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9月29日 星期四

財經 > 産經 > 公司新聞 > 正文

字號:  

華銳風電逆勢巨虧:頻繁換帥 內部危機重重

  • 發佈時間:2015-11-02 08:27: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馬藝文

  今年剛完成摘帽,前三季度卻再現12.6億元的巨虧,剛踏出退市鬼門關的華銳風電(601558)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又開始懸起,雖説保殼還為時尚早,但是扭虧仍舊成為華銳風電未來的首要任務。作為曾經的風電行業大佬,華銳風電的上市之旅就像是一場噩夢,不僅把華銳風電從“大佬”的神壇拉了下來,甚至在巨虧的泥潭中越陷越深。尤其在風電行業普遍回暖的情況下,華銳風電卻依然在虧損泥潭中舉步維艱。

  逆勢巨虧

  華銳風電的三季報可謂讓投資者徹底地喪失了信心。三季報顯示,華銳風電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約6.46億元,而這一數字去年同期為29.7億元,同比下滑了約-78.23%。與此同時華銳風電前三季度凈利潤為-12.6億元,較去年同期公司-5.36億元的虧損額度進一步擴大。由此可見,華銳風電今年的虧損已成大概率事件,而且伴隨著的還有營業收入的大幅縮水。

  昔日的行業頂級大佬華銳風電,曾擁有過無數個榮譽的光環,“國內第一家自主開發、設計、製造和銷售適應全球不同風資源和環境條件的大型陸地、海上和潮間帶風電機組的專業化高新技術企業”、“第一家完成了擁有自主智慧財産權的中國首臺5MW及6MW風電機組的研發和生産”……然而,這家在2011年上市的公司,在上市一年後便開始了業績大變臉之旅,而且虧損程度之深就如同公司曾經股價的狂瀉一般,讓投資者始料未及。

  上市對於華銳風電而言,似乎是一場噩夢。因為在上市的前兩年,公司的業績十分搶眼。2009年和2010年,華銳風電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37億元和203億元,凈利潤分別為28億元和41.4億元,然而在2011年上市的當年,華銳風電的營業收入就降為95.1億元,凈利潤降至5.99億元。然而,這還只是噩夢的開始。2012-2014年,華銳風電的營業收入又下滑了一個臺階,分別為40.2億元、36.1億元和36.2億元,對應實現的凈利潤則分別為虧損5.83億元、虧損37.6億元和8073萬元,雖然在去年公司實現盈利,但是扣非後的當年凈利潤依然為虧損9.05億元。

  需要注意的是,華銳風電在巨虧泥潭中越陷越深的時候,風電行業卻在持續回暖。 東吳證券 在近期的一份研究報告中稱,近期國內風電市場投資建設持續回暖,2013年和2014年新增裝機量分別為1684萬千瓦和1981萬千瓦,創歷史新高。全球風電裝機量于2014年徹底回暖,年新增裝機量為4730萬千瓦。而同屬風電行業的其他上市公司業績也都與華銳風電的連續虧損有著很大的不同。以 金風科技 為例,今年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約185億元,同比增長了約74.61%,實現凈利潤約21.1億元,同比增長約76.4%。與華銳風電營收一路下滑不同,金風科技的營業收入從2011年的128億元,已經增長至去年的177億元,對應的凈利潤也由6.07億元變為去年的18.3億元。

  “近年來風電行業在回暖,相關行業公司的業績都有不同程度的回升,華銳風電的逆勢虧損有些想不通。”一位熟悉風電行業的投資者如是説。而經濟學家宋清輝也認為,在行業回暖的前提下,華銳風電卻虧損加劇,很可能是公司方面出了問題。

  雖然業績連續巨虧,但是華銳風電仍在趕時髦。據媒體報道,華銳風電集團總裁徐東福曾在近期表示,華銳風電已制定了基於風機全壽命週期管理的“網際網路+智慧風能”的發展戰略。不過,在業內人士看來,忙著搞“網際網路+”概念的前提,應該是把業績搞上去。“在虧損的情況下搞這種時髦概念,是在炒概念吧。”一位資深業內人士稱。

  內部危機

  三季報顯示,公司在主營實現毛利潤9315萬元的基礎上,凈利潤卻虧損12.6億元,華銳風電曾在半年報中總結虧損原因稱,“公司獲取新訂單困難重重,在手訂單執行率較低;公司目前資金週轉依然相對困難,銀行授信額度尚未恢復,銷售回款緩慢、實收比例存在大幅降低的風險”。

  而這也表明瞭華銳風電目前面臨的主要困境:信譽危機、壞賬風險和自身工作效率低。信譽危機體現在公司在獲取新訂單上比較困難,2015年上半年,華銳風電只與內蒙古能源發電投資集團新能源有限公司簽訂新訂單 201MW,其他再無。沒有新訂單,就沒有營業收入的增加,新訂單貧瘠在公司營業收入上得到了充分體現,2015年前三季度華銳風電共實現營業收入6.46億元,而這個數字在2014年還是29.66億元。

  實際上,華銳風電的主營毛利率要遠低於其他同類上市公司,而這也成為公司業績連續不佳的原因之一。今年以來,華銳風電的平均毛利率在13%-14%左右,而金風科技的毛利率則在27%-30%左右,而這也直接決定了公司業績上的巨大差距。

  信譽危機的另一點則體現在公司融資渠道上,一方面由於連續被證監會[微網志]立案調查,華銳風電存在退市風險,另一個原因是華銳風電存在鉅額的應付賬款,銀行綜合考慮審慎借款給華銳風電。

  在很難有外部資金幫助的情況下,華銳風電只能靠自己控製成本,但是公司自身工作效率低,同時在手訂單無法迅速完成成了一個問題。此外,公司的壞賬更是近幾年侵蝕公司業績的另一大蛀蟲。華銳風電2015年上半年計提資産減值6.53億元,前三季度計提資産減值7.44億元,而這些資産減值基本上都來源於公司應收賬款中可能出現的壞賬。截至三季度末,華銳風電應收賬款約55.2億元,主要都是預期一年以上的,這些應收賬款都將隨著時間的推移成為華銳風電扭虧的最大絆腳石。

  頻繁換帥

  公司內部經營問題一直是華銳風電的主要問題,而一直處於內憂外患的華銳風電需要的是一位能穩定軍心的掌門人,但是從2013年的華銳風電創始人韓俊良,到上交所[微網志]首任總經理尉文淵,以及之後 大連重工 的王原,華銳風電的掌門一直在頻繁更換,甚至一度出現董事長位置長期空缺,由副董事長陶剛代理的情況。

  華銳風電終於在2015年2月12日迎來了新的一套領導班子,由公司新進大股東富海新能推薦的肖群擔任公司董事長,而肖群的主要背景資料顯示,他此前主要工作經驗體現在資本市場的投資上,非風電行業業內人士,目前還在上市公司 艾比森 中擔任董事一職。而富海新能推薦的另一位董事李明山也頗具來頭,他自2001年加入 海通證券 後,一直擔任總經理的職位直到2014年退休,目前在華銳風電擔任非獨立董事一職。

  總裁徐東福兼任大連匯能投資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新上任的兩位副總裁也都主要以投資背景為主,華銳風電目前的領導班子可以説都是資本市場上混跡的老手。

  截至目前,在今年2月成立的新一屆董事會通過的和華銳風電主營業務相關的議案為在6月19日通過了成立四家子公司的議案,分別為蒙能巴音風電、華銳工程服務有限公司、華銳設計研究院和華銳國際控股有限公司,成立幾家子公司顯然不是讓華銳風電業績扭虧的主要方式。對於投資者而言,最擔心的事情莫過於“外行管家”如何做好公司的業績問題。畢竟對於善於搞資本運作的高管們來説,如何讓華銳風電的業績穩步回升、乃至重鑄輝煌尚存很大的不確定性。

  困難重重

  面對最新收盤價僅為4.25元/股的股價,華銳風電的投資者最期待的就是華銳風電儘快扭轉頹勢,重鑄業績上的輝煌。但是,對於華銳風電而言,要重新回到曾經的榮耀之巔似乎很難。

  “華銳風電近幾年的市場份額下滑還是比較嚴重的,連續虧損加上債券兌付危機,都對公司的形象造成了一定的負面衝擊。”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稱。而華銳風電也在今年的半年報中坦言,公司面臨著市場份額下滑的風險。根據中國風能協會統計,華銳風電國內新增裝機及市場份額排名下降至第十名。

  而在市場份額連續下滑的壓力之下,華銳風電的資金面也持續處於緊張的局面。雖然公司去年12月最終解決了債券回售兌付的危機,但這直接導致了公司的現金大幅縮減。截至今年三季度末,華銳風電的貨幣資金約為13.6億元,而公司的流動負債卻高達74.95億元。華銳風電也曾表示,“資金緊張已對公司的零部件供應、生産組織、機組維護等造成了嚴重影響,導致公司市場開拓舉步維艱、可持續發展動力不足,還導致公司法律糾紛不斷增加”。

  實際上,華銳風電的官司也確實不斷。今年6月13日,華銳風電發佈公告稱,就海上潮間帶風電安裝設備承攬合同糾紛事宜與大連重工達成和解,對公司2015年凈利潤影響約為-1025萬元。7月23日,華銳風電發佈公告稱,與華能新能源相關子公司達成訴訟和解,對公司2015年凈利潤影響約為-3.41億元。除此之外,7月10日公告顯示,美國超導公司、美國超導WINDTEC有限責任公司、蘇州美恩超導有限公司以侵害商業秘密為由,將華銳風電及公司三名員工告上法庭,涉案金額約29.3億元。

  在宋清輝看來,除了公司自身方面加強控制以外,重組也可能幫助公司儘快扭虧。然而,這條路目前公司也走不通。由於華銳風電目前尚處於被證監會立案調查階段,這也讓華銳風電在資本市場的融資受到了很大限制,並且對公司的重組構成了實際障礙。

  北京商報記者曾多次致電華銳風電董秘辦公室電話,但始終未能接通。而後記者又向公司方面發去採訪函,並多次電話催促華銳風電相關人士予以回復,不過,對方表示“高管在高鐵上,無法聯繫上,無法按時給予回復”。

*ST銳電(601558) 詳細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