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8月15日 星期一

財經 > 新聞 > 財經評論 > 正文

字號:  

財政收入增速下滑:政府錢袋子癟了嗎?

  • 發佈時間:2016-03-04 09:14:29  來源:新京報  作者:李蕾 賈世煜 羅超  責任編輯:王斌

  2015年我國財政收入為15.2萬億,實際增速為5.8%。這個增速創下自1988年以來新低,也是20多年來財政收入增速首次不及GDP增速(6.9%)。政府的錢袋子癟了?

  另一方面,2016年必須實行積極的財政政策,以應對經濟下滑的風險,其中包括減稅和增加支出,這使得財政收支壓力加劇。

  在財政收支面臨尖銳矛盾情況下,通過擴大赤字率解決矛盾成為主流聲音,其他的措施還包括盤活財政存量資金等。如何避免財政風險,財政政策如何保證穩增長和調結構目標的實現,成為公眾關注的焦點問題。

  對於財政收入增速大幅放緩,財政部稱,大宗商品價格下跌導致進口稅收大幅下降;工業生産放緩導致增值稅等稅收下降;企業效益下滑,導致企業所得稅下降;實行結構性減稅和普遍性降費,帶來財政減收。

  矛盾的是,在政府錢袋子癟了的同時,2016年花錢卻不能減少,仍然要實行積極的財政政策以應對我國經濟下滑的風險,保證實現穩增長和調結構的目標。積極的財政政策還包括減稅,營業稅改增值稅,針對稅負較重的製造業的普遍性減稅等。

  在這種情況下,擴大赤字率以解決財政收支矛盾,實現穩增長、調結構的目標成為主流聲音,也是決策層的政策取向。

  2015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確定積極的財政政策要加大力度,實施減稅政策,階段性提高財政赤字率。

  隨後,去年12月28日,財政部部長樓繼偉在全國財政工作會議上稱,2016年及今後一個時期,財政收入潛在增長率下降,財政矛盾呈加劇之勢,要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並加大力度,首先發力點就是階段性提高赤字率。

  財政赤字率擴大的説法近期被廣泛關注,樓繼偉在2月26日的G20峰會上表示,中國目前還有財政空間,今年赤字率會進一步擴大。

全國政協委員、中央財經大學校長 王廣謙

全國政協委員、中央財經大學校長 王廣謙

  “實體經濟企業稅負偏高”

  全國政協委員、中央財經大學校長 王廣謙

  對於競爭不充分的壟斷性行業、不符合産業發展方向的行業,稅收可以適當增加;而與人民生活密切相關的行業、符合未來發展方向的行業,應該減稅支援。

  新京報:財政收入增速會持續下降嗎?

  王廣謙:經濟增速放緩,財政收入增速必然下降,不可能再保持兩位數增長。並且如果政府收入增長較快,那麼居民和企業在收入分配中的比例就會下降。另外,根據中國實際情況來看,供給側改革還要減稅,減稅是刺激經濟發展的重要手段。所以未來財政收入增速個位數增長會是常態。

  新京報:政府錢袋子癟了,值得擔憂嗎?

  王廣謙:財政收入增長速度下降,並不是絕對數下降。我國GDP保持6%-7%的增速是未來常態,如果財政收入仍然保持高增長就會擠壓家庭和企業資源。在財政收入增速下降的新常態下,財政支出結構也應該隨之調整。雖然我們國家需要財政支出的方面特別多,但財政支出結構調整仍然有很大的空間。

  新京報:目前財政收支矛盾應該如何解決?

  王廣謙:我國目前的財政收支矛盾比較尖銳,收入增速降低,支出卻保持大幅增長,如果減少支出會影響社會發展和人民生活水準的提高。需要靠增加赤字率來彌補缺口,緩解矛盾。

  新京報:當前環境下,企業的稅負重嗎?

  王廣謙:中國企業的稅負在全球來看還是偏高的。企業的稅負比較重,特別是實體經濟的稅負,應該給實體經濟的企業減稅。我的看法是,對於競爭不充分的壟斷性行業、不符合産業發展方向的行業,稅收可以適當增加;而與人民生活密切相關的行業、符合未來發展方向的行業,應該減稅支援。

  

全國政協委員、瑞華會計師事務所管理合夥人 張連起

  

全國政協委員、瑞華會計師事務所管理合夥人 張連起

  “要對企業‘放水養魚’”

  全國政協委員、瑞華會計師事務所管理合夥人 張連起

  在目前的經濟環境下,要對企業“放水養魚”,使企業輕裝上陣,不要讓企業成本過大,以至於不堪重負,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新京報:有數據顯示中國宏觀稅負30.1%,低於世界水準。你認為中國目前宏觀稅負水準合理嗎?

  張連起:一國宏觀稅負比例是來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計算方式,與我國財政四本賬以及非稅收入比重較高的實際情況相差很大,我個人認為不具備實質性比較意義。

  我曾經做過一個測算,中國的稅負水準大概在30%左右。評價總體稅負是否處於合理水準,主要看是否適應我國目前經濟轉型的階段。我認為,目前總體稅負處於合理水準,不過,在結構上存在問題。

  新京報:結構上存在什麼問題?

  張連起:一是製造業稅負偏高;第二是非稅收入過大。特別是各地地方政府行政性收費和政府性基金等,這個比重比較大。現在各地非稅收費五花八門,我們的研究小組去年底對3000家代表性企業財務報表進行測算,盈利只有5.2%。有的企業繳納政府性基金和非稅收費100多種。

  在目前的經濟環境下,要對企業“放水養魚”,使企業輕裝上陣,不要讓企業成本過大,以至於不堪重負,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逐漸降低非稅負擔,這是結構性改革的一個重要方向。我認為在稅收和非稅收入方面的減負還有空間。

  新京報:你認為還可以在哪些方面進行減稅?

  張連起:結構性改革的重要一點是降低企業成本,所以減稅是必須的。營業稅改增值稅就是減稅的一個重要方面,消除了重復徵稅。

  

全國人大代表、安徽省阜陽市委書記 于勇

  

全國人大代表、安徽省阜陽市委書記 于勇

  “落後地區增收有後發優勢”

  全國人大代表、安徽省阜陽市委書記 于勇

  阜陽的收入和支出確實存在差距,阜陽除了依靠自己的財政收入,還依靠國家的轉移支付。

  3月3日,全國人大代表、安徽省阜陽市委書記于勇告訴新京報記者,和前年相比,阜陽市去年的財政收入增長了11%。

  談及經濟發展放緩下阜陽市財政收入增長可觀,于勇笑著説,“我們是後發地區,有後發優勢。我們的短板比較多,短板就是機遇,就要發展。”他表示,阜陽市財政收入的增長,得益於阜陽市現代服務業的發展、固定資産投資營業稅的增加,以及地方收入的增加。

  于勇介紹,阜陽市的煤、化工、電力等傳統産業的發展趨勢,與往年持平或呈大幅度下降。但是,阜陽的新興産業正在不斷發展。他舉例,以消費、金融為主的現代服務業,都在阜陽發展很快。

  “去年阜陽市財政收入200億元,支出在500多億元左右。”于勇説,阜陽市的硬支出主要花在城市基本公共服務的均等化和社會保障等方面。

  對於超過收入兩倍的支出,于勇表示,阜陽的收入和支出確實存在差距,但支出是為了提升綜合能力,為了更好地發展。“阜陽除了依靠自己的財政收入,還依靠國家的轉移支付,以保證各種公共服務的實現。”于勇坦言,基礎設施建設所需的資金,要按照中央現在的投融資方式來解決。

  在談到阜陽市未來的經濟發展時,于勇説:“農業不一定是種糧食,觀光旅遊也可以是農業”,目前阜陽市正在轉變經濟發展方式,首先要做的是把農業的問題解決好,把人的問題解決好。同時,阜陽市還在發展生物醫藥等新興産業。

  

全國政協委員、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原所長 賈康

  

全國政協委員、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原所長 賈康

  “財政收入維持低增長 過緊日子的階段到來了”

  全國政協委員、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原所長 賈康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財政政策還必須要實行擴張以服務全局。現階段財政收支矛盾尖銳,因此今年的赤字率一定會擴大。2016年很可能會在3%左右,甚至到3%以上。

  新京報:財政收入個位數增速會成為常態嗎?

  賈康:在經濟下行和探底企穩的一段時間裏,財政收入會維持低速增長,這就是所謂的過緊日子的階段到來了。

  新京報:有一些報告認為,2015年我國實際財政赤字率已經達到3.5%?

  賈康:沒有。各個機構統計口徑不一樣。按照財政部部長樓繼偉的説法,我國去年名義上的財政赤字率是2.3%,實際赤字率為2.7%左右。

  新京報:政府很難在減稅、擴大支出和低於3%的赤字率之間保持平衡,政策目標應該如何取捨?

  賈康: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財政政策還必須要實行擴張以服務全局。現階段財政收支矛盾尖銳,因此今年的赤字率一定會擴大。具體赤字率上升多少,從現在的口風來看,2016年很可能會在3%左右,甚至到3%以上。

  新京報:赤字率擴大到3%以上會不會面臨風險?

  賈康:不一定有風險。赤字率適當提高是必要的,關鍵是適當提高赤字率的同時,要掌握好如何優化結構。擴張只是需求管理,優化結構是供給管理。現在特別強調供給側改革,結構性改革和供給體系品質和效率的提高,就是這個用意。

  新京報:在財政收支矛盾突出的背景下,今年是否還會實行減稅政策?

  賈康:還是會實行減稅政策。首先是營業稅改增值稅方面,今年要求全面推開營改增,做到營改增全行業覆蓋;同時要為企業減負,預計會出臺一些針對小微企業的稅收優惠;另外,對研發、固定資産加速折舊等方面也會有相應的稅收優惠政策出臺。不過具體的減稅規模要等兩會預算報告出來之後才會清楚。

  減稅政策是對經濟增長的一個促進因素,但並非簡單一個因素就能促進經濟增長。

  新京報:政府的錢袋子癟了後,據你了解,各地是否存在徵收“過頭稅”的情況?

  賈康:實際生活中,各個地方的情況千差萬別,嚴格來説,不可能一點“過頭稅”都沒有,因為稅務機關有完成稅收任務的壓力。不過,官方的態度和要求十分明確,就是不能徵收“過頭稅”。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 劉尚希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 劉尚希

  “財政政策不是擴大赤字率就了事”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 劉尚希

  財政政策不是説擴大赤字率就了事了。赤字率要增加,但增加多少要把握好財政風險。

  新京報:赤字率擴大到多少合適?

  劉尚希:這要根據穩增長的目標算賬。比如穩增長目標是GDP達到7%,赤字率應該怎樣配合?如果降到6.5%,赤字率也會根據這個目標調整。

  另外,財政政策不是説擴大赤字率就了事了,擴大赤字率最終還是體現在花錢上,只要花錢就是擴大社會需求了,但如果能從結構性改革這個角度來考慮,錢就能花得更漂亮。

  新京報:目前財政收入下滑,政府錢袋子癟了,是否會面臨風險?

  劉尚希:這涉及兩個問題,財政風險和公共風險。在經濟領域、社會領域、資源環境領域等都面臨著一系列公共風險,公共風險需要財政去防範和化解。在這個過程中,這些領域的風險就會轉移到財政,比如擴大赤字率,財政風險就擴大了。

  如果過度使用財政,財政風險不可控,轉化成財政危機,會反過來加劇公共風險。所以制定政策不能拍腦袋,要做好權衡。

  新京報:財政風險如何權衡?

  劉尚希:我國或有債務比其他國家都多。一旦經濟社會條件發生變化,這些債務就會爆發。所以不能局限看賬本,看賬面赤字率不到3%。

  舉個例,鋼鐵、煤炭、有色等行業有大量的債務,去産能這些債務誰來背?銀行背就成了爛賬,爛賬要核銷就得找財政,財政赤字率一下子就得跳躍式上升。所以去産能很可能導致赤字率急劇上升。財政本身是要分配風險,如果企業、政府和金融機構以及其他社會資本合理分擔,風險就容易解決,如果都推給政府,風險就大了。

  ★個案

  財政收入降33% 遼寧削減“經費”

  “去年明顯感到稅務部門查稅的次數頻繁了,也更加嚴格了。”一家大型公司的財務人員説。在查稅嚴格的背後,是財政收入增速的大幅放緩,放緩尤其嚴重的是東北三省和資源型省份。其中,遼寧去年的財政收入下滑了33.4%。

  全省主要經濟指標大幅回落

  2015年遼寧全省的財政收入僅為2125.6億元。遼寧財政廳稱,全省財政收入降幅較大的主要原因是根據中央巡視組和省委要求,按照“三嚴三實”依法組織財政收入,做實了財政收入;其次是受經濟下行因素影響,全省主要經濟指標大幅回落,企業經濟效益進一步下滑,加上機構性減稅、普遍性降費等政策性因素也相應減少了財政收入。

  “過年的假期延長了,假期長了不就是活兒少了嗎?掙得工資也就少了。根據不同分公司的情況,職工薪資均有不同程度的下調,是在逼你走人呢。”遼寧瀋陽鼓風機集團的一位員工對新京報記者表示。

  東北經濟形勢從2014年開始出現下行趨勢,2015年東北三省GDP增速均列入倒數五位。其中遼寧省以3%的增速在全國排名墊底。2015年遼寧固定資産投資出現負增長,降幅達到27.8%。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出口等指標也表現不理想。

  “首要保住員工工資”

  遼寧省社科院副院長梁啟東認為,遼寧目前工業企業不景氣,房地産銷售額在下降,傳統産業的重工業優勢減弱,這是東北面臨的首要問題。

  遼寧省政府內部人士向新京報記者透露,為了應對財政收入下降,遼寧省已要求全部省直機關將活動經費和項目經費削減70%,首要保住員工工資。

  “遼寧是個老工業基地,改革沒跟上,這之前的財政收入水分又太大,導致2015年財政收入增速大幅下降。”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表示,有些地方政府因為財政收入下滑嚴重,財政壓力非常大。這些地方政府搞赤字率不是去救別人,而是救自己,先保住人員工資,保證政府能夠運轉,提供基本公共服務。

  劉尚希認為,解決這個問題要靠自身調整産業結構,讓企業在市場上優勝劣汰。地方政府不要抑制市場的調整能力,政府在市場中只是“搭把手”、幫個忙,主要靠市場發揮作用。“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積累的問題瞬間爆發出來,解決問題卻是需要時間,不能著急。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