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10日 星期六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專車司機門檻該定多高

  • 發佈時間:2015-04-16 07:39:00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王燁捷  責任編輯:羅伯特

  上海的專車司機正在接受一場前所未有的挑戰。4月3日,上海市交通執法總隊對外宣佈,近期共查處了82名從事專車非法客運的當事人,其中3人存在治安及刑事犯罪記錄,約佔被處罰者總數的4%。

  最令人咋舌的是,一名在2013年年初因“強制猥褻、侮辱婦女罪”被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多的刑滿釋放人員,剛出獄不久便加入了“滴滴專車”平臺從事客運。

  一場針對私家車從事專車業務的“圍剿”正在拉開帷幕。上海市交通執法部門未來一段時間將繼續聯合公安、屬地街鎮等部門,保持對專車非法客運違法行為的嚴查。相關負責人明確表示,交通管理和執法部門並不是打擊網際網路商務專車軟體,而是查處沒有營運資質的車輛和人員。

  然而,跟在上述旨在維護專車乘客乘車安全的新聞背後,是一片對執法者的質疑聲。許多網友跟帖稱,專車應該給予刑釋解教人員一片就業空間。

  “史上最嚴”專車標準執行難

  一個月前,合併後的滴滴、快的聯合發佈了《網際網路專車服務管理及乘客安全保障標準》。這是國內首個針對網際網路專車服務推出的安全管理標準,其中許多規定甚至比一般計程車公司標準更為嚴厲。

  該《標準》明確規定,所有參與營運的車輛車齡必須在5年以內,且為知名品牌的中高端車型;專車司機必須具備3年以上駕齡;對駕駛員進行無犯罪記錄檢查和交通違章檢查;駕駛員入職前必須經過嚴格的培訓與考試,包括筆試、路考、服務禮儀等;車輛每行駛5000公里,專車平臺或合作租賃公司將對其進行安全監測和車輛維修保養。

  除駕駛員準入外,《標準》還首次提出了“先行賠付”保障機制,且對於無故爽約、飛單的司機,一律採取“立即解除合同”的措施;每週累計評價不達標的司機都將被“靜默”,不再發單,直到重新培訓合格後方可接單。

  中國青年報記者注意到,這一嚴格標準面臨著執行難的困境。尤其是在“駕駛員準入”和“車輛5000公里安全監測”這兩個與“合作租賃公司”相關的問題上,執行標準困難最大。

  在剛剛過去的清明假期,上海各個旅遊景點周邊停放的一些私家車,就成了“一號專車”的目標對象。不少私家車的前擋風玻璃上,被放上了專車廣告。廣告聲稱,只要你有一輛車齡5年以內的中高檔轎車,駕齡滿3年,你就可以利用閒暇時間成為一名專車司機。

  但實際上,滴滴和快的都對外聲稱,自己只與有資質的汽車租賃公司合作,也就是説,要成為合格的專車司機,你必須供職于一家與專車平臺合作的汽車租賃公司才行——這種供職,行話叫做“挂靠”。

  很多租賃公司目前正在幹著“被挂靠”的勾當。他們並不專門審核司機的任職資質,收取數百元的費用,就能讓司機直接“挂靠”接單。

  浙江FM93交通之聲記者曾在3月26日發表報道稱,交上300元風險金,與對方微信聯繫不超過5條,就能在短短15分鐘內以某汽車租賃公司僱員的身份加入滴滴專車平臺,成為一名專車司機。完全跳過資格審查、培訓等環節。

  一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目前幾家專車平臺正處於地盤擴張階段,對於那些“皮包”租賃公司一般採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足夠多的司機和足夠多的客源,是眼前的競爭高地。”

  如何確定專車司機門檻

  今年的全國兩會上,交通運輸部部長楊傳堂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説,私家車永遠不允許進入專車運營。然而,要把私家車“攔截”在專車之外,恐怕短期內難以實現。

  上海最大的出租汽車運營公司——大眾交通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楊國平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考察一名司機實際耗費的成本非常高。楊國平一直支援滴滴打車、快的打車的發展,“鼓勵他們發展,提高計程車效率,但應該規範有序。”

  楊國平説,上海大眾出租汽車公司招收的計程車司機,有一個極嚴格的政審準入要求,“只要有公安部門治安拘留以上的處理記錄,就不能入行。”而這還只是資格審查的第一步。

  每一名司機都要有在上海地區駕駛車輛兩年以上的經驗,上海大眾出租汽車公司會有專人負責在交管部門查詢其安全行車記錄,“有過大事故的不行。”

  公司人力資源工作人員會到駕駛員居住地了解其過去的生活、工作情況,除在其居住地派出所了解情況外,還會到居委會了解情況。

  入職後,每個司機被強制要求參加一個星期左右的培訓,並須通過考試;單獨開車前,其所在的分公司會派一名老司機對其進行“傳幫帶”;司機班組組長會將剛入職的“新人”作為重點關注對象;公司工會會從各個側面了解每名司機的家庭、生活情況。

  上海市公安局長寧分局一名工作了10餘年的社區民警告訴記者,她曾接待過想要在上海出租汽車公司工作的居民,“他們通常會拿來一張表格,上面有違法犯罪記錄,要我們蓋章。如果過去有過記錄的,我們會在這個選項上打勾,再把章蓋在畫的勾上。”

  這名民警説,嚴格一些的出租汽車公司,會派專人來社區考察。她還見過對經濟問題、鄰里關係、酗酒吸毒等問題的“審查”。她認為,計程車司機的入職審查應該“從嚴”,“不是有本(駕駛)證、有輛車就可以了,如果是有酗酒、吸毒史的人,怎麼辦?出了事情誰負責?”

  她告訴記者,自己從業以來從未見過有人為了做專車司機來政審蓋章的。

  刑釋解教人員能否開專車

  隨之而來的問題是,既然滴滴專車和一號專車都有強大的GPS定位功能後臺,能從乘客上車開始就全程監控每一輛專車的運作軌跡,那為什麼不能給刑釋解教人員一次重新就業的機會呢?

  對此,以為刑釋解教人員謀福利、找工作出名的“上海最美警花”呂潔認為,儘管他們面臨再次就業的困境,但如果要讓自己推薦他們去當專車司機,還是有不小的困難。一般情況下,有輕微違法、犯罪前科者,呂潔都會“能幫就幫”,“政審表格拿來,我會填寫上他的前科,然後特別註明,這個人過去犯罪情況是怎樣的、現在表現如何等,請用人單位酌情考慮。”

  但對於從事出租汽車這一“特殊行業”,呂潔認為,一些刑滿釋放人員雖能勝任,但也應有“無重犯時限”的規定,比如超過5年或者多少年以後,沒有重犯跡象,可以考慮推薦。並且推薦的一個重要前提是,沒有吸毒、酗酒史,“吸毒、酗酒情況要到社區調查才能基本確定,比較麻煩。”

  呂潔多次強調“用人單位”這個詞,她告訴記者,雇傭專車司機的用人單位應當對其運營行為負責,要嚴格監管,應當對僱員準入有嚴格的把關。她透露,上海機場集團就對刑釋解教人員開放過招聘,機場人力資源部門每年都派人到這些人居住地的派出所、居委會進行政審,以確保這些刑釋解教人員每年表現穩定。

  楊國平則認為,刑釋解教人員“二次就業”並不適合到計程車行業工作,“我們是公共服務行業,要對乘客的安全負責。在全世界範圍內,對計程車司機入行門檻都是有共識性規定的。”他強調,有犯罪前科者不能當計程車司機,這是一條行業“底線”。

  相關文章

  滴滴專車司機不滿被罰將主管部門告上法庭 專車第一案在濟南開庭

  專車招聘培訓亂象調查

  專車讓人歡喜讓人憂

  共用經濟下 專車發展需要怎樣的制度設計

  6%還是11% 專車公司應如何納稅

  打車軟體鼻祖Uber的全球遭遇戰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