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7月06日 星期三

財經 > 證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號:  

葉檀:希望王石“不歡迎民企”非真情流露

  • 發佈時間:2016-02-03 07:22: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李喬宇

  王石“不歡迎民企”的表態把自己推到了民企的對立面。

  此前,很多人對寶能與萬科之爭持中立態度,也有部分人對寶能的資金來源有疑問,而萬科的信用與發展是多年市場化的結果。

  但王石在天山峰會上一句話,卻把單純的技術性問題變成了是否支援改革的立場問題——他表示在現有國情下,如果行業內舉足輕重的是一個純的外商或民營企業,會有危險。“所以民營企業,不管我喜歡你,不喜歡你,你要想成為萬科的第一大股東,我就告訴你,我不歡迎你。”

  剖析王石這句話有兩層意義:第一,他是立足於中國土壤的識時務的人。中國現有土壤下,想要把企業做大甚至做成百年老店,不是單純的外資或者民資能夠完成的,必須以民企的效率與國資相結合,總而言之,沒有國資這頂帽子是不行的。第二,萬科能做到現在這樣的規模,未來還有稱霸世界的野心,這就是混合所有制的優勢體現。

  中國需要什麼樣的混合所有制,或者中國未來會出現什麼樣的混合所有制企業,誰也不知道。但目標是清楚的,就是突破國企的低效與某些民企的低信用。而適合中國現實土壤的企業模式是不是一定會出現在混合所有制中?這倒未必。

  天使投資人周掌櫃撰文指出,華潤作為大股東出現在萬科是偶然的。“國企需要樹立這種完全淩駕於董事會之上操控公司的‘超級偶像’嗎?或者我們問問國資委,每個國企都安排王石這樣的明星經理人是否符合國資利益。如果國企作為大股東就是要插手,並且違背了管理層的意願,萬科何去何從?這對於大股東而言是天然的權利,我們不能把大股東心照不宣的權利讓渡當作理所應當,這並不受到法律的保護,如果法律保護的是華潤與萬科這樣的模式,中國也就沒有《公司法》、《證券法》的存身之地了。”

  到現在為止,萬科確實是一家成功的企業。公平地説,筆者並不認為萬科的成功就是因為王石背後的關係。原因很簡單,有很多人有關係有資金,但能夠真正建立一家成功的實體企業的人並不多,甚至有很多人沒能為社會創造價值,反而是在損耗社會的價值。如果在中國房地産市場化之時把萬科作為一個標桿企業,萬科股東就可以獲得與中國房地産同步發展的收益,萬科的管理層功不可沒。王石過去一直在為社會創造價值,公眾的敬意存在於他創造的社會價值,而不是他個人。

  但一碼歸一碼,這並不意味著萬科管理層不經過程式就可以永遠握有主動權,制止他人覬覦龐大的現金流。如果王石不希望企業落于他人之手,最好的辦法是增加管理層的話語權,或者讓萬科也像阿裏一樣擁有特殊投票權,這是契約精神。

  同樣是地産界的大佬,黃怒波在不久前稱“在商言商是個陷阱”,但企業家的根本作用就是建立企業效率。如果中國的企業家大多數説出不歡迎民資的話,中國的市場化將迅速凋零。

  只要具備一定的前提,王石可以不歡迎寶能,但不歡迎民資?呵呵。你問問正在創業的80後、90後答不答應。如此直白的歧視出諸改革獲益者和市場化獲益者之口,我希望這只是王石情急之下的胡説,而不是一家標桿性企業、一個標誌性人物的真情流露。

  《北京青年報》對此事的評論是,法律對於開拓性的企業家精神保護不夠。業務創生期,法不禁止皆可為;一旦出事,所有沒法律依據的創新做法都成為罪證。國有體制下追責的銳利度遠不及此。隱含行政級別的國企領導辦壞事情,首先考慮的還是在體制內框架下進行處罰,移送司法機關一般都是非常嚴重的情況。這需要的是法律的完善、是企業家堅忍的努力、是政府的改革,而不是排斥民營企業。

  從現實角度出發,中國不可能一步登天擁有成熟的市場經濟,也不可能一天之內建立起契約精神,但天下大勢浩浩蕩蕩,前進的方向是不會改變的。誤判大勢説明落伍。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