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4月21日 星期天

財經 > 外匯 > 外匯資訊 > 正文

字號:  

人民幣加速衝刺SDR 人民幣兌美元暴漲

  • 發佈時間:2015-11-17 07:25: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吳玉函  責任編輯:田燕

  在本月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揭曉人民幣是否加入特別提款權(SDR)之前,IMF總裁拉加德的最新表態和美國發聲支援人民幣的兩個好消息,成為人民幣“入籃”強有力的助推器。“有了這兩個強大背書,人民幣‘入籃’幾乎已成定局。”在業內人士看來,人民幣加入SDR將增加其在國際金融市場上的話語權,加速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也將長期對A股、債市等人民幣計價資産産生利好。不過,也有部分人士認為,在“入籃”利好兌現之後,人民幣或將小幅貶值,股市也可能調整。

  人民幣兌美元暴漲

  昨日下午14點30分開始,離岸人民幣兌美元(CNH)暴漲275點。在岸人民幣兌美元(CNY)暴漲123點。當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報6.3750,創9月25日以來新低,較前一日下調95個基點,為連續第10個交易日下跌,創2008年8月12日以來最長連跌紀錄。此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發表聲明稱,IMF工作人員認為人民幣滿足了“可廣泛使用”貨幣的要求,因而應該被納入SDR貨幣籃子。能夠得到IMF的認可,可以説是十年來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里程碑。

  人民幣已基本符合技術評估

  近日IMF總裁拉加德發表聲明稱,IMF工作人員經過評估認為,人民幣符合“可自由使用”貨幣的要求,因此建議執董會將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子。

  按照IMF的明確標準,一國貨幣是否能夠納入SDR籃子貨幣主要基於兩項指標。第一個指標要求貨幣發行國貨物和服務出口必須位居世界前列(總額佔1%)。第二個指標于2000年提出,增加了標準的維度,對籃子內貨幣提出“可自由使用”的要求。其中,人民幣“可自由使用”項目一直是市場比較擔憂的“硬傷”,近期IMF總裁拉加德的力挺,表明人民幣已經基本符合IMF的技術評估。

  在通過IMF技術評估報告後,人民幣要想“如願”加入SDR,還需要邁過一道重要門檻,即IMF執行董事會投票環節。在IMF執董會,成員國的份額決定其投票權,而不是一人一票。其中美國手握約17%的IMF份額,擁有最多投票權,日本緊隨其後,擁有6.56%的份額,人民幣加入SDR需要70%的贊成票。也就是説,爭取到美國投票是人民幣加入SDR的關鍵。

  就在IMF總裁拉加德表態的同一天,美國財政部發言人稱,奧巴馬政府表示一旦人民幣符合IMF的條件,將支援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子。適逢二十國集團(G20)峰會15日~16日在土耳其召開,IMF最大股東美國選擇此時放風,預示人民幣有望在峰會上獲得進一步背書。

  “美國、日本等國家態度是人民幣加入SDR最大的不確定性因素。”招商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謝亞軒向記者指出,美國此時放風正面表態,為人民幣“入籃”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援,而且投票否決對美日並不是好的選擇,人民幣加入SDR對其將是合作共贏的結果。

  加速金融市場對外開放

  對於人民幣“入籃”的影響,獨立宏觀分析師徐陽向記者表示,短期來看象徵意義大過實際利益,人民幣在國際金融市場上話語權將獲得有力提升。

  近年來人民幣國際化取得了顯著進展。按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8月份統計結果,人民幣成為全球第四大支付貨幣。截至2015年9月末,中國人民銀行已經在18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人民幣清算安排。2015年10月,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一期成功上線運作及其發展將全面支援跨境業務的拓展。徐陽指出,“入籃”之後,預計中國會加速金融對外開放,金融改革和政策有望進一步推進。

  民生證券固收分析師李奇霖此前也向記者指出,從國內層面來説,加入SDR的過程會倒逼國內的金融體系改革,如人民幣利率、匯率、自由可兌換等方面。同時也會強化資本賬戶的開放,這將推動國內金融市場的開放與競爭,進而促使金融機構提高效率。從一定層面來説,這種改革的意義也許大過了加入SDR本身。從國際層面來説,加入SDR意味著IMF和官方機構的背書,強化市場對人民幣的信心。

  預計人民幣資産長期增值

  李奇霖表示,對人民幣信心的加強也會産生一系列實質性的影響。SDR貨幣通常被視作避險貨幣,加入SDR意味著國際上的機構及部門會加強對人民幣的使用及興趣,也會一定程度上提升人民幣的國際儲備佔比、外匯交易量以及人民幣國際債券的餘額。

  “此外還有鑄幣稅,對於貨幣發行國是一項比較大的收益。”徐陽指出,長期而言,加入SDR利多人民幣計價資産,包括A股、人民幣債券等都會有一定程度的利好。他預計未來持有人民幣債券的海外資金至少上萬億,可能達到5萬億元左右。

  業內認為,在資本市場上,開放發展更多體現在長期資金的雙向開放,比如QFII、QDII、RQFII、滬港通、境外央行等長期資金進入中國銀行間債市等,還有未來的深港通、滬倫通、滬巴通等。資本市場的開放發展也包含機構的合作,境內有合資券商、基金,國內投行在境外設立分公司。可以預見,在人民幣納入SDR後,將成為A股市場國際化及雙向開放的催化劑,屆時A股市場的定價權將顯著增強,同時成為影響國際股市格局的一支重要力量。

  “入籃”兌現後人民幣或小幅貶值

  不出意外,伴隨著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也將加速。徐陽表示,一旦納入SDR,人民幣雙向波動會增大,可能面臨幅度較大的下跌風險。尤其是在月底利好兌現後,人民幣匯率會小幅貶值,但不屬於競爭性貶值的範疇。其中還有政府希望通過人民幣貶值施壓國際金融市場的意圖。

  “值得注意的是,人民幣的小幅貶值也會引發A股短期調整。”在徐陽看來,央行近期對於人民幣匯率的維穩以及A股此番反彈已經很大程度上透支了加入SDR的利好,比如近期海外市場或多或少均受到法國恐襲事件的影響,但是A股仍然表現強勢。他認為,SDR利好兌現後A股很可能有所震蕩。長期來看,貨幣政策仍將繼續寬鬆,明年依然是股債雙牛。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