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9月27日 星期二

財經 > 證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號:  

質押股危局重現 同洲電子被逼停牌

  • 發佈時間:2016-01-18 03:32:00  來源:新京報  作者:朱星  責任編輯:李喬宇

  曾經叫板小米、樂視,要做“東方喬布斯”的同洲電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簡稱“同洲電子”)實際控制人袁明,再次成為輿論焦點,不過這一次出名不是其高調的言論,而是質押的股票面臨“爆倉”風險。

  同洲電子1月11日晚間稱,因袁明質押的股票接近警戒線,公司股票申請停牌。有律師認為,股票質押面臨平倉風險,股東一般會追加質押物,袁明可能是資金方面出現問題,補不起倉才停牌。

  自2014年9月起,袁明通過減持同洲電子的股票,累計套現逾8億元,不過這些並未能解決其的資金壓力。而在袁明不斷套現的同時,公司高層依舊持續動蕩。

  大股東質押股險被平倉

  同洲電子1月11日晚間發佈停牌公告:因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袁明質押給國元證券的股票接近警戒線,根據相關規定,經向深交所申請,公司股票于1月12日開市時停牌。

  袁明合計持有同洲電子1.26億股,佔總股本的16.88%,其中,1.22億股已用於質押融資,佔其持股的96.53%。

  公告稱,質押股份的融資警戒線與平倉線均為8.5元至9.5元,該質押股份已接近警戒線和平倉線,公司控股股東質押股權後未進行配資和高杠桿融資。

  1月11日,同洲電子股價在連續三個交易日下跌後報收10.03元/股。如果再跌下去,就面臨被平倉的風險。

  對於同洲電子的停牌理由,業內看法不一。

  一位私募人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擔心股價持續下跌,被要求追加抵押物,選擇技術性停牌,為大股東爭取時間,等股市好轉後再復牌,從規則上來講是沒問題的。”

  “上市公司停牌的理由五花八門,去年6月份股災的時候,各種停牌理由都來了。”該私募人士稱。

  不過,證券律師王智斌則表達了不同的看法,其告訴新京報記者:“質押協議一般都會約定追加資金或抵押物,面臨平倉線,只要大股東能夠追加抵押物,是不會導致公司控制權變更的。這樣的理由停牌有些牽強。”

  “將通過籌措資金、追加保證金或者追加質押物等有效措施降低融資風險,以保持公司股權的穩定性,並在實施相關措施後儘快復牌。”袁明稱。

  時代九和律師事務所合夥人陸群威表示,因為大股東質押股票面臨平倉而停牌的公告很少見。

  “一般快到平倉線的時候,股東都會和金融機構私下接洽,追加資金或抵押物,不會鬧到臺面上的。”陸群威猜測:“應該是私下和券商沒談好,大股東資金有問題,補不起倉了。”

  1月15日,同洲電子證券部工作人員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復牌時間目前還不清楚。”該工作人員稱,大股東正在想辦法解決股權質押面臨平倉帶來的風險。

  至於外界猜測是不是大股東資金出現問題,該工作人員稱,公司只有接到通知才知道要停牌,其餘的事情不清楚。

  曾兩次在股價臨爆倉時停牌

  袁明本次瀕臨爆倉的股份質押融資,是2015年5月6日質押給國元證券的1215.57萬股,用於辦理股票質押式回購業務,到期回購日為2016年5月4日。

  公告顯示,上述質押股份為袁明持有的高管鎖定股,質押當日股價報收13.8元。一般而言,流通股質押融資比例遠遠高於非流通股股份。

  袁明前一天才剛剛解除上述股份質押,2015年2月13日,其將該股份曾質押給重慶國際信託有限公司。

  2014年7月11日,袁明還將其持有的公司高管鎖定股155萬股,質押給七台河市聚賢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夥)。

  2015年6月中旬,股市“變臉”,其後同洲電子多次停牌,每次停牌的節點都在其股價低點。

  2015年7月2日,A股整體下跌,同洲電子跌至平倉線。當日晚間,同洲電子就以“正在籌劃重大事項”為由宣佈停牌。

  同年11月5日,同洲電子公告與相關方簽署的合作意向書,並宣佈復牌,復牌後,股價連續兩個交易日漲停。

  復牌後,袁明等高管還因7月的增持承諾,增持了股票,並帶動了同洲電子股價上漲。其中,2015年11月10日,袁明還通過定向資産管理計劃,斥資3999.6萬元,增持了281.76萬股。與袁明一同增持的還有公司的兩位副總經理和一位監事,其中副總經理王特只花了1100元增持了1手;監事王偉紅買了10手,共計1.4萬元。

  在此後的11月30日,同洲電子盤中跌近平倉線,其隨後以“擬披露重大事項”為由停牌,並宣佈籌劃將子公司轉讓給第三方。半個月後,同洲電子以與交易對方“未能就部分合作條款達成一致”為由宣佈終止資産重組並復牌。

  從同洲電子停牌的節點看,前述兩次停牌,公司股價都接近跌破袁明質押的平倉線。

  前述私募人士表示,同洲電子這樣技術性停牌後,等到股市行情好轉後,再復牌,能避免爆倉的風險。

  袁明兩輪減持套現超8億

  自2014年9月開始,袁明就不斷減持其持有的同洲電子股票,當月的25日,袁明以“個人財務安排”為由,減持1500萬股,套現1.4億元。

  2014年12月23日,袁明再一次減持3400萬股,套現2.6億元;三天后,袁明再一次套現4829萬元。

  2015年甫始,袁明再一次以“個人財務安排”為由,宣佈未來6個月內減持同洲電子股份。該輪減持于2015年2月2日完成,袁明合計減持4103.6萬股,累計套現達3.7億元。

  兩輪減持,袁明共套現超8億元。

  袁明減持時,外界猜測其是為了參與同洲電子非公開發行股票認購。

  不過,2015年6月,原本于2014年承諾認購同洲電子非公開發行股票的袁明,決定放棄本次認購,理由是袁明及其一致行動人袁華,在公司本次非公開發行股票申請期間發生了股票減持行為,袁明認購本次非公開發行股票,可能受到《證券法》第四十七條相關規定的制約限制。

  除了在股市減持套現,2015年3月,袁明曾將其持有的深圳市中匯影視文化傳播股份有限公司20%股份轉讓給孫莉莉,後者是同洲電子前副董事長。隨後,中匯影視引入盛大文學原CEO侯小強,並增加註冊資本。

  雖然減持套現不斷,袁明依舊將股票質押融資,才導致了同洲電子被迫停牌。

  公司高層持續動蕩

  在袁明不斷減持的同時,同洲電子高層動蕩問題一直持續。

  有媒體統計,自同洲電子上市截至2014年2月,其共有17位高層離職,包括副董事長孫莉莉,以及多位董事。

  剛過去的2015年,同洲電子高層的動態依舊在持續。袁明的職務也不斷變化。

  最近一個離開同洲電子的高層是上市公司董事、總經理葉欣,其于2015年11月30日辭職離開同洲電子。葉欣于2015年1月被聘為上市公司總經理。

  接替葉欣的是時任同洲電子副總經理的顏小北,其也是去年5月29日才成為上市公司的副總,同年8月份還兼職了公司的財務總監,當時,同洲電子財務總監段春輝辭職離開。

  去年7月,時任副總經理、董秘龔蕓也辭去了在同洲電子的所有職務離開公司,袁明不得不兼任公司董秘。

  2015年,同洲電子離職的高層還有副總經理楊瑞良、監事高長令、董事兼副總經理易睿。

  關於眾多高層的離職,同洲電子證券部工作人員1月15日稱,高管離職都是個人原因,公司的管理較完善,有離職的都能很快補上,對公司的運營基本上沒有影響。

  ■ 相關

  證監會:未出現大股東被平倉現象

  隨著近期股市下跌,股權質押的風險再一次顯現,據統計,截至1月13日,兩市有189隻個股的股權質押已跌破理論平倉線,涉及質押市值1304.65億元。另有218隻個股的股權質押已經跌破理論警戒線,涉及質押市值高達1625.36億元。

  在短暫反彈後,1月15日收盤,滬指再跌3.55%至2900.97點,股權質押風險再一次顯現。

  數據顯示,截至1月15日收盤,大名城中天城投保千里等股價進入平倉線區間。一位不願具名的私募人士表示,一般質押的股權面臨平倉風險時,股東會提前和券商、銀行等溝通,追加資金或抵押物,這樣不存在風險就不用公告。

  在股市前景難測之際,銀行已經在為避免股權質押風險而行動。

  據媒體報道,部分銀行已經停止接受中小創的股票質押,只做滬深300的股票。且滬深300的質押率也由常規的50%,下調到了35%至40%。該報道稱,券商已經時刻盯住市場,一旦臨近平倉線,就準備隨時打電話要求對方補倉,已有部分股票跌破預警線,採用現金的方式補足。

  一旦大股東沒有能力補倉,則會存在喪失上市公司控制權的可能。

  面對潛在的危險,上市公司大股東紛紛採取自救措施,除了停牌救助大股東的同洲電子和顧地科技外,還有股東提前解除股權質押。

  1月7日,泛海控股的控股股東中國泛海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就將其質押給安信證券的4.3億股,辦理了解除質押手續。

  證監會新聞發言人鄧舸1月15日在例行發佈會上稱,截至目前,尚未出現上市公司大股東因為股票質押回購業務而平倉的情況。

  “一般快到平倉線的時候,股東都會和金融機構私下接洽,追加資金或抵押物,不會鬧到臺面上的。(同洲電子)應該是私下和券商沒談好,大股東資金有問題,補不起倉了。”

  ——時代九和律師事務所合夥人陸群威

同洲電子(002052) 詳細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