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7日 星期二

財經 > 新聞 > 專家視點 > 正文

字號:  

專家:入籃SDR短期內不會引發大規模外資涌入中國

  • 發佈時間:2015-12-01 14:41:16  來源:新華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王斌

  美東時間11月30日,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執行董事會表決人民幣能否進入SDR(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籃子。人民幣加入SDR後,將是繼美元、歐元、英鎊、日元後第一個成為超主權儲備貨幣的新興市場貨幣。

  有專家認為,加入SDR標誌著國際貨幣體系改革的重大進展,也將極大提升人民幣的地位,有力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進展。南方基金首席策略分析師楊德龍則認為,人民幣若納入SDR將引發A股新一輪反彈。

  受人民幣即將納入SDR的利好刺激,由國際投資者交易形成的離岸市場人民幣匯率11月30日一度大漲超200點。另據外媒報道,南韓企劃財政部相關人士11月30日表示,南韓政府力爭年內在中國債券市場發行人民幣計價國債,這是外國政府首次在中國內地發行國債。

  為“入籃”央行“拼了”

  IMF總裁拉加德曾于美東時間11月13日發表聲明稱,工作人員上交的評估報告顯示,人民幣符合可自由使用(freely useable)貨幣的要求,因此建議執董會將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子。

  SDR最早創設于1969年,創立之初被定為0.888671克純金的價格,即等值于當時1美元。1976年各國開始採用浮動匯率,SDR與黃金脫鉤,演變成為儲備資産和記帳單位,即人們口中的“紙黃金”。

  目前SDR“貨幣籃”裏有美元、歐元、英鎊和日元四種貨幣。SDR已成為基金組織分配給會員國的一種使用資金的權利。會員國在發生國際收支逆差時,可用它向基金組織指定的其他會員國換取外匯,以償付國際收支逆差或償還基金組織的貸款,還可與黃金、自由兌換貨幣一樣充當國際儲備。

  IMF每五年評估一次SDR以調整籃子中的貨幣權重,並考慮納入其他貨幣。美元、歐元、日元和英鎊在貨幣籃子中的權重隨著各國經濟水準和貨幣國際地位不斷調整。2011至2015年這四種貨幣的權重分別為41.9%、37.4%、9.4%和11.3%。

  今年8月份,IMF曾初步估計人民幣加入SDR後比例可能達到14%-16%。東方證券則在研報中表示,人民幣入籃權重可能在10%-15%。日前有IMF前官員對國內媒體表示,人民幣的權重很可能會不及預期,但大於英鎊和日元。

  如何才能加入SDR?據了解,加入SDR的貨幣需要滿足發行國貨物和服務出口必須位居世界前列(總額佔1%),貨幣必須在國際貿易支付中被普遍使用、在外匯交易中廣泛使用,即“可自由使用”兩個主要標準。

  第一條標準的框架內,中國已經滿足。而人民幣是否被認定為可自由使用貨幣,此前國際上一直有爭論。2010年的評估中,IMF就曾以人民幣沒能滿足“可自由使用”的要求,拒絕人民幣“入籃”。中國央行為給人民幣加入SDR鋪平道路,動作頻頻。

  在今年8月11日的匯改之後,人民幣匯率曾一度出現大幅波動,但央行通過持續的干預穩定了人民幣匯率。

  在技術性問題上,9月30日,央行首先向境外中央銀行類機構開放國內銀行間外匯市場。10月6日,央行宣佈中國採納IMF數據公佈特殊標準。10月8日,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一期成功上線運作,CIPS為境內外金融機構人民幣跨境和離岸業務提供資金清算、結算服務。

  10月9日,財政部發行了100億元三個月期國債。中金公司認為,財政部今後將繼續進行短期國債的常規發行,此舉將進一步為人民幣加入SDR鋪平道路。

  10月23日,央行宣佈放開商業銀行和農村合作金融機構存款利率浮動上限,利率市場化名義上完成。

  助推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如此“拼命”地要加入SDR,到底有何有利之處?專家認為,加入SDR標誌著國際貨幣體系改革的重大進展,也將極大提升人民幣的地位,有力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

  2009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後,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撰寫《關於改革國際貨幣體系的思考》一文,呼籲國際貨幣體系改革。

  “IMF早在1969年創設了SDR以緩解主權貨幣作為儲備貨幣的內在風險。遺憾的是由於分配機制和使用範圍上的限制,SDR的作用至今沒有能夠得到充分發揮。但SDR的存在為國際貨幣體系改革提供了一線希望。”周小川稱。

  招商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謝亞軒認為,周小川在2009年提出國際貨幣體系改革倡議,採用IMF的SDR方案作為改革的第一步,而提升SDR貨幣籃子的代表性又是SDR自身改革的第一步。可見,人民幣成為SDR籃子貨幣在根本上是改革現行不合理的國際貨幣體系起點,這也是人民幣國際貨幣地位得到國際社會認可的一個標誌性事件,有助於加速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黃金錢包首席研究員肖磊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隨著中國經濟體量增加,以及中國資本全球化,全球貨幣體系以及IMF需要將人民幣更大地納入進來。而對於中國來説,需要儘快適應國際規則,進入到全球儲備貨幣體系,雙方存在共鳴。

  另外,謝亞軒還指出,人民幣加入SDR,實際上是為成為國際儲備貨幣鋪平道路。

  一般認為,成為儲備貨幣隱含的重要條件便是“國際認可”,因為只有將這樣的貨幣作為儲備才能夠保證緊急用途下貨幣能夠被對方接受,SDR貨幣籃子由權威國際組織IMF評定,人民幣因此得到了IMF的背書。

  不過,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投資室主任張明認為,人民幣加入SDR不是人民幣成為國際儲備貨幣的充分條件。因為這還將取決於中國經濟未來10年能否實現6%-7%的增長等諸多條件。

  有望刺激A股新一輪上漲

  隨著人民幣加入SDR的腳步臨近,人民幣匯率走勢預期更加撲朔迷離,看多、看空者均存在。有聲音認為,加入SDR將鼓勵各國投資者購買人民幣資産,從而形成對人民幣匯率的有效支撐。也有專家認為,人民幣加入SDR,並不會改變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貶值預期。

  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數據顯示,進入11月後,人民幣匯率持續走弱。11月30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3962,較前一交易日下跌47個基點,創8月19日以來新低。人民幣匯率中間價11月份累計下跌達1.3%。

  張明認為,短期內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不會大幅貶值,但中期內依然存在較大貶值空間。

  張明稱,全球央行可能增加對人民幣資産(特別是人民幣債券)的投資需求,但需要有三個前提:人民幣國債是否是安全資産、人民幣匯率與利率形成機制是否市場化、人民幣匯率是否存在持續高估或低估。

  黃金錢包首席研究員肖磊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外界對人民幣納入SDR後匯率走勢的爭議比較大。我的判斷是人民幣匯率在被納入SDR的當周會有一個明顯的走強,但隨後會出現更長時間的走軟。“首先,人民幣納入SDR勢必會給中國央行‘干預’人民幣形成一定壓力。而且,人民幣加入SDR也倒逼國內資本賬戶開放,並且加速境內外資本流動,故而人民幣匯率未來的波動性更大。”肖磊説。

  除了對匯市的影響,有分析認為,人民幣加入SDR,將引發A股新一輪反彈。南方基金首席策略分析師楊德龍表示,人民幣若納入SDR將引發A股新一輪反彈。他表示,一旦“入籃”成功,信號意義重大,表明中國的大國地位被國際社會所認可,這將極大提升國內外投資者的信心,促使A股出現新一輪上漲,有利於金融、房地産、一帶一路等行業和板塊。記者 趙毅波 陳楊

  - 相關新聞

  離岸人民幣匯率一度大漲

  受人民幣納入SDR的預期利好刺激,由國際投資者交易形成的離岸市場人民幣匯率11月30日一度大漲超200點。截至北京時間11月30日21:23,離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報6.4295,上漲156點,漲幅0.24%。

  另外,據外媒報道,南韓企劃財政部相關人士11月30日表示,南韓政府力爭年內在中國債券市場發行人民幣計價國債,這將是外國政府首次在中國內地發行國債。 據報道,南韓此舉目的在於擴大人民幣儲備,應對人民幣國際化。由於人民幣加入SDR,因此南韓政府計劃提前一步擴大外匯儲備中人民幣的比重。

  

  

中國駐IMF原執行董事張之驤

  - 對話

  “短期內不會引發大規模外資涌入中國”

  針對人民幣加入SDR是否會引發大規模外資涌入中國、對老百姓有什麼影響等問題,新京報記者採訪了中國駐IMF原執行董事張之驤、復旦大學經濟學院教授肖波、經濟學家宋清輝。

  新京報:加入SDR是否會引發大規模外資涌入中國?

  張之驤:人民幣加入SDR會增強中國資本市場的吸引力。有聲音也説,一旦加入SDR,就會有巨大的外資涌入中國資本市場來購買人民幣資産,但這種説法值得商榷,至少在短期內並不太可能出現。從中長期來講,隨著中國經濟保持穩定運作,市場秩序不斷完善,將會不斷吸引外資進入。

  當然,人民幣加入SDR對我們加快金融改革和資本賬戶開放提供了好的環境,但金融改革和開放是一個逐步的過程,具體的步伐是我國根據具體國情來作出決定的。事實上,不選擇一下子將國內資本市場全部放開也是明智的做法。

  新京報:對老百姓來説有什麼影響?

  宋清輝:對普通老百姓而言,人民幣加入SDR後,將會有越來越多的國家願意接納人民幣,或者用人民幣來廣泛地開展各種交易,這樣未來出國購物、旅遊等消費都會更加方便。

  肖波:人民幣加入SDR後雖然有可能會貶值,但短暫的貶值週期過後將迎來大的升值週期。因此目前人民幣匯率的大趨勢是在向上,投資者們認為人民幣貶值轉而配置美元等資産並不明智;目前的情況下,加入SDR對股市具有一定的助推作用,但由於中國股市已經頗具規模,不會有太大幅度的增長。

  隨著加入SDR時間越長,人民幣的升值可能就越大,持有相關人民幣資産的重要性就越高,其中人民幣資産主要以國內股票投資、國家發行的長期債券為代表,但不包括國內的房地産。

  - 大事記

  ●2009年 央行行長周小川撰寫《關於改革國際貨幣體系的思考》,呼籲強化SDR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的地位,人民幣納入SDR的呼聲開始涌現。

  ●2010年12月 IMF執董會通過改革方案,將更多投票權向新興經濟體轉移,但美國國會一直不予批准。

  ●2015年7月底 IMF對評估報告進行非正式討論,並提出相關懸而未決的操作性問題。

  ●2015年8月 中國央行推進匯率市場化改革,掃清人民幣加入SDR的一大障礙。

  ●2015年9月 中國央行向境外央行類機構開放國內銀行間外匯市場。

  ●2015年10月 央行宣佈中國採納IMF數據公佈特殊標準(SDDS),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一期成功上線運作;放開商業銀行和農村合作金融機構存款利率浮動上限,利率市場化名義上完成。

  ●2015年11月13日 IMF總裁拉加德發表聲明説,支援人民幣加入SDR,並稱IMF工作人員經過評估認為,人民幣符合“可自由使用”貨幣的要求。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