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5月21日 星期六

財經 > 産經 > 房産 > 正文

字號:  

傅育寧姚振華或“做掉”王石 萬科將迎後王石時代

  • 發佈時間:2016-05-11 07:30: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曾高飛  責任編輯:張明江

  王石做夢都沒想到,在他自己親手創辦的企業萬科,竟然也會面臨如此尷尬的處境:他能否繼續留在萬科,或許不是他自己可以決定得了的了,他現在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這些年來,萬科是王石的避風港。無論是他在異國他鄉登山也好,遊學也好,只要他仍在萬科挂著職務,那就可以無憂無慮。這種神仙日子,他當然希望永遠繼續下去,這也是這位六十多歲的老人,在面臨奶酪可能被動的形勢下,不得不回國全力以赴,努力爭取的動力所在。

  萬科後王石時代或無限接近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萬科不可能永遠姓王。對萬科來説,或許真正的後王石時代已經無限逼近。以野蠻人姚振華叩門聲為信號,王石在萬科的地位正處在風雨飄搖之中。

  寶能係姚振華對萬科虎視眈眈。2015年8月26日,寶能係總計花費240億元,成為萬科第一大股東。截至目前,寶能係持有萬科24.26%股份,是萬科不折不扣的第一大股東。

  這引起了王石的警覺和不滿,促使其不得不心急火燎地趕回國內,與姚振華一決高低。王石一回來就公開表達了對姚振華的厭惡,説“萬科不歡迎這個野蠻人”。這句話出口意味著王石和姚振華之間已經勢如水火,不可調和了。萬科將近半年的A股停牌,就是兩人艱苦鬥爭的結果——一個努力進來,一個全力拒絕,他們的所作所為都是奔萬科掌控權而來。

  股權過於分散是萬科的致命傷,這為野蠻人叩門留下了一把鑰匙。萬科總裁鬱亮曾經説過,想要控制萬科,不需要太多資金,只要200億元就夠了。作為實際掌控者和創始人,王石持有股份不到1%,在這場爭鬥中作用可以忽略不計。在鬱亮推行合夥人制後,萬科管理層所持萬科股份不過4%。作為萬科曾經長期的第一大股東華潤集團所持股份為15.6%。

  萬科股權過於分散,這是為野蠻人叩門留下了一把鑰匙。曾經萬科長期以來的第一大股東華潤集團,所持股份不過15.6%,作為萬科管理層,在鬱亮強行推動合夥人制後,所持萬科股份不過4%,而王石本人在萬科所持股份,更是少得在這場爭鬥中可以忽略不計,只有不到1%。

  為對抗寶能係,為自己在寶萬之爭中增添籌碼,王石不得不引進深圳地鐵。這使得萬科股份結構變得撲朔迷離,也使得萬科這場控制權之爭,也在發生微妙變化,由原來的寶萬之爭正在變得越來越複雜,越來越不可控,成為國資、險資、民營資本的多方混戰。

  徹底得罪華潤 華潤對萬科有了新想法

  如果如王石所願,深圳地鐵將成功超越寶能係,成為萬科第一大股東——這正是王石引進深圳地鐵的目的。

  但王石這一舉動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後果。因為如果深圳地鐵成為第一大股東,那麼寶能係為第二股東,而原來王石的堅定盟友,萬科長期以來的第一大股東華潤卻淪為第三大股東。這也是華潤集團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的,也把華潤集團徹底得罪了,將其推向了對立面。

  可以肯定,華潤集團現在不再是王石的盟友。華潤集團前掌門寧高寧是王石的鐵桿盟友,對萬科管理層甚為信任,基本上不聞不問。2005年時,寧高寧離開華潤加入中糧集團。2014年4月,傅育寧接替宋林,成為華潤集團新一任董事長。傅育寧與王石,兩人憑私交就站在一個戰壕裏的局面已經結束了。

  傅育寧與王石沒有人際關係的歷史包袱。在掌管招商集團時,地産業是其主業之一。傅育寧對地産業務既懂行,又有較強的掌控欲。據上市公司年報,華潤旗下的五家上市公司華潤啤酒、華潤電力、華潤置地、華潤水泥、華潤燃氣總現金流之和僅為703億港幣,折算成人民幣也不到600億元;目前萬科在華潤集團盤子裏,也算是一樁大生意了,萬科一年近3000億元業績,200億元利潤,數千億元市值,完全可以為華潤集團添光增彩,而且以前華潤就有將萬科納入華潤置地的計劃,但礙于寧高寧與王石的私交,雖有計劃,沒有實施。現在傅育寧走馬上任,又碰上萬科多事之秋,把這個宏偉計劃提上日程,或許正是時候。從這段時間華潤集團的總體表現來看,萬科與華潤集團的親密關係基本上已經結束,基於自身利益考慮,華潤集團甚至走到了王石的對立面,一直以來採取的對萬科集團奉行的“積極不干預”的財務投資人角色和無為而治管理方式壽終正寢。

  一旦深圳地鐵成功進駐萬科,成為第一大股東,那麼受到深刻傷害的,就不只是寶能係了,也包括了華潤集團。出於自身利益的本能考慮,寶能係和華潤集團聯手抵抗深圳地鐵就成為一種不得己的選項,換句話來説,姚振華和傅育寧聯手抵抗王石成為一種可能。

  在最近萬科臨時股東大會結束後不久,現場媒體還沒散去,華潤集團代表突然提出萬科與深圳地鐵合作存在程式瑕疵,開始向王石“發難”。在公開發難之前,華潤集團派駐萬科的三位董事,已向深圳和香港的監管部門反映了引述深圳地鐵存在問題。傅育寧對萬科引入深圳地鐵明確表示了自己的態度,稱這麼大的事情,萬科在最近董事會上只字不提,這不合適。這種表態實際上就是否定了王石打算引進深圳地鐵來實現掌控萬科控制權的計劃。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與《財新》稱,2016年元宵節剛過,姚振華主動拜訪華潤集團,與傅育寧進行了一個多小時的密談。春節前,華潤與“寶能係”在新加坡密談,華潤有意收購寶能係手中的萬科股票,但由於價格太低不被後者接受。截至目前,華潤和“寶能係”對此緘口不言,諱莫如深。

  這意味著華潤集團與萬科管理層之間由於利益關係,産生了根本性分歧,傅育寧攜手姚振華聯手對抗王石的意識和行動已經暴露無遺,王石意願要想成功實現所面臨的阻力越來越大。如果寶能係與華潤係聯手抵制深圳地鐵,由於他們目前分別是萬科第一二大股東,雙方股權份額之和超過30%,擁有絕對表決權。這讓王石引入深圳地鐵的努力或許化為泡影。如果引入深圳地鐵計劃泡湯,就意味著王石未來在萬科的處境將岌岌可危,甚至被掃地出門,萬科董事會或被改組,管理層迎來巨大震蕩。

  王石要麼謝幕 要麼老實上班

  王石之於萬科,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王石創造了萬科,並將它做成了中國最優秀的房産企業。雖然王石對經營管理有天賦,但其志趣卻在遊山玩水裏。在2000年之前,王石常在公開場合説不喜歡做商人,也不喜歡做房地産。這種説法讓萬科管理層不滿。鬱亮曾經為此找到王石,直截了當地説,董事長你不喜歡就不喜歡,能不能不要再説了,你公開説你不喜歡,怎麼能讓萬科的團隊熱愛自己的工作呢?王石不得不從此閉嘴,把自己的想法憋在肚裏。

  現在華潤集團的意圖已經十分明朗了,想方設想狙擊深圳地鐵,成為其工作的重中之重。這種狙擊存在兩種可能:一種是和寶能係合作,一種是購買寶能係股份,自己成為萬科控股股東。無論是那種作法,對王石來説,都不是好消息。或許寶萬之爭的結果,將成為萬科與王石割袍斷義的分水嶺。

  王石不可能左右萬科,畢竟對萬科來説,王石只是一個職業經理人而己。而職業經理人最終是要為股東利益服務。換句話來説,職業經理人的命運掌握在大股東手裏。對於寶萬之爭,無論結果怎樣,王石要麼被掃地出門,要麼更為敬業一點,想要在萬科待下去,就得結束以前那種遊山玩水的生活方式,老老實實地上班,否則,實在難讓大股東對其滿意,找人取代是早晚的事。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