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26日 星期天

財經 > 理財 > 財富生活 > 正文

字號:  

研究生疑因畢業論文自殺 本計劃與女友年內結婚

  • 發佈時間:2015-07-06 08:42:02  來源:東方網  作者:陳瑤  責任編輯:張明江

死者父母

墜樓現場

  姓名:劉亞磊  年齡:27歲

  出生地:河南省汝州市

  去世時間:2015年5月19日

  去世原因:墜樓

  生前住址:北京昌平區中國石油大學學生宿舍

  中國石油大學機械工程專業研三學生劉亞磊面前,屬於他的世界即將展開。今年2月,他與一家國企簽訂就業合同,得到一份有戶口、有編制的科研工作。他的女友也在北京工作,打算年底結婚。

  不久前,劉亞磊向朋友勾畫未來——工作幾年,換到外企多賺些錢,在與女友工作地距離中間買個小房子,迎接老家親友在京團聚……在老師和同學眼中,這個畢業于985院校的優秀青年,完全有能力實現這一切。

  然而,突然的墜落令即將到來的美好世界戛然而止。

  今年5月19日中午12點45分左右,劉亞磊墜樓身亡。而再過2天,就是他畢業答辯的日子。

  努力的痕跡

  5月19日,劉亞磊的手機與他一起墜落。

  家屬拿到手機時,手機螢幕正中央顯示了一個英語單詞“inevitable(不可避免的)”,下面有一句例句,中文意思為“你將不得不向不可避免的事態低頭。”

  這是一款背託福詞彙的鎖屏軟體,手指上滑標記已背誦即可解屏。

  “他聽説英語好可以找到好工作,正在準備託福考試”,大姐劉亞飛説,弟弟上學時只要聽説對找工作有幫助的試他就去考。雖然與專業無關,他還是考取了電腦二級證書和駕照,目前又在準備託福和二級建造工程師考試。

  “女友在海淀工作,他在豐臺工作,他説以後要努力賺錢在海淀和豐臺交匯的地方買個房子。”劉亞飛回憶,弟弟在工作定下來後曾給她打過電話,説以後在北京安家,“孩子來上大學,你們就可以走親訪友啦!”

  手機裏的資訊顯示一切如常。

  在他常用的QQ聊天軟體中,QQ簽名是:“滴水會有漣漪,人努不努力會有痕跡。”

  如今,讓劉亞飛和所有親人想不通的是,既然他為未來做出了那麼多努力,為何不向前一步把它們都實現呢?

  最後的論文

  劉亞磊本科畢業于985院校,科研能力獲得導師和同學的一致好評。他參與的研究項目有三項已申請了國家專利。

  “我們做的項目,他一般交得最晚,但是比我們做得都好。”與劉亞磊同項目組的同學劉明説,劉亞磊基礎好,對自己的要求也高。

  但是在畢業論文上,劉亞磊卻遇到了“坎”。

  他向多位同學提過,論文中理論推導的數據與實際算出的數據相差很大。為了這個數據,他已經熬了好幾個通宵,天亮了才回去休息。

  一週之前,他打電話給劉亞飛,情緒很差。稱自己的論文是全班最差的。

  眼看答辯的時間越來越近,這個數據還是有問題。同學們都勸他,算不出來可以“處理下”,是那麼回事都能通過。

  每次聽到這樣的話,他就閉口不答。

  5月18日晚上,第二天就是把論文交給評審老師的日子,劉明勸他不要再糾結一個數據了,他沒説話,仍然一直在算。

  根據劉亞磊的電腦記錄,19日早上6點,他把論文轉換為PDF格式保存,意味著論文已經完成了。

  當天中午,劉亞磊被發現從校內一棟樓的11樓墜樓身亡,至今原因成謎。警方認定為高空墜落身亡,排除他殺。

  説好的“一起變老”呢?

  出事的前一天晚上,張欣像往常一樣給劉亞磊打電話,劉亞磊在電話那邊説在改論文,張欣回了句“老公加油!”沒想到這是與對方講的最後一句。

  “我倆是對方的初戀,去年還一起商量訂婚的事”,張欣與劉亞磊是高中同學,上的也不是同一所大學,但大二開始常通電話,聊出了感情。3年前張欣考研失利到北京工作。劉亞磊在中國石油大學繼續讀研。

  “他喜歡給我做飯”,張欣説,他們每天都通電話,每週末劉亞磊會來看她一次。劉亞磊經常在網上查好幾道菜,按照上面的食譜做給她吃。

  這讓張欣覺得幸福。

  兩人平時見面的時間不多,和城市其他的情侶一樣,他們會一起做飯,出去逛街、看電影。

  張欣特別清楚的記得,兩人一起看《飛屋環遊記》時,不約而同的哭了。

  裏面的兩個人從那麼小的時候就在一起,到老了長滿皺紋還一起在廚房裏洗胡蘿蔔,做晚飯。

  她想到什麼,忽然揪住他問:“那等我老了,滿臉褶子你會嫌棄我嗎?”

  他説:“你現在滿臉痘痘我都不嫌棄,以後也不會。”

  得到劉亞磊去世的消息,張欣覺得被掏空了,整個世界都與自己無關。

  回到家裏,處處都是他的回憶和氣味,好像隨時他就會推門進來。

  “誰也不會理解,一個説好一起變老的人,就這麼突然消失了。”

  這個消息,她連在北京的弟弟都沒告訴,獨自承擔下來。以後父母問起,她打算説分手了。

  這是她對他最後的保護。

  他的世界無人了解

  在北京的3年,除了每週末去看女友,劉亞磊大部分時間都在宿舍和實驗室裏。

  在他實驗室的座位上,除了水杯和一套不銹鋼食具,剩下的全是寫論文要用的資料。他在宿捨得東西也很少。書桌上一個蓋著蓋子的酒瓶,瓶底積攢了很多一角硬幣。

  劉亞磊家在河南農村,父母靠種地與打零工撫養3姐弟。劉亞磊最小,上面還有兩個姐姐。

  知道父母不易,大學期間,他多靠自己的獎學金與研究補助生活,實在沒錢了才給父親打電話要。

  “他的內衣都穿破了,出事時腳上穿的鞋還是2008年二姐夫去西安給他買的”,劉亞飛説。

  今年年初,女友考駕照差2000塊錢,他向好友借,4月又跟父親要了錢還給好友。

  “別給自己太多壓力,以後再也不管家裏要錢就好了。過幾個月你也要工作賺錢了,在北京租房我也開心”,他的女友張欣曾給他發短信安慰。

  金錢是否讓劉亞磊感到壓力?

  劉亞飛説,弟弟有事都是和女朋友商量,跟家裏溝通不多。除了她本科畢業,父母都是農民,他聊的事家裏也不懂。

  張欣也搖頭,此時她才發現,自己對這個相戀6年,互相以“老公”、“老婆”相稱的男友並不了解。

  “我們在一起時就是吃飯、逛街、看電影,很少交流對事情的看法”。

  劉亞磊的微信朋友圈已經一年多沒有更新,除了轉發幾個優惠資訊,沒有一條表達生活動態和心情的文字。

  如今,劉亞磊的父母兩人總是坐在床邊一直看兒子的遺照,父親會在吃飯前想起兒子趴在桌上哭泣。姐姐、姐夫在學校各處尋找線索。

  “事發前他發生了什麼事,他在想什麼,他感受怎麼樣?”這些疑問一直在他親近的人心裏。但是,卻沒有人真正了解這個青年的內心世界。

  (文中除劉亞磊、劉亞飛外均為化名)

  寄語

  在我眼裏,他是最優秀的男生。可能別人認為我和他都很普通,但我們在彼此心裏都是最好的。我想不通他為什麼丟下我一個人,現在我能做的就是幫助他的家人,就當是替他盡孝了。 ——女友張欣(化名)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