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4月24日 星期三

財經 > 證券 > 主力動向 > 正文

字號:  

揭秘證金公司"救市"賬本:"其他資産"猛增近900倍

  • 發佈時間:2016-04-13 08:42:21  來源:新華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李喬宇

  導讀

  2014年底證金公司的“其他資産”僅為2341.78萬元,而到去年底,該類資産規模已增長至208.41億元,為前者的890倍,在市場人士看來,“其他資産”的這一異常變化可能與2015年證金公司的市場干預活動有關。

  本報記者李維北京報道

  有關證金救市的持倉騰挪問題再度引發市場關注。

  4月12日,此前現身多只藍籌股前十大股東的外管局旗下公司梧桐樹投資平臺有限責任公司(下稱“梧桐樹平臺”)及其兩家子公司在二級市場的所持股份來源得以確認,據媒體報道其均來自於“國家隊”中國證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證金公司)的債務受償。

  事實上,除梧桐樹平臺外,匯金公司及其資管子公司也曾參與到了對證金持股的轉移;而在持倉轉移騰挪之下,證金公司的“救市痕跡”或正在被逐步消解。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得的證金公司財務報告來看,或受益於“救市期間買入持倉”的轉移,證金公司在2015年的業績並未受到救市影響,而其營業收入、凈利潤等多項業績指標均實現翻番。

  不過具體到個別科目,也有部分資産類別出現異常增長。有業內人士分析認為,該類變化不排除是去年證金公司的市場維穩動作所致,但在A股市場逐漸趨穩後,此前異常變化的資産科目也將回歸平常。

  多指標翻番

  日前,外管局旗下公司梧桐樹平臺及其子公司對浦發銀行(600000.SH)、光大證券(601788.SH)等多家上市公司開展增持,而如今這一持股來源已然變得清晰。

  據媒體報道,梧桐樹平臺等公司的增持,係代表央行對證金公司的債務受償,即證金公司以所持股票來對人民銀行的信用支援予以償還。

  除此之外,證金公司的部分持倉還被“騰挪”至證金公司及其資管子公司進行管理。在業內人士看來,證金同多個持股平臺的騰挪動作或意味著,自2015年股市大幅震蕩及監管層出手救市後,證金公司的角色或正從維穩市場向傳統業務“回歸”。

  而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的證金公司2015年多份財務報告顯示,其雖扮演了救市載體這一角色,但當期業績並未受到救市過多影響,且多個指標均翻番。

  證金公司2015年財報披露,其當期營業收入為63.12億元,凈利潤為44.37億元,均較上一年度出現了翻番。

  “轉融通業務是證金公司的主要來源之一,去年A股市場成交旺盛,兩融交易規模屢創新高,轉融通規模相應的增長也讓證金公司從中獲益。”北京一家中型券商非銀金融分析師指出。

  轉融通利息收入一直是證金公司的主要來源,在2013年、2014年兩個會計期間,利息凈收入分別佔整體營收的59.23%和98.40%;不過,從證金公司2015年的收入分類看,其利息凈收入雖然出現增長,但增幅卻並不明顯,且其對營業收入的貢獻率也僅為34.73%。

  與之相對應的是,證金公司去年的投資收益表現較為亮眼。財報顯示,其2015年投資凈收益達41.17億元,較2014年的12.20億元增長達237.46%,對營收貢獻率高達65.22%。不過,其投資收益或歸因于監管層對其資本金的補充。

  證金公司財報披露,截至去年年底貨幣資金高達412.28億元,較2014年增長近400%,而其凈資産也從去年初的302.89億元增長至762.03億元。

  “這個投資收益很可能與股市關係不大,而是來自於資本金的增加,貨幣資金增加了,轉而配置了一些現金管理類産品。”前述非銀金融分析師指出。

  雖然證金公司多個業績指標均出現翻倍,但其總資産體量卻較2014年出現了縮水,截至去年底證金總資産為1108.60億元,同比減少12.44%;而這一原因可能來自於證金公司利用所獲現金償還歷史債務帶來的“杠桿收縮”效果。

  上述財報顯示,證金公司去年初的短期公司債、應付短融券、拆入資金在年底被悉數“結清”,而次級債餘額也由374億元縮水至140億元。

  “其他資産”增近900倍新增“維穩資産”

  在業內人士看來,去年的市場干預行為大部分未能體現在證金公司的財務報告中,這或意味著,隨著A股市場逐漸趨穩,其臨時“救市載體”的職能正在被逐步剝離。

  “能夠看出去年證金公司的持倉證券去年底就開始不斷地向其他平臺轉移了,並用持倉對此前債務進行了交換,這對於證金公司的轉融通等主業是個保護。”一位接近監管層的券商人士認為。

  事實上,2015年資本市場的動蕩並非在證金公司的財務報告上“毫無痕跡”。例如,證金公司資産科目中的“其他資産”就較2014年出現了超大幅度的異常增長。

  據財報顯示,2014年底證金公司的“其他資産”僅為2341.78萬元,而到去年底,該類資産規模已增長至208.41億元,為前者的890倍,而該科目也是證金公司資産科目下增速最為迅猛的部分。

  在市場人士看來,“其他資産”的這一異常變化可能與2015年證金公司的市場干預活動有關。

  “一年就增長了200多億,而證金整個資産才1000多億;這種變化很可能和之前的救市有關。”一位國有大行金融市場部人士認為,“這個科目下可能有一些是去年救市買入的證券類資産,還有可能是用於中證金融資管計劃的出資。”

  由於上述財報未經審計,且並未對具體科目進行註釋,而截至截稿前,記者亦尚未能與有關方取得聯繫對其他資産的異常增長原因予以確認。

  此外,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還注意到,在證金公司的2015年資産負債表中的資産項下,還新出現了“維穩資産”這一類別,而在2014年及更早的會計報表中,該科目則並未出現。不過據報表披露,該科目的期初、期末餘額均為零。

  “這個維穩資産科目應該是新出現的,不排除這個科目用於擱置表內用於維持資本市場穩定而買入的證券類資産。”一位銀行間市場交易員分析稱,“後來這個科目被清零了,也就是説維穩資産可能被騰挪或者轉移管理到其他科目或主體了。”(21世紀經濟報道)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