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0年11月24日 星期二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魯政委:應邊救市邊“補羊圈”

  • 發佈時間:2015-09-22 02:32:38  來源:新京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過去百日股市的表現如何?監管層打出的組合拳是否見效?股市反彈是否已經確立?不同的投資者,有著不同的理解和評判。

  9月20日,新京報記者採訪了證券方面的專家——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武漢科技大學金融研究所所長董登新。

  魯政委和董登新均認為,杠桿是導致暴跌的元兇。

  未來何去何從?魯政委建議,監管層應該著力於相關制度的改進,發動每一位投資者去監督市場。董登新則認為,市場化和法制化是未來的改革方向。

  回顧本輪的A股調整與監管層展開的大救市,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經歷百日救市,監管層需要及時“補羊圈”,亡羊補牢仍不晚。魯政委認為,在非理性暴跌之初,監管層應該救市避免系統性金融風險。同時,在救市的過程中,應該逐步完善制度。

  新京報:自2015年6月15日以來,A股遭遇了非理性暴跌。你認為本輪暴跌的原因是什麼?

  魯政委:這一切的根源在於“高杠桿”。為何配資機構會給出那麼高的杠桿?

  因為我國股市的跌停板制度的存在,導致不少配資公司低估了風險。目前A股一天最多下跌10%,許多配資機構認為設置連續兩個跌停就強制平倉就足夠安全。

  新京報:如果沒有跌停限制呢?

  魯政委:如果我國股票交易沒有漲跌停限制,比如某只股票一天可能暴跌50%,那麼配資公司應該不敢放那麼高的杠桿。

  因此,如果監管層取消跌停板限制,就會倒逼配資公司不敢放那麼高的杠桿,本輪股市的暴漲暴跌也就不會出現。

  新京報:除了取消跌停板,漲停板也需要取消嗎?

  魯政委:香港、英美等國家和地區,都沒有漲跌停限制,也沒有出現股市的“民不聊生”。

  新京報:本輪股市的暴跌,監管層採取了一系列措施出手相救。

  魯政委:我本人也是早期救市觀點的主張者。事實上暴跌不是救市最根本的原因,而突然的暴跌可能會誘發系統性金融風險,這是根本原因。

  新京報:系統性金融風險具體指什麼?

  魯政委:系統性金融風險具體是指正規金融機構的成批倒閉,即那些從監管部門取得了牌照正常經營的機構。那些非法配資的機構,因高杠桿導致爆倉倒閉的,則不屬於系統性風險。

  新京報:為何説連續的暴跌會導致系統性金融風險?

  魯政委:公募基金的開放贖回與股市的跌停板之間的不相容,這是本輪救市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本輪股市暴跌中,曾經一度出現一千多只股票跌停,一千隻股票在停牌,僅有六七百隻股票在交易。那麼,這就導致流動性喪失。

  公募基金都是可以每日開放贖回的,眾多“基民”都來贖回基金,而基金公司持倉的股票也基本賣不掉。這就導致公募基金可能會出現“剛性兌付危機”,沒錢給基民。

  新京報:在本輪暴跌行情中,不少人直指有部分機構或個人涉嫌操縱股市。對此,你怎麼看?

  魯政委:造成這個局面的根本原因,在於監管層沒有發動“人民戰爭”,即讓每一個市場主體參與監督市場。市場主體是投資者,天然有動力去監督,因為如果不監督可能會導致自己成為受害者。

  新京報:本輪股市震蕩最大的教訓是什麼?

  魯政委:本輪大跌最大的教訓是,應該邊救市邊補羊圈。

  目前證金公司救市,造就了很多“王的女人”,但卻忽略了“補羊圈”,導致千股漲停與千股跌停的局面交替出現。

  新京報:本輪大跌之下有哪些制度需要改進?

  魯政委:制度完善成為救市必不可少的一環。目前雖然局部制度不斷完善,比如清理配資等,但仍有不少制度需要改進。

  比如,公募基金的開放贖回與股市的跌停板之間的不相容,未來需要取消跌停板限制;而對於未來要實施的註冊制來説,要賦予每一個市場主體監督上市公司的權利;做空工具逐步被架空甚至取消等。

  而事實上做空也有發現價值投資的功能,成熟的市場都有做空機制。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