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9月27日 星期二

財經 > 新聞 > 國際經濟 > 正文

字號:  

澳洲"牛王"巨量賣地 中國投資者成潛在買家

  • 發佈時間:2015-07-06 16:59:00  來源:國際線上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李春暉

  

澳洲

  

澳洲

  ● 在國外媒體眼中,來自中國的投資者是此次基德曼出售地産買家的有力競爭者之一。作為此次地産出售的潛在買家,馮海良和他的海亮集團受到了不小的關注

  ● 一邊是窮困潦倒、居無定所,一邊是高價出售地産給潛在的外國買家,國內對此的反彈情緒相當激烈

  世界上最大的養牛牧場安娜溪(Anna Creek)正在澳大利亞市場掛牌出售。

  安娜溪牧場的面積相當於美國新罕布希爾州。而和它一同出售的還包括南澳大利亞州、昆士蘭州和澳大利亞西北部的多塊農場。

  根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的説法,這幾塊陸地加起來的總面積佔澳大利亞國土面積的1.6%,共計1100萬公頃(約合11萬平方公里),相當於美國田納西州的大小。而以中國的省份城市舉例,總面積相當於整個江蘇省。英國《獨立報》稱,若買家想巡視一番,可能不得不動用直升機。

  這份農場土地“大禮包”市場估值超過3億美元。儘管價格不菲,但對於買家來説依然能從這次交易中嘗到甜頭——包括16萬頭牛和遼闊的土地。

  土地的所有者是澳大利亞的基德曼公司。這家公司是澳大利亞最古老的養牛家族企業之一。由活牛産業傳奇大亨西德尼·基德曼(Sidney Kidman)于19世紀80年代創立。

  如今,基德曼家族依然保持著澳洲農牧土地最大所有者的地位,畜養牛群數量居全球第三位,運營基地遍及南澳、昆州、西澳及北領地。

  拍賣土地的消息傳出後,國外買家響應熱烈,但是澳大利亞政府的表態卻非常謹慎。今年以來,澳大利亞政府針對國際買家的土地投資行為進行了嚴格的限制和監管,這無疑對買方市場提出了挑戰。

  由西德尼·基德曼(Sidney Kidman)在一個多世紀前創立的家族企業如今已經傳至第五代,儘管仍保留著“牛王”的稱號 ,如今的基德曼公司(S. Kidman &Co)卻站到了新的十字路口。

  “是保留傳統,還是做出改變,我認為這是基德曼家族應當面對的問題。當然,一部分家族成員強烈擁護堅持祖輩的光榮歷史,但是100多年過去了,有些改變未嘗不可。”基德曼公司總經理格雷格·坎貝爾(Greg Campbell)坦言。

  高價套現

  與外界想像的不同,基德曼公司並不是因為財政拮據而選擇出售資産的。對於基德曼家族的成員而言,他們更想利用目前全球對牛肉的高需求套現。用以支援他們的其他生意和投資

  基德曼家族是澳大利亞最古老的養牛農民家族之一。阿德萊德“牛王”西德尼·基德曼是這家公司的創始人。

  1871年,年僅14歲的基德曼帶著一匹馬離開位於阿德萊德佩納姆(Payneham)的家,白手起家創建了基德曼家族的畜牧業帝國,並且因為卓越的商業成就在64歲時被當時的英國國王喬治五世冊封為爵士。

  1935年西德尼·基德曼去世時,其名下已經有68座養牛場,他的名字已蔓延了26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並擁有20萬頭牛和25萬隻羊。基德曼的後代繼承了他的遺産。如今基德曼公司是澳大利亞最大的私人牛肉生産商之一。

  然而近兩年來,澳大利亞畜牧企業的日子並不好過。由於遭遇大面積乾旱,當地農民的牛養殖量大幅下降,養殖數量從35年來最高點跌到20年來的最低點。

  2013年第一季度,由於澳大利亞失業率上升,家庭收入下降,基德曼公司不得不降低牛肉價格應對挑戰。雖然到了秋季,因為印度尼西亞、越南等東南亞國家牛肉需求復蘇,但公司的管理者對這場危機依然“心有慼慼”。

  基德曼公司上一財政年度凈運營現金流為930萬美元,支付股息每股20美分,總計2.36美元。

  但是由於糟糕的季節條件,導致牲口數量下降了15%。為此,基德曼公司稅後凈虧損140美元,牲畜市場價值下跌約1000美元,降至9740美元。

  最近,基德曼公司董事會主席約翰·克羅斯比(John Crosby)召集了一次董事局會議,並決心開始陸續出售公司業務,包括股票、工廠和不動産等。

  澳大利亞證券和投資委員會(ASIC)透露了基德曼公司對於此次交易的看法。官方評論顯示,基德曼家族成員想要利用目前的農業資産和全球對牛肉的高需求套現。

  美國市場研究公司Grand View Research最新預計,全球牛肉市場規模到2020年將達2.15萬億美元。在此期間,全球牛肉需求將保持1.15%的年均複合增長率,年需求將從2012年的6742萬噸增加到2020年的7293萬噸。

  基德曼董事總經理格雷格·坎貝爾在一份聲明中説,“家族中許多成員在澳大利亞或其他國家都有農業投資項目,此次出售允許他們將長期資本收益轉換成現金,用以支援他們的其他生意和投資。”聲明還稱,“公司如今的財務狀況非常良好,並且沒有債務和任何資産抵押貸款。”

  “我們在公司創建之初所制定的商業策略經受住了時間的考驗,地産的地理分佈廣泛,不僅局限于南澳大利亞州,我們在澳大利亞北部也有自己的牧場,足以應對全球出口市場。無論是在澳大利亞國內,還是在東南亞地區,基德曼牛的品質有著極高的保證,公司品牌更是業內眾所週知的。”格雷格·坎貝爾表示。

  家族內訌?

  經過100多年的發展,基德曼公司的股權多樣化程度很高。對於是否出售公司的業務,基德曼家族內部也出現了不小的分歧

  據格雷格·坎貝爾介紹,基德曼公司出售的這片土地面積超過10萬平方公里,分佈在16個養牛場,每年生産大約1.5萬噸的牛肉,佔據了澳大利亞盒裝牛肉出口份額的1.3%。包括了南澳大利亞地區的安娜溪(Anna Creek)地區的養牛場,這是目前全球最大的養牛場。其他還包括達勒姆當斯(Durham Downs)、杜列(Durrie)、格倫吉爾(Glengyle)、 摩尼平原(Morney Plains)等昆士蘭州重要牧區。

  儘管如今整個基德曼公司業務都在考慮出售,但是對於並不缺現金流的基德曼公司來説,現在是否是最合適的時機?

  事實上,關於是否要出售這塊土地,基德曼公司內部股東之間發生了激烈的爭吵。

  儘管公司已經對外宣佈了出售旗下“巨無霸”地産,並可能進一步出售公司的決定。但控股公司的3個家族卻對此意見産生了極大的分歧。威爾·艾貝爾-斯密斯(Will Abel Smith)曾擔任基德曼公司的主管。以他為代表的“激進派”對於出售計劃鼎力支援,而家族的其他成員卻是極力反對。

  艾貝爾-斯密斯在基德曼家族中並不受歡迎,去年11月,家族中超過一半的人反對艾貝爾-斯密斯在基德曼董事會中連任。如今他在董事會的位置已被另一位家族成員所取代。

  艾貝爾-斯密斯之所以會激怒統稱為“保守派”的基德曼家族成員,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他被認為曾私自將公司股票提供給市場,並且私下與聯合畜牧公司在內的潛在買家聯絡。

  大部分基德曼公司的股東仍希望保持家族牛肉生意的地理多樣性,以抓住全球新興市場的機遇。

  上述市場研究公司Grand View Research在報告中指出,亞太地區將是全球牛肉最大的區域市場。2013年,亞太地區的牛肉營業額已超過5800億美元。報告指出,中國可支配收入的提高以及中國民眾對紅肉的偏愛,將是促進亞太地區牛肉消費的核心驅動因素。

  中國的牛肉進口市場增長有多快?根據荷蘭合作銀行(Rabobank)分析報告顯示,2013年,中國進口牛肉29.7萬噸,是2012年進口量的3.79倍。

  而在這個有巨大潛力的市場中,澳大利亞、烏拉圭、紐西蘭是目前絕對的贏家,市場佔有率分別高達47%、25%和18%。中國已經迅速成為澳大利亞與烏拉圭的戰略性出口市場。

  由於肉牛不能完全進行舍飼,加之環境的因素,想要形成大規模的養殖很難。未來幾年,牛肉價格還會保持非常堅挺的態勢,因為生産效率的問題是短時間很難解決的,這種短缺將來會成為一種常態。

  但是也有不少人傾向於以一個合適的價格出售這部分業務。基德曼家族的一個成員透露,種種跡象表明,未來長期的牛肉需求會越來越大,因此“相當部分的公司股東反對出售並不奇怪”。

  而另一支遠在英國的基德曼後裔家族也反對出售計劃。當年,老基德曼爵士的女兒曾遠嫁英國,其後裔如今主要負責基德曼在英國的業務。

  此外,一些人擔心如此健康發展的業務會被不合理地賤賣。“這簡直是一個悲劇,老基德曼爵士通過辛苦打拼,為家族和澳大利亞創造了巨大的價值,但是這一切卻要因為子孫的目光短淺和自私無能而化為灰燼。”上述家庭成員説道。

  澳大利亞牛肉和糧食生産商觀察員蒂姆·費爾法克斯(Tim Fairfax)對於基德曼家族的決定表示非常驚訝。“這會是一個非常艱難的決定,不過歷史永遠不足以左右商業戰略方向,我完全理解他們的這個決定,尤其是像基德曼這樣家族股權多樣化程度很高的公司。”

  嚴格審查  

  基德曼拍賣地産在澳大利亞飽受爭議,甚至有議員站出來嗆聲,認為澳大利亞境內面積如此巨大的地産不應該賣給國外投資者

  事實上,若是從商業環境的角度分析,基德曼公司大面積地出售養牛場的行為算不上太出人意料。

  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澳大利亞農産品價格大幅下跌。同期,澳大利亞推出名為“偉大的南部”(Great Southern)的農業投資計劃,試圖拯救遭受重創的農業。但這項號稱會為澳大利亞農業帶來20億澳元資産收入的項目,最終慘澹收場,而澳大利亞畜牧業直到近年才恢複元氣。

  誰知時運不濟,眼看牛肉價格開始上升,澳元兌美元卻開始走軟,外國投資者購買澳大利亞土地開支被削減,同時牛肉出口飆升至歷史高位,而這也最終改變了牛肉價格多年的頹勢。

  在國外媒體眼中,來自中國的投資者是此次基德曼出售地産買家的有力競爭者之一。作為此次地産出售的潛在買家,馮海良和他的海亮集團受到了不小的關注。

  今年以來,中國銅業大亨馮海良以4000萬澳元的價格先後購入了幾座養牛場,此外還在澳大利亞投資了多處房地産。包括斥資3400萬澳元收購雪梨內城西南部的一大塊地皮,宣告進軍澳洲房地産市場。

  作為浙江知名的民營企業,海亮集團去年列中國企業500強第133位,民營企業第16位。目前,海亮集團擁有有色金屬、教育、節能環保、農業、地産五大板塊業務,以及起步不久的金融板塊業務。

  《國際金融報》記者從海亮集團了解到,近年來海亮確實有意向農業發展,也確實對基德曼家族的地産項目具有濃厚的興趣。

  其實,馮海良想要開養牛場,早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他就曾幾次三番表達了要將工作重心從銅業轉到農業上的想法。馮海良在一次接受媒體採訪時坦言,自己現在80%的精力放在農業上,“我是做農業出身,現在最嚮往的是重新做‘農民’”。

  去年,馮海良涉足國內的農業行業,他同時表示:“境外的農業資源是我們將來要去取得的。”而這樣的表態,與在澳大利亞購買養牛場的舉動可以説是“心口如一”。

  無獨有偶,上個月,總部位於新加坡的帕杜牛肉公司(Pardoo)以1350萬澳元的價格買下19.8萬公頃的養牛場。同時,澳大利亞埃瑟裏奇綜合農業項目由綜合食品能源開發有限公司也在尋求海外投資者,希望能夠為昆士蘭地區的牛肉、瓜兒豆和糖類籌集20億澳元資金。

  海外資本的涌入引起了澳大利亞政府的關注。從今年3月1日起,外國投資者在購買價值超過1500萬澳元的農業地産時,將需要得到澳大利亞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Foreign Investment Review Board)的批准。在此之前,免審上限是2.52億澳元。

  這還不是終點。今年7月開始,澳大利亞稅務辦公室(ATO)將開始對所有新進入本國農場的外資進行詳細登記,以密切關注海外業主的身份和動態。

  就在基德曼公司宣佈出售養牛業務前不久,澳大利亞政府剛剛宣佈對擁有澳大利亞境內農業土地的外國投資人加大限制力度,這對於基德曼公司來説並不是個好消息。

  目前,基德曼拍賣地産在澳大利亞飽受爭議,甚至有議員站出來嗆聲,認為澳大利亞境內面積如此巨大的地産不應該賣給國外投資者。

  澳大利亞農業部長巴納比·喬伊斯(Barnaby Joyce)表示,他非常反對將基德曼帝國出售給外國政府公司。“這不關乎對外國人的畏懼和憎恨,外國公司完全有權利購買任何公開發售的地産,但是其他國家不會像澳大利亞這樣。看看中國、印尼,或是其他國家,這種事情根本不會發生。”

  巴納比·喬伊斯強調,“這和外國公司或個人投資的情況不一樣,外國政府如果購買了澳大利亞的一大片土地,從長遠來看可能會威脅到我們國家的利益。”

  澳大利亞總理阿伯特試圖淡化這樣的意見,稱政府會持續密切關注外國國有實體企業對澳大利亞的投資。

  民意反彈

  一邊是窮困潦倒、居無定所,一邊是高價出售地産給潛在的外國買家,國內對此的反彈情緒相當激烈

  此外,出售的大片領土再次引起了澳大利亞對於原住民土地權利的呼籲,那些被認為是澳大利亞土著的人們如今遭受著貧困、失業甚至監禁的惡劣環境。

  一邊是窮困潦倒、居無定所,一邊是高價出售地産給潛在的外國買家,澳大利亞國內對此的反彈情緒相當激烈。

  Fred是澳大利亞墨爾本大學二年級學生,他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自己對於澳大利亞如此輕易地出售農田感到擔憂。

  “我不明白為什麼澳大利亞對於賣農田毫不在意,我總是在想,當我們最終沒有地可以賣了,會不會成為一個生活在自己國家的‘房客’,我們不能向其他國家購買土地,那為什麼要放棄我們祖先努力得來的土地?”

  Fred説,他和同學對此非常不解,“我甚至認為政府壓根不應該給予澳大利亞人出售地産給外國人的權利。”

  澳大利亞人民的反對情緒並非毫無根據。事實上,近年來澳大利亞的房價已經位列全球最貴的行業。在過去5年中,雪梨平均房價增幅超過了50%。澳大利亞輿論普遍認為,這是由於政府沒能嚴格執行對國外投資者購買本地房産的限制,導致澳大利亞房地産市場價格飆升。

  而基德曼公司出售土地的事宜,只是忍耐已久的澳大利亞人找到的一個出氣筒。

  澳大利亞國會議員凱麗·奧德維爾(Kelly O'Dwyer)在接受澳大利亞當地媒體的採訪時表示,“沒有人真正知道國外投資對住宅房地産的投資有多少,也沒有人知道這些投資來自哪。”

  根據澳大利亞投資審批委員會的規定,外籍人士只能購買新房或期房。只有澳大利亞公民、永久居民或臨時居民簽證持有者才可以買或者二手房屋。

  然而,這些措施似乎是執行不力,不少外國買家利用在澳大利亞的居民進行房産交易,甚至願意冒著承擔8.5萬澳元罰單的代價。

  澳大利亞國會表示,現有對外國買家適當的懲罰,已經“嚴重缺乏”執行。

  “澳大利亞人必須相信,只有規則,包括那些適用於現有的房屋,被嚴格執行,澳大利亞的房價才能有效得到控制。”凱麗·奧德維爾説。

  澳大利亞財長喬·霍基(Joe Hockey)表示,他將考慮增加外國人在澳購房收費,以及加強監管和懲罰的力度。然而,反對派批評這項額外收費是不必要的稅收。勞動黨議員艾迪·胡西科(Ed Husic)表示,擬議中的新費用是“只是求財,並沒有實際作用”。

  房地産分析師王瀟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澳大利亞一些高端的房産代理對此表示很震驚,“這勢必影響中國資本流入澳大利亞房地産市場的步伐”。

  有數據顯示,2014年中國人在海外房地産投資已經超過165億美元,首次超過在國內的投資。而雪梨去年一年房地産價格上漲13%,一些當地民眾指責外國投資者,尤其是來自亞洲的炒房客導致房價飆升。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