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1日 星期四

財經 > 基金 > 基金要聞 > 正文

字號:  

基金業迎清盤“拷問” 如何保護投資者利益

  • 發佈時間:2015-09-11 13:58:48  來源:東方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張明江

  清盤,對於已經熟悉基金投資的廣大投資者而言,還是一個陌生的詞彙。但經過6月以來一波急速跳水的下跌式行情,這一現象正在基金行業內不斷涌現。去年9月,匯添富宣佈主動將旗下28天短期理財基金進行清盤,這只規模僅為1.34億元的迷你基金,成為中國公募基金16年發展歷程中的首例清盤基金。

  而就在近日,各類基金擬清盤的消息頻繁曝光,基金業清盤潮的大幕正在拉開。基金在哪些情況下會面臨清盤,清盤是否就會成為基金公司的“黑歷史”,投資者基本權益應如何保護等等,隨著基金清盤扎堆出現,這些問題也浮出水面。

  清盤潮蔓延基金業

  A股持續巨震,私募清盤潮引發市場廣泛關注,而公募基金清盤也是暗流涌動。主動清盤的基金從貨幣基金已擴大到股票型基金、QDII基金等權益類産品。9月1日,中原英石基金髮佈公告稱,擬對旗下貨幣基金進行清盤。據了解,這也是本輪下跌以來擬清盤的第8隻公募基金。

  與公募相比,私募顯然“慘烈”許多。據中投線上數據統計,截至9月初,今年以來清盤的私募基金産品達1292隻,約佔納入統計的産品總數的5%。其中,7月和8月是清盤的高峰期,共有389隻産品清盤,佔今年以來清盤産品的三成,還有200多只産品接近止損線。

  基金清盤,就是停止交易,將基金資産全部變現,將所得資金分給持有人,終止基金合同。基金清盤的現象有其法律源頭可追溯。2004年頒布的《證券投資基金運作管理辦法》第44條規定,開放式基金合同生效後,連續60日基金資産凈值低於5000萬元,或連續60日基金份額持有人數量達不到100人的,則管理人經批准可終止該基金。

  今年8月8日起施行的重新制訂後《公開募集證券投資基金運作管理辦法》第五章提到:基金合同生效後,連續20個工作日基金份額持有人不滿200人或基金資産凈值低於5000萬元,應在定期報告中披露;連續60個工作日出現前述情形的,基金管理人應向證監會報告並提出解決方案,如轉換運作方式、與其他基金合併或者終止基金合同等,並召開基金份額持有人大會進行表決。

  此外,跌穿清盤線也是基金清盤的原因之一。據悉,私募基金産品的清盤線通常設置在0.6元—0.8元之間。

  記者了解到,雖然規定如此,但自1998年國內第一隻基金誕生起,發展到2014年已經超過1700隻公募基金産品,期間尚無一例公募基金清盤事件發生。

  這一紀錄終於在去年匯添富理財28天産品宣佈清盤之後被打破。根據公開資訊統計,自匯添富理財28天短期理財基金于去年9月率先清盤以來,累計有18隻公募基金選擇清盤。在本輪股市大調整之前,清盤的基金以貨幣型和短期理財債券基金為主,鮮有偏股基金。但隨著6月15日以來股市暴跌,偏股型基金也加入到清盤隊伍當中,國泰中小板300成長ETF聯接基金成為首只清盤的偏股基金,泰達宏利全球新格局華寶興業成熟市場動量優選則成為首批擬清盤的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基金。

  基金清盤中不乏行業大佬的身影,被譽為“基金一姐”的王茹遠,在市場的暴跌中也未能倖免。據多位知情人士透露,目前王茹遠所管理的“大浪潮系列”多只基金凈值或已跌破0.75元的預警線,瀕臨0.7元的清盤線,王茹遠團隊在竭力想辦法保住0.7元凈值,以避免清盤。

  9月伊始,私募大佬葛衛東旗下的混沌道然資産管理公司在其官網發佈了一封《致投資者書》,就近期産品凈值大幅回撤向投資者致歉。

  據混沌投資官網數據,混沌價值一號産品凈值由8月14日的2.4439元驟降至8月28日的1.5295,降幅達到37%。混沌價值二號A/B基金凈值從8月14日的0.8220跌至8月28日的0.6650,跌幅接近20%。其中,混沌價值二號今年6月8日才成立,可謂生不逢時高位建倉,成立不到三個月凈值已經跌去三分之一。

  除此之外,還有此前成立3年多、收益率超10倍的知名私募清水源(300437,股吧),如今卻曝出多只簽訂止損條款的産品達到爆倉線或穿倉。對於清盤,清水源給出的原因是:政府利好政策頻出,不敢減倉而高倉運作。

  分析人士認為,近期股市大幅下跌,再加上部分基金如打新基金、個別主動偏股基金出現較大規模贖回,使得本來規模就不大的迷你基金雪上加霜,如果股市短期持續震蕩,這些迷你基金清盤的壓力會很大;那些規模較小而7月以來虧損幅度較大的基金將成為清盤的高危群體,這一情況已經在兩隻QDII基金清盤案例中率先凸現。

  基金要面子還是裏子?

  一旦提及“清盤”二字,投資者就會自然地與投資管理不善、虧損嚴重、大量贖回、瀕臨危機等等聯想在一起。基金從業人員對於基金清盤一事也往往諱莫如深,對這一話題頗為敏感。之前基金公司往往考慮到公司形象做面子工程,誰也不願意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一旦出現清盤危險,基金公司一般會採取注入資金等措施來挽救産品。對於基金公司而言,清盤是一項關於面子和裏子的選擇。

  業內人士認為,從當前市場環境來看,A股劇烈震蕩雖然是導致私募基金清盤的重要原因,但並非所有産品都是因為觸及止損線而被動清盤。事實上,私募遭遇清盤的原因多種多樣,包括基金經理看淡後市、産品存續期滿、公司業務結構調整、凈值下滑觸及清盤線、業績不佳等。在今年清盤的産品中,部分産品是由於基金經理看淡後市而提前清算,可謂“急流勇退”。在這些主動清盤的産品中,一些産品的收益率頗為可觀。

  如方正富邦創新動力和西部利得新動向,這兩隻都是2011年成立的老基金,被海通評級為五星,但在二季度內都遭遇了較大規模的贖回,尤其是西部利得新動向,贖回份額為4.56億份,贖回比例佔到總份額變動的91%。兩隻基金6月30日以來的凈值跌幅分別為29.23%和19.39%,相比許多凈值被腰斬的基金,已經算是很抗跌了。

  不過,也有些基金清盤的確是“無奈之舉”。8月20日,泰達宏利基金公司發佈公告,提議終止泰達宏利全球新格局(QDII)基金合同,擬於9月7日起以通訊方式召開持有人大會,對終止該基金有關事項進行表決。會議投票表決起止時間為自2015年9月7日起,至2015年9月20日17:00止。據了解,如該基金清盤,將不僅僅是第一隻擬清算的QDII,也是第一隻擬清算的主動權益類産品,更是首只處於虧損狀態而面臨清盤的基金。

  公開資料顯示,泰達宏利全球新格局基金成立於2011年7月20日,是泰達宏利旗下唯一一隻QDII基金。查閱基金季報發現,該基金成立以來規模不斷縮水,投資業績和盈利均長期處於虧損狀態。從第一份季報開始,該基金資産凈值就長期在1億元以下。之後,在其連續披露的15份季報中,有11份季報裏的資産凈值低於5000萬元。根據持續低於相關法規中設定的5000萬元的“紅線”來看,該基金長期掙紮在生死線之下。由此可見,此時選擇“清盤”實屬被迫。

  泰達宏利相關人士表示,規模較小基金的固定費用對持有人利益有較明顯的侵蝕。某基金從業人士稱,對於基金公司來説,迷你基金由於本身規模較小,且佔用大量的人才、渠道、市場等資源,導致利潤率低下,成為難以卸下的“包袱”,對其進行清盤則成為理性的選擇;但對於一隻業績虧損的基金想要清盤,如何做好投資者利益保護,對投資者給予賠償,就成為其不得不直面的難題。

  不過業內人士也指出,對公募基金來説,因虧損清盤意味著能力的欠缺,也是一件很沒面子的事情,因此不到萬不得已,公募基金是不會輕言“清盤”的。

  好買基金研究中心表示,在本輪股市大調整之前,清盤基金以貨幣和短期理財債券基金為主,少有股混基金;之所以公募基金可以多次逃避清盤,還得多謝相關規定中關鍵的“連續”二字,公募基金只要在每個20日之間找到機構願意“幫幫忙”就能緩口氣,但其實這樣做的原因多半是面子問題,機構不是“活雷鋒”,每每要幫忙的時候自然會談到成本問題,一而再再而三地自救,為了維持一隻迷你基金不必清盤的成本並不低。

  對於要面子不要裏子“硬挺”著的基金而言,的確要好好算一筆賬。某基金公司的負責人表示,其實基金清盤對於基金公司來説是好事,基金規模過小,基金公司對其維護的成本很高,有些甚至是賠錢賺吆喝。“一隻基金每年能收的管理費大概是1.5%,比如説基金的規模是2個億,那麼當年基金公司可以收到的管理費是300萬元,如果扣去基金經理、研究員開支和銀行託管費等,基本上所剩無幾。而像上述提到的基金,規模只有2000萬元,那麼每年能夠收到的管理費僅有30萬元,可以説是入不敷出。”

  對此,業內人士指出,“雞肋”産品退出基金隊伍並非壞事,可以看到,在資本市場,銀行QDII、私募基金産品,均早已有清盤先例;股票市場也有些許股票退市,且證監會也在推動完善退市機制,相形之下,市場化運作的公募基金行業,清盤這一退出行為,甚至可以説來得有些遲;公募基金“散夥”其實並不可怕,基金清盤,將開啟公募基金行業退出機制,無論是基金行業,還是基金投資者,都應該客觀看待。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