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22日 星期一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兩大商貿之城傳奇啟示錄

  • 發佈時間:2015-05-12 00:32:26  來源:中華工商時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北臨沂":128處專業批發市場,19萬從業人員,日30萬人次客流量,覆蓋生産資料和生活資料

  主要門類的6萬種商品。去年實現市場交易額2687.4億元,增長28.2%

  ■"南義烏":經營4202個種類、33217個細類、170萬個單品,去年實現市場成交額857億元,

  增長25%,連續24年居全國各大專業市場的"頭把交椅"

  山東臨沂和浙江義烏,遠隔千里。翻開地圖,你很難將它們作任何聯繫;但在中國經濟版圖上,卻有“南義烏、北臨沂”現象。

  一個是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市場,每天來自國內外的20萬客商熙來攘往;一個是全國規模最大的專業市場集群,每天2萬多輛貨車往來于全國2000多條線路。它們的景氣度,被視為中國商貿流通的晴雨錶。

  兩個不沿邊不靠海不是區域中心的山區城市,卻同時創造了令人驚嘆的市場神話。巧合的背後,到底蘊藏著怎樣的商業密碼?

  商貿神話

  儘管當前經濟面臨下行壓力,但山東臨沂商城的商戶宋連勝每天都有30多批貨物發往國內外,他代理的一款文體用品已經連續16年成為全國銷售冠軍。

  “這個冠軍,是用板車推出來的。”作為臨沂商城第一代經營業主,宋連勝在上世紀80年代初,東挪西借500塊錢從農村“洗腳進城”,在臨沂市西郊汽車總站附近推著板車擺起了地攤。

  在隨後30多年裏,歷經“地攤式農貿市場——大棚市場——專業批發市場——臨沂批發城——中國臨沂商品城”五個發展階段,宋連勝見證了臨沂商貿市場從無到有、從小到大,而他自己也從零售、批發轉向品牌代理和打造自有品牌,從拓展國內市場到打入國外市場。

  “不到臨沂,你絕對想像不到這裡的市場有多大!”臨沂市委書記林峰海説,在臨沂,小到縫針紐扣,大到園林機械,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買不到的,商貿市場已成為這座城市最具特色的名片之一。

  臨沂商城管委會提供的一組數字更為直觀:128處專業批發市場,19萬從業人員,日30萬人次客流量,覆蓋生産資料和生活資料主要門類的6萬種商品。去年實現市場交易額2687.4億元,增長28.2%。

  無獨有偶。幾乎是在同一時期,義烏也開始創建中國小商品城,隨後經過五易其址、十次擴建,最終形成了以中國小商品城為核心,11個專業市場、14條專業街相支撐,運輸、産權、勞動力等要素市場相配套的“小商品城王國”。

  相比臨沂的“草根”特徵,義烏則是“空氣裏都飄著商機。”這裡匯聚了中國各地的日用消費品,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採購商,一個集裝箱拿回國就可以開一個小超市。

  浙江中國小商品城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負責人説,儘管義烏小商品市場最早也是從“雞毛換糖”、馬路擺攤起步,但很快就以國有公司進行統一經營開發、管理和服務,進而開始“抱團闖市場”。

  雖然義烏商人做的是不起眼的小商品,但積沙成丘、集腋成裘,在市場縫隙中做出了大生意。目前義烏中國小商品城經營4202個種類、33217個細類、170萬個單品,去年實現市場成交額857億元,增長25%,連續24年居全國各大專業市場的“頭把交椅”。

  傳奇秘訣

  兩個原本“土貨不出、外貨不入”的地方,為何能形成影響全國乃至全球的市場?初來乍到的人,都會發出這樣的疑問。

  “任何發展都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無論臨沂還是義烏,如果沒有當初先行先試的勇氣和後來政府順勢而為的作為,就不會有今天的市場。”臨沂市第一家專業批發市場的創辦單位——山東蘭田集團黨委書記王士嶺説。

  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農民進城擺地攤不僅是新鮮事,還存在不小爭議,在其他地方限制和禁止時,兩地政府卻給予了相對寬鬆的環境。30多年來,政府都在十分巧妙地處理好繁榮市場與規範市場的關係,既不採取約束過多的行政干預,又不放任自流撒手不管,更多的是因勢利導的管理和服務。

  如今思想的桎梏早已破除,每年來自全國各地的考察團絡繹不絕,或明察或暗訪,期望借鑒甚至複製兩地的商貿模式,但至今鮮有成功者。兩地的管理者説,這是因為除了看得見的原因外,還有看不見的“秘訣”。

  “全國幾乎所有生産企業在臨沂都有經銷商或代理商,市場的背後其實還有物流。”臨沂商城管委會副主任王東説,市場和物流,猶如雞和蛋。在臨沂,究竟是先有市場還是先有物流,始終是個解不開的謎,但可以肯定的是,物流支撐起了當地市場的繁榮與發展。

  據統計,目前圍繞臨沂商場各個市場,有2094戶物流經營戶和1.8萬輛貨運車輛,去年實現物流總額4000多億元,覆蓋全國所有的縣級城市,通達全國所有港口和口岸。由於具有不可比擬的規模優勢、效率優勢,當地物流價格比全國平均低20%—30%。

  “與小件快遞不同,臨沂是典型的大宗商品物流,在通行的貨到付款模式下,物流公司相當於過去的‘鏢局’加‘票號’。”雋立峰説,正是長期的合作和多年的信任,整個市場上至少50%以上貨款由物流公司幫助代收,這在其他地方很難想像。

  與臨沂相距約800公里的義烏,同樣也有自己的“獨門”秘訣。

  “在義烏,你可以花最低的價錢買到你想要的任何商品。”義烏市長盛秋平説,全球超過80%的商品都能在義烏找到,且品種還以每天500種的速度增加,有的價格甚至比原産地還便宜許多,充分印證了“出處不如聚處”的道理。

  而物豐價廉背後是強大的産業支撐。正如義烏人自己所説,僅有市場,沒有産業,總讓人有種“不著地”的困惑與不安。其實,早在上世紀90年代,義烏就開始逐步引商轉工、貿工聯動,並由此培育出一大批優勢産業集群,成為市場的活力之源。如今義烏60%的工業企業是從商貿業轉入的,其襪業佔全國的35%以上,拉鏈佔全國的30%以上,無縫服裝佔全球的20%、全國的80%。

  轉型突圍

  近年來,電子商務的異軍突起,給臨沂和義烏都帶來新挑戰,“實體”市場還有發展後勁嗎?兩地的同志都説,轉型方能突圍。

  對以批發業務為主的傳統商城來説,電商的影響顯而易見。臨沂商城的一項調查顯示,未開展電商經營的市場業戶,商品銷量已經下降了10%—30%不等。

  與其被動等待,不如主動適應。臨沂雅訊電商服務公司董事長聶文昌説,電子商務離不開實體經濟和物流,而臨沂規模龐大的實體市場和四通八達的物流網路,恰好為電商發展打下了堅實基礎。

  據了解,儘管起步相對較晚,但在政府鼓勵引導和商戶主動“觸網”之下,臨沂商城電子商務企業和商戶已發展到2萬戶、從業者近10萬人,去年實現電子商務交易額309.5億元。經過幾年努力,有望再造一個“網上商城”。

  “改革轉型是大勢所趨,否則過去積累的發展紅利會被逐步消耗掉。”臨沂市長張術平説,臨沂未來將打造電商、資訊和支付三大平臺,實現線上與線下、物流與商貿、內貿與外貿的結合,走出一條現代流通業發展的新模式。

  而在義烏,小商品市場以日用品為主,數量龐大但小散雜,也愈發感覺到原有的貿易方式已逐漸不適應市場。

  改革要主動,發展靠爭取。面對電子商務撲面而來的衝擊,先行一步的義烏于2012年正式上線運營“義烏購”電商平臺。

  當前國內需求相對飽和,外貿市場則出現“天花板”。面對共同的煩惱,兩大商貿“巨人”是“瑜亮之爭”還是互補共贏,引人關注。

  其實,分隔長江南北的兩大市場,從官方到民間,無不密切關注著彼此的“動向”。義烏對臨沂商城的快速崛起一度感到壓力,而臨沂則對義烏擁有國家“國際貿易綜合改革試點”的“金帽子”羨慕不已。只不過,以往雙方熱衷於對比著兩個市場孰強孰弱、兩種模式孰優孰劣,而現在則更關注如何取長補短。

  一直以來,臨沂商城以內貿型市場著稱,義烏則以外貿型市場聞名。由於産業配套不足,臨沂更多是依靠物流支撐起的商品“轉机站”,缺少商品定價權;而因為對外依存度過高,義烏則不得不面對國際市場的各種不確定因素。己之所短,恰是彼之所長。

  “船多不礙港,車多不礙路。市場足夠大、空間足夠寬,而且兩個市場差異很大,無需擔憂是東風壓倒西風,還是西風壓倒東風。”王士嶺説,現在臨沂商城很多貨品都是從義烏採購,而義烏不少商品則是用臨沂的物流配送。

  從“買賣全國”到“買賣全球”。兩大市場30年的變遷,正是生産力發展與生産方式變革相融相促的過程。對義烏來説,這是當初“雞毛換糖”的改革開放精神的傳承與弘揚;對臨沂而言,這是戰爭年代的沂蒙精神在經濟發展中的延續和昇華。

  人們期待,“南義烏、北臨沂”繼續以各自的方式演繹新的市場傳奇。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