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7月03日 星期天

財經 > 産經 > 環保 > 正文

字號:  

京津冀協同治霾“一盤棋” 美麗河北呼喚藍天白雲

  • 發佈時間:2015-11-03 14:29:40  來源:長城線上  作者:張天虎 王雅潔  責任編輯:張少雷

位於石家莊南三環的裕華熱電廠。長城網 王雅潔 攝

  隨著集中供暖期臨近,空氣品質再次成為街頭巷尾百姓的談資。如何走出談“霾”色變的陰影,成為擺在人們面前繞不開的時代考題。

  當頭頂的澄澈藍天、呼吸的新鮮空氣成為奢侈品,當防霾治霾的呼聲越來越烈,在京津冀協同發展大背景下,政府部門該如何發力治理大氣污染?企業和公眾又該如何投身治霾“攻堅戰”?

  病去如抽絲,治霾亦任重道遠。在這場治霾持久戰中,京津冀一方面需打破地域界限,建立聯防聯控的政府、市場、社會共同參與的機制;另一方面更需消化節能減排、産業轉型之後的治霾後遺症,從宏觀上打贏這場硬仗。

  為百姓守護藍天,打好治霾攻堅戰迫在眉睫

  根據對京津冀三地大氣污染源解析的結果,北京的車、天津的揚塵、河北的煤分別成為三地致霾元兇。

  北京,“汽車大市”,作為北京市民生活和城市運轉的重要工具,機動車保有量目前已突破560萬輛,其中私家車佔相當大的比例。而機動車的尾氣排放,對北京的大氣污染“貢獻率”已超三成。

  天津市環保局發佈的顆粒物源解析結果顯示,揚塵對當地大氣顆粒物污染奉獻最大,成為天津霧霾的最大“元兇”,另有約三成顆粒物來自區域傳輸。

  河北,是京津二市的廣闊腹地,中國重要的工業基地,鋼鐵和平板玻璃的産量位居全國第一,水泥的産量也穩居前列。輝煌的工業成績背後,河北,也是我國霧霾的重災區,更是我國大氣污染防治的重災區。

  在環保部公佈的2015年上半年全國空氣品質排名中,保定、邢臺、鄭州、唐山、石家莊、衡水、濟南、邯鄲、瀋陽和太原作為空氣品質相對較差的後10位城市登上“榜單”。而在這倒數前十名裏,河北省佔據了六席。

  據新華社消息,三地的霧霾源解析同時表明,輸入式污染佔據總污染的30%—40%。這意味著僅靠各省市各自為政難以解決污染源的問題,唯有打破地域界限,攜手合作,才能真正解決大氣污染問題。

  對此,《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提出,京津冀三地應聯防聯控環境污染,其中河北省要成為京津冀生態環境支撐區,治理大氣污染,守護藍天白雲,成為公眾熱切期待。

華北制藥有限公司華欒公司廠址。長城網 王雅潔 攝

  京津冀攜手治霾“一盤棋”,呼吸保衛戰效果初顯

  2013年大氣治理“國十條”的出臺,標誌著中國正式向霧霾宣戰。目光對準京津冀,三地治霾措施又不盡相同。

  北京市2014年淘汰老舊車47.6萬輛,實現減排揮發性有機物1.6萬噸,減少燃煤量280萬噸;天津市繪製了涉氣污染源資訊分佈圖,在“從嚴執法”方面謀求突破;河北省全力推進“6643工程”,繼續優化調整産業結構。

  京津冀一方面以“壯士斷腕”的決心堅決治污,一方面加快完善合作機制,“擰成一股繩”防霾治霾。協同發展的國家戰略促使京津冀以前所未有的高度重視環境保護工作,三地先後公佈空氣污染源解析結果,並創新降污舉措、加強執法落實,紮實推進地方和區域環保的有關行動計劃。

  2013年9月,環保部等6部門聯合發佈《京津冀及周邊地區落實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實施細則》。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內蒙古、山東等六省區市與環保部簽訂大氣污染防治目標責任書。

  2015年5月,《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污染聯防聯控2015年重點工作》公佈,天津、北京以及唐山、廊坊、保定、滄州6個城市被劃為京津冀大氣污染防治核心區。六市將建立統一的空氣重污染預警會商和應急聯動協調機構,逐步實現預警分級標準、應急措施力度的統一,共同提前採取措施,應對區域性、大範圍空氣重污染。

  環保齊抓共管、力度空前,使得京津冀空氣品質明顯改觀。在2015年三季度全國空氣品質狀況報告中,京津冀區域13個城市空氣品質達標天數同比明顯增加,同時,區域PM2.5季均濃度同比下降18.5%,PM10季均濃度同比下降15.0%,SO2季均濃度同比下降21.7%。

  治霾倒逼河北産業轉型,藍天白雲為美麗河北護航

  大氣無疆界,霧霾來勢洶,非一方之力所能解決。雖説眼下空氣品質略有改善,但與百姓期待尚存不小差距,京津冀同處一片藍天下,更應該破除“一畝三分地”思維,群策群力,聯防聯控,攜手共同應對。打好“持久戰”和“全民戰”。

  2014年APEC期間,河北2000多家企業停産、1900多家企業限産、1700多處工地停工。根據省環保廳早前下發的《關於進一步加強建設項目環保管理的通知》規定,2017年底前將完成城市主城區重污染企業搬遷改造。

  治霾倒逼著産業轉型,但是一句産業轉型,足以牽一髮而動全身。資金從何而來,員工如何安置,都成了擺在環境社會面前的一根魚刺。

  北京市環境保護監測中心主任張大偉認為,“每一個工業企業的調整搬遷背後,都伴隨著巨大的社會成本,人員分流再就業的安置,真的是不容易。産業轉型升級,一家鋼廠就有數萬職工,怎麼解決他們的就業問題。産業轉型絕不是一句空話。”

  為了環境達標,石家莊市的裕華熱電有限公司自2013年以來,已先後投資近5億元對兩台機組開展煙塵治理、脫硝系統改造、脫硫系統提效,目前所有機組已實現“近零排放”。

  羅平曾是河北省保定市一家小化工廠老闆,2013年環保局下令對化工廠關停整頓,由於難以承受治污設備的高成本,他最終選擇了轉行,現如今經營著一家傢具店。羅平説:“我們支援環保,但小規模工廠根本負擔不起污水、廢氣處理設備的資金投入,只能選擇無限期停業。”

  正因前路臥虎,未來的每一步更需慎行。河北省環境科學研究院院長馮海波認為,“北京治污走在京津冀前列,其資金和技術若是向河北轉移,會對京津冀區域的治理産生事半功倍的效果。”

  統一的政策和標準是三地協同之前提。最簡單的例子,京津冀實行統一限行限號已是箭在弦上。否則霧霾一爆發,三地限號不一,對京津冀而言無異於一種無形分割。另外三地補償機制也存在巨大差異,這對群眾環保的積極性也造成了一定影響。

  誠然,在同呼吸、共命運的現實要求下,要打破一畝三分地的不僅是三地政府,還要建立聯防聯控的政府、市場、社會、公眾共同參與的機制,有關部門要引入社會資本,更要健全資訊公開,加大宣傳和支援力度,從而真正打響治霾這場和每個人息息相關的全民戰爭。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