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19日 星期五

財經 > 理財 > 財富生活 > 正文

字號:  

2歲白血病女童“病房日記”瘋傳 引炒作煽情爭議

  • 發佈時間:2015-08-13 07:46:08  來源:揚子晚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張明江

2歲白血病女童“病房日記”瘋傳 引“炒作煽情”爭議

  媽媽在照顧患病的女兒。志願者供圖

  “我要與白血病這大壞蛋作戰,不怕你,我有超能力”“爸爸媽媽,我是幸運的嗎?我要加油!”這是一名患上白血病的2歲孩子的“病房日記”。日記裏,小患者詳述了她的治療過程和“心聲”。這篇“病房日記”在7月末,首先在徐州“U我們”微信公益小組的群內發出,很快引發了大量網友關注並轉發。在兩三天內,患者家人就收到了近3萬元捐款。

  然而,“病房日記”也引發了爭議,有網友質疑,成人以孩子口吻寫的感受,是在“過分煽情”“吸引眼球”。對此,昨日,這篇日記的撰寫者——“U我們”志願者丁先生接受揚子晚報記者採訪時,正面回應了質疑聲音,他稱,撰寫“病房日記”初衷不排除為吸引關注,但是日記裏以孩子口吻描述的情節,都是“基於事實,每一處描寫基於現實中真實情節”。

  “病房日記”寫的啥?

  寫了徐州一個2歲白血病女童的心路歷程

  “看到爸爸媽媽這樣辛苦,雖然我還小,我也要堅強與白血病這大壞蛋作戰,夢琪不怕你!我有超能力!我還有上帝派來的好多天使……”這是一篇白血病患者的“病房日記”裏記錄的內容,7月末,日記首先出現在在徐州“U我們”微信公益小組微信群內,隨後幾天,“病房日記”就被大量網友轉發。“病房日記”裏,講述了一名白血病患者與病魔抗爭的點點滴滴,有著細膩的文字、詳細的情節描寫。不少人都被日記內容所感動,有網友留言“看到一半我已經淚流滿面,孩子不應該遭受這樣的痛苦”,很多網友將日記放到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後,都註明“求擴散”。不少網友還通過該篇日記,聯繫到患病女童家長進行捐助。

  “病房日記”誰寫的?

  當地一名志願者寫的,通篇模擬女童語氣

  記者了解到,最初關注女童的是一篇網帖,徐州當地一名志願者偶然聽同事講起女童家庭,該志願者編輯了一個求助帖,在7月中旬通過微信、QQ進行傳播。該篇求助帖一開始並沒有引起太多人關注,更多的是依靠當地誌願者力量進行傳播。7月末,徐州“U我們”志願者丁先生通過志願者群了解此事,很快萌發了一個想法,用女童第一人稱撰寫“病房日記”,再次發佈到網路上。

  “病房日記”的效果顯而易見,隨即被大量網友轉發擴散,為此,丁先生還專門建了一個專門幫助患病女童的微信群。很多來自全國各地的網友在看到“病房日記”後,主動聯繫到女童家人提供幫助。丁表示,“‘病房日記’發出幾天,孩子家人就收到了近3萬元捐款。”

  “病房日記”節選

  “不能與其他小夥伴一起開心玩耍了,所有一切都變了。2月8日,爸爸媽媽帶上家中全部積蓄和向親朋好友借的錢,帶我住進了徐州市兒童醫院,一住就是半年。咿呀學語的我不知道什麼是白血病,只知道做化療時的不舒服,頭髮還沒長長就已經開始掉了,還有幾乎每天身上都扎針留下的針眼。為了方便治療,化療需要從胳膊肘靜脈進入,要一直沿著血管插到心臟上腔靜脈裏……”

  “我很乖喔,儘管化療過程很痛苦。每天到了扎針的時候,爸爸媽媽都不忍心看我,而每次的骨穿和腰穿打髂骨和脊柱,疼得我只有哭或忍著,嗓子哭啞過很多次。看到爸爸媽媽這樣辛苦,雖然我還小,我也要堅強與白血病這大壞蛋作戰,夢琪不怕你!我有超能力!我還有上帝派來的好多天使……”

  “8月2日上午,我住進了北京陸道培醫院,離家又遠了。這期間,全國各地的愛心天使們不斷給我送來祝福和安慰,謝謝爺爺奶奶,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們。爸爸媽媽,如果我是幸運的嗎?上帝是愛我的嗎?我要加油,與惡魔戰鬥!”

  “如此求助,合適嗎?

  有網友這樣説:“病房日記”涉嫌炒作,甚至“道德綁架”

  然而,“病房日記”網路瘋傳同時,質疑聲也不斷出現,不少網友認為,成人模倣2歲孩子的語氣來寫這樣的日記不合適。

  記者查閱發現,網友們的質疑主要有,“用第一人稱描述孩子的心理,本身就是一種虛構,甚至是欺騙”“救助孩子的出發點是好的,但是虛構這樣一篇煽情的日記,是在博取大眾同情”。有些網友還稱,為了吸引公眾關注眼球,炮製這樣一篇日記,就是一種炒作,不僅會讓大家反感,還有道德綁架的嫌疑。

  作者這樣回應:日記裏每一處描寫都是基於真實情況

  面對著網友們的質疑,丁先生並不避諱。他告訴記者,撰寫“病房日記”一開始確實有吸引關注的目的,“但是我們向網友保證,日記裏每一處描寫都是基於真實情況。”丁先生告訴記者,他和其他志願者獲知此事後,首先趕到醫院對情況進行核實。“我們反覆核實了孩子真實的家庭狀況,患病後治療全過程,拍攝了病歷單及相關證明材料,並拍攝、錄製了很多治療照片、視頻。”

  “比如日記裏描寫的孩子勇敢的段落,我們觀察到孩子在扎針、輸液過程中,沒有像大家想像中那樣大哭大鬧,而是很堅強地忍受著,就像在説自己有信心跟病魔搏鬥”“家人經常當著孩子面,收到各種捐助資訊,看到父母説著感謝的話,孩子眼神中也流露出喜悅,像是她也在訴説著感謝。”丁先生還表示,更多的細節源自孩子家長的表述,“病房日記”的很多內容,實際是借著孩子口吻述説家長的心聲。

  丁先生表示,他們會實時更新孩子的治療情況,有孩子家長及時公佈收到的善款,志願者們均不參與收集善款。目前,多名志願者都參與救助孩子全過程,丁先生表示他們還要進行更加深入的“採訪”,收集更多的細節。

  孩子家長力挺:看到“病房日記”,感覺就是女兒的心聲

  昨日,記者聯繫到患病女童父親張崇力,目前,他和妻子正帶著孩子在北京治療。張崇力介紹,今年2月10日,女兒在徐州市兒童醫院被確診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L1型,當時還不到兩歲。“剛到醫院時,孩子就因為感染導致病情惡化,一個多星期不吃不喝,全靠打營養水維持生命,高燒不退,醫生説能挺過兩三天就是奇跡了。”

  沒想到,女兒的生命異常堅強,張表示,三天后孩子病情就開始好轉。在後續的化療中,孩子遭受了難以想像的痛苦,但是一次次挺過來了,“志願者寫的‘病房日記’,我感到就是女兒的心聲,裏面的情節描寫都能在我腦海裏映射出畫面。”張還表示,他並沒有感覺志願者的描述在“煽情”,“他們跟我聊得很細緻,還觀察了很多治療過程。”

  據了解,目前,孩子已經住院半年多,6個療程的化療,已經花光了張崇力一家所有積蓄,家裏已欠下近10萬元債務。孩子爺爺今年58歲,為了給孩子掙醫藥費,現在在建築工地幹體力活,孩子奶奶患高血壓常年吃藥。張崇力在家附近開挖掘機,因照顧女兒,也只能有一天沒一天地上班。另外,家裏還有一個8歲的兒子在上小學。

  揚子晚報記者了解到,截至目前,張崇力收到社會各界捐款7萬多元。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