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31日 星期五

財經 > 證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號:  

部分公司並購資産業績變臉

  • 發佈時間:2016-03-23 01:09:23  來源:中國證券報  作者:徐金忠  責任編輯:蘇杭

  隨著年報漸次披露,上市公司的並購資産陸續交出2015年的成績單。在高溢價、高業績承諾的“兩高”並購大行其道的背景下,多家公司近期公告並購資産去年業績不達此前承諾,並有多家公司因此計提商譽減值。

  上市公司的“兩高”並購預案也引來監管部門的關注,上交所和深交所的問詢函直指估值差異和交易風險。業內人士表示,“兩高”並購背後是部分上市公司急於購買優質資産、實現業務轉型等的考慮,但部分公司的並購背後或“另有所圖”。

  部分並購資産業績“變臉”

  星星科技3月22日公告稱,子公司深圳市聯懋塑膠有限公司2015年度的業績承諾未實現。此前公司以140000萬元的價格收購深圳聯懋100%股權。根據業績承諾,深圳聯懋2014年至2017年扣非後凈利潤分別不低於8000萬元、15000萬元、18000萬元、21600萬元。2015年,深圳聯懋僅實現凈利潤11902.30萬元,未完成業績承諾。星星科技表示,智慧終端市場進入飽和期、新客戶佈局産出滯後等原因造成深圳聯懋業績未達預期。深圳聯懋業績承諾方將實施業績補償。

  無獨有偶,斯太爾的並購資産也出現了成績不理想的情況。斯太爾此前定增募資收購了斯太爾動力(江蘇)投資有限公司(原武漢梧桐矽谷天堂投資有限公司)100%股權,並於2014年1月完成了相關工商變更登記手續。江蘇斯太爾2014年-2016年的承諾業績為扣非後凈利潤分別不低於2.3億元、3.4億元和6.1億元,共計11.8億元。而2014年江蘇斯太爾就沒有實現業績承諾,業績缺口為1.56億元,隨後相關承諾方進行了業績補償。此次江蘇斯太爾更是凈虧損1056萬元,與承諾利潤數差額為35056萬元,缺口巨大。公司表示,宏觀經濟下行壓力依然較大,其高性能柴油機板塊和碳酸鋰板塊尚屬建設投入期,未達盈虧平衡點,導致江蘇斯太爾虧損。

  面對並購資産業績變臉,輝煌科技等公司公告計提部分商譽減值準備加以應對。公告顯示,此前,輝煌科技分兩次以現金方式收購了國鐵路陽100%股權。收購後國鐵路陽2015年營業利潤、凈利潤均低於2014年,也低於收購時預測數據。公司為此計提商譽減值準備,並計入公司2015年年度損益,致使公司2015年凈利潤減少1264.81萬元。根據藍色游標業績快報,報告期內,公司全資或控股子公司博傑廣告、今久廣告、WAVS的2015年業績情況下滑較為明顯,公司對收購博傑廣告、今久廣告、WAVS形成的長期資産確認合計88791.00萬元減值損失,從而對營業利潤總額産生重大負面影響。公司同時對博傑廣告和WAVS的收購對價進行調整,確認52091.95萬元營業外收入,衝抵後此項因素合計對公司利潤總額的凈影響為-36699.05萬元。

  “兩高”並購頻現

  梳理上述並購資産業績變臉的公司發現,除了宏觀經濟環境、行業環境、項目投資産進度等因素外,並購時高溢價、高業績承諾是上市公司並購資産成績難以達標的重要因素。以斯太爾、藍色游標等公司為例,並購資産50%以上的溢價是小巫見大巫,動輒出現幾倍溢價的情況。為了支撐高溢價,高業績承諾也隨之誕生。很多並購資産的業績承諾與並購前的實際數據“不在一個數量級”。這種情況在文化傳媒、遊戲等輕資産行業表現更為突出。“高溢價和高業績承諾相互‘刺激’互相推高,特別是在熱門的遊戲、影視等領域。其中的風險受很多因素影響”,浙商證券人士表示。

  雖有前車之鑒,但“兩高”並購之風仍在盛行。精功科技近日公告,擬以非公開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深圳市盤古數據有限公司100%股權。資料顯示,盤古數據是一家網際網路數據公司,本次交易作價暫定為52.5億元,預估增值率高達682.43%。值得注意的是,盤古數據2014年至2016年2月期間無主營業務收入,處於虧損狀態。而根據業績承諾,盤古數據2016年-2019年實現的經審計的凈利潤分別不低於3.3億元、5.9億元、6.9億元和7.8億元。同樣,新文化公告,擬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千足文化100%股權。公告顯示,截至2015年12月31日,千足文化未經審計凈資産賬面價值為1428.49萬元,100%股權的預估值為21.6億元,增值率約15020.81%。交易對手承諾,2016年-2019年,千足文化扣非後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不低於1.4億元、1.9億元、2.3億元和2.76億元。2015年千足文化實現營業收入1.45億元、凈利潤僅為2011.94萬元。

  上市公司高溢價收購及高業績承諾已引來多方關注。根據煤炭上市公司金瑞礦業重組方案,公司欲放棄煤炭業務向遊戲行業轉型。金瑞礦業並購資産成都魔方截至2015年12月31日的凈資産賬面價值為12799.89萬元(未經審計),100%股權預估值為72293.72萬元,預估增值率為464.80%。成都魔方原股東承諾,2016年-2018年預測凈利潤分別達6000萬元、8000萬元和1億元,三年累計凈利潤不低於2.4億元。但成都魔方2015年、2014年的扣非凈利潤分別為2031萬元、958萬元。金瑞礦業的“兩高”並購方案一經公佈,引來上交所的問詢函。上交所關注成都魔方的資産盈利可持續性、估值差異和交易風險三大問題。同樣,遠方光電作價10.2億收購維爾科技的方案亦引來深交所的問詢函,問詢函共計14條意見,直指高溢價收購的原因及風險,以及標的公司業績承諾能否完成等。

  相關監管需加強

  “兩高”並購頻頻涉險且引來監管部門重點關注,但仍有公司前赴後繼,關鍵在於背後的“資本伐謀”。

  “高溢價收購、高業績承諾並購背後,是標的資産原股東、上市公司大股東、機構投資者等構成的利益鏈條。首先,在標的資産方面,不同於此前的較為單純的投資關係,很多並購資産背後的投資方涉及到投資基金等資本,這部分資本需要借助高溢價獲利離開;第二,近年來頻頻出現上市公司收購大股東資産的情況,大股東更是希望自己的資産獲得高估值,在獲取現金回報或是股權收益的同時,上市公司二級市場股價水漲船高,大股東也獲益豐厚;第三,在並購鏈條上經常出現私募資金、投資公司等的身影,可能在並購事件的多個環節上施加影響,成為資金、資訊等的仲介,助推了上市公司並購的這一現象”,上海一家投資公司負責人表示。

  從交易所密集關注“兩高”並購的情況看,並購背後的資本伐謀正面臨監管的“緊箍咒”。“不正常的並購市場,將累積市場風險,高溢價並購、業績不達標,將損害上市公司自身的造血功能及價值。”中銀律師事務所律師認為。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