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16日 星期天

財經 > 新聞 > 國內經濟 > 正文

字號:  

新常態下誰來支撐經濟增長:靠産業轉型靠消費

  • 發佈時間:2014-12-09 16:38:39  來源:中央電視臺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姚慧婷

  新常態下誰來支撐經濟增長?

  歲末嚴冬,股市燃起的這把火給進入經濟發展新常態的中國經濟加上了一個生動的注解,新常態已成當前最熱的經濟關鍵詞。那麼,新常態新在哪,常在何處?未來中國經濟發展該如何適應這種新常態?央視財經頻道主持人沈竹和特約評論員中國農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向松祚、著名財經評論員張鴻共同評論。

  經濟新常態“新”在哪?“常”在何處?

  向松祚:新常態是新速度、新亮點和新思維三方面的“新”

  (《央視財經評論》特約評論員)

  我個人覺得,新常態至少有三個方面的新。一個是新速度,過去幾年我們增速非常高,都是8%以上,甚至有幾年是兩位數,現在我們的增長速度會逐步的放緩。其實下降很多人是不太適應的,因為速度的下降,它意味著比如説企業的收入利潤也會放緩,財政收入放緩,甚至有很多其他指標也會受到影響,那麼有很多人不太適應這個新速度。第二是新亮點,我們指的新常態更主要的是中國經濟一個的大轉折,過去支撐中國經濟的一些傳統行業可能已經不能再快速增長了,比如房地産等行業會慢慢進入到非常低速的增速。那麼新的增速就靠新的行業,比如説新的服務業、新能源、新科技等等。這個新常態是從傳統的行業轉到這些新的行業,同時區域也會發生非常大的變化,比如説東部沿海地的區域增長速度顯然會于低中部和西部地區。第三個就是新思維。當增長速度稍微緩一點的時候,政府和企業要有新思維,以及我們對整個中國經濟的看法的根本性轉變,我認為這在整個新常態裏面是最重要的。

  其實現在進展得不錯,今年馬上就要結束了,那麼在前11個月,服務業對面今年GDP的貢獻已超距60%,從行業來講你可以看到,傳統的比如説農業和製造業,它的經濟貢獻也在大幅度下降,服務業在上升。第二個,你會看到我們整個的經濟規模仍然在非常快速的擴大,但是這個規模裏面增長的量的內容是不一樣的,過去三架馬車裏面的投資、消費和出口,顯然現在投資和出口已經很難再拉動中國經濟快速增長了,那麼就是靠消費。

  張鴻:我們從原來的傳統製造業開始向創新轉型

  (《央視財經評論》評論員)

  在這個數字背後,其實我們看到的是什麼?是一個結構的調整,就是一個新的增長方式或者新的發展模式,過去我們是什麼樣的一個發展模式?比如説我們的經濟增長,其實我們是投出來的,不管是民間投資還是政府投資。2009年以前是很多民間來投資,然後2009年以後,我們政府大力的投出來。接下來可持續性遇到了問題,那怎麼辦?我們靠花出來,就是靠消費。

  還有一個,我們的方式應該是從原來的中國傳統的製造業真的開始向創新開始轉型,因為現在我們整個的消費已經成了第一大産業部門,這其實使我們的整個結構帶來的。我們過去擔心説,為什麼我們擔心從兩位數到現在的一位數,甚至再往下滑我們會擔心,我們最擔心的其實是失業,但是我們看到現在,從我們前9個月已經新增了1000萬人就業,這就能夠看出來,我們的經濟在背後其實是某種轉型,就是我們一個GDP帶動的勞動力,其實是在增長。

  向松祚:我們過去的快速增長中存在著很多問題

  (《央視財經評論》特約評論員)

  客觀上講,中國經濟增長速度進入新常態或者速度持續的下滑,與國際市場環境是分不開的。現在歐洲前三個季度的經濟增速幾乎沒有增長。日本安倍經濟已經宣告失敗,日本的經濟增長,第三季度和第二季度基本都是負,而且負增長分別達到6.5%和7.4%。美國和英國的速度還可以,但是也沒那麼快。再看新興市場國家,俄羅斯、印度、巴西等等都在快速下降,那麼這些國家的經濟增速放緩的時候,必然會影響我們的出口,現在我們能維持5%的增速已經難能可貴。

  日本在70年代變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以後,經濟增長速度馬上下降到5%以下。為什麼我堅信中國還能夠再很多年裏維持7%左右的增長速度?原因很簡單,因為中國太龐大了,我們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當我們要每人平均收入趕上美國、趕上日本、趕上歐洲的時候,中國的經濟規模至少要是五個美國,至少要是十個日本,因為我們的人口是它的十倍,所以我們當然有巨大的空間增長,這也是外國投資者仍然看好中國的原因。

  現在我們必須要思考我們的問題,我們過去快速增長有很多問題,比如説我們過去主要是靠投出來的,投出來這裡面就有很多的問題,比如説我們依靠消耗能源、消耗資源,依靠低成本的勞動力,我們現在要治理污霾,我們現在要治理環境的污染、水污染,我們就不能靠過去的高能耗的投入、高資源的投入,我們現在要改變這個方式。

  其實我的結論就是很簡單,雖然國際環境是不太好,但是我們現在這個進入新常態,更主要的是我們內在的客觀條件決定的。

  張鴻:有新常態是因為舊常態不可持續了

  (《央視財經評論》評論員)

  為什麼有新常態?是因為有舊常態,舊常態不可持續了,所以我們就要尋找一個新路,這新常態不可持續在哪呢?首先那些發達經濟體的舊常態不可持續了,他原來都高杠桿化的,都是拼命花錢的,鼓勵消費的,然後福利也特別好,自己不掙錢,他們只要花錢就行。只要他們有錢,我們就能掙錢,因為我們有這麼多勞動力,我們有低成本優勢,然後生産東西給他們,所以你看進出口曾經一度佔到我們GDP的67%,量特別大,但是他們首先停了,他們舊常態過去了。所以外邊的壓力和內在的壓力使我們不得不結構調整。

  我們現在凈勞動力,就是純勞動的絕對數字已經開始減少了,因為勞動力不夠了,然後現在勞動力的價格就不斷的往上漲,那王苗這個優勢也沒有了,然後環境的影響越來越大,它不是一個有品質的增長,那我們要尋找有品質的增長,那就是一個新的路徑。

  向松祚:思維方式和經營策略的轉變最為關鍵

  (《央視財經評論》特約評論員)

  其實這裡面核心是兩個東西,一個東西是我們各級政府的思維的改變,我們現在其實説白了,仍然是我們政府希望一個比較高的速度,那麼現在在我們沒辦法大規模的投入能源,消耗能源、消耗資源的背景下,要高度增長,還得要想去一些投資,那麼這還是想走老路,所以每當速度一降低,我們無非看到兩個呼聲,一個呼聲就是上項目,他不管這個項目是不是真正長期有效益。一個就是拼命的希望搞貸款,擴張信貸,那麼這個思維方式不改變的話,其實我們未來會造成很多的浪費,過去這些年我們其實有教訓。

  第二個思維方式改變就是企業,我們最近到江蘇、到浙江、到廣東做過一些調查,很多企業仍然還是有僥倖的心理。其實很多企業明明知道,他這個行業,無論從他的産品品質、從産品的品牌還是從他未來的國際市場、國內市場,他是沒有前途的,但是他不願意放棄。那麼習總書記反覆強調,要有戰略的新常態的思維,這是什麼意思?其實就是我們政府首先要轉變過來,到底什麼是增長,什麼是財富,企業也必須要轉變思路,這裡面思維方式的轉變、經營策略的轉變在我們這個新時代最為關鍵。對企業來講,要從粗活轉為做細活的。比如房地産,現在房地産其實已經進入一個過剩時代,那麼細活就是你要把房子管理好,當然這個來錢慢。對政府來説,政府要從快活變成慢活,什麼叫快活?過去就是上項目、上鋼鐵廠、上水泥廠、上汽車廠,那當然快,一上一個項目,GDP馬上就幾千個億、幾百個億,那麼現在你要搞醫療、你要搞教育,你要搞服務業,這當然也很慢,短期是看不出效果來的。

  張鴻:原來的高速路走不了了我們現在要走一條新路

  (《央視財經評論》評論員)

  原來的那條高速路現在不通了,走不了了,現在要走一條新路,這條新路速度沒那麼快,怎麼走?我們都知道一個人形成一個良好的習慣大概21天,有這麼一個理論,但對於一個政府來説,對於一個國家的這種道路來説,它可能21個月都不一定能形成一個好的習慣,這個時候、這個過程一定是痛苦的,就是大家整個都得轉變,就是除了我們在認識上,認識到這條路走不了了。重要的是,我們在應對辦法上要不能再用原來那個辦法。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