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13日 星期四

財經 > 新聞 > 國內經濟 > 正文

字號:  

十三五經濟升級呼喚資本強國 實體轉型需金融反哺

  • 發佈時間:2015-10-28 07:14:11  來源:中國證券報  作者:吳錦才 費楊生  責任編輯:王斌

  “十三五”經濟升級呼喚資本強國

  金秋十月,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在北京召開,審議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建議是會議重要議程,而經濟轉型升級將是“十三五”規劃的重要內容。要實現這一目標,推進資本市場改革發展,進一步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乃是題中應有之義。專家學者認為,在工業強國、製造強國等國策基礎上,金融強國、資本強國也應成為重要的國家戰略,進一步強化資本市場對實體經濟發展、創新引擎打造、並購重組增效的支援作用。

  鍛造資本市場“國之重器”

  習近平主席9月22日在接受美國《華爾街日報》書面採訪時表示,前段時間,中國股市出現了異常波動,這主要是由於前期上漲過高過快以及國際市場大幅波動等因素引起的。為避免發生系統性風險,中國政府採取了一些措施,遏制了股市的恐慌情緒,避免了一次系統性風險。境外成熟市場也採取過類似做法。在綜合採取多種穩定措施後,市場已經進入自我修復和自我調節階段。發展資本市場是中國的改革方向,不會因為這次股市波動而改變。

  李克強總理10月22日下午在會見美國前財長保爾森時指出,今年以來國際金融市場持續震蕩,中國資本市場特別是股市也一度出現異常波動。中國政府有關部門及時採取穩定市場的措施,防範住了可能發生的系統性金融風險,這符合國際慣例,也是從中國國情出發。我們將持續推進改革,加強制度建設,積極培育公開透明、長期穩定健康發展的多層次資本市場。

  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資本市場則是金融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其對於維護國家金融、經濟安全,促進經濟轉型升級,提升資源配置和使用效率都有舉足輕重的作用。可以預期,“十三五”期間,中國資本市場將繼續沿著法治化、市場化的路徑推進改革,進一步豐富多層次性。

  在中國工商銀行副行長張紅力看來,金融已經突破經濟工具的角色,成為現代國家治理和經濟發展的重要手段,成為國際競爭與國際經略的重要手段。在現代社會,金融是調節利益最廣泛、最直接、最有效的媒介中樞。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能否用好、用活、用對金融手段,是一國能否在利益博弈中佔得先機、實現可持續發展和總體國家安全的關鍵。

  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陸磊認為,從世界近現代史來看,經濟強國必然是金融強國,唯有成為金融強國方能成為經濟強國。一般情況下,金融強國都擁有一個或幾個國際金融中心,掌握世界經濟資源配置權和國際金融市場定價權,其平臺是全球性的貨幣市場、資本市場和商品市場。以美國為例,紐約證券交易所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投資者(儲蓄資金)和融資者(企業和項目),對全球金融産品價格和大宗商品價格具有一定的定價基準作用,從而使美國能夠以較低利率吸引其他國家儲蓄資金,同時以直接投資等形式對世界各地進行投資,以獲得較高收益。

  陸磊建議,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顯著提高直接融資比重。在總結股票市場波動經驗教訓基礎上,進一步完善股票市場制度,提高社會融資中股權融資比重,在化解高杠桿率風險的同時實現資源配置市場化。

  10月25日,參加“第一屆中國多層次資本市場研討會”的與會專家普遍認為,建設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是完善現代金融市場體系的重要內容,也是促進中國經濟轉型升級的一項戰略性任務。多層次資本市場的飛躍發展,帶來的不僅是資本的盛宴、産業的福音,更是中國金融生態和投資環境的一次洗禮。

  一些專家提出,建設強大的資本市場應該成為國家戰略。縱觀歷史,資本市場在大國博弈中佔到舉足輕重的地位,國際資本的流向與資本市場的競爭力,將成為大國博弈的戰略制高點。

  實際上,去年5月公佈的《國務院關於進一步促進資本市場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已明確提出,到2020年,基本形成結構合理、功能完善、規範透明、穩健高效、開放包容的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

  改革不會因為此次股市異常波動而有所改變,頂層設計的清晰將指引“十三五”資本市場改革發展方向,有望鍛造出發揮經濟“晴雨錶”、創新“孵化器”、重組“助推器”等諸多功能的“國之重器”。

  強化服務實體經濟之錨

  除了在金融安全、金融強國等邏輯下的考量,中國經濟穩增長調結構、培育創新引擎的現實壓力客觀上也要求有一個健康穩定的資本市場,而服務實體、反哺實體正是資本市場發展的核心。

  目前,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第三季度GDP增速為6.9%,6年來首次跌破7%,PPI連續43個月負增長,實體經濟面臨有效需求不足、産能過剩、企業債務率過高、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等現實挑戰。“中國經濟增長的要素低成本優勢正在消失,作為實體經濟的輔助,金融體系到了反哺實體,加大力度輸血實體的關鍵時期。”一位來自江浙地區的地市級官員説,不少地方對資本市場的重視力度還不夠,依然將銀行等同於整個金融體系,忽視了券商、各類産業基金以及VC/PE的作用。

  “融資難融資貴依舊是中小微企業的主要難題。他建議,發展資本市場,拓寬企業融資渠道;深化商業銀行體制改革,創新金融品種;發展小銀行,小的非銀行金融機構以及發展私募股權基金,從多方面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的問題。”中國中小企業協會會長李子彬説。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認為,在經濟下行壓力不斷增大的當下,在鼓勵“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今天,多層次資本市場的繁榮對於解決中小企業的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促進經濟發展由要素投入型向創新驅動型轉變都會産生切實效果,通過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推動戰略新興産業的騰飛,為經濟增長尋找新的引擎成為重要的戰略選擇。

  資本市場要服務實體經濟,首要之義就在於為實體經濟提供資金支撐,以金融之血給養實體之軀。目前,中國經濟下行壓力較大,高投資率與有效投資不足、産能過剩與有效需求不足、貨幣信貸寬鬆與融資難融資貴等結構性矛盾猶存。而且,直接融資佔比相對較低。數據顯示,主要發達國家的直接融資比重在70%左右,其中,美國在80%左右,發展中國家直接融資的平均水準在66%,而我國只有40%左右。業內人士普遍預期,在股市步入自我修復階段之後,適時恢復市場融資功能將是大概率事件。

  資本市場服務實體經濟還體現在對國家重大戰略的支援上。比如,利用資本市場進行並購重組為“一帶一路”的落地生根提供最為直接和便捷的路徑。上交所數據顯示,涉及“一帶一路”概念的滬市上市公司共207家中,今年前三季度有105家實施了並購重組相關項目,涉及事項142項,可統計的涉及金額達2711.24億元。

  在打造“雙創”經濟新引擎的當下,資本市場大有可為。李克強總理在第九屆夏季達沃斯論壇上説,推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需要全面、可及性強的公共産品、公共服務供給。在這方面,也要靠結構性改革。政府不唱“獨角戲”,鼓勵社會資本、外商投資一起幹。

  “支援美國企業創新的有一個場外的多層次資金體系,包括天使基金、風險投資基金、股權投資基金等。”銀河證券首席總裁顧問左小蕾説,這個融資體系是一種接力式的投資。培育和發展新興産業就離不開這些風險資金的介入和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的完善,這已是業內共識。

  也有金融企業高管提出,真正要使金融反哺實業,政策上首先要解決資本市場改革的問題。比如,目前資本市場體系還是“倒金字塔”式的,塔尖的交易所主機板中小板創業板市場相對完善,塔底的區域性場外市場、券商櫃檯場外市場發展比較薄弱;再如證券發行還主要實行行政核準制,預期強烈的註冊制改革尚未正式啟動。

  奏響“十三五”改革強音

  無疑,改革將成為“十三五”資本市場的主題詞。全面深化改革的逐步推進將中國資本市場推向了邁步成熟的歷史關口,此次股市異常波動更是折射了改革的時不我待。

  有專家認為,此次股市異常波動也顯示了,以散戶為主體的投資者結構不能完全適應創新品種不斷推出的市場快速發展,個別機構投資者利用資金、資訊等優勢地位侵害中小投資者利益。實際上,中國資本市場最突出的問題是市場與政府的關係尚未完全厘清。此次股市波動中採取一些臨時措施,但是市場化改革的方向不會變,“十三五”資本市場改革的重頭戲無疑將是推進註冊制改革和監管轉型。

  改革的另一重點是健全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從“倒金字塔形”走向“正金字塔形”。這就需要規範發展區域性場外市場、券商櫃檯場外市場,以幫助解決更多基礎層面企業的融資和改制需求,為高層次市場提供儲備;加快發展新三板市場,明確分層、轉板等多項政策措施,緩解“千軍萬馬”涌向IPO的壓力;穩步發展交易所主機板中小板創業板市場,豐富內部層次,設置差異化上市條件。

  此外,要大力發展各類機構投資者,推動養老體系改革與資本市場發展良性互動。證監會國際部主任祁斌在一次演講中認為,美國經濟的巨大成功源於養老金、資本市場和高科技三者的結合。作為美國養老體系第二支柱職業養老金的重要組成部分,401(k)計劃投資于國內和國際股票、VC、PE等股權類産品的比例高達60%,推動也分享了美國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後的經濟繁榮和高科技産業崛起。401(k)計劃投資VC、PE行業,發揮了四兩撥千斤的杠桿效應,為大量創新創業型中小企業提供了資本金,其放大效應是巨大的。對中國而言,養老體系的健全對經濟結構調整大有裨益,只有養老體系健全了,老百姓才更敢花錢,經濟才能轉向內需拉動。

  加快推進對外開放也是中國資本市場改革的重要領域。以滬港通開通為標誌,A股市場迎來了一個開放的新時代,其主要特點是從簡單引進來變成走出去,從簡單對外開放變成雙向開放。但目前資本市場的開放還存在三方面不足:資本進入有很多限制和管制,便利性不足;金融服務業開放有很大提高空間,比如有很多合資公司經營不善、本土投行國際化水準不足服務能力不夠等;國際認可度不夠,例如A股仍未納入全球指數,與我國市場規模和經濟發展總體水準不匹配。

  我們欣喜地看到,A股與國際市場的互聯互通正在扎紮實實地穩步推進。習近平主席10月成功訪英,中英兩國發表的聯合宣言提出,雙方支援上海證券交易所和倫敦證券交易所就互聯互通問題開展可行性研究。

  我國資本市場的開放是自上而下的,按照總體部署,非常主動。與很多新興市場國家的開放不同,我國不僅對發達市場開放,還對新興市場開放,在“一帶一路”規劃下,很多産能輸出和資本輸出都可以走向新興經濟體。同時,我國資本市場不僅能引進來,還能走出去,這形成了我國資本市場的獨特優勢。需要強調的是,改革邏輯將推動資本市場變大變強,但這不意味著股票指數以及個股價格就只漲不跌,股市運作有其自身規律,投資者應秉持敬畏市場之心理性投資,監管者、投資者、仲介機構、上市公司等市場主體的成熟才能推進整個資本市場的成熟。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