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23日 星期四

財經 > 新聞 > 地方經濟 > 正文

字號:  

北京農村污水處理迎千億市場 運營模式漸成型

  • 發佈時間:2015-08-03 08:43:31  來源:光明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李春暉

  自從陳家莊村污水處理站在2011年建成之後,當地部分村民就自發做了一個決定,把處理後的清水引入自家果園。

  陳家莊村位於北京市西郊門頭溝區,這裡是著名旅遊景點妙峰山的所在地,村莊依永定河西堤而建。在污水處理站運作之前,全村500多戶村民的生活污水以及多個農家樂的廢水直接排放到永定河中。

  污水處理站建於地下,佔地面積僅30多平方米,每天可處理60噸生活污水,在旅遊旺季時,達到滿負荷運作,處理後的水質達到一級A,是中國目前污水處理的較高水準。

  與北京市居民繳納污水處理費不同,陳家莊村不用出錢,工程投資及運作維護均由門頭溝水務局支付,並委託北京碧水源公司代為管理,4年來始終穩定運作。

  陳家莊村只是碧水源公司在北京郊區建設、管理的村鎮污水處理站之一,截至今年7月,在永定河、海澱區北部、密雲水庫、潮河等水質敏感區域,碧水源總共運營著413座村鎮污水處理站,在全國範圍,建設運營多達2000余座小型污水處理站。

  按照設計容量,413座村鎮污水處理廠每天可處理污水82000噸,連同北京排水集團和金達萊公司建設運營的廠站,北京市農村污水處理率已超過40%。

  但這仍舊無法滿足北京市村鎮污水處理的需求。根據北京市2014年統計年鑒的數據,截至2013年底,北京市共有144鎮、38鄉、3938個村,農村人口僅有290萬人,但卻有農業觀光園1299個,每年接待1944萬人,民俗旅遊戶8530戶,每年接待1806萬人。農村污水量成倍增加。

  隨著“十一五”、“十二五”期間城鎮污水處理設施建設的基本飽和,農村污水處理市場被認為是為數不多的待開發金礦。多家機構預測,農村污水處理每年將有400億元的增量市場。

  農村水務:下一座金礦

  2015年7月28日,環保部、財政部在京聯合召開2015年度全國農村環保“以獎促治”工作推進會,會議透露,“最近一個時期,黨中央、國務院對加強農村環境保護做出了一系列決策部署。”

  官方預計,農村污水處理市場將迎來每年數百億元的機遇期。

  住建部農村污水處理技術北方研究中心副主任范彬認為,農村污水治理需求龐大,服務人口約為5億鄉村人口,可以拉動巨大的市場和投資。他測算,“就投資需求而言,如果按照未來30年5000元/人計算,則需要2.5萬億元;運作成本如按照60元/人/年計算,則需要300億元/年。”

  而從污水處理産業的內在規律來看,農村市場也將成為繼城鎮污水處理後的又一座金礦。

  據2013年中國統計年鑒的數據,2006年到2013年,全國設市城市污水處理率從55.7%上升至99.1%,目前已接近飽和狀態;縣城污水處理率從13.6%上升至82.6%,污水處理率亦有明顯提升,除個別城鎮污水拾遺補缺及提標改造外,唯一的短板就是農村市場。

  數據顯示,2012年,中國村莊污水處理率僅為7.0%,僅有北京、上海、天津等少數發達省市的農村污水處理取得一定成果,其中,北京、上海的農村污水處理率超過40%,但其他大部分省份還未全面鋪開,只是在部分村鎮進行了試點或示範工程。

  中投顧問將其視為“大機遇+大挑戰”,並預測,至2017年,中國農村污水處理潛在市場規模將達到408億元,這一數字並不包含設施建成後的運營市場規模。

  中國水網一份研究報告指出,“到2020年,中國村鎮污水處理將帶動2000億元-4000億元的投資需求。”。

  事實上,此輪農村污水處理市場的抬頭,是繼“十一五”期間“新農村建設”後的第二輪,在第一輪建設熱潮中,北京市以村容整潔和污水處理為主要內容,從2006年至2012年建設了近1000多個農村污水處理站。

  多家水務公司宣佈進軍農村污水處理市場。代表性的企業包括北京碧水源、江西金達萊、國中水務桑德環境雙良節能等。

  其中,北京碧水源公司已運作農村污水處理廠站十年左右,建設運營多達2000余座小型污水處理站;國中水務在收購丹麥BioKube公司後宣佈全面進軍農村市場,後者主要從事農村、家庭、小型污水處理設備的研發和生産;桑德環境運營的村鎮污水處理廠站超過600個;雙良節能為開拓農村市場收購了浙江商達環保。

   農村污水處理技術路線應量體裁衣

  與成熟的城鎮污水處理模式和技術不同,由於中國農村在地形地貌、經濟水準、支付能力、效果要求等方面有自身的特點,自從出現農村污水處理廠站後,技術路線的選擇備受關注。。

  “北京市農村的條件差異性很大,在選擇技術路線時應量體裁衣。”北京碧水源公司常務副總經理何願平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房山區水務局工程師余化龍在比較了生物濕地(四馬臺站)與MBR工藝(焦各莊站)後指出,“在農村污水處理中應根據具體情況來選擇合適的污水處理方式。”

  事實上,由於中國農村的特殊性,國家相關主管部門住建委、環保部、水務局等在技術選擇上尚沒未推薦具體技術路線。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走訪多個北京農村污水處理站後發現技術工藝種類繁多,技術路線的適用性難以一概而論。

  截至目前,北京市農村污水處理至少包括厭氧生物處理技術(延慶縣)、A/O工藝(昌平東沙各莊等村)、生物接觸氧化工藝(昌平和密雲)、生物轉盤工藝(豐臺太子峪和西莊店等村)、MBR工藝(西北旺韓家川村)、人工濕地(延慶、昌平、房山等區縣多個村莊)、CASS工藝(順義葛代子村、北京航太城)、A/O+土地處理工藝(密雲黃土坎等村)、曝氣生物濾池(BAF)工藝(房山羊頭崗、北正等村)、三格式化糞池(各區縣均有分佈)等十余種。

  北京市水利科學研究所廖日紅等人對14個村鎮污水處理廠,從工程投資、運作成本、出水水質三個方面進行了對比。

  “從工程投資方面而言,MBR工藝所需費用最高,無動力生物凈化槽費用最低;從運作費用方面而言,MBR工藝所需費用最高,人工土地處理系統最低;從佔地面積方面而言,人工土地處理系統最高,生物接觸氧化+NAR 吸附過濾技術最低;從要求維護人員水準方面而言,MBR工藝要求維護人員水準最高,人工土地處理系統最低。”

  研究報告同時強調,MBR工藝的出水水質穩定,佔地面積少,污泥排放量少,抗負荷衝擊性強,操作管理簡單,處理效果好。

  農村廠站運作管理費用佔比較大

  2014年7月,北京市率先出臺污水處理廠出水水質的新標準,要求達到地表水Ⅳ類,雖為城鎮污水處理廠標準,但對農村污水處理同時具有指導意義。

  據悉,在北京碧水源公司運營的413座村鎮污水處理廠中,採用MBR工藝的站點有275座,佔比28.2%,出水達標率79.3%,而其餘採用傳統工藝的污水處理廠出水水質達標率僅為15.2%。

  對於農村污水處理工藝的選擇,在北京碧水源公司工程中心運作總監陳春生看來,須滿足工藝簡單、穩定運作、維護便利、水質達標等要求。“尤其是農村廠站十分分散,與城鎮污水處理廠不同,農村設施的運作管理費用佔比很大。”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實地走訪的多家農村污水處理站位於深山之中。

  其中,運作管理費用中最主要的支出為電費和人員工資,“無人值守的遠端監控系統可以大幅降低人員工資和巡檢費用。”陳春生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碧水源已開發出專門針對農村市場的遠端監控軟體。”事實上,出於中國農村的巨大差異,對工程投資和運作費用的比較亦需一事一議,而不能簡單比較其噸水投資成本和噸水運作成本。

  “農村污水處理站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相對成本高一些,碧水源運營的最小的污水處理站只有5噸/天的規模,處理十幾戶的人家的污水,如簡單看其工程投資、噸水投資都不具有比較意義。”碧水源公司工程中心運營副經理熊利波認為。

  而就運作成本而言,如靈山污水處理站,由於其處於北京市最高峰,冬季時間長達半年,需要額外加溫措施,必然抬高運作費用。

  如在飲用水水源地區域建設污水處理站,如北京市的潮河、白河、密雲水庫以及重點地下水開採區域,其工藝選擇須以出水水質為導向,宜採用出水水質高且穩定性好的工藝。“對於水源保護區,MBR工藝應用較多,因為出水水質要求高。”北京市水利科學研究院廖日紅認為。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市部分農村污水處理站存在閒置狀況,但並非普遍現象。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導致閒置的原因較為多樣化,主要包括公路建設、拆遷、運作資金缺乏、污水量小、污水收集系統不全等,而與技術路線的關係不大。

  如,北京市房山區96座農村污水處理設施能夠正常運作的處理站86座,因村莊拆遷、公路建設等原因拆除4座,由於污水收集量小、供電設施不到位等原因沒有正常運作的6座,正常運作率為89.6%。上述數據由房山區水務局統計。

  北京碧水源運作維護的413座農村污水處理站中有50處未正常運作,據陳春生稱,導致閒置的原因為:管網堵塞、房屋建設、設備老化、排水管網、設備被盜等。

   “區域打捆”利於降低成本

  2011年6月,北京市海澱區水務局與碧水源公司簽訂了《海澱區北部地區污水處理設施委託運營協議》,將38處污水處理設施的運作管理工作移交給碧水源公司,區政府按達標水量支付處理費。

  連同門頭溝、密雲等區縣的委託運作協議,北京碧水源公司的“點-線-面”農村污水處理運營管理模式逐漸成型。

  即以區鎮級再生水廠為核心基地,提供全面技術支援、後勤保障及人員培訓;將鎮級廠站作為村級站點服務中心,實現轉机處理作用,並輻射村級站點,進行流動化、週期性的維護管理。

  這一區域打捆、委託運營的模式極大地降低了運作管理成本。

  “以門頭溝區為例,打捆運營的噸水成本為1元,如果單獨由專業公司運營,管理費用就上升到2元/噸,”熊利波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在他看來,曾被水務專家學者推薦的村民管理模式並不利用於成本下降,“碧水源在門頭溝管理100多個站點,如果村民管理,且不説技術門檻,光人員開支就需要至少100多個人,區域打捆模式則只需要10人左右。”

  此外,區域打捆也可大幅降低採購成本,“顯而易見,採購數量大,價格就低。”熊利波説。

  在北京運作了十多年農村污水處理站後,碧水源逐漸摸索出了適合北京地區的農村污水處理模式:對新建站點採取“企業建廠站、政府配管網”,環境服務商採用BOT的方式統一“區域打捆”;而對已由政府建成的廠站,則採用“區域污水設施打包:委託運營的方式,能夠發揮專業公司的技術、專業服務優勢,並較大地減少費用、降低成本。

  值得一提的是,包括北京碧水源在內的大多數水務公司並非靠農村污水處理賺錢,據了解,北京市農村污水處理廠站普遍存在後續運作管理資金短缺的現象,造成部分污水處理設施難以更新、翻修及擴充規模。

  北京市大多數農村污水處理設施建於10年前的“新農村建設時期”,“當時發改委和各級政府籌措了建設投資,但後續資金十分不足。”熊利波説。

污水治理 詳細

漲幅榜 更多

排名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
1 寶德股份 11.22 6.25%
2 隆華節能 6.35 3.93%
3 清水源 16.15 3.66%
4 杭鋼股份 6.75 3.37%
5 中原環保 14.15 2.98%

跌幅榜 更多

排名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
1 晨鳴紙業 16.82 -3.67%
2 創業環保 13.79 -2.34%
3 首創股份 5.23 -2.24%
4 中材科技 20.76 -2.17%
5 格林美 7.28 -1.89%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