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5日 星期二

多數銀行平均薪酬普降 不良資産吞噬績效獎金

  • 發佈時間:2015-08-31 09:12:28  來源:人民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胡愛善

  在網際網路金融的浪潮下,不少商業銀行叫苦連連稱自己為“弱勢群體”。雖然不少商業銀行的利潤增速紛紛放緩至個位數,但是日進億元仍是常態。不過,隨著限薪令發出、不良資産的增加,商業銀行的降薪潮真的來了。一方面,商業銀行的高管薪酬受到限薪令影響,另一方面,商業銀行不良資産的迸發需要分支機構業績來抵,隨之普通員工的薪酬就受到了擠壓。

  多數銀行平均薪酬普降

  隨著上市銀行半年報的披露,商業銀行員工薪酬再次呈現在大眾面前。北京商報記者計算後注意到,不少銀行員工薪酬確實出現了明顯下降。

  值得一提的是,在計算員工薪酬時,經常會由於採用的指標不同而出現偏差。據悉,計算員工薪酬經常會由於按照“職工薪酬實際列支”與“當年應付職工薪酬結余”兩個概念導致結果不同。不少銀行人士認為,計算口徑應為當年銀行職工薪酬實際列支÷銀行員工人數,而所謂實際列支則為員工費用。

  以浦發銀行為例,該行今年上半年應付職工薪酬為69.32億元,其中員工工資、獎金和補貼為67.27億元,佔業務管理費的47.07%,同比減少5000萬元,福利費有所增加為1.65億元,同比增加了3300萬元。同時,浦發銀行半年報顯示,該行上半年員工費用為87.38億元,按照在職員工人數43645人計算,平均薪酬為20.02萬元,而北京商報記者查閱了該行2014年半年報注意到,2014年上半年該行員工的平均薪酬為21.88萬元。

  而國有銀行中的農業銀行,北京商報記者查詢後發現,去年上半年員工平均薪酬為10.99萬元,而今年該行員工費用為536.79億元,平均員工薪酬為10.92萬元,略有所降低。

  一般來説,銀行支付的薪酬包括短期薪酬、離職後福利、辭退福利和其他長期職工福利等,其中短期薪酬包括工資、獎金、津貼和補貼、職工福利費、醫療保險費、工傷保險費、生育保險費、住房公積金、工會和教育經費、短期帶薪缺勤等。

  需要指出的是,從半年報上來看,多家銀行的高管薪酬有所降低。中信銀行(601998,股吧)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獲取的薪酬為1159萬元,2014年同期則為1239萬元,一共減少80萬元,同時多家銀行針對於管理人員薪酬的支出也大幅度減少。

  而一位股份制銀行支行風控經理向北京商報記者直言,對於基層員工來説,所謂的薪酬下降一方面是,基本工資保持常態不見漲動,更重要的是,在經濟下行過程中,不良資産量增多,很多窟窿需要分支行的業績來抵,如此一來基層員工不僅面臨更大的壓力,一些應得的獎勵也隨之減少。

  不良資産吞噬績效獎金

  其實,有不少市場人士表示,去年底不少商業銀行員工平均薪酬都在40萬元左右,為何今年上半年出現如此大幅度的下降。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之所以年底員工平均薪酬普遍走高,主要是其中包括了大量的高管薪酬,而在年中,這一薪酬沒有得到充分的體現。

  對於銀行薪酬出現下降的原因,“限薪令”成為影響大型商業銀行的原因之一。根據2015年1月1日實施的《中央管理企業負責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包括中石油、中石化、中國移動等53家央企以及其他金融、鐵路等19家企業負責人的薪酬水準,都必須在未來若干年內保持在適度合理的水準範圍內。從目前的基本趨勢來看,改革的方向就是降低基本薪酬標準,提高績效工資的比重,並促使薪酬結構的調整和優化。工商銀行建設銀行等四大行作為央企,當然無法置身事外,也要受此方案的硬性約束。

  不過,不少銀行業人士直言,限薪令並不是要降低薪酬,很多都是一種薪酬體制的改革。

  而對於普通銀行員工來講,一些隱性福利的減少可能是最直觀的感覺。各家商業銀行開始進行薪酬制度改革,對於一些福利的發放更加謹慎。

  另據公開消息顯示,某國有銀行近期調整全行的晉陞規則和考核分配體制,員工普遍績效降幅在30%左右。而有些分行因為不良率過高,績效獎金幾乎拿不到,只拿4000-5000元的基本工資。

  同時,在中國投資和出口驅動的經濟增長模式下,當製造業出口受阻、國內市場飽和、國外市場不景氣三種情形同時出現時,企業的投資率和銀行的貸款率肯定都將出現下降。隨著網際網路金融的異軍突起,和其經營和管理手段的不斷創新,中國銀行業面臨的競爭壓力將空前加大。在這種供求雙重力量夾擊下,中國銀行業的利差將會縮小,銀行不良貸款率上升將成為家常便飯。加大對績效考核不合格員工的問責力度,落實調減績效工資、降低工資等級檔次以及降低職務層次等改革舉措順勢發生,直接受影響的就是員工薪酬。

  棄“金飯碗”奔網際網路公司

  雖然商業銀行的盈利能力依舊驚人,但往日驕人的“金飯碗”反而有些燙手,所以逃離體製成了不少銀行從業人員的一大選擇。

  特別在上市銀行不良資産衝擊之下,商業銀行的基層以及中層員工流動性大增。截至上半年末,工行不良貸款率為1.4%,比上年末上升0.27個百分點;農行不良貸款1595億元,較年初增長約345億元,不良貸款率1.83%,較年初增長0.29個百分點;交行不良貸款餘額501.53億元,較年初上升16%,不良貸款率1.35%,較年初增加0.1個百分點。越來越多的商業銀行員工開始奔向網際網路金融領域。

  北京商報記者從一家股份制銀行風控部門相關人士處了解到,“正在尋求網際網路金融公司風控部門的職位,現在銀行降薪波及到基層部門,特別是不良增加,很多窟窿需要支行的業績來頂,壓力太大日子也不好過”。此外,上海一家P2P平臺高管告訴北京商報記者,“自己曾在銀行做了十多年,現在不少老同事也找過來想要轉行”。

  高企的薪酬是主要驅動力之一,隨著限薪令的實施,銀行業的固有高收入預期被撼動,越是高管越能感受到由此帶來的收入預期壓力。而網際網路金融等平臺有更市場化的薪酬體系,而且不會面對限薪令。有從監管機構辭職投入市場化機構者透露,與過去相比,收入高了10倍。而對於銀行業高管來説,在網際網路金融公司能獲得一定的股權、期權,也成為離職的動力之一。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銀行一名基層員工的月薪就在1萬元左右,如果跳槽至網際網路金融公司,一些大手筆的企業可能給到2萬-3萬元甚至更高,而此前這些基層員工卻背負著大量的考核壓力。

  不過,一位銀行業人士直言,雖然銀行躺著賺錢的日子已經過去,但是商業銀行的體量畢竟是網際網路金融公司暫時不能匹敵的,所以隨著商業銀行的轉型,穩定的收入仍然可持續。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