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5月21日 星期六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黃益平:中國經濟發展為“大國經濟”

  • 發佈時間:2015-12-31 13:07:00  來源:新華網  作者:特稿·新華國際客戶端  責任編輯:羅伯特

  新華網北京12月31日電 從股市震蕩、匯率起伏的市場波動,到人民幣“入籃”、亞投行成立的利好,2015年的中國經濟與世界“互動”頻繁。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國經濟2015年最大的特徵就是發展為“大國經濟”,在各個領域都展現出全球影響力。

  【“入籃”:人民幣國際化加速】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執董會11月30日批准人民幣作為第五種貨幣,與美元、歐元、日元和英鎊一道構成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人民幣在SDR貨幣籃子中的權重為10.92%,高於日元和英鎊,低於美元和歐元,新的貨幣籃子將於2016年10月1日正式生效。

  

  作為彌補國際收支不平衡的一種儲備資産,特別提款權並不是貨幣,也沒有以特別提款權計價的金融資産。黃益平認為,儘管如此,人民幣“入籃”仍然是一個大事件,人民幣是否在特別提款權裏地位是不一樣的,“人民幣和其他4個主要儲備貨幣已站在一起,這有助於我們下一輪的人民幣國際化進程,我已經聽説有好幾家機構打算發行人民幣計價資産。”

  黃益平還表示,人民幣入籃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改革也是有利的。當前,國際經濟結構已經發生改變,新興市場國家在世界經濟中比重越來越大,但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的話語權並沒有顯著提高。“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改革一直步履維艱,人民幣加入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也是中國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投票,説明中國會繼續支援這個組織,利用這個平臺,”他説。

  此外,黃益平強調,國內資本市場還不夠龐大是人民幣“入籃”後的一大挑戰,“有人説人民幣已經是儲備貨幣了,有人説還不是。但儲備貨幣就要誰想投資都可以投,才能發揮作用。我們遇到的第一步壓力就是境外央行和主權財富基金會增持人民幣資産,但我們的規模還不夠。”他表示,短期內人民幣國債需求上升10%並非不可能,但這足以影響國債價格和收益率。

  【亞投行:中國首倡的多邊金融機構】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協定》12月25日正式生效,亞投行宣告成立。這是全球首個由中國倡議設立的多邊金融機構。

  亞洲開發銀行數據顯示,亞洲國家基礎設施投資需求每年約為7300億美元,這一需求規模將至少維持到2020年。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多邊開發銀行在本地區基礎設施年度投資規模約為100億至200億美元。

  

  黃益平認為亞投行是一個很好的創意,一方面是對國際經濟組織的一種補充,同時也是中國與世界分享發展經驗的一種嘗試。“現在亞洲基礎設施投資缺口非常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也曾發表報告,説應更多地投資基礎設施。但實際上,現有的國際經濟組織沒有這個能力來動員足夠多的資金。中國發起這樣一個機構,對解決當前困境提供了有益補充。”

  “最近一兩年,修建基礎設施能夠支援經濟增長,這個結論大家都已經看到了,”黃益平説,“在這一點上,中國確實有自己的經驗。亞投行首先會支援修建很多‘硬’基礎設施,然後還有包括教育、養老等軟的基礎設施,這些都是中國做得很成功的地方。”

  但經驗不足或許是亞投行的最大挑戰。黃益平説,經驗的缺乏會表現在如何協調和領導兩方面,中國之前沒有倡導建立過一個國際金融機構,如何在調動各個成員國積極性的同時,又比較高效地形成共識、推進議程,這是一個慢慢學習的過程。

  【挑戰不小,謹慎樂觀】

  美聯儲主席珍妮特·耶倫在9月的一次記者會上表示,中國經濟增速是影響美聯儲決策的因素之一。

  黃益平提醒道,2015年一系列事實表明中國在金融和資本市場産生了全球性影響,儘管亞投行、人民幣“入籃”等成績亮眼,中國經濟仍面臨艱巨的挑戰。

  他説,人民幣“入籃”後,中國金融領域改革要處理好協調問題,在開放和穩定間尋求平衡。“未來的目標是走向相對自由的浮動,但協調不好可能導致新的風險,比如我們一下子全放開了,很可能導致人民幣匯率出現劇烈波動,也會衝擊到其他國家。資本項目也是一樣,方向是開放,但是也要避免這一過程中出現比較大的資本外流,引發國內金融不穩定,尤其是在美聯儲加息這個檔口,這個時候開放節奏會比較謹慎。”

  根據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的數據,2015年12月30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為1美元兌6.4895,而1月平均匯率為1美元兌6.127。黃益平表示,目前對人民幣普遍存在貶值預期,但實際上中國的經常項目盈餘、外匯儲備規模和外債負擔都不支援人民幣貶值,這一預期比較可能的變數就是中國經濟增速。

  根據國家統計局發佈的數據,中國前三季度國內生産總值(GDP)同比增長6.9%。

  “低勞動成本基礎上的製造業沒有活力了,産能過剩問題也很突出,現在關鍵看新的産業能不能起來,客觀來説我們是有希望的,”黃益平説,“從公佈的數據來看,經濟結構有很多積極變化,服務業比重在上升,消費在增加,居民收入分配在改進,但這個過程才剛剛開始。”(馬驍 劉學)(特稿·新華國際客戶端)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