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9月30日 星期五

財經 > 基金 > 基金要聞 > 正文

字號:  

公募基金老鼠倉2015年密集受審 涉案公司很受傷

  • 發佈時間:2015-12-10 08:50:06  來源:中國網財經  作者:晏生  責任編輯:張明江

  編者按:人生天地之間,若白駒過隙,忽然而已。2015年的日曆匆匆翻過,基金行業又到了一年大考之時,這一年與往年幾許相似,卻也經歷了一個輪迴。細數基金行業在短短的一年嘗遍的大喜大悲,中國網財經從業績起伏、規模排名變化、基金離職潮、基金清盤潮、新發基金等多方面點評基金行業2015年的標誌性行業事件、公司。

  中國網財經12月10日訊(記者 晏生) 近年來,監管層逐漸加強對資本市場違法、違規行為的監管,一批涉案人員被查獲、處罰。

  2015年,“老鼠倉”案件審理提速,原農銀匯理基金經理郝兵、原嘉實基金經理歐寶林、原海富通基金經理黃春雨及蔣徵、原博時基金經理馬樂及原中郵基金經理歷建超等共6起“老鼠倉”案件受審,據了解,這幾起“老鼠倉”涉案交易資金均超億元。

  “老鼠倉”案也給公募基金帶來了持續的“後遺症”,多數被抓出“碩鼠”的基金公司旗下基金規模遭受大規模凈贖回、業績滑坡等問題困擾,多數涉“鼠”的基金公司陷入規模停滯不前的窘境之中。

  今年公募“老鼠倉”密集過審

  “老鼠倉”歷來是公募基金行業熱點事件之一,近年來監管層正逐漸加大對“老鼠倉”、內幕交易等的打擊力度。2015年,證監會集中查處了一批金融機構從業人員涉嫌利用未公開資訊交易案件,其中部分案件涉及公募基金行業從業人員。

  1月末,證監會公佈《證監會對部分涉利用未公開資訊交易案件基金公司依法採取行政監管措施》。據了解,包括華夏基金、海富通基金、嘉實基金、匯添富基金等5家基金管理公司被暫停新發産品,中郵基金、易方達基金、農銀匯理等6家基金管理公司被責令改正。

  多位基金業內人士表示,“儘管以往針對老鼠倉案件,在基金公司層面沒有明確處罰的條例,但是業內已經有個默認的規則,就是情節嚴重的基金公司會停止一段時間發新産品。”

  與此同時,2015年審理提速“老鼠倉”密集過審。據中國網財經記者不完全統計,自年初至今,共有6起“老鼠倉”案件受審,分別為原農銀匯理基金經理郝兵、原嘉實基金經理歐寶林、原海富通基金經理黃春雨及蔣徵、原博時基金經理馬樂及原中郵基金經理歷建超。

  “老鼠倉”涉案資金超億元

  2015年監管層“捕鼠”碩果纍纍,公開資訊顯示,這幾起“老鼠倉”案件涉案資金均超億元。其中原博時基金經理馬樂“老鼠倉”案再審,涉案資金為10.5億元,非法獲利1883萬元,為迄今國內最大的“老鼠倉”。

  對馬樂“老鼠倉”案件的審理也是一波三折,歷時兩年多仍未最終定案。證監會于2013年通報馬樂涉嫌利用職務便利獲取博時精選基金交易的非公開資訊,操作名下賬戶,先於或同期于其管理的基金買入相同股票七十余只,交易金額和獲利金額較大。

  2014年2月一審宣判馬樂“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並處罰金1884萬元”,4月深圳市檢察院提起抗訴,8月廣東省檢察院支援抗訴,同年10月,廣東省高級法院作出二審裁定,駁回抗訴,維持原判。判決生效後,廣東省檢察院提請最高人民檢察院抗訴。2014年12月8日,最高檢認為案件量刑不當並提起抗訴。2015年7月,馬樂“老鼠倉”案件再開審,至今仍未有公開定論。

  2015年11月,原中郵基金經理歷建超“老鼠倉”案件塵埃落定。經審理,歷建超于2011年11月至2014年1月擔任中郵核心優選基金經理期間,利用職務便利獲取非公開資訊,使用10個賬戶先於“中郵核心優選基金”1至5個交易日、同步或稍晚于1至2個交易日買入或賣出與“中郵核心優選基金”相同股票,涉案交易金額共9億元,非法獲利1682萬元。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並處罰金1700萬元,其違法所得依法予以追繳並上繳國庫。

  令人唏噓的是,歷建超2013年曾接管中郵新興産業股票基金,該基金以82%的年收益率登上同年股票基金冠軍寶座,歷建超案件也是公募基金史上首例冠軍基金涉嫌“老鼠倉”案。

  此外,原農銀匯理基金經理郝兵涉案交易資金3.13億元,非法獲利762萬元;原海富通基金經理蔣徵涉案交易金額1.8億元,非法獲利315萬元;原上投摩根基金經理歐寶林涉案金額1.04億元,非法獲利289.21萬元。

  “老鼠倉”後遺症難癒合

  “老鼠倉”是業內既熱點又敏感的事件,據中國網財經記者不完全統計,自2007年至今,已有20家公募基金30位基金經理涉嫌“老鼠倉”受審,其中海富通基金、交銀施羅德、光大保德信及長城基金均多次“涉鼠”,“涉鼠”的公募基金後遺症明顯。

  以海富通基金為例,去年被曝出醜聞的海富通基金“老鼠倉”投研團隊遭受重創,有基金分析師指出,從目前來看,“老鼠倉”對海富通帶來的負面創傷還很難癒合。

  公開資料顯示,去年7月,證監會公佈海富通基金蔣徵、陳紹勝、牟永寧、程崠及黃春雨共5位基金經理涉嫌利用未公開資訊交易被立案調查,海富通基金“老鼠倉窩”案一時震動業界,是至今“涉鼠”人數最多的公募基金。2015年年初,海富通基金黃春雨、蔣徵“老鼠倉”案件過審。

  2015年,海富通基金旗下股票和混合基金大幅跑輸均值。同花順iFinD數據顯示,截至12月8日,海富通基金旗下業績較好的混基阿爾法對衝上漲16.86%,在737隻同類型基金中排名第512位。與此同時,海富通基金旗下2隻混基國策導向混合、風格優勢混合分別下跌19.06%、7.28%,墊底混基。

  與此同時,交銀施羅德基金曾三涉“老鼠倉”,在曝光後其資産管理規模驟降。據了解,原交銀施羅德投資總監李旭利在2009年利用職務之便違法操作,非法獲利1000萬元,2013年2月,原交銀施羅德基金經理鄭拓“老鼠倉”案件過審,涉案交易金額4600萬元,非法獲利1200萬元,此後,投資經理吳春永“涉鼠”案過審。

  值得一提的是,交銀施羅德“老鼠倉”案件中有2位為投資總監級別。因此,交銀施羅德內部管理遭到業界質疑。

  此外,光大保德信、匯豐晉信、長城基金均曝出2起“老鼠倉”,分別為光大保德信許春茂及錢鈞、匯豐晉信鍾小婧及林彤彤、長城基金劉海及韓剛。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