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1月27日 星期五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城市考核要算清生態發展賬

  • 發佈時間:2015-01-22 20:30:50  來源:國際商報  作者:王華兵  責任編輯:羅伯特

  編者按黨的十八大報告提出,要把資源消耗、環境損害、生態效益納入經濟社會發展評價體系,建立體現生態文明要求的目標體系、考核辦法、獎懲機制。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公佈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也明確指出,“完善發展成果考核評價體系,糾正單純以經濟增長速度評定政績的偏向”,對限制開發區域和生態脆弱區取消地區生産總值考核。中央組織部印發《關於改進地方黨政領導班子和領導幹部政績考核工作的通知》規定,應完善幹部政績考核評價指標,不能僅僅把地區生産總值及增長率作為政績評價的主要指標,而是要重視對生態效益、資源消耗、環境保護等生態指標的考核。為深入貫徹黨中央關於完善發展成果考核評價體系的精神,深圳市鹽田區率先提出開展城市生態系統生産總值(GEP)核算體系研究,使政府在政績考核中加大對於生態環保的考核更加有依據性;探索建立GDP、GEP雙核算機制,從價值角度更加切合實際地探尋生態環境與經濟社會系統的相互作用關係,全面把握經濟社會發展與生態環境建設的平衡,對指導城市規劃、促進城市可持續發展提供了新鮮經驗。□本報記者王華兵通訊員黃騰王強

  1月21日,深圳市政府召開新聞發佈會,推介深圳市鹽田區生態文明建設重大改革成果——“城市GEP”。該區率先提出開展城市GEP核算體系研究,引導政府在政績考核中加大對於生態環保的考核;探索建立GDP、GEP雙核算機制,建立一個能夠定量核算生態系統的産出和效益、衡量地區生態文明建設成果的核算體系,對生態系統的變化進行常態化跟蹤評估,提出了一個嶄新的理念。

  給環保貼上價格標簽

  在隨著區域可持續發展研究的不斷深入,人們逐漸意識到維持與保育生態系統功能是實現可持續發展的基礎。特別是在生態文明建設被提到全新高度的當下,片面追求經濟快速增長已不再可行。城市生態系統可持續性已成為城市管理和可持續發展的新目標,每個城市不得不考慮它的可持續發展前景,選擇其最佳發展路徑。

  我國一直採用以“國內生産總值”(GDP)為主要核算指標的經濟核算體系來評價國家或地區的發展狀況。然而,這很可能會導致某些地區以犧牲環境為代價來發展經濟,出現“重經濟輕環境”的思想誤區。在此情況下,對生態系統價值的研究與評價變得更為重要。因此,亟需建立一個能夠定量核算生態系統的産出和效益、衡量地區生態文明建設成果的核算體系,並對生態系統的變化進行常態化跟蹤評估。

  生態系統生産總值是指生態系統的生産和服務總和,是生態系統為人類福祉提供的産品和服務的經濟價值總量。這個概念是在2012年由世界自然保護聯盟駐華代表朱春全提出,旨在建立一套與GDP相對應的、能夠衡量生態狀況的統計與核算體系。GEP關注的是生態系統的運作狀況,對應于GDP關注的經濟系統運作狀況。

  為了深入貫徹黨中央生態文明建設精神和全面估算鹽田生態系統的生産狀況與價值,鹽田區委區政府率先提出建立GEP核算機制,以全面反映高度城市化地區的生態系統生産價值。並將其作為特色指標納入生態文明建設指標體系和生態文明建設考核內容,以提高管理者和全社會對GEP的認識,重視GEP核算與管理運用,糾正單純以經濟增長速度評定政績的偏向。

  城市GEP核算可以豐富和完善發展成果考評體系,引導政府在政績考核中加大對於生態環保的考核,推進唯GDP政績觀的轉變。通過GEP核算,可以為區域生態恢復工程效益成本核算和開發建設工程的經濟損益分析提供必要的技術支撐,為區域環境管理和決策提供依據。更重要的是,能夠使人們更加直觀的全面認識生態環境資源的價值,增強了民眾的生態環保意識。

  2013年鹽田區GEP是GDP的2.5倍

  2014年初,在深圳市鹽田區委、區政府的強力主導下,以轄區經濟、社會、自然環境狀況和生態文明建設實踐為基礎,依託深圳市環境科學研究院等專業團隊的集體攻堅,構建出了一套具有城市特色、能科學衡量生態建設成果、體現生態文明要求的核算體系。

  不同於之前的GEP核算案例,鹽田區將目標定位於城市生態系統,除了考慮城市中自然生態為人類福祉作出貢獻的部分,還加入了人為參與改造的人居環境生態系統的效益部分。在充分研究分析鹽田區經濟、社會、自然環境狀況的基礎上,借鑒國內外生態系統服務功能價值、環境品質價值量化研究成果和現有的GEP核算案例,建立鹽田區城市GEP核算指標體系,核算鹽田區2013年的GEP。

  城市生態系統生産總值包括兩個部分,分別是自然生態系統價值和人居環境生態系統價值。自然生態系統價值核算指標包括自然生態系統為人類福祉所提供的生態産品和服務。其中,生態産品包括生態系統提供的可為人類直接利用的食物、木材、水資源等。生態服務包括形成與維持人類賴以生存和發展的條件等,包括水土保持、固碳産氧、凈化大氣等生態調節功能,以及源於生態景觀美學的文化服務功能。人居環境生態系統價值核算指標主要從城市中通過人為努力使生態環境改善的角度考慮,包括空氣環境品質、水環境品質、聲環境品質等的經濟價值以及環境改善作為社會福利的經濟價值。

  通過初步核算,2013年深圳市鹽田區城市GEP約為1000億元,是當年GDP的2.5倍,每人平均GEP約為47萬元,單位面積GEP約為13億元/平方公里。

  對生態系統的生産總值進行核算,其主要目的是將城市生態系統無償提供的各類功能價值化,能讓人們更直觀清楚地認識到生態系統每年為我們提供産品和服務的價值以及通過城市生態環境建設所創造的生態效益。

  正是通過這種“無價”到“有價”的轉換,使生態環境品質的優劣有了可衡量的標準,藍天綠水也可打上價格標簽。城市GEP是從一個全新的角度來説明生態環境保護的重要性,幫助人們樹立資源有限、環境有價的正確觀念。

  如何解讀城市GEP

  開展城市GEP核算是貫徹落實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四中全會生態文明精神的具體實踐,是生態文明體制機制創新的切實體現,為評估自然生態功能價值、實行資源有償使用制度、提高政府治理生態環境實效性、增強全民生態環保意識打下堅實基礎,為建立自然資源市場機制、價值量化美麗中國提供技術支撐。

  GEP不同於GDP。GDP表現的是人類的經濟活動生産所創造的價值,可通過科技進步、産業轉型、市場調控、城市建設等途徑使得GDP在短期內有較大的變化。而GEP與GDP相比,可以説呈現的是一個相對穩定的變化。

  在城市正常地有計劃地發展的情況下,城市GEP是可以實現穩中有升的模式。然而,如果城市中的生態資源大幅減少,生態環境遭到破壞,城市環境污染嚴重,那麼GEP勢必下降;反之,城市生態建設成績出眾,自然資源管理到位,環境品質得到改善,GEP就會有所提升。

  通過監控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城市GEP的變化,可以隨時了解和評估生態系統的發展狀況;通過動態考評GEP年變化量和年變化率,分析GEP變化原因,可以為制定下一步社會經濟發展計劃和生態建設規劃提供參考。

  GEP核算使生態文明建設和五位一體發展有了可量化尺規,對於完善生態文明制度建設,從制度上約束政府行為、保障生態文明建設具有重要的實質性的推進意義。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