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9日 星期四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施貴寶一審被認定非法裁員 內部存商業賄賂行為

  • 發佈時間:2015-09-09 14:33: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施貴寶一審被認定違法解除勞動合同

  多位施貴寶前職員向法治週末記者透露,施貴寶以嚴重違反公司規章為由單方解除與其簽訂的勞動合同,在他們與施貴寶的勞動合同糾紛訴訟中,一些人已取得一審的勝訴,目前施貴寶正準備上訴

  法治週末見習記者 代秀輝

  8月6日,王芬收到了來自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法院的判決書。

  法院一審判定王芬的“前東家”——百時美施貴寶公司(以下簡稱施貴寶)單方解除勞動合同行為違法。

  至此,王芬與“前東家"間歷時半年的勞動合同糾紛暫告一段落。

  “我已經快要精疲力竭了。”説這句話時,王芬表現得很無奈。

  王芬,原是施貴寶某業務部門的一名大區經理。

  去年11月,因犯心肌炎住院後才剛剛出院到家的王芬就意外收到了來自施貴寶的單方立即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

  施貴寶給出的理由是,王芬下屬的醫藥代表向王芬發送的請示郵件中,存在著為了增加藥品銷售,向特定醫生贈送酸奶、水果等禮品,向醫院提供院內會、圓桌會議等贊助及以講課費形式給予獎勵等內容,而王芬並未對此制止批評或向有關部門報告,這“嚴重違反公司制定的勞動紀律及公司有關規章制度”。

  “我並沒有違反公司任何的規章條例,這是施貴寶為非法裁員找的理由。”王芬對法治週末記者説。

  王芬不是唯一接到上述通知的施貴寶高管。

  與王芬一樣因上述類似理由而被施貴寶單方解除勞動合同的高管不在少數。在王芬被離職後參與的維權團隊中,與她同樣遭遇的施貴寶前高管達50多人。

  為了維護自己的權利,王芬參與的維權團隊6月中旬在北京、上海等地開展了一系列的維權活動。(詳見法治週末2015年6月24日,“被質疑非法裁員,施貴寶或重蹈GSK覆轍”報道)

  一審被認定解除合同違法

  “半年多以來,我和我的維權團隊一直在通過各種途徑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王芬説,“進入8月後,我們終於等來了暫時的勝利結果。”

  王芬告訴法治週末記者,她于8月6日收到的判決書。這也是她繼今年2月拿到上海市閔行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的裁決書後,取得的第二份證明自己清白的文件。

  “一審審理結果認定施貴寶的單方解除勞動合同行為就是違法的。”王芬説。

  9月5日,法治週末記者看到了閔行區人民法院下發給王芬的判決書。

  判決書認為,施貴寶提供的電子郵件尚不足以證明被告確實存在違反勞動合同約定的行為,以及違反商業道德行為。因此,施貴寶僅憑電子郵件即對被告作出解除勞動合同的決定,有所不當,屬於違法解除雙方之間勞動合同。

  事實上,拿到一審勝訴判決書的並非僅有王芬一人。

  “自8月份以來,我們中的很多人已經陸續收到了一審勝訴的判決書。”王芬透露。

  王芬告訴法治週末記者,在參加維權的團隊中,截至9月7日,已經有17名員工收到了一審勝訴的判決書。

  “很多人的判決還沒有下來,後續的勝訴判決應該會更多。”王芬説。

  與此同時,法治週末記者在其他幾位勝訴的施貴寶前員工的判決書中也看到了與王芬判決書上認定施貴寶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相似表述。

  “我們不對員工個案發表評論,但可以確認的是此前有部分員工因違反公司合規政策,公司因此對他們終止了雇傭關係。”面對一審的敗訴結果,施貴寶方面如此對法治週末記者回應,“我們承諾公平對待所有員工,並遵循適用中國法律法規,在合適的場合解決所有個案糾紛。”

  然而,王芬也表示,事情並沒有因為一審的宣判而使與施貴寶的糾紛作徹底的了結。

  “由於法院的判決給予我們的補償不是很合理,因此包括我在內的部分人選擇了繼續上訴。”王芬説。

  與此同時,多位施貴寶單方解除勞動合同的員工向法治週末記者透露,事實上,施貴寶方面也正在準備上訴。

  “目前,我的很多前同事都已收到了施貴寶方面的二審上訴書,我也收到了。”同在維權團隊中,曾任施貴寶北方某地區經理的李斌告訴法治週末記者。

  “上訴人在上訴期間內進行上訴以後,一審判決書的法律效力一般被認為處於待定狀態。”北京市盈科(濟南)律師事務所律師錢銘坤告訴法治週末記者。

  轉型困局下的減員行動

  事實上,自去年7月以來,被施貴寶單方解除勞動合同的員工並非僅是維權團隊的50多人。

  接近施貴寶的知情人士向法治週末記者透露,去年7月起,從施貴寶被動離職的員工,不完全統計涉及近千人。

  “幾乎隔一段時間就裁掉一批。只是大部分人選擇了沉默地離開。”李斌説。

  “所有被裁人員估計達到了施貴寶去年7月前員工人數的一半,裁員幾乎涉及其中國區所有的業務部門。”王芬告訴法治週末記者。

  “一個腫瘤部的一條産品線,從總監到大區經理和部分地區經理全部以違規為由裁掉了。”一位施貴寶腫瘤部的前員工向法治週末記者透露。

  施貴寶緣何如此?

  北京鼎臣醫藥諮詢負責人史立臣告訴法治週末記者,施貴寶大規模的單方解除勞動合同行為與施貴寶當下的業績困境存在一定關係。

  “專利藥品一直都是施貴寶的核心業務,都是支撐性業務。但近幾年施貴寶的藥物正在陸續的到達專利期限。這一變化對施貴寶的業績影響實際很大。”史立臣對法治週末記者説。

  公開資料顯示,曾作為施貴寶王牌産品的博路定(一種適用於慢性成人乙型肝炎治療的藥物)在2010年專利到期之後,銷售迅速下滑,2012年同比銷售額狂跌64%,這也牽制施貴寶整體營收下降達17%。

  葛蘭素史克行賄事件(以下簡稱GSK事件)的影響被業內人士認為是施貴寶採取大規模單方解除勞動合同行為的另一重要動因。

  “GSK事件實際上對所有的醫藥外企而言影響都很大,施貴寶也不例外。”史立臣説,“各醫藥外企都要對此前那種‘靠花錢買銷售’的模式作出轉變,否則一旦被查,不可避免要重蹈GSK覆轍。”

  “GSK事件發生後,施貴寶內部對合規性的要求形勢很緊,因為美國總部覺得中國區可能存在很大的風險,有些銷售人員的行為並不好控制。”一位了解施貴寶的知情人士向媒體透露。

  商業賄賂行為隱現

  值得一提的是,多位業內人士對法治週末記者表示,施貴寶單方解除勞動合同的舉證理由已間接承認了其內部存在商業賄賂行為。

  “施貴寶實際上抓住了在中國市場上裁員的一個慣例,就是‘什麼時候裁員都不給予補償’,那就是員工犯錯誤的時候,出問題的時候。實際上,在業績壓力下,施貴寶是想省下這筆補償費用。”史立臣説。

  然而,在史立臣看來,施貴寶實際上是在做一件“貪小便宜吃大虧”的不明智之事。

  “這種以合規性解僱員工的方式一定要有事實依據。施貴寶以員工在銷售中存在合規性問題為由單方解除勞動合同,雖然減少了一筆費用,但是省了這筆費用的同時也意味著施貴寶坐實了存在行賄醫務人員的違法行為。”史立臣説,“如此,中國的司法機關就有權力對施貴寶在中國市場上可能存在的商業賄賂銷售行為介入調查,類似葛蘭素史克。”

  “百時美施貴寶要求員工遵守最高標準的誠信及商業道德。公司對不合規的行為採取零容忍的政策,並對違法公司相應政策的員工進行紀律處分,包括解除雇傭關係。”施貴寶方面回答法治週末記者。(來源:法治週末)

  (應採訪者要求,王芬、李斌為化名)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