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7日 星期二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八問楊國平:問題出在哪?

  • 發佈時間:2015-10-08 03:29:41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與楊國平約在古北的一家咖啡館。他提前20分鐘到,沒有隨行人員。現在,他的主要身份是外界熟知的大眾交通(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今年,距離他當年受命創辦“大眾出租”,已經過去了27年。上午的咖啡館很安靜,楊國平則説現狀讓他不平靜。在他看來,現在上海的計程車行業,又到了不改不行的地步。

  ■本報記者 高淵 鄭紅

  記者:當年曾説計程車是上海的名片,你覺得現在還是嗎?

  楊國平:現在差距比較大了,可以用“三個不滿意”來概括。

  第一個是乘客不滿意,時常要不到車,車子臟,服務態度差,拒載時有發生。

  第二個是駕駛員不滿意,計程車駕駛員在上世紀90年代的時候,收入可以排進全市前十,當時上海每人平均月收入是千元左右,而計程車駕駛員已經達到三四千元。現在駕駛員地位相對就比較低,市區的人都不願意做,原來有段時間崇明司機蠻多的,但現在他們更願意到長興島的工廠工作,離家近、成本低。後來招過一些外地駕駛員,但有不同看法,現在基本停了。

  第三個是政府不滿意,政府認為這個行業服務品質整體下滑。自從前年有了滴滴、快的和優步以後,行業又有了新的情況,還需要做穩定工作。

  記:最關鍵的問題出在哪?

  楊:我認為核心是定位問題,到底應該是公益性,還是市場化,這個定位一直在搖擺。

  現在上海一天的客流,大致是地鐵775萬人次,公交車730萬人次,出租汽車283萬人次,加在一起約1800萬人次。計程車到底是姓“公益”還是姓“市場”,一直有爭議。認為姓公益的一方認為,它是公交的補充,應該走低票價路線,讓老百姓坐得起。但帶來的後果是,上海的計程車滿足不了這麼大的需求。

  另一種觀點認為,國際上很多計程車就是市場化的,滿足一部分人點到點交通的需求,價格高出公交和地鐵不少。上海的計程車價格一直比較低,但道路承載能力有限,公共交通還是要靠公交和地鐵。

  記:計程車現狀不令人滿意,一般認為關鍵是“份子錢”太高,計程車公司有暴利。你當然不會同意,但能説一些讓大家信服的理由嗎?

  楊:現在我們的計程車分兩種,一種是承包車,就是駕駛員花12萬元租賃車輛經營權,這種車每個月交3000元左右管理費,其中包括一部分保險費用,四金由駕駛員自己交。另一種是指標車,一般兩人開一輛車,每個月上交8000多元。這個標準不是公司定的,是行業標準,全上海統一。

  推出駕駛員買斷車輛的做法,一是讓駕駛員的作息時間更加靈活,二是他們每月收入比開指標車高1000元左右,做得好就更高,三是駕駛員會更加愛護車輛,因為車是他的了。

  外界都以為輪子一轉鈔票就來,不是這回事,管理成本在不斷上升。一輛車一年下來公司利潤只有五六千元,這算做得好的。因為管理成本高,場租費、管理人員、後勤、後臺都是管理成本。

  記:現在計程車對你們公司來説,就是一塊“雞肋”?

  楊:我們主要是靠金融、房地産、旅遊、酒店,還有小額貸款公司,我們的利潤中,計程車佔比很低。

  對上市公司來説,計程車的回報率很低。現在上海的四大計程車公司,對計程車都已經沒啥興趣了。原來熱門的時候,計程車牌照出來大家都去爭,一個牌照要四五十萬元,現在挂出來沒人要。像海博出租已經從海博股份裏面劃出來了,強生和巴士兩家計程車公司合併,錦江主要對酒店有興趣。大眾也是這樣,最近有一家公司要賣給我們500輛計程車,甚至説牌照不要錢,我們不要,因為基本不賺錢。

  記:你怎麼看滴滴、優步,它們是現在的行業鯰魚嗎?

  楊:就算是鯰魚,也是弊大於利。而且利是暫時的,弊端是長遠的。因為有了這些平臺,駕駛員可以挑揀業務、講價,很自由,車輛身份和駕駛員資質都不受控。它們對出租汽車是沒有盈利模式的,靠大量燒錢補貼吸引市場,卻不承擔管理和安全責任。它們盈利主要在專車上,最終目標是上市。

  他們其實是攪局者,不是帶動行業變革的鯰魚。計程車行業還是要有正規的平臺、正規的公司、正規的車子、正規的駕駛員。

  記者:你們自己有什麼辦法應對?

  楊國平:我們準備推出自己的平臺,叫“大眾出行”,國慶後試運作,年底前上線。這個平臺可以網上叫車,也可以用96822電話叫車,我們也聯合了其他一些出租企業。平臺上也有正規的專車,還要保證機場、車站、會展中心等重要站點用車。計程車代表上海形象,接下來迪士尼開園以後,考驗會更大。

  記:上海計程車現狀有無解決之法呢?

  楊:肯定有解的。第一要有頂層設計,要有管理委員會,要高度重視。第二要有橫向的協調機制,可以由交通委牽頭,物價局、工商局、交警總隊一起協調,相關政策要及時研究出臺。第三要強化行業協會的作用,國際上計程車管理都是靠協會管理的,而我們的協會沒啥用,樣樣事情都要政府衝在第一線。政府應該定標準,具體實施在協會,這樣反而管得好。

  記:你還是上海計程車的形象代言人嗎?

  楊:整個計程車行業地位在下降,計程車企業的經營者也不像過去有地位了。現在,各方面政策不配套,我們也感到孤掌難鳴。比如我們曾經用過賓士車,考慮狀況成本較高,當時希望適當提高一點運價,但最終沒能實現,賓士車只能退出運營。還有,駕駛員招不到,我自己也感到臉上無光。但素質好的外地駕駛員排隊等著也進不來,很多事情讓我們感到很無奈。

  我們原來提過口號,上海計程車要做亞洲一流、國際先進,這個目標不高啊。但現在我們很難為情,比國際先進水準落後了不少。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