公樓交工。不到十天的時間。

在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部分職工即將結束吃住在工地等困難之前,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戰疫一線的首批新冠肺炎醫療救治梯隊,已經在隔離病區奮戰半個月了。

從2020年1月19日開始,在隔離病房:鄭州市六院的醫護人員每天要穿三層衣服,戴三層手套,全套防護後再進入病區,對病人進行日常查房,然後再根據專家組的意見對病人進行相應的治療,平均每天在隔離病區全副武裝工作8小時以上。

2月13日,來自鄭州市一院、市二院、市三院、市中心醫院、市七院、市九院、市婦幼保健院、市中醫院、市骨科醫院等醫療機構的226名醫護人員,正式入駐鄭州岐伯山醫院。醫護人員進駐後,全員接受了關於新冠肺炎接診救治的各項培訓,2月15日下午,所有醫護人員進行了全流程的接診演練。2月16日中午迎來了首例接診患者。此時,距離鄭州市六院收治全省第一例患者已經將近一個月之久。

截圖來自河南廣播電視臺都市頻道

十家市級醫院的醫護人員都非常辛苦。但最先開始承受較大壓力的是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他們後來收治了全市一半以上的新冠肺炎患者。

失衡與結局

去年7月底,一次例行的核酸檢測結果不脛而走,差點擊穿了鄭州市民歷經洪水之後將要重建的信心。

最開始從微信群裏傳播小道消息:洪災未定,疫情又始。

第二天在官方通報疫情詳情之後,“鄭州發佈”引述市領導的原話:又發現多例疑似病例。

同一天,鄭州市委突然免去付桂榮的鄭州市衛健委黨組書記、主任職務。隨後,鄭州市衛健委黨組召開會議,免去馬淑煥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黨委書記職務。這兩件事連在一起披露給媒體,開始讓氣氛緊張起來。

5天后,國家衛健委聯合調查組的結果也出來了:鄭州市疫情是一起因鄭州市六院院感引發的本土聚集性疫情。

這個結果,一下子將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推向風口浪尖。

一名職工在接受採訪時説:

我們要解決的是病毒和病毒的傳播,而不是解決感染病毒的人,更不是把解決病毒的醫院給解決了……這次院感導致的疫情,醫院確實有失誤之處……希望做出最大努力換得大家安全,請不要再罵我們。

自前年疫情平穩之後,鄭州市六院一直承擔著境外輸入等病例的救治工作。

難以想像,2020年4月之後,在其他醫院醫護陸續脫去防護服的時候,鄭州市六院的醫護人員常年將防護服附著在身,卻不被常人所知。

等到大家知道時,送出的是一陣罵聲,卻無人去理解和共情。

2021年7月31日下午,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抽調醫務人員準備再次重啟鄭州岐伯山醫院,幾天后他們將隨同各醫院抽調的醫務人員一起接收鄭州市六院隔離病區的患者和已發現的院內確診患者及無症狀感染者。

在一部分人眼中,像是鄭州市一院再次拯救了鄭州市六院。

鄭州去年7月底這輪疫情爆發後,逐漸被人詬病的是現在院址還是否科學?

傳染病醫院選址是一個複雜問題,《應急傳染病醫院的選址、設計、建設和運作管理導則》中指出:

傳染病醫院的設計,不僅僅考慮區域定位、人口密度、城市發展方向,還要綜合考量城市風向、地下水、地質構造等問題。

當初鄭州市六院選定在如今的院址,是一群專家最後研判的結果。

鄭州市六院位於鄭州市三環內,已被地圖標注“暫停營業”。圖源高德地圖

鄭州市六院本部位於鄭州市京廣南路與長江路交叉路口向北100米路東,在三環內,周邊學校、住宅、商業林立,人口密集。

但在1987年(一説是1985年),搬遷到現址的時候,周邊還是村莊,叫高砦,周邊全是玉米地、麥田和菜地。近40年的發展,讓這個偏僻之地成了鬧市區。

至少説明,當時的選址是科學且合理的。

2021年8月19日是第四個中國醫師節,儘管疫情防控任務嚴重,當天各大醫院還是舉行了以線上為主的多種形式的慶祝。晚上8時30分,鄭州市衛健委六院重建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召開院周會。會上,市衛健委領導兼院領導郝義彬説:

直面現實,深刻反思;痛定思痛,知恥而後勇。

如芒刺背,鄭州市六院的醫護人員連醫師節也過得這麼不自在。有人説,那一天其實已經初步定下了鄭州市六院選定新址的消息。

十幾天后,國家衛健委官網更新鄭州市六院的備案地址:鄭州市二七區京廣南路29號、滎陽市京城路398號。

滎陽市京城路398號是鄭州宜居健康城鄭州市骨科醫院原規劃用地。這次變更也意味著上文提到的鄭州市骨科醫院將讓出一個院區,交給鄭州市六院使用。

鄭州市六院傳染病相關職能科室以及病房已在新的地方重啟。據1月7日鄭州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新聞發佈會上的資訊,針對封控、管控區域群眾以及隔離觀察人員等高風險人群罹患艾滋病、結核病等傳染病急危重症需送醫救治的,由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滎陽院區集中收治。

1月18日,“醫學界”再次致電鄭州市六院,得到回復:無論是京廣路院區還是滎陽院區,都未收治新冠肺炎患者。

不到兩年的時間,鄭州市六院,先後經歷了磨礪、痛苦、委屈與成長,又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孩子,被家長及兄弟姐妹幫助與照顧。

回首69年來,鄭州市六院脫胎于鄭州市一院,成長伴隨著沒落,為不計其數的河南人民送去健康、幸福和尊嚴。

我們還是期待鄭州市六院破繭成蝶、展翅高飛的那天。到那時,也請將該有的嘉獎與榮譽還給鄭州市六院。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註明“來源:中國網”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電話:0086-10-88828000

傳真:0086-10-88828231

媒體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動合作:0086-10-88828063

廣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