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2月21日 星期三

雙十一戰報背後 京東金融暗藏了多少風險?

  • 發佈時間:2015-11-18 11:29:34  來源:北方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畢曉娟

  今年的“雙十一”終於在一組組華麗的數字中落幕了。

  天貓當天總交易額達912.17億元,僅18秒,交易額即突破1億元,12分鐘,突破100億元,不足半天,交易額突破571億,打破去年雙十一全天記錄;京東當天總下單量超過3200萬單,同比增長130%,僅8分鐘,京東宣稱其訂單量超去年雙十一全天總數。

  今天,筆者不想分析這些數字産生的原因,只想説説金融力量推動背後企業暗藏的風險。

  首先,我們了解一下天貓和京東提供的消費貸款服務。

  螞蟻花唄一種配備消費額度的網購支付服務,消費者可用花唄在淘寶、天貓上購物,在確認收貨後的下個月10日前還款即可。據悉,首次開通花唄提供的額度為1000元,隨著信用評級不斷提升,最高可達50000元。

  而京東白條則是京東推出的一種“賒賬“服務,在京東網站使用白條進行付款,可以享受最長30天的延後付款期或最長24期的分期付款方式,消費額度最高可達1.5萬元。

  其次,我們再來看看兩組數據。

  第一組數據:

  雙十一前夕,螞蟻花唄宣佈,投入1000萬元打造“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免息分期大促”;隨後,京東白條宣佈投放4億元為用戶提供京東商城全場24期分期免息優惠,還為每位用戶追加最高2000元的白條信用額度。

  第二組數據:

  雙十一當天,螞蟻金服旗下品牌支付寶的支付總量達到7.1億筆,其中,首次參與雙十一的螞蟻花唄,支付交易筆數達6048萬筆,佔支付寶交易總量的8.5%,全天支付成功率高達99.99%,成為銀行支付體系的重要補充。

  京東旗下“京東白條”的數據顯示,京東白條用戶數量同比增長800%,白條佔商城交易額比例同比增長500%。白條客單價超過800元,分期客單價超過1500元。

  從表面來看,今年的雙十一,京東的金融扶持力度要比天貓大得多,畢竟京東宣稱投入了4個億,而螞蟻花唄只有1000萬。但實際的投入産出比如何呢?我們來算一算。

  根據國內大數據服務公司星圖數據的統計顯示,截止2015年11月11日24:00時,全網總銷售額為1229.4億。如果減去天貓的921億,剩下的300億要被京東、蘇寧易購、國美線上等平臺分攤,那麼,我們把京東説的牛逼一點,就按照250億來算吧。

  雙十一當天,螞蟻花唄投入1000萬,但實際帶來的6048萬筆交易,佔支付寶整個支付比佔8.5%,雙十一前半小時的交易額就達到45億;而反觀京東,京東白條投入4個億,但實際帶來的銷售額呢?也許是因為跟螞蟻花唄沒法比,京東並沒有公佈。假設京東白條的支付比例達到1/3,也就是80多億。那麼也就是説,京東40倍的投入但回報卻還遠比不上螞蟻花唄。

  其實,若根據京東白條的用戶比例來測算,京東實際拿出的金額將遠遠低於4億元。所以説,京東宣稱投入4億多少有吹牛逼的嫌疑。

  接下來,我們説説京東“賒賬“模式給企業帶來的風險問題。

  首先是今年雙十一,不管是螞蟻花唄投入的1000萬,還是京東白條投入的4億元,都是真金白銀花出去的,而且花出去肯定是回不來了。雖然這些錢對土豪公司來説不算什麼,但京東畢竟投入了幾個億,是否對公司産生影響,我們後面再説。

  其次是風險控制。前面我們説過,螞蟻花唄主要提供的是短期消費貸款服務,螞蟻花唄風控優勢在於其母公司螞蟻金服擁有積累了十年的購物行為大數據,可以識別出用戶消費還款能力,而且也有健全的信用評級制度,因此,壞賬風險是可控的。而反過來看京東白條,雖然模式與螞蟻花唄類似,但申請門檻相對較低,且還款週期相對較長,因此,壞賬風險相對較高。

  事實上,從運作方式看,也反映出京東白條缺乏風險甄別能力的短板。對於申請開通白條的用戶,京東要求必須綁定信用卡,因為在京東看來,有信用卡的用戶都經過了銀行的信用評估,即便自己評估不出用戶的風險,起碼經過銀行幫篩選過,風險稍微低一些。

  最後,哪類人群更需要消費貸款?答案當然是低收入人群和學生群體。不過,這類人群最大的隱患是流動性較強,一旦違約逾期,電商平臺將面臨壞賬隱患。

  以學生群體為例,有媒體報道稱,一般大學生申請銀行信用卡的額度在3000元左右,而白條的額度則可以高達8000元。若再加上本次雙十一,京東白條為每位用戶追加的最高2000元的信用額度,那麼對於學生群體而言,鉅額的還款壓力和超長的還款週期,無疑將大大增加京東的壞賬幾率。

  同時,由於京東白條屬於賒銷模式,不受金融監管,就算你欠京東的錢不還,也不會被寫入銀行的徵信報告,因此,京東基本無視其風險。而螞蟻花唄卻基本不存在上述問題。

  那麼,京東面對如此巨大的“壞賬”隱患,採取了哪些手段呢?一是“以貸還貸”;二是拖欠供應商貨款。

  不過最近,京東白條的“以貸還貸”模式有點難以為繼了。日前,有媒體報道,招商銀行交通銀行相繼關閉了京東白條的信用卡還款通道。

  招商銀行相關人士表示,商業銀行個人信用卡(不含服務“三農”的惠農信用卡)透支應當用於消費領域,不得用於生産經營、投資等非消費領域。“京東白條”是京東提供給客戶的一款貸款産品,不屬於信用卡消費的範疇,所以用信用卡“以貸還貸”還“白條”不合規。

  據悉,目前仍有十多家銀行支援京東白條的信用卡還款支付通道,但未來,是否再有銀行加入抵制的行列,也未可知。

  而拖欠供應商貨款,更是京東最慣用的手法。今年7月,京東疑因拖欠丹麥供應商40萬貨款,不幸淪為“被告”。今年5月,曾有微網志網友@蒾鍸_獅子發表一篇名為《京東拖欠我公司4200余萬貨款4個月,把我公司全員折磨的如熱鍋上的螞蟻,生不如死!》的長微網志控訴京東。

  其實,上述例子比比皆是,網上一搜一大堆,有興趣的可以自己去搜搜。

  那麼,冒著如此大隱患,京東還繼續拖欠供應商貨款目的為何?

  筆者認為,屢屢拖欠的原因有兩個:一是其自家支付體系建設一直毫無建樹,支付工具也沒什麼存在感,無法沉澱累積充裕的資金以供融通,為了維持公司所宣傳的大規模,這也是一條路;二是惡意拖欠,以造成賬目現金流充裕的假像,矇騙投資者。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