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7日 星期三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美國傑克遜霍爾全球央行年會閉幕 美聯儲加息仍為焦點

  • 發佈時間:2015-08-30 13:18:00  來源:中國廣播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據中國之聲《全球華語廣播網》報道,為期三天的全球央行年會昨天在美國傑克遜霍爾閉幕。在全球金融市場動蕩的時候,年會的舉辦自然是吸引了全球目光。為何通貨膨脹持續低迷?是美國經濟還沒有完全復蘇,還是全球經濟也仍然低迷?美聯儲和各大央行官員共同探討全球經濟問題並嘗試解開這些謎題,研究對策。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訊駐美國記者張旭:今年的央行年會主題是“通脹和貨幣政策”,通脹方面,近期石油和大宗商品市場的持續暴跌,掀起了新一輪通縮緊縮的恐慌,這無意給各國決策者在經濟前景問題上,製造了新的不確定性,各國央行希望在通過風險抬頭,但尚未真正形成之前,通過溝通,在對抗衝突問題上,形成合力,貨幣政策方面,由於此前熱議的美聯儲9月加息時間點即將到來,因此美聯儲何時加息,成為了會議以及市場關注的焦點,但美聯儲主席耶倫和歐洲央行行德拉基都沒有出席今年的年會,而美聯儲二號人物副主席費希爾在年會期間的言論也備受廣大關注。

  有哪些值得關注的言論?

  張旭:為了刺激經濟復蘇,美聯儲自2008年以來,一直維持接近0的低利率水準,美聯儲主席耶倫已經表示,當就業和物價兩個條件,均達到美聯儲的目標時,才會開始加息。其實就業市場持續回暖,就業的這一目標已經達到。對於第二個條件,物價,美聯儲對通貨膨脹的上升也有合理的信心。隨著就業市場的強勁,美聯儲也預計,通貨膨脹進一步回升,但這一情況目前還未發生,美聯儲副主席費希爾29號年會上的講話中表示,過去的一年,搶美元、低油價、落需求、均對通脹産生了衝擊,但這些影響因素,已經開始消退,我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通脹將上升。費希爾同時強調,美聯儲在做出貨幣政策決定時,除了考慮美國經濟的整體狀況,還需考慮國外經濟對美國經濟的影響,美聯儲正在比以往更密切地關注中國經濟的發展情況,以及中國經濟發展對其他經濟體的影響。此外,28號他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表示,並不希望現在就加息問題做出決定。而且現在就説九月份加息還為時尚早,不過首次加息可能會從0到0.25%。上調至0.25%至0.5%。美聯儲時估計將會逐步加息,費希爾表示,此前關於美聯儲9九月份加息的可能性相當高,但並非是決定性的,人們需要觀察中國人民幣貶值所帶來的影響,美聯儲無須立即採取行動。談及中國時,費希爾還稱,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對美國出口的影響較小,不過令人擔憂的是,中國經濟的放緩會影響很多國家。費希爾還表示,市場波動的確會影響加息時間。

  美國懷俄明州的傑克遜霍爾風光秀美,是美國的度假勝地,但是面對全球經濟最為嚴峻的兩個問題——經濟增長與通脹緊縮,參加全球央行年會的貨幣政策制定者們根本無暇顧及美景。

  在金融危機過去7年之際,全球股票市場剛剛經歷一輪暴跌,在全球央行會議召開的時候,作為會議的東道主——美聯儲主席耶倫卻宣佈她缺席此次會議。這也成了該會議在美國舉辦34年來第三次沒有”主人“出席。之所以缺席如此重要的會議,有猜測認為也許是因為她已經厭倦了不斷被人問到同一個問題——何時加息?但更多的可能是她對這個問題也並沒有答案。

  與耶倫一起缺席的還有美聯儲的數位官員,雖然委員們都給出了各自缺席的理由,但是近30年的最低出勤率還是透露出了一個信號--面對加息預期--美聯儲的官員們彼此之間依然存在分歧。不過,在中國外匯投資研究院院長譚雅玲看來,最近的美國經濟數據才是觀察是否會加息的重要指標:

  譚雅玲:裏邊報出的數據,美國經濟從2.3變成了3.7,這一數據是特別重要的,但是週邊的環境特別不確定,所以美聯儲好像還在觀望,對週邊環境,包括中國因素,人民幣調整向下的這種態勢,還有亞洲多邊貨幣也在貶值,還有就是歐洲的問題、希臘的問題,在這半個月當中,會怎麼演變,都非常不確定,所以我覺得如果從美國經濟內部的角度來看,它加息第一甚為急切,第二勢在必行。如果它錯過這個週期,給它未來帶來的難度會特別大,但是美聯儲相對非常成熟,所以它不告訴市長確定的方向。它依然告訴大家是不確定,所以市場就會不斷地調整,這樣可能會對美聯儲加息後勢的風險可控性,應該更加有利。

  為什麼説從美國經濟內部的角度來看,加息勢在必行呢?而外部經濟形勢對美聯儲加息又會帶來怎樣的影響?譚雅玲分析:

  譚雅玲:第一就是美國經濟的基本面是最佳的時期,經濟增長是在一個向上的區間,包括它升降的指標,耐用品還有進出口、就業、房地産,房地産的恢復是它沒有想到的,所以它就是基本面都特別好,如果是要調利率的話,國內本身産生的振蕩應該不會特別大,但是它要關注外部,因為相對外部的風險應該很大,貨幣貶值的問題、希臘問題難以解決,如果外部的風險進一步地加劇的話,美聯儲加息它的控制力面臨比較大的挑戰,畢竟美元是以外為主,不是以內為主。

  近來,新興市場國家貨幣接連貶值,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低迷,股市震蕩加劇,引發部分市場人士對於金融危機的猜測與焦慮。一位外國分析師甚至提出了”七年魔咒“之説:也就是從1987年美國股災開始,金融危機似乎每七年就上演一次。今年,距離上一次08年金融危機剛好又滿七年。這個七年假説到底是否經得起推敲?多數海內外專家認為,目前的全球市場環境與七年前大為不同,而中國也不會引發新興市場金融危機。

  譚雅玲:第一就是説,八年七年一個輪迴,這個論據跟現實到底吻合不吻合,除了這個08年這個危機,過去所有的危機,它的市場及基本面是什麼,流動性不足,而我們現在面臨的是流動性過剩,所以08年的危機跟過去所有的危機的表現形式完全是不一樣的,因為危機本身是對國家造成重大的傷害。但是08是從美國開始的,對美國造成重大傷害了嗎?沒有對美國造成重大傷害。現在用這個危機只能進一步加劇全球的恐慌,實際上這種恐慌可能對美聯儲的加息帶來不確定性更重要,我覺得還是要繼續觀察現狀,然後再去解剖、分析,這樣對我們判斷美聯儲加息的前景是特別重要的一個事實。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